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法君在山东王村劳教所反迫害的经历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二月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临沂市临港区壮岗镇(原莒南县演马乡)钱法君,一九六九年出生,在修炼法轮功前,脾气火暴是出了“名”的,许多专横的人都不敢惹他。修炼大法后,钱法君变的和顺、善良了。在中共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后,钱法君坚持正义良知,曾多次遭当地中共警察的绑架、长期被迫流离失所,多次被非法劳教,更多次遭中共恶警酷刑折磨。与他相依为命的老父也时常因此承受痛苦熬煎。下面是钱法君二零零三年在山东王村劳教所反迫害,遭到恶警残酷迫害的经历。

一、绑架劳教

二零零三年二月十七号上午,法轮功学员钱法君走在莒南逢大集南边路上,恶警徐恒年骑着摩托车向西走认出钱法君,他思想稍一犹豫,邀功请赏、升官发财的贪念马上占住了徐恒年的头脑,他上前抓住钱法君衣服,对行人谎称这人是杀人犯,两男子看着徐恒年是穿着警服的警察误信了他的谎话上前抓住钱法君两胳膊,徐恒年腾出身来打手机,来了一辆昌河车穿着迷彩服手拿狼牙棒的四五个联防队员,下车便绑架了钱法君直送莒南公安局610办公室,卢修田、杨启征、彭志敏还有女工作人员都到齐。钱法君与他们讲真相讲到江泽民是害人的蛤蟆精,一下触动了彭志敏的神经,说江泽民是蛤蟆精好象比说他爹还严重,他跳着大骂钱法君,接着他们几个把钱法君骗下楼,硬往车里塞,钱法君手被铐子铐着,只有用脚不配合他们这种非法行为,脚踹了昌河车,彭志敏大怒,打了钱法君脸几耳光。公安局院子的人又有人过来把钱法君硬塞上车。

开车走在县城大道上,行人很多,钱法君一被塞上车就在车里一直大喊:“法轮大法好”,喊的彭志敏没有办法了,就只好对钱法君说:“你歇一歇,我替你喊。”钱法君没有理他,一直喊到了莒南看守所。他们把钱法君交给看守所,钱法君对彭志敏与看守所的警察说:“你们都是江泽民手中打人的棍子。”看守所的警察当天晚上把钱法君送到死刑犯躺的死人床上,成大字形手脚都铐着躺了一夜。

二月十八号早上,恶人彭志敏做贼心虚摆阵势带着两个武警把钱法君脚戴脚镣,手戴手铐押上车送王村劳教所,其中一武警很卖力一只脚踩着钱法君的脚镣一只手攥着钱法君的手铐,钱法君与其讲真相他也还是如此。到了王村劳教所,彭志敏命钱法君下车,钱法君不下,彭志敏几个人把车开进劳教所大院,把钱法君强抬下车。由于钱法君不配合,十大队恶警也只有派人抬上三楼,送进了恶名远扬的郑万辛的办公室,郑万辛坐在高椅子上命钱法君坐在小马扎上面对着他,钱法君就是不配合他,他命钱法君坐着,钱法君就站着。恶警岳林震与杨澍拿来手铐恐吓钱法君,钱法君根本不害怕。最后郑万辛只好让钱法君与他同坐在一张沙发上谈话。郑万辛威胁恐吓钱法君说:“不听指挥,这里有电棍与小号伺候。”钱法君劝他不要迫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

二、高压恐吓、日夜围攻

恶警把钱法君安排一间窗户直通厕所的小黑屋里,有十大队三大毒瘤:王云波(滨州地区)、闫化勇(东营地区)、徐法月(聊城茌平),还有施德月(聊城),日夜围攻钱法君,让钱法君睡觉很少。毒瘤王云波第一个手舞足蹈、唾沫飞扬向钱法君强灌他的邪悟歪理,钱法君对王云波说:你见哪个修炼人象你一样手舞足蹈、唾沫飞扬,你说话就没有一条主线,我现在看你的眼睛就是乌洞壳,满脸冒着黑气,坏事一定做了不少。钱法君一下戳穿了王的邪理,使毒瘤王云波只好草草搁置自己的邪悟。有一次李公明安排施德月与大毒瘤王云波在走廊最里头转化钱法君,当时李公明也在场。恶警的高压恐吓、还有毒瘤的日夜围攻,每天又让睡很少觉,一直处于高度紧张导致钱法君精神出现异常,恶大队长郑万辛在不远一看钱法君出现精神异常,他太明白是他们高压洗脑的结果,赶紧告诉恶教导李公明、毒瘤王云波与施德月,让钱法君放松放松。

