十三年吉林省法轮功修炼者被迫害真相(八)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二月十七日】(接上文)

二、当年失去父母的孩子们

◇何元慧留下十一岁的女儿何晶

何元慧,男,四十一岁,家住辽源市福镇街。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多次去北京证实法,多次被恶警非法追捕。二零零二年五月被恶人举报,被向阳警署“六一零”绑架,非法判刑十年,在吉林二监狱受严重迫害,身心受到严重残害,生命垂危时,保外就医,二零零四年底出狱,于二零零五年六月二十五日去世。留下遗孤,女儿何晶当年十一岁,念小学四年级,生活无依靠。其母外出打工。

◇李淑花留下两个儿子

'李淑花生前照片'
李淑花生前照片
'杨凯'
杨凯
'杨航'
杨航

李淑花,女,榆树市人。于二零零三年九月二十四日上午九点多,在家被培英派出所恶警绑架,不到半个月被迫害致死。她的丈夫杨占久,于二零零四年四月被非法判刑七年,关押在吉林省四平监狱。

李淑花大儿子杨凯,一九九三年生,当年十一岁,就读在吉林省榆树市附小。二儿子杨航,一九九四年生,当年十岁,就读在吉林省榆树市附小。李淑花的两个遗孤杨凯、杨航兄弟二人当年由姥姥、姥爷抚养,生活费用多数由当地法轮功学员自发资助。

◇田俊龙留下十二岁的儿子田志阳

'田俊龙'
田俊龙
'田志阳和母亲安丽琴'
田志阳和母亲安丽琴

田俊龙,男,四十一岁,伊通满族自治县五一乡马家屯农民。田俊龙妻子安丽琴,四十二岁。他们家境贫困,靠种九亩地维持生活,家中仅有三间土房。九九年“七二零”后,田俊龙被多次非法拘留、劳教、勒索钱财,惨遭各种酷刑毒打,导致生命垂危。劳教所为逃脱罪责于二零零三年九月一日将他送回家中,于二零零三年九月十六日含冤离开人世。田俊龙的父亲因丧子难承重击,于十月二日相继含恨而逝。

田俊龙的儿子田志阳当年十二岁,在伊通满族自治县伊通镇联家小学读书,由母亲一人抚养。

◇郭启源留下九岁女儿郭星灿

'郭星灿'
郭星灿
'郭星灿小时候幸福的家'
郭星灿小时候幸福的家

郭启源,吉林市人。二零零二年三月四日,在真相资料点被吉林市公安局“六一零”恶警非法抓捕。第二天中午,郭启源在吉林市公安局六楼戴着手铐准备走脱时,不幸坠楼而亡。

女儿郭星灿,一九九三年出生,当年九岁。郭星灿的母亲在一九九九年迫害开始后被迫和郭启源离婚,郭星灿由母亲抚养。

◇于立新留下八岁女儿刘佳慧

'小佳慧和爸爸、妈妈'
小佳慧和爸爸、妈妈

刘佳慧的父母刘宏伟、于立新都是大法修炼者。刘宏伟二零零零年九月后先后在劫持到吉林市欢喜岭劳教所、通化市劳教所、长春市朝阳沟劳教所劳教两年,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四日在长春被绑架,被判十三年,现被非法关押在公主岭监狱。

二零零二年五月十三日,于立新被黑嘴子监狱迫害致死。留下女儿刘佳慧,乳名新竹,一九九四年二月十四日生,当年八岁,在四平市六马路小学读书。刘佳慧当年由舅舅抚养。

◇肖劲松留下八岁儿子肖真

'肖劲松生前照片'
肖劲松生前照片
'肖真小时候的照片'
肖真小时候的照片

肖劲松,吉林市人,于二零零二年二月二十四日被九台饮马河劳教所迫害致死(见第七部份)。赵丽新,三十六岁,中专文化,原吉林市某厂化验员,现无职业。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屡遭迫害。二零零零年因发资料被举报非法拘留十五天。二零零一年八月因丈夫肖劲松被迫害致死送葬时去了两百多法轮功学员,被恶警绑架并追问参加人姓名,曾被恶警吊铐,后被判非法劳教一年。

肖劲松遗孤肖真,一九九三年十月四日生,当年八岁。多年来,小肖真曾六次被带到派出所问话,曾被恶警非法扣在派出所一天一夜,恶警大多认识他。因母亲被劳教,小肖真无人照管,书包等学习用品,因恶警不允许拿不出来,因此本该上小学一年级的小肖真耽误一年入学,现在同班同学都比他小一岁,甚至更多,但小肖真在学校学习成绩很好。

