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山一角:安徽省女子劳教所的罪恶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二月二日】(明慧网通讯员安徽报道)安徽女子劳教所是中共迫害法轮功修炼者的黑窝之一。一九九九年十月,安徽全椒县法轮功修炼者曹芝英是第一个被非法关进这个黑窝迫害的法轮功学员。随后大量法轮功修炼者从全省各地被非法送进黑窝迫害。如范文芳、吴晓华、汤德珩、李梅等等,是最早被当地“610”、公安国保恶警恶人非法送进黑窝迫害的法轮功修炼者之一。无数法轮功学员在黑窝里遭受到的迫害,令苍天落泪,令大地震颤!

一、酷刑迫害

黑窝里的恶警对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不放弃信仰,坚持炼功坚持背法,怕得要死,恨得要命。恶警强迫法轮功学员通宵达旦的在车间干活,目的是怕法轮功学员回宿舍睡觉时起来炼功。只要有法轮功学员在车间炼功,恶警就会用电棍电击和戴手铐上吊铐,邓祖霞等恶警多次对法轮功学员实施过这种酷刑。多名法轮功学员的胳膊被铐伤铐残,有的脚不沾地的铐在窗户上,放下来后腿脚不会走路。

酷刑图:吊铐
酷刑图:吊铐

安徽利辛县的一位法轮功学员,因为不背所规队纪,被邓祖霞等恶警关在车间的一个小房间里用电棍电击很长很长时间,其身心受到了很大摧残。一天,一个吸毒犯被恶警关在小房间里电击发出凄惨的叫声,这位曾经被邓祖霞用电棍电击过的法轮功学员,坐在那干活,脸色苍白,汗水湿透了衣衫,她说:“听见电棍的电击声,我就有一种条件反射,有身临其境的感受”。

法轮功学员夜间起来炼功,就会被恶警用绳子捆绑起来扔进理发室,也叫行李房,重者吊在窗户上。第二天,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全身被蚊虫叮咬的惨不忍睹。何姓双胞胎恶警和潘姓恶警干过此类伤天害理的事。由于潘姓恶警迫害法轮功学员卖力,后被提拔为副所长,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

到了二零零零年的夏天,劳教所里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越来越多,每天早上出操,法轮功学员齐刷刷的炼功,警察吓得不知所措,对法轮功学员打的打,拽的拽,捆的捆,绑的绑,乱成一团。桑莲花所长在废弃的水泥地篮球场上,建起了简陋、低矮、狭小、潮湿的三排“禁闭室”,禁闭室里什么都没有,铁门上有一个送饭和恶警喊话的小窗口,平时是锁上的。食堂大厅后面原有一排禁闭室,关押的都是法轮功学员。那时,安徽女子劳教所最大的特点是蚊虫、老鼠、蟑螂多而大。每当被非法关禁闭回来的法轮功学员,身上的皮肤被蚊虫叮咬的没有一点好的。

全椒县法轮功学员曹芝英用绝食抵抗劳教所对她的迫害,邓祖霞指使多名吸毒犯将曹芝英按倒在食堂大厅的地上灌食,折腾了好长时间也没有灌进去。邓祖霞阴险的说:“我来!”她拿起铁勺在曹芝英的嘴里使劲的捣使劲的搅,一会儿工夫,曹芝英的嘴里喷出许多血,地上留下了一滩血,见此情景,所有学员都被吓愣住了,有的在默默的流泪哭泣。

吴晓华在劳教所里喊:法轮大法好!恶警指使吸毒犯用卫生巾堵她的嘴,用脏抹布堵她的嘴。恶警对吴晓华也是大打出手,并用酷刑迫害。

面对安徽女子劳教所非人性的迫害,法轮功学员开始集体绝食罢工,要求无罪释放,要求正常学法炼功。所长桑莲花亲自指挥,开进两辆警巴,五十多名男女恶警,带着绳索和电棍,冲进四大队(法轮功专管大队)宿舍,疯狂的将已经绝食了三、四天的法轮功学员打散,范文芳等二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强行绑架扭进警巴,送到宣城南湖劳教所迫害,另一部份法轮功学员被强行分散到一、二、三大队,余下的一部份法轮功学员,像李梅、汤德珩等被捆上手脚扔在一片狼藉的宿舍地上,无法动弹。恶警还用穿着皮鞋的脚踢打她们的身体,嘴里吼叫:“看你们还敢不敢再闹事。”