有一天,恶教导员李公明命钱法君上大厅看诽谤大法的谎言洗脑电视,钱法君不去,恶教导员命毒瘤三人把钱法君硬拖硬抬到大厅打开电视强制看,钱法君眯着眼就是不看,李公明只好作罢。还有一次,恶教导员李公明叫钱法君写对大法认识。钱法君就发自内心的写出了真言:没修炼前为人正直很有礼貌,但脾气太暴躁,不管是谁侵犯了钱法君他就敢与其打架。钱法君的母亲因儿子脾气暴躁这次惹出的祸端也使她担心受怕,她因为患类风湿性关节炎已多年,九七年左右她听说炼法轮功祛病健身有奇效,她也开始学炼法轮功,从此她身心在大法中受益无穷,并在自己家里组建了炼功点,并叫钱法君也学炼法轮大法。钱法君自从学大法以后,按真善忍去做个好人,脾气也变好了,人从此发生了脱胎换骨的变化,他的父母再也不为他担心受怕了。就因为钱法君真实写出学了大法以后整个人发生了脱胎换骨的变化,气的恶教导员李公明直嘟囔。

三、吊挂四天四夜

劳教所当时三大毒瘤有恶警背后的煽动与纵容,三人经常打骂钱法君。有一次,恶警让钱法君坐在走廊的小凳上,毒瘤徐法月向钱法君宣讲他的邪悟,钱法君就是坚定大法的信念,对他的歪理不听不闻,徐法月恼羞成怒狠狠打了钱法君几个耳光,又用脚猛踢钱法君的脸数脚。钱法君抗议毒瘤打人,却遭到恶大队长郑万辛手铐吊挂四天四夜,同时叫邪悟的看着,用邪悟理论日夜围攻钱法君,目的把钱法君挂的迷迷糊糊妄想让邪悟者的邪悟理论乘虚而入。有一次,恶教导李公明对被吊挂的钱法君说:“挂你就叫你思考问题”,并把钱法君一只手铐吊挂的更高叫钱法君更痛苦。钱法君对他说:“你们把我挂的只剩骨头,我也决不会向邪恶妥协,”李公明一听没戏转脸就走。恶警把钱法君上大挂(毒瘤叫上十字架)并把刚押入所的临沂法轮功学员郑建家也安排此屋坐在小木凳上看不“转化”上大挂的这种痛苦来恐吓威胁郑建家的精神意志。

钱法君被挂吊四天四夜,对大法志如金刚,绝不向邪恶妥协,恶警没达到邪恶目的也只好解除对钱法君的吊挂。当时钱法君的双膝双脚肿胀,双脚起了不少白水泡,走路瘸腿,恶警刘琳只有陪着钱法君去楼下医务室看医生。一老年医生问钱法君起水泡原因,钱法君回答说:“被警察吊挂的”。恶警刘琳把眼一瞪斥责钱法君说:“谁挂你了,你那是自己长的”。恶警把钱法君又押在上大挂这屋,每天用手铐铐住钱法君右手,另一头铐在铁床腿上让钱法君坐在小木凳上。那几天有施德月看管谈话。

四、严管班

就在那几天,被押进十大队法轮功学员满有几人了,十大队恶警安排在一屋办严管班“转化”刚押进的法轮功学员,有恶警刘琳负责严管班。恶警叫施德月把钱法君也一起进严管班,钱法君一进严管班见三大毒瘤在严管班搞的乌烟瘴气,强制那些刚押进的法轮功学员必须按三大毒瘤的整人坐姿去坐,坐直坐齐。有三个毒瘤强迫领他们念劳教所的行为规则或放诽谤大法的谎言电视强行灌输。钱法君刚一进屋,大毒瘤王云波也是严管班的班长,此人一米八左右的个子,他为了给钱法君一个下马威,指明钱法君必须坐在他说的地方。钱法君没听只是随便一坐,大毒瘤王云波气势汹汹过去踹了钱法君几脚,毒瘤徐法月、闫化勇也一哄而上,钱法君一身正气,起身抓住王云波的衣服对王云波说:“走,我与你上队部办公室问问队长,谁叫你打人的,你口口声声领着念劳教行为规则不准打人不准骂人,你不是劳教人员吗?你怎么能随便打人呢?”