由于家庭贫困并长期在迫害中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在精神上承受了极大的压力和痛苦。当年的小肖真少言寡语,比同龄孩子矮小,他很少能吃到别的孩子常吃的小食品,也很少在年、节和生日收到礼物,偶尔得到一个礼物就高兴得忍不住笑。

小肖真和母亲一起住在姥姥、姥爷家。多年来,因小肖真全家修大法遭迫害,被迫害得家破人亡。最痛苦的是爸爸刚被迫害致死,妈妈又被非法监禁。小肖真非常怀念从前和爸爸、妈妈在一起的生活经历。

◇侯占海留下一双儿女

侯占海,吉林市人,靠在吉林商城蹬三轮车送货谋生。一九九六年喜得法轮大法,一九九九年邪恶迫害开始后曾先后被送洗脑班一次,拘留两次,劳教一次。二零零一年三月,吉林市欢喜岭劳教所被恶警暴打三天,被打折的肋骨插入肺中,当时疼晕过去,后来咳嗽、吐血。后被强制转监到辽源市白泉镇劳教所,管教唆使刑事犯多次毒打他。后来侯占海被迫害的瘦得一把骨头,天天发烧、出汗,很虚弱,还得出工干挖沟等超时超体力的活。他变得佝偻腰,脖子都抬不起来,脸色灰暗,吃饭、说话都十分吃力。在二零零一年八月因被迫害致生命垂危保外就医,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侯占海含冤离世。

身后留下一女一子,女儿侯晶当年十八岁;儿子侯鑫当年八岁。

◇韩玉珠留下未成年的女儿张莹

韩玉珠,男,四十七岁,榆树市青山乡人。二零零零年正月十九日,因修炼法轮大法被非法关到长春市苇子沟劳教所。韩玉珠抵制洗脑绝食抗议反迫害。二月九日,恶警所长张本全领着管理科、教育科和三大队的干部们进来准备强行灌食,用铁撑子撑着牙,极其残暴地灌下高浓度盐水。下午,韩玉珠就觉得很难受,喝了一些清水。吃晚饭时,韩玉珠觉得不太正常,要求看医生,而管教们却讥笑他,将他拖回屋里,还被两个管教踢了几脚,认为他是装的。直到晚上七点多才带韩玉珠去看医生。医生认为他是盐中毒,但说当晚死不了,也没有进行必要的抢救。直到半夜人不行了才送医院。其实人早已死亡,但劳教所却欺骗韩玉珠的家属,说灌的是糖水,把责任推到了韩玉珠本人身上。

张莹,韩玉珠的女儿。韩玉珠被迫害致死时张莹只有十七岁,正在念书。那年张莹考上了三江美术学院,但由于父亲的去世,母亲没有能力供她念书,张莹只好退学,和母亲张俊超靠打工维持生活。

◇邵慧留下六岁儿子邵林垚

'邵慧的儿子邵林垚'
邵慧的儿子邵林垚
'邵慧一家三口'
邵慧一家三口

邵慧,生前在桦甸市红石林业局红石林场卫生所医生。二零零二年八月被吉林市公安局迫害致死,年仅三十一岁。邵慧的儿子邵林垚,当年六岁。

在小林垚出生刚满月时,父母亲就喜得大法。林垚从小是在一个温馨祥和的家庭环境里健康快乐的成长。他不仅漂亮、聪明而且特别懂事,每天总是乐呵呵的无忧无虑,是个人见人爱的好孩子。

然而幸福对这个孩子来讲是如此的短暂,警察一次次的抓走了他的爸爸妈妈,夺走了他童年的欢乐,使他从三岁就开始饱尝孤独、无助、惊恐、思念……,稚嫩的心灵过早地承受着本不该他这个年龄承受的悲苦。父母刚被抓走时,他每天都哭,懂事的他也不出声哭,就是偷偷的抹眼泪。晚上睡觉就蒙上被子哭,不知多少次在梦中哭醒。一次他和姥姥、舅舅、姨去看望在劳教所的妈妈,他天真的以为这次去把妈妈接回家,走时发现车里没有妈妈,他放声大哭,一路哭了四个多小时,回到家嗓子都哑了。在幼儿园他经常上课就忍不住伤心的哭,老师问他怎么了,他说我爸爸妈妈在劳教所里受苦,警察拿电棍电。