李梅是一个非常可爱又善良的好姑娘,因为她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在黑窝里遭到恶警恶人的非人折磨。二零零一年正月初七,李梅在安徽女子劳教所被恶警迫害致死,年仅二十七岁。一个年轻的生命,一个真正的好人,就这样被安徽女子劳教所迫害死了。李梅走的那天,合肥天降大雪。

迫害的直接责任人有:李华芝、周鸣凤、盛姓恶警等等。

二、牢中牢迫害

酷刑迫害是早期安徽女子劳教所恶警明目张胆的迫害手段。后期,安徽女子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更加隐晦更加邪恶更加残忍,采用牢中牢迫害。法轮功学员一进劳教所,就关禁闭,关小号,不接触外界。劳教所软硬兼施,先让犹大给你邪悟一番,二十四小时不打停的给你打疲劳战,摧毁你的意志,不配合的,就实施暴力和酷刑。范文芳多次被非法关进黑窝,被恶警马丰萍等折磨迫害的死去活来,瘦的皮包骨。像吴晓华、王平、范文芳等等好多法轮功学员,从她们入所到离所,一年、二年,从未离开过牢中牢一步,吃喝拉撒都在里面,迫害的惨烈情况外面无人知晓。最为恶毒的是恶警周鸣凤指使包夹,偷偷的给法轮功学员稀饭里放不明药物,吴晓华、王平等在牢中牢里被迫害的几乎精神失常,都是因为吃了这些不明药物导致的,这一切都发生在人不知、鬼不觉的牢中牢里。这是多么邪恶的迫害啊!

法轮功学员李永华因为不配合邪恶“转化”,被恶警马丰萍捆绑在牢中牢的窗户上五个多月。高成美被恶警陈洁关小号一年多。高成美喊:“法轮大法好!”恶警给高成美穿束身衣一个多月。恶警要高成美去车间,高成美不配合,她的脸上被打得紫一块黑一块。高成美身边的普犯说:“警察说不过高成美,没面子,就对高成美大打出手,太卑鄙了。”

段根花不配合邪恶“转化”,恶警用电棍电击她的脸,把她脸上的皮肉都电焦糊了,至今还留有伤痕。恶警逼迫段根花从事奴工劳动,加大她的劳动任务,干不完背回宿舍,别人休息了,她还在走廊上干活,每天只能睡很少很少的觉。不论邪恶怎么对她施暴迫害,她都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

安徽女子劳教所为了紧跟邪党,迫害法轮功,经常在所内办洗脑班,强行法轮功学员“转化”。这种短期的牢中牢迫害,是极其邪恶的。二零零五年劳教所集中警力,从外面请来一批犹大,在所内办洗脑“转化班”,说是最后的攻坚战。汤德珩等十几个法轮功学员被分别关进了牢中牢迫害。恶警不给汤德珩洗漱睡觉,企图摧毁她的意志,每天夜里十二点以后,要她写思想汇报。汤德珩就给恶警写真相。恶警一看对其没招,第九天就把汤德珩送回了原大队,恶警给自己找了一个台阶下:非法延长汤德珩的劳教期五天。在黑窝里,汤德珩不配合邪恶“转化”,只要有机会写,包括年终小结,她都是写真相;只要有说话的机会,她就讲真相。邪恶为此延长她的劳教期四个月。自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以来,广德县法轮功学员汤德珩在安徽女子劳教所被迫害时间长达六年四个月,过着非人的生活。

许多法轮功学员健健康康的被非法关进安徽女子劳教所,最后带着满身伤残离开黑窝;许多法轮功学员满头黑发被非法关进黑窝,一年半载后便白发苍苍。有的法轮功学员在劳教所被迫害致死,有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精神失常,有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生命垂危,有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很严重,离开黑窝后不久便离世。人在做,神在看。苍天有眼,神目如电。