钱法君义正辞严的几句话,王云波理亏嚣张气焰一下没了,不敢与钱法君去队部,那两个毒瘤听了钱法君这番话,邪气也被震住了。施德月只好把钱法君领回原屋,施德月非常生气的对钱法君说:“钱法君不给他面子叫他向恶警不好交代,他谈几天没想钱法君一进严管班就给搅了”,一气之下把恶警的手铐又给钱法君铐住左手捏紧,钱法君左手一会儿变成紫色,过了一大会儿被恶警进屋看见,看成黑紫色,恶警怕承担责任急忙给钱法君打开手铐。

当钱法君再被押进严管班时,严管班里押着临沂的郑建家、泰安的张圣海、菏泽曹县孔海涛、东营的季广耀、莱阳的刘金辉、德州的老孙。季广耀、刘金辉都因绝食被恶警弄到楼下医务室遭恶医故意撬牙并用开口器这种刑具残酷迫害,野蛮插管灌食。季广耀被插管用胶布缠在头上,恶警给他戴手铐几天,防止他拔管。三大毒瘤在严管班死心塌地地执行恶警的迫害命令,不打报告,不让我们去厕所解大小手。刘金辉因要解手不打报告,被毒瘤憋了很大时间。钱法君因不随毒瘤念劳教行为规则,毒瘤徐法月向恶警刘琳打小报告,钱法君进了恶警办公室遭恶警刘琳打了几个耳光,钱法君回严管班还不念,恶警只好作罢。刘金辉因坚信大法也遭恶警杨澍的吊挂几天的迫害。

有一天晚上,恶警安排放痞子蔡朝东的诬蔑演讲录像,命十大队所有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都出来看蔡朝东的胡说八道。钱法君被安排前面,钱法君不看,嘴里在背经文,有恶警叫钱法君进恶警办公室,钱法君一进办公室邪狂恶警杨澍狠狠的打了钱法君几个耳光,疯狂叫嚣的对钱法君说:“你以为这劳教所是养老院,你嘴唇动在背啥?我们从监控里早看到了”,恶警刘琳接着与钱法君谈话。邪狂恶警杨澍有一次进严管班点名,说钱法君、刘金辉不喊队长好,依此为由罚钱法君、刘金辉站在严管班门外面壁上半夜不让睡觉。

五、毒打、吊挂、熬夜

五月二十六日晚上,恶警安排施德月负责与钱法君在一屋“谈话”,恶警杨澍与岳林震鬼鬼祟祟拿着床单进了屋先把床单挂在门上挡住玻璃叫屋外人看不见,然后俩恶警对钱法君进行暴打,岳林震用拳猛击钱法君的胸的一侧,恶警杨澍穿着皮鞋猛踹猛踢钱法君的下半身,同时用双拳像雨点一样没头没脸的猛打钱法君的脸与头,钱法君被俩恶警打的头昏脑胀,全身疼痛的直抽搐,恶警杨澍一看钱法君被他俩踢打的直抽搐,他更来了邪劲。钱法君被毒打的最后一头栽倒在水泥地上,把额头又撞了一个大包。两个恶警把打倒在地的钱法君又拖到上吊挂那屋里吊挂一夜。第二天,恶警大队长郑万辛去吊挂钱法君那屋,故意唱红脸装好人说:“你看看这谁又把钱法君挂起来了”,急忙给钱法君打开吊挂手铐。

法轮功学员钱法君与刘金辉无论恶警安排多少邪悟者与之交谈,两人就是坚信大法坚信师父,不向邪恶妥协,十大队恶警就又用熬夜来迫害他俩。恶警把钱法君安排在恶警解手的那间厕所里,有六个人换班不让钱法君睡觉,有一次大毒瘤王云波一人看钱法君,钱法君偶尔一迷糊犯困,王云波急忙折笤帚的小高粱枝往钱法君鼻孔里捅,钱法君严肃质问他:“你要干什么”,王云波立刻起身用双手揪住钱法君的双肩的袄,用力想把已熬了几天的钱法君甩倒,他自仗人高马大,面对只有一米六三的小个子钱法君,他使劲抓住钱法君肩膀头袄狠命的甩,把钱法君的袄抓破,右肩的丝棉裸露出来,钱法君被他甩的没有办法,使劲搂紧王云波的腰,并把他推在门上,王一看占不到便宜,急忙笑着说:“我与你闹着玩的”,钱法君就松了手。恶警把钱法君熬夜熬了五天五夜,李公明一看钱法君的精神状态,知道这种熬夜酷刑对钱法君不起作用,就只好收场。刘金辉也被熬夜好几天,刘金辉犯困他们就架着刘金辉来回走。

六、奴役

钱法君、刘金辉坚定正念,不向邪恶妥协,两人被强制参加邪恶的奴役劳动,两人干活慢,完不成他们规定的任务,恶警刘琳经常强制钱法君与刘金辉在大厅加班干到十一、二点才让睡觉。刘琳是负责严管班的恶警,此人表面不动声色,内心阴毒的很,他在恶警之间也是咬群的驴。有一晚上,他强制钱法君、刘金辉晚上加班,一法轮功学员晚上值班向值班的另一恶警请示,提前让钱法君与刘金辉睡了觉,第二天,恶警刘琳一听有人让钱法君与刘金辉提前睡了觉,干涉了他迫害钱法君与刘金辉的邪恶安排,当时鼻子都气歪了一下就窜进恶警办公室去反映情况了。

