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案卷:你来审判(三)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二月二十日】(接上文

第3章 “转化”黑幕

1、中共公安部刘京口中的“说服教育”

2000年4月6日,中共中央610办公室负责人、公安部副部长刘京以中国代表的身份出席了联合国人权委员会第五十六届会议。刘京就法轮功问题进行了答辩发言,声称中国政府对大部份法轮功学员“采取的是保护和说服教育的政策。”“对于目前极少数仍然迷恋‘法轮功’的人,采取各种方式进行仁至义尽的说服教育。中国依法惩处的是那些利用×教触犯刑律的犯罪分子。”

什么是刘京口中“仁至义尽的说服教育”?如果我不愿意接受刘京“仁至义尽的说服教育”,后果会如何?

张馨予(女,约42岁),右江民族医学院附属医院护士长。2009年,百色市610当局在百色饭店、百色宾馆设立洗脑班,从百色市十二个县市绑架几十名法轮功学员,分男女两班强制洗脑“转化”,甚至使用破坏神经中枢药物、剥夺睡眠等方式威逼法轮功学员“转化”,强迫写放弃修炼法轮功的“三书”。张馨予于2009年4月1日下午五时被关入该洗脑班。因张馨予拒绝洗脑“转化”,随即被直接从洗脑班送广西女子劳教所四大队继续接受“教育”3年。在劳教所折磨下,张馨予下身出血几个月都没止住,双腿行走艰难,吃饭困难。2012年4月9日是张馨予在劳教所被中共“仁至义尽的说服教育”期满日,但因为张馨予在劳教所拒绝接受被“教育”,于是劳教所一直不肯将其释放。

梁碧燕(女,约40岁),家住南宁市新阳路四街七号。2000年5月,梁碧燕被押送广西女子劳教所关押1年,劳教所“说服教育”手段包括经常将梁碧燕铐在床架边或反手吊铐在树干上、以十字架姿势绑在墙上、连续多天不让睡觉、用脏布塞嘴巴不让叫喊、暴打、甚至脱光梁碧燕衣服手反铐树干上让其他犯人凌辱等等。因为梁碧燕不妥协,于是中共当局决定延期1年。2002年6月,梁碧燕在劳教2年期满的当天,因为梁碧燕依然坚持修炼法轮大法,于是被南宁市610当局直接从劳教所绑架到市收容所继续接受“教育”8个月,最后梁碧燕在收容所绝食抗争61天后才被释放。

陈培珠(女,1945年生),家住百色市隆林县城南民生街30号,年幼时患小儿麻痹症,右腿从骨盆以下肌肉萎缩,儿时不能行走,只能在地上爬着。长大后做了几次大手术,骨盆和腿部都用钢板固定方能直立,行走非常困难,需要用拐杖,生活需要家人照顾。1998年前学了法轮大法后,从此就把拐杖扔了,并且还能独立做些小生意维持生计。2002年11月18日,陈培珠由于向世人讲述法轮功在自己身上的祛病神迹而被中共当局秘密关押在隆林县民族宾馆洗脑,后见陈培珠无法忘记法轮功的祛病神迹,而被隆林县法院重判四年刑期。但因为陈培珠残疾,监狱不收,于是隆林县当局只好把她关押在隆林县看守所。6个月后,陈培珠旧病复发,无法动弹,连大小便都不能自理,公安局只好放人。

陈培珠炼法轮功把拐杖扔了,接受中共关押洗脑后无法动弹。这就是刘京口中“仁至义尽的说服教育”的实质,它在中共迫害法轮功的体系中有个专用名词——“转化”。

中共当局于1999年7月20日前后出台的一系列文件通知标志着中共对法轮功的正式迫害开始,其中有一份《中共中央关于共产党员不准修炼“法轮大法”的通知》。这个《通知》提出“做好修炼‘法轮大法’党员的转化工作”,并具体说明了“转化”的标准是“主动脱离‘法轮功’组织,从思想上与其划清界限,并揭露‘法轮功’问题”。为了证明“主动脱离”就要写下“决裂书”;为了证明“从思想上与其划清界限”就要写下“悔改书”;为了证明“揭露‘法轮功’问题”就要写下“揭批书”。这就是中共逼迫法轮功学员写下“三书”以证明被成功“转化”的来源。

广西自治区司法厅依据中央文件精神对全省范围内的劳教所、监狱制定了“转化率”指标,并把完成指标情况与评定先进个人、集体相联系。据广西法政网相关报道,李先雄,广西女子监狱党委书记就是因为“转化率”高,而被中共立功授奖。1999年720以来,广西自治区每年政府工作报告都把迫害法轮功作为政府工作的一部份。除了政府机构,其它企事业单位同样有“转化”任务。