三、超负荷劳动迫害

安徽女子劳教所是没有人性的黑窝。恶警为了多创外汇,多拿奖金,根本不把劳教人员当人对待。在恶警的眼里,劳教人员就是他们赚钱的机器,甚至是不要进行任何保养的机器。恶警陈小琳嚣张的说:“劳教期最长不足四年,累不死的,劳教劳教,就是劳动教育,不干也得干。”法轮功学员大多数年龄偏大,六十多岁的人每天要从事十几个小时的奴工劳动。年过半百的法轮功学员很多,她们每天干活十几个小时,最多时要干活十八个小时。恶警对法轮功学员的管教更为残酷,逼迫她们从事超时超体力的奴工劳动。在车间,只许法轮功学员靠墙单坐,只许坐下低头干活,不许左顾右盼,不许说话,更不允许走动,限制上厕所,限制喝水,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把法轮功学员当奴隶对待。好多法轮功学员由于长期坐着不动,双腿双脚肿得发亮,她们的身体健康每况愈下,积劳成疾。

对不配合邪恶“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劳教所就把她们关押在生产任务最重的劳动大队,强迫她们当奴工,每天干活十几个小时。恶警陈小琳、张冬兰采用各种卑鄙的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恶警陈小琳、张冬兰把法轮功学员汤德珩的生产任务定的高高的,完成不了就羞辱她,并要她把当天没有完成的活背回宿舍继续干,常常干到下半夜值班警察看不下去了,才让她去睡觉。恶警还故意用劳动比赛来惩罚后者,不让汤德珩吃饭打菜,吃白饭一个月。恶警还用完成不了劳动任务来惩罚人,规定在全大队最后一个打饭。最后打饭,这样吃饭时间很短,几乎这边饭刚打到手,那边已经在喊站队了,这样以来,汤德珩几乎是吃不饱饭,又回车间劳动了。

汤德珩干活的车间在三楼,每次去食堂吃饭,上下楼都要扛搬货物。恶警陈小琳总是强迫汤德珩多扛多搬货物,汤德珩的腰部在扛运重物时多次被扭伤,她的右手大拇指由于长时间拿剪刀拿铁锤干活,韧带受伤,至今还带着伤痛。即使恶警不择手段的迫害汤德珩,也没有使她改变和屈服,她的平和与善良,使恶警们不得不佩服:“她的心态真好。”

这里要强调一点,劳教所的劳动任务是上不封顶的,你今天拼死拼活完成了任务,明天的劳动任务又定高了,你永远都完成不了恶警下达的劳动任务。安徽女子劳教所的恶警都是地狱的小鬼转世,个个心狠手辣,毫无人性。

四、停止迫害,给自己和家人留条退路吧

现在的安徽女子劳教所表面上是“春风化雨”,生产生活条件所改进,过去简陋、低矮、狭小、潮湿的禁闭室,挪走了,成了晒衣场。禁闭室在多功能大厅舞台的背后,室内全是软包装,对大法弟子迫害的罪恶仍然在那里继续发生着。过去破旧的平房宿舍如今换成了宿舍楼,过去狭小的干活厂房如今建成了劳动车间,过去吃饭用的塑料盆如今改成了托盘,等等等等。不管安徽女子劳教所怎样千变万化,但是它本质上的邪恶是改变不了的。尤其是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一直是很邪恶的,只是迫害的手法在变,变得更加狡猾更加邪恶更加残忍,更加无人性无道德。表面的改变掩盖不了本质上的罪恶。邪恶的劳教制度必须立即废除!

上述法轮功学员遭受的迫害,只是安徽女子劳教所从一九九九年收容法轮功学员以来,无计其数的法轮功学员在劳教所被迫害的冰山一角。更多的迫害真相都会陆续大白于天下。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报是时间没到。十三年多来,尽管劳教所的所长、大队长、恶警换了一茬又一茬,但是他们每个人的手上都沾有法轮功学员的血和泪。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谁作恶,谁偿还,这是不变的天理!

历史的大戏已经进入尾声,上苍给作恶者的机会是越来越少。立即停止迫害法轮功学员,善待法轮功学员,将功补过,收集和曝光各级官员、警察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证,抛弃中共,退出党团队组织,认同法轮大法好,给自己和家人留下一条活路一条退路,这才是劳教所恶警恶人明智的选择,别无他路。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