钱法君与刘金辉多次向恶警刘琳反映自己的衣服太脏了要求洗洗,好换一换,恶警刘琳用各种借口百般刁难就是不叫他俩洗衣服,造成他俩长时间穿脏衣服、浑身异味熏人,闫化勇经常依此为借口辱骂刘金辉。有一次,刘金辉家人去劳教所送衣服要求面见刘金辉,恶警刘琳便乘机要挟刘金辉快写“转化书”,不然就不让刘金辉面见家人。刘金辉坚决不写。在这次家人探视上,由于恶警的从中作梗,刘金辉结果没能面见上几百里远道而来的家人。只能在严管班里伤心的暗暗流泪。

有一次,钱法君与刘金辉在生产车间,两人坐在同一案板上一起缠线圈,偶尔说了两句话,大毒瘤闫化勇命令钱法君与刘金辉马上分开。钱法君没听,照常坐那干活,闫化勇暴跳如雷,过去照钱法君脸上打了几耳光,并叫嚣:“整治钱法君算他的,他不信治不了钱法君”,把钱法君拖到干活房间外罚站,威胁说钱法君如果不向他打报告,不允许钱法君上厕所。钱法君要上厕所没向闫化勇打报告,被闫化勇憋了好几个小时。毒瘤徐法月以另一种方式才让钱法君去了厕所,他们三人罚钱法君坐很长时间的小窄凳子严管凳。恶警还有一次安排大毒瘤王云波在被褥室负责与钱法君“谈话”,王自知其邪悟理论在钱法君面前没市场,他便在钱法君面前骂大法师父家人,钱法君给予制止他还骂,钱法君说去恶警办公室找恶警问一问,去办公室一看,恶警都不在,便又回到被褥室。王一看钱法君没找着恶警,邪气高涨,对着钱法君小肚子就踹了一脚。

还有一次,恶警安排施德月、杨溟在被褥室与钱法君“谈话”,劳教所的干部(3731066)到了被褥室与钱法君“谈话”,此干部用连他自己都不相信的共产主义歪理学说,强行灌输叫钱法君听,钱法君不理他、一言不发。他见状,恐吓说:“有一个叫‘满军’(音)的,一进劳教所比你坚定,后来被劳教所恶警用电棍一电马上妥协了”。意思你不“转化”,也得电棍收拾你。

副大队长李某某(警号:3731244)有一次领钱法君到办公室谈话,钱法君没打报告,他命钱法君再重打报告,钱法君没吱声,李某某说:“你不打报告,我让你打一天的报告”。接着叫来了俩恶警拖着钱法君到吊挂那屋上大挂,俩恶警拖着并打钱法君,钱法君说:“警察打人犯法”,恶警刘明又照钱法君嘴上打了几个耳光,并无赖的说:“谁打你了”,然后把钱法君吊挂了大半天。张广宝也因刚进严管班生产车间没打报告,毒瘤向恶警打了小报告遭恶警吊挂迫害。

法轮功学员俞东先(音)绝食抗议迫害,被恶警送进严管班,他胃有毛病,有时恶警向医务室给灌了食到了严管班又吐了。俞东先骨瘦如柴,走路直摇晃,恶警还是强制他去生产车间干活。后来恶警怕他拔管子,把他经常铐在严管班两个铁床之间铐住双手坐在凳子上。有一次,恶警没铐,毒瘤徐法月过去打骂俞东先,打的俞东先没有办法直撞墙(注:这完全是中共警察酷刑迫害造成的,但请大法学员不要以这种过激的方式反迫害,这种做法不符合大法法理),钱法君把打人的徐法月给予制止,毒瘤向大队长郑万辛打了小报告,郑万辛向严管班威胁钱法君说:“你把别人事也敢管着”。

七、强制灌不明药物

在“非典”期间,钱法君被量体温高,十大队便以此为借口叫警察刘基超、恶警杨澍把钱法君强制弄到楼下医务室灌与打不明药物。钱法君不吃不明药物,他们找来木椅子强制钱法君坐在木椅子上,把双脚塞进木椅子两边下边的木凳里面卡住,再有专人抓住,把钱两胳膊手扭到椅子背后面,恶警杨澍用手铐铐住两手腕,再用一只脚使劲踹蹬着手铐,他两手再扳住钱法君的头。由狱医徐涛拿器具撬牙齿,然后用开口器把它撑到最大限度来折磨钱法君。钱法君当时感觉下巴颏好像要被撑掉的感觉。然后狱医徐涛指挥一个在药物室帮忙的一个劳教人员,拿着粗橡胶管子往钱法君嗓子眼里来回捅,因为他不是医务人员,他只是在乱捅。他一下可能捅到钱法君气管里,导致钱法君一下被窒息的一点喘不动气的感觉,浑身冒了一身汗,钱法君求生的本能拼了命的从恶人绑架的木椅子上挣脱窜了出去。然后他们再把钱法君强制绑架到木椅子上,直到捅进食管用漏斗灌不明药物,然后徐涛在给打针。狱医并给钱法君拿了不少药,让他们拿到十大队让钱法君口服。

