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交通大学退休职工王秀英遭受的迫害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二月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陕西报道)西安交通大学退休职工王秀英,今年52岁,一九九七年修炼大法后,身体好了,心性得到了升华。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江泽民流氓集团对法轮功开展前所未有的打压迫害后,她多次遭非法关押迫害,二零一二年七月份又一次被迫流离失所近半年。

王秀英女士为说句公道话,二零零零年底进京上访,在天安门被恶警绑架到前门派出所,那里非法关押着来自全国众多的法轮功学员。恶警把王秀英等法轮功学员带到一个不知名的地方,每个人都给编了号,后又劫持到北京朝阳门派出所,王被关在一个一米宽二米长的铁笼子里,四天四晚不给吃、不给喝,白天法轮功学员们轮流遭到非法审讯。

而后王秀英女士被关押在东城看守所,在这里遭到了恶警的谩骂和侮辱。一个星期后的一个晚上,又将她换了一个地方。在那里被关押的许多法轮功学员都被押上了警车,后才知道是送往河北省鹿泉市公安局,途中不许任何人上厕所,甚至尿在裤子都不允许去。

酷刑演示:大背铐
酷刑演示:背铐

到河北省鹿泉市公安局后,恶警强制王秀英女士双手背后,用手铐铐在椅子背上,三天三夜没吃没喝,不许睡觉,只要一闭上眼他们就推她的头。到第三天,警察开始逼供,用铁棍抽打王秀英女士双腿和身后背。王秀英女士说:“我们无冤无仇的,你们为什么这样毒打我?”他们说:“从北京把你送到我们这里,是中央相信我们有这方面的能力,叫你开口说话”。说完后,就继续用铁棍抽打,边打边问。直到她说出姓名和住址,他们才罢休。将她押送到河北省鹿泉市看守所。

当时王秀英女士被摧残的全身疼痛的不能入睡、不能下蹲,二个月后才渐渐好转。十几年过去了,但至今她身上还留有伤痕。在送往火车站的路上,一名恶警说:像你们这种人不报名、不报姓,把你们活埋了也没人知道。

回家后,因西安市沙波派出所、西安市碑林公安分局、西安交通大学后勤饮食中心、西安交通大学公安处到处找王秀英女士,企图绑架,迫使她流离失所一个多月。

二零零一年三月份,王秀英女士回单位上班时,西安市交通大学公安处苟××问“你还炼不炼法轮功?”她回答“炼”!他们就将她绑架到西安市沙坡看守所。王秀英女士绝食了九天,抗议对她的迫害,他们就强行灌食。非法关押四个多月后,将她押送陕西省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罪名是“去北京上访”。

在陕西省女子劳教所里,因为不配合恶警的非法要求,王秀英女士遭到了非人的待遇、酷刑折磨。有次不参与奴工,被恶警魏晓会毒打。因不承认是犯人,不参与点名、报数、不背监规,被恶警王凡、黄甫和吸毒犯人牛小霞、张玉贤等将按在桌子上,扒光裤子(当时正来例假),用警棍轮番的毒打,将她打倒在地,然后拳打脚踢、扇耳光;再抓住头发提起来,按在桌子上继续用警棍毒打。这样反复长时间的毒打,证实王秀英女士昏迷过去。她们又将她吊铐在窗户上。

不知昏迷了多长时间,王秀英女士才醒过来;冬天十二月份的天气,气温摄氏零下几度,恶警们将窗户打开把她冻了整整一夜。

在劳教所,王秀英女士经常遭到犯人的殴打和谩骂、侮辱,长时间进行精神上的折磨和强行奴工。又非法延长一个月的劳教期。

因王秀英女士没放弃信仰“真善忍”,没有被她们“转化”,所以被西安交通大学公安处把她从劳教所接出,直接押送到西安市长安县洗脑班迫害。她丈夫到洗脑班看她,洗脑班的人不让见。王的丈夫跟他们讲理,而洗脑班的人看王的丈夫是个残疾人(独臂),就来了四个人拳打脚踢后,把他赶出洗脑班。

二零零三年九月份的一个晚上,几十个恶警突然闯进王秀英女士家,强行绑架她送往西安市沙坡看守所,非法关押半年。之后,西安市交通大学公安处苟××强行将她送往西安市长安县洗脑班迫害。

二零零四年十月份,王秀英女士发放真相资料时,被便衣警察看见,当即绑架送到西安市新城公安局。后又转到西安市胡家庙派出所逼供和毒打,被强迫光脚站在水泥地上,冻了一天一夜后,又送到西安市新城看守所。王秀英女士绝食三天进行抗议。

二零零五年五月,王秀英女士在单位上班时,西安市碑林公安分局,西安市沙坡派出所来单位,第三次将她绑架到西安市长安县洗脑班,强逼“转化”,把她双手背后,戴上背铐、两名恶警拳打脚踢,打完后又逼写“转化”书。他们对王秀英女士肉体和精神的折磨,而且还要她丈夫配合他们,因不配合,就把她丈夫也关押一个多月。

二零一二年七月份,西安市碑林公安分局,又到单位企图绑架王秀英女士,迫使她又一次流离失所近半年。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