在劳教所受迫害将近三年的妈妈被所外就医放回家后,邵林垚寸步不离,生怕再次失去妈妈。晚上妈妈出去多晚回来,他都不睡,坐在那里等着。妈妈告诉他第二天要上学得早点睡,孩子含着眼泪说:我就怕你一出去再被坏人抓走,你不回来我心里总不能平静。二零零六年,妈妈穆平又被绑架,被非法判刑七年,现关押在吉林省女子监狱。

邵林垚很长时间都不知道爸爸已惨死,可怜的孩子每当看到和他爸爸相仿的男子,就会自言自语地说:他真象我爸爸呀。他每天都在盼着这场浩劫快点结束,好能见到他朝思暮想的爸爸……

◇侯明凯留下七岁儿子侯雨辰

'侯雨辰与母亲的合影'
侯雨辰与母亲的合影

侯明凯,一九六八年生,吉林市人。因坚修大法,并积极地向广大群众讲真相、揭露江氏谎言,遭到六一零犯罪集团的非法追捕,于二零零一年七月被迫流离失所。为揭穿江泽民一手制造的欺世谎言,让世人了解大法真相,二零零二年三月,侯明凯参加了长春有线电视插播大法真相录像。为此,江氏操纵的六一零犯罪集团竟用悬赏五万元并以晋升二级官职为条件,对侯明凯进行大肆搜捕。在二零零二年八月二十一日,侯明凯在长春被吉林市六一零和国保大队恶警非法抓捕,他遭受到各种酷刑和毒打迫害,于当日被活活打死。事后,恶警谎称侯明凯跳楼“自杀“,这是大陆恶警执行江氏政策“打死算自杀“的常用借口。八月二十三日(农历七月十五),侯明凯的遗体被秘密火化。有关部门严密封锁消息。

侯雨辰,侯明凯的遗孤,一九九五年二月三日生,当年七岁,就读于吉林市昌邑第一小学校。侯雨辰由其奶奶抚养。

◇邓世英留下十二岁的女儿郝爽

'邓世英'
邓世英
'邓世英女儿郝爽'
邓世英女儿郝爽

邓世英,吉林市人。邪党迫害法轮功后,她先后被绑架、拘留、劳教、判刑,恶警用尽了酷刑、指使犯人拳打脚踢,不让睡觉,戴手铐、脚镣蹲小号,电棍电(一天四次早、中、晚、半夜),被绑死人床,一绑就十天。邓世英绝食抗议,恶警就插管灌食,直到吐血不止。最后被吉林省女子监狱残酷迫害十个月,使她长期处于昏迷状态,恶心、呕吐不止,经常是全身剧痛。在奄奄一息、不省人事时,监狱催家人接回,不到十七个小时,于二零零三年七月十九日被迫害致死。

邓世英遗孤郝爽,女,当年约十二岁,由父亲郝晓光和外祖母抚养,父亲当年没有职业。

◇崔正淑留下九岁的儿子朴永鹤

'小永鹤和妈妈的合影'
小永鹤和妈妈的合影
'永鹤和姥姥的合影'
永鹤和姥姥的合影

崔正淑,吉林市人,朝鲜族。坚持修炼法轮大法,曾被两次非法劳教。在黑嘴子劳教所,恶警指使恶人不许崔正淑休息,在三十三天内她仅睡了二十二个小时。她被迫害的身体极度虚弱,生活不能自理,濒临死亡,劳教所才于二零零三年四月十八日以保外就医放她回家。崔正淑于四个月后的二零零三年八月十二日含冤离开人世。

她的儿子朴永鹤当年九岁,母亲去世后与姥姥、爸爸生活在一起。姥姥每月九百多元的退休金就是全家的收入,除每月交房租和永鹤的学费和伙食费外,家里的生活费就只剩下一百多元了。七十多岁的姥姥一度为了供小鹤上学,给人打工,每天工作十一个小时。

◇徐卫东留下十三岁的儿子徐帅

'大法弟子徐卫东'
大法弟子徐卫东
'徐帅'
徐帅

徐卫东,家住吉林市船营区顺城街102号楼4单元7楼,原是酒厂工人。九六年开始学法炼功。二零零零年九月去北京上访,被非法劳教三年,遭吉林市欢喜岭劳教所野蛮摧残,二零零一年十月被迫害得生命垂危之际才被劳教所释放。回家后一直不清醒、不说话,生活不能自理。于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含冤离世,年仅三十七岁。在二零零零年徐卫东和母亲进京被抓之时,他的父亲多次到街道去要人,在惊吓、气恨后含冤而死。徐卫东的母亲夏桂芹,因遭受各种迫害,于二零零四年八月二十九日含冤离世。