有一次,恶教导李公明强制钱法君吃不明药物,钱法君不吃,李公明大打出手,用拳猛击钱法君胸部几拳,用穿着皮鞋的脚猛踢钱法君的大腿几下,疼的钱法君眼泪圈眼眶。然后他强制钱法君先坐在马扎上,恶警刘明接着再把钱法君一顿乱打打翻在地。后来,恶教导李公明对钱法君说:“刘明叫你吃药你不吃,他的大拇指错了位。”钱法君才知道刘明暴打钱法君当时就遭了恶报。钱法君这一不吃恶警的不明药物,惊动了恶大队长郑万辛,他们把钱法君叫到一屋,钱法君一进屋,见十大队有众多恶警都在场。郑万辛命钱法君吃药,钱法君拒绝吃,李公明急忙献殷勤的递给他们的老大郑万辛一根比擀面杖还粗还长的木棍,意思叫郑万辛用木棍修理钱法君。郑万辛假装文明的笑了笑说:“我还使木棍吗?”钱法君就是不吃,他们几个恶警便抓住钱法君由岳林震用筷子撬开钱法君的口,王新江拿药塞进钱法君的口,然后用塑料水瓶塞进口里硬灌,把钱法君呛得够呛。

八、多根高压电棍同时电击

聊城地区法轮功学员霍风全六月下旬刚被劫持进劳教所十大队严管班,他全面不配合郑万辛的任何要求,不打报告、不干活,郑万辛与他“谈话”,他也不答话,两眼直视郑万辛。郑万辛威胁他,霍风全一连好几天还都是这样。恶大队长郑万辛非常恼火,决定对这个全面不配合的霍风全采取押到楼下小号用多根高压电棍同时电击这种酷刑迫害。毒瘤徐法月在严管班生产车间通过恶警听说了霍风全在小号被暴力电击一小会儿便承受不住。

随后,恶警郑万辛以此酷刑迫害坚定法轮功学员,他马上把大毒瘤王云波叫进办公室了解严管班坚定法轮功学员的情况。然后命施德月押着正在干活的钱法君与他一起到楼下,郑万辛先把钱法君押到医务室量钱法君的血压。恶大队长郑万辛要对钱法君酷刑迫害之前,他在医务室也对钱法君先无中生有、造谣诬陷。他对施德月说:“你知道吗,钱法君干擦铅笔的活在纸箱子上写骂他的话。”钱法君当面揭穿郑万辛这是无中生有的欲加之罪。郑万辛急忙话锋一转:“你在严管班把别人事也敢管着”。钱法君一听就知道郑万辛说的他向前制止毒瘤徐法月打骂俞东先的事实。钱法君把事实的道理讲给郑万辛自己来分析:“我如果不制止徐法月打骂俞东先的事,徐法月打伤虚弱的俞东先或者俞东先被徐法月打急撞墙撞伤。你们与劳教所负不负责?”在这邪恶的劳教所里,恶大队长郑万辛不会跟钱法君讲道理的。量完钱法君的血压,郑万辛命施德月押着钱法君送到关小号的院门口,然后命施德月回去。

郑万辛劫持着钱法君进了严管小号的走廊,关进事先定好的一间严管号房间。钱法君进房间一看:有老家聊城人氏的劳教所韩科长、十大队恶警大高个孙队长、原在十大队调下去的小白脸个头不高的周队长、还有一恶警(警号:3731018)等人,多根高压棍一摆好。他们强制钱法君坐在木椅子上,背对门口,强制钱法君双脚不穿鞋,连钱法君的薄丝袜也给撕掉,把钱法君双脚卡进木椅子两边的木凳里面,两边恶警各一个都拿高压电棍然后用穿着皮鞋的脚狠蹬踩被卡在木凳之间的钱法君小腿。他们把钱法君手臂扭到椅子背后面把双手用手铐铐住,也有一恶警在椅子后拿着高压电棍。由韩科长在钱法君正面拿着高压电棍威胁恐吓钱法君。

钱法君并没被眼前恶警这种阴森恐怖邪恶的气势吓倒,一言不发,没有任何向他们妥协的迹象。韩科长便迫不及待的拿着高压电棍领着其他已拿好电棍的恶警同时对钱法君肉身进行电击,来发泄恶警的淫威。韩科长专电击钱法君的双脚与脚心,两边踩钱法君小腿两恶警电击钱法君的两大腿内侧,后边的恶警电击钱法君的脖子与两小臂内侧。霎时间多根高压电棍在钱法君身上放电啪啪……直响,钱法君感觉似多根钢针齐刺又如多条毒蛇齐咬,疼的钱法君在椅子直弹,两恶警狠狠踩牢钱法君的两小腿,怕钱法君弹跳起来。

电棍电击钱法君的身体这些部位烧焦的气味与产生的烟雾在房间里弥漫。一大会儿的高压电击,恶警们感到奇怪并没听到钱法君一声哀惨叫,他们一看钱法君的嘴,见钱法君的舌头已被咬的发了紫,恶警急忙找器具来撬钱法君的口,同时与钱法君“谈话”看钱法君有没有向他们妥协的迹象。恶警一看钱法君无任何委曲求全的迹象,还是一言不发。韩科长领着拿着高压电棍的恶警开始对钱法君第二轮的电击:啪啪……恶警们又一阵的对钱法君的狂电,然后又停下来向钱法君问话。

韩科长一看钱法君还不向他们妥协求饶,领着恶警开始对钱法君第三轮高压电击:啪啪……高压电棍在钱法君身上放电直响,一恶警见钱法君疼的不像第一次直弹,他拿着啪啪只放电的高压电棍电击钱法君,他还睁着大眼说瞎话说:“没有电了”,意思钱法君怎么没有剧烈反应。然后恶警又停下来向钱法君问话:钱法君还是没有任何向恶警妥协的迹象,十大队的恶警大高个孙队长向前接替了已黔驴技穷的韩科长,他又对着钱法君腿的膝盖、胸部等部位他又一阵乱电,来发泄他个人内心的邪恶。

钱法君听到背后门外有声音,钱法君扭头一看,见郑万辛与劳教所的一干部(警号:3731066)两人站在门外正在观看。其实他俩一直在门外看对钱法君的高压电击整个过程。他们已经养成了观看恶警电击法轮功学员的那种痛苦惨叫、生不如死的实景实况,这好像能使他们的眼睛与心灵获得快感没人性的一种生活乐趣方式。钱法君见当时的郑万辛正在点头,不知郑万辛是佩服的点头呢还是电击钱法君使他高兴的点头呢?3731066这个劳教所的干部看着对钱法君电击正呲牙咧着嘴的在笑。

恶警一上午的对钱法君高压电击残酷迫害,没达到他们的邪恶目的,只有草草收场,都去吃午饭去了。黔驴技穷的韩科长走时故意拿高嗓门对钱法君说:“等你休息好了,我还得找你‘谈话’”。只有郑万辛留在小号看着伤痕累累的钱法君,其他恶警对郑万辛一人看管钱法君不放心,意思怕钱法君报复。郑万辛说:“反不了他”。恶警这种以小人之腹,来防法轮功学员的君子之心,真是可笑之极。

午饭过后,恶警把钱法君押进另一小号房间,让伤痕累累的钱法君躺在铺板上休息,用手铐铐住钱法君一只手,手铐另一端铐在铺板上。并把十大队沂水的法轮功学员刘仁平调下来来伺候伤痕累累的钱法君。韩科长让钱法君休息了半天,便把钱法君从小号院里叫到劳教所大院的一个地方单独与钱法君问话。韩科长问钱法君的第一句话:“法轮大法好不好”,钱法君没有任何顾虑的回答:“法轮大法好”。韩科长一听就象霜打的茄子,只有对钱法君说:“你这不和共产党对着干吗?”钱法君说:“我没和共产党对着干,不对的我就是不服从”。那你说共产党哪地方不对?钱法君回答说:“文革不对、浮夸风不对,我村就有亩产大地瓜多少万斤的,中共还给上了报纸”。韩科长一听钱法君说到这些,再也无话可说了,立即停止与钱法君谈话,叫人把钱法君领回小号。

钱法君回到小号房间,细看恶警电击的暴行:脖子上电起来很多水泡、两小臂内电起不少水泡与红点子、两大腿内侧有水泡与众多红点子、连脚心也有水泡。恶警怕他们的暴行直接叫十大队法轮功学员们看见,安排钱法君在严管小号住一个星期,待水泡消了结了疤,才把钱法君押回十大队严管班。钱法君的正念破了恶警妄图利用高压电棍电击坚定法轮功学员以达到快速“转化”的毒招,使恶警高压电棍电击坚定法轮功学员的这种酷刑只好收场,在当时没有延续。

恶警电击法轮功学员霍风全妥协后,李公明允许霍风全往家中打电话,在没打电话之前,恶教导李公明先嘱咐霍风全,不要说漏了嘴被高压电棍电了才“转化”的。恶警这种流氓无赖的邪恶丑陋行为真是越遮越丑。