徐帅当年十三岁。徐帅的母亲早期就改嫁他人。

邪党的迫害,徐帅的亲人们多次被抓捕、拘留、劳教,使他失去了爷爷、奶奶、大爷、父亲,给他幼小的心灵留下了难以平复的创伤。徐帅一度由经济十分困难的姑姑和姑夫抚养。

◇刘海波留下三岁的儿子刘天纯

'小天纯相片'
小天纯相片
'天纯的父母合影'
天纯的父母合影

刘海波,长春市绿园区医院医生,由于为人善良、正直、工作勤勤恳恳而受到领导的好评。侯艳杰是个受公婆称赞的贤惠媳妇。

九九年除夕前两天,也就是在孩子出生前两天,刘海波因不放弃修炼法轮功而被警察非法抓走,刘海波在牢里给孩子起的名字叫:“天纯”,希望他做一个纯真、善良的好孩子。小天纯长到一岁半的时候,才头一次见到他的爸爸。

在二零零二年三月,刘海波夫妇双双被绑架,均遭到酷刑逼供。刘海波被抓的当天晚上就被长春市宽城区公安分局活活打死。警察做贼心虚,不敢让更多的人知道此事,没有通知家属,就草草将其火化。事隔一年,家人才知刘海波已被杀害,那年儿子刘天纯三岁。

小天纯的母亲被非法劳教三年,小天纯被送到外祖母家,他的祖父祖母也都是六十多岁的老人,没什么生活来源,艰难度日。他妈妈即将被放回来的前几天,孩子高兴得不得了,说:“我都忘记了妈妈的模样了。”随后又若有所思的问大人:“我妈妈回来了,那我爸爸什么时候回来呢?”一句话,让亲人们落泪,谁也不忍心告诉他:你的爸爸永远也回不来了。

◇池辉文留下五岁女儿池俞憬

'池辉文'
池辉文
'池俞憬'
池俞憬

延吉市朝鲜族法轮功学员池辉文,三十六岁,一九六八年二月十三日出生,在中共迫害法轮功后,池辉文累遭迫害,二零零一年十一期间,第二次被绑架到洗脑班,洗脑班头目朴男洙等人折磨池辉文两天以后,怕他死在洗脑班里才释放。随后派出所和街道办事处联手起来开始严密监视、骚扰,池辉文的身体一天比一天恶化,于二零零四年四月二十二日含冤离开人世,身后留下六岁女儿池俞憬。

池俞憬,一九九九年二月十日出生,当年五岁。池辉文去世一个月后,池辉文的妻子离家了,小俞憬与奶奶和没有一只手的八十三岁的曾祖母生活在一起,生活贫寒,孤苦伶仃。

◇刘成军留下九岁的儿子刘默涵

'刘成军之子刘默涵'
刘成军之子刘默涵

吉林农安县法轮功学员刘成军,使二零零二年三月五日电视插播真相的主要参与者。二零零二年三月二十三日晚被警察放火、开枪打伤腿绑架。刘成军被绑架后,遭到的酷刑折磨无法用语言描述,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凌晨四点,在经受了一年九个月残酷的牢狱折磨后,刘成军在长春吉林大学中日联谊医院离开人世。当天,吉林监狱纠集大批警察,不顾家属反对,未经尸检,于中午十一点强行火化遗体。有目击者发现刘成军的鼻孔、耳朵、大腿等处有血液流出。

刘成军的儿子刘默涵,当时九岁,在九台市二农小学读书。母亲许艳辉,在一九九九年九月刘成军第一次被非法劳教时,与刘成军离婚,后另组家庭。刘默涵很长时间不知道父亲已经不在世了。营救孤儿时大法弟子们想把他接到国外去,孩子哭的把妈妈哭的心软了,没有放手。

◇张启发留下十三岁的女儿张琪

'张启发的女儿张琪'
张启发的女儿张琪

江源县法轮功学员张启发,二零零二年三月六日被警察绑架强,非法劳教一年,再次被劫持到长春朝阳沟劳教所迫害。张启发最后被迫害得浑身是伤痕,呼吸困难、口齿不清、排泄困难,生命垂危。二零零三年一月十九日,张启发在出狱回家的第二天中午就含冤离世,年仅三十八岁。

张启发的女儿张琪当年十三岁,在江源县三岔子林业局正岔学校读书。由于爷爷和父亲被迫害致死,奶奶、二姑没有经济来源,张琪当年有时寄居在姥姥家。

(待续)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