钱法君与刘金辉信师信法顶着恶警残酷迫害走过来了,与一直在十大队临沭的法轮功学员陈学凯、冠县的张广宝他俩那几年也是顶着恶警的疯狂迫害坚守真善忍的理念,同时鼓励了很多同修的正念。他四个人在严管班又激励了济宁的陈言果、高中恩在严管班里当时也没妥协,受他们几人坚定正念的影响,当时十大队已假“转化”的也纷纷向恶警声明的也有十多个法轮功学员,当时顶着迫害走过来的威海的张国栋、烟台的王忠平。陈学凯劳教期满放回家。莱芜的尹玉新传经文也被押进严管班,当时严管班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是:张广宝、钱法君、刘金辉、陈言果、高中恩、张国栋、王忠平、尹玉新,被邪悟的人员称为严管班的八大金刚。

这些法轮功学员们经常借机交流切磋,想着师父说的:无论任何环境都不听从邪恶的命令与指使,如果人人都这样环境就不是这样了。他们首先认识到过每道门口无论有没有恶警就得打报告,这是对法轮功学员的侮辱,再就是参加奴役劳动,是给邪恶输血。理应该明白。由于他们也完不成恶警规定的生产任务,恶警刘琳把他们完不成任务六人(高中恩、尹玉新完成任务除外)都弄走廊里在电灯下加班,那晚正好邪狂恶警杨澍值班,他更会花样翻新的折磨这六人,他命这六人坐着都面朝墙壁加班干活。一个协助值班的老年法轮功学员实在看不下去,对这六人说:“你们都转过来,背光无法干活”,六人都又转过来干活,因为老人说的在理上,恶警杨澍看了看他也只好在作罢。

到了九月下旬,钱法君第一个不打报告,恶警要罚钱法君晚上在走廊里面壁,张广宝、刘金辉、张国栋、陈言果、王忠平五人都响应钱法君都不打报告,第二天六人拒绝上生产车间干奴役活。恶教导李公明把这六人在严管班进行严管不许上厕所,马粪桶也提进严管班,吃喝拉撒同在一室。恶警刘琳也叫毒瘤严管这六人,必须按整人坐姿坐直、坐齐。钱法君就不按恶警要求的坐,他是随便坐,没有固定的地方。恶警岳林震一次进严管班见钱法君不按他们的严管坐,用劲拧着钱法君的耳朵把钱法君拧的疼的直叫,拧坐在水泥地上。法轮功学员张广宝见岳林震如此蛮横,严肃的对岳林震说:“要注意警察形象”,岳林震方才停手。恶警一次搞法轮功学员填写自己文化程度表,在严管班人人都得填写,钱法君与王忠平抵制不填写,恶警把钱法君与王忠平弄到外面走廊罚站,并威胁他俩要弄到小号电棍电击,后来不了了之。恶警李公明为了叫这六人参加奴役劳动,想了不少歪点子,把张国栋调另一班生产车间呆两天,李公明在严管班对其他五人说:“张国栋到另一班生产车间就干活了”,意思你们也快干活。结果张国栋呆在车间两天不干活,李公明只有弄回严管班,李的谎言不攻自破。李公明有一次找钱法君谈话说:“钱法君不干活”,钱法君对李说:“你们迫害我,我再给你们干活挣钱,就是给你们发工资,所以我才不干活。”

九、野蛮灌食

钱法君在十月一日前后开始在严管班绝食全面反迫害,劳教所里那时也请了一个省帮教团有女所恶警与邪悟的毒瘤到男所来迫害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当时陈言果被恶警弄到一屋女所恶警要与陈言果谈话,当时此人穿便衣,陈言果镇定自若向与谈话之人要看工作证,此女工作人员说没有,陈言果说:“没有工作证,我不知道你是什么人,我不与你谈,”使此女工作人员吃了一个闭门羹。就此事郑万辛向严管班恐吓陈言果说:“好大的胆子,敢顶撞帮教团的领导”。

钱法君绝食数日,十大队恶警孙大高与施德月押着钱法君下楼去医务室灌食,由于绝食已数日钱法君走到楼下劳教所的院子蹲着身子歇一会儿,正好被狱医徐涛看见他过去命令钱法君站起来,钱法君没理他依旧蹲着,狱医徐涛一下火上来了叫嚣着对钱法君说:“这些年法轮功学员绝食的,他还没有制不服的,我不信就制不服你。”接着把钱法君弄到医务室的院子强制钱法君坐在木椅子上绑架好,开始拿着铁镊子撬钱法君的牙齿妄图撬开用开口器这种刑具折磨迫害钱法君,钱法君的牙齿被徐涛用铁镊子撬碎小块小块的脱落,牙唇流出了鲜血,徐涛这才住手从鼻子插管子灌食。

十大队恶警把绝食的钱法君白天从严管班押到走廊里头单独一间屋把他用手铐靠在床上,防止钱法君拔管子,有邪悟的或假“转化”人看着,晚上再把钱法君弄回严管班,钱法君睡觉恶警也给把手铐在铁床上。恶警杨澍与施德月一次下去给钱法君在医务室灌完食,两人把钱法君拖到劳教所家人会见的院子一间屋里把钱法君背铐,叫省帮教团女警察与女邪悟的围攻一天。由于钱法君拒听她们的歪理学说与不配合她们,恶警第二天给钱法君灌食后再送去让女恶警与女邪悟的围攻,女恶警牛队长拒收钱法君。

一天下午,副大队长李某某(警号:3731244)进了关押钱法君的屋威胁恐吓钱法君说:“你不是就不吃吗?下去让好几个人伺候着你,看你吃不吃”。接着过来恶警与劳教人员把钱法君押到楼下医务室,恶医张某某(警号:3731063)早已把木椅子拿到医务室的门口就等着钱法君的到来好行使迫害。同去的十大队恶警大高个孙队长、王新江、杨澍等还有两个劳教人员。他们强制钱法君坐在木椅子上,把钱法君的双脚塞进木椅子两边的木凳里卡好,再叫人员抓紧,把胳膊与双手扭到椅子背后铐住,把钱法君的头叫恶警扳住弄牢,恶医张某某开始拿着镊子心狠手辣的撬钱法君的牙齿,撬一会儿,没撬开,他又叫王新江也拿着器具同他一起作恶,没有人性的疯狂的撬、捅钱法君牙齿。

一会儿钱法君口流鲜血,一恶警见状说:“昨天从鼻子插的再从鼻子插吧”,此恶医张医生好像没听见,失去理智的继续与王新江狼狈为奸、一意孤行、丧心病狂的捅、撬钱法君的牙齿与口腔。钱法君牙齿当场被捅掉一颗,满口牙齿被捅撬的松动晃动(放回去又掉了两颗,吃饭很长时间不能嚼煎饼、吃菜也塞牙缝),口腔被撬破、捅伤捅烂。满口流着鲜血,当场疼的昏厥。恶医张医生拿着听诊器诊听钱法君的胸部,吓得神色慌张一下窜到医务室里去了。钱法君一会儿苏醒过来疼得哇哇直哭,他们拿着很多卫生纸来擦钱法君口腔里流淌的鲜血。此时大高个孙队长还风趣无耻下流地说着流氓疯话:“意思说钱法君来了月经了,用的卫生纸够多了。”

恶警让钱法君在医务室的院子大呆了一会儿,为了遮人耳目临黑天把钱法君架回三楼关押钱法君的屋,恶警把钱法君两手绑牢坐在小凳上,前面放了一个洗刷盆,盆里放了少量水,让钱法君吐出的鲜血都吐在盆里,钱法君一晚上吐血不止,疼叫呻吟不停,划破了劳教所黑夜的死静。第二天,钱法君一看盆里吐了很多血,并伴有血块。一天,副大队长李某某陪着劳教所一干部例行公事的过去看口腔受伤的钱法君,李某某对来人说:“钱法君的牙齿与口腔,是谁谁撬捅的。”完全掩盖了这次迫害钱法君他是背后的主谋与策划者。

一次,恶警岳林震要押钱法君去灌食,他命钱法君自己行走,钱法君绝食时间太长已不能行走了,钱法君当时直腿坐着,他便拖着钱法君双手的手铐从屋里水泥地上拖到走廊里,岳林震再从走廊里头水泥地上再拖到楼梯口,足有二十多米的长廊,他全把钱法君从水泥地上拖到楼梯口有施德月与恶警抬到楼下去灌食。

钱法君绝食四十多天,恶警靠鼻饲来维持他的生命,最后骨瘦如柴,整个人脱了相。去八三医院检查,抽血化验都很不好。劳教所决定放人,莒南邪恶610提前得知钱法君身体迫害的很糟糕,怕承担责任,没敢去接人。劳教所只好联系家人去接人。在放钱法君前,郑万辛找钱法君谈话,他知道钱法君没修炼时与人家打架用匕首捅伤过人,所以他问钱法君:“对你用了那些刑,你记不记仇”,钱法君回答:“不炼功我肯定记仇,学了大法无怨无恨不记任何人的仇”。

家人把钱法君接回了家,钱法君由于在劳教所受了残酷的迫害,头一、二年腰疼、头发也白了不少,牙齿由于被撬捅的松动晃动又掉了两颗,吃东西不敢嚼,靠泡着吃或喝稀饭。后来学法炼功才恢复过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