梁增,男,1970年生,北海市银海区法轮功学员。2001年农历年前几天,梁增被银海区国保大队长王新等人绑架到看守所拘留半个月,其怀有身孕的妻子因此还遭到北海市银海区银滩镇派出所警察恐吓,导致其腹中婴儿未满八个月早产,生下一对双胞胎,大婴只有二点一公斤,小婴只有一点九公斤。但,北海市银海区当局并没有因为梁增妻子早产住院而释放梁增。相反,在农历年过后,正月十一,当梁增刚从北海市第二看守所回到家,银海区国保大队长王新、副大队长李文波、黄友,银滩镇政府干部林绍国、林炳先等人认为此时梁增妻子早产,两个婴儿发育不良,正是逼迫梁增写下“三书”的大好时机,于是又立即将梁增绑架到龙潭村公所洗脑班,要求必须写下“三书”才能回家照顾妻子孩子,同时还胁迫梁增妻子,要求其也要写“保证不让丈夫修炼”的保证书,她的丈夫才能回家。

李月梅,北海合浦县人氏,因坚持修炼法轮功,2002年被中共当局关押在合浦县看守所。在看守所期间,由于李月梅不肯“转化”,被合浦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黄德文、陈富、庞英等人关到一个房间里,房间用毯子封住窗口(防被打的大法弟子的叫声传出外面),再用袋子从头到脚套住李月梅,用脚往李月梅的身上踩。最后见李月梅仍然不屈服,失去人性的警察当即拿起钻墙用的电钻往其身上钻,致使李月梅残废不能走路,被抬回看守所后,一个月大小便都不能自理。

莫庆波,南宁市手表厂的一个年轻女孩,在被关押在广西女子劳教所期间,因为不“转化”,被关入禁闭室,在那里日夜被劳教所警察用高音喇叭播放极其恐怖的鬼哭狼嚎噪音,通宵干扰不准入睡,遭受半年多的折磨后,莫庆波从禁闭室出来时已被逼疯,神态痴呆,自言自语傻笑。但被逼疯了的莫庆波也被延期约一年才释放。

“乘人之危” 、“不转化就打残” 、“不转化就逼疯”就这样被中共用来对法轮功学员进行“仁至义尽的说服教育”。

据明慧网2004年5月7日“广西北流市新圩镇法轮功学员被野蛮折磨的事实”一文报道,2000年6月,新圩镇的法轮功学员都被当局绑到新圩镇二中洗脑班进行强制洗脑,每天只给二两大米稀饭和二条萝卜干,没有油,而每天要从学员处扣8元的伙食费。有一个学员因全家都在洗脑班,而不得不把未满周岁的孩子也带上,孩子饿得又哭又闹,只好用吃剩发臭的稀饭喂给她充饥。大家在饿着肚子的情况下还得在中午1—2点高达40—41度的高温下被强迫赤脚在操场上挑着大粪暴晒。后来,当局又用拖拉机把大块石头运到操场上,在中午1至2点太阳最热的时候叫学员把大石头从这边搬到那边,然后又从那边搬到这边,搬来搬去。还搞军训,跳楼梯,下雨又罚在外面淋雨,这样不断地折磨着法轮功学员。当时正值夏收夏种的季节,很多学员家里的稻谷已熟透了,不能回家收割,还叫家属来骂学员。

钦州市钦南区政法委610办公室副主任赵良钦,钦州市公安局610办公室负责人陈小甲,钦州市水东办事处综治办主任黄广光,此三人在2008年奥运之际,经常带领警察突然拜访当地40多岁的法轮功学员邓桂芳家。后来他们发现,邓桂芳三个都在上学的小孩在邓桂芳的教育下,对中共迫害法轮功真相居然非常了解,于是在2009年1月份,他们带了十几名警察突然闯入邓桂芳家,把这三个知道真相的小孩都绑去当地洗脑班洗脑了。

连知道了真相的小孩也不放过,中共的“说服教育”可谓“仁义”矣!

2、洗脑班迫害

洗脑班,又称“转化班”,这是法轮功学员的叫法,而中共当局则给它冠以各种法律、教育的名义,叫“法制教育学校”“法制教育中心”“法制教育学习班”“法制教育培训中心”“教育“转化”学习班”“关爱教育中心”等等。十多年来,中共610就一直普遍使用一轮接一轮的办洗脑“转化班”的手段,企图以此来逼迫亿万法轮功学员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

我们从明慧网找到154例广西地区有明确洗脑班执行机构的洗脑迫害案例,分类汇总如下:

所属地区 洗脑班名称 迫害数量
百色 百色市火车站洗脑班 3
百色市田阳县红岭坡戒毒所洗脑班 3
北海 北海市海角街道办事处洗脑班 1
北海市戒毒所洗脑班 66
北海市靖海镇政府办洗脑班 1
北海市勘探指挥部招待所洗脑班 4
北海市银海区工业园办洗脑班 1
北海市银海区龙潭村公所洗脑班 26
北海市银海区曲湾村公所洗脑班 6
北海市银海区下村村公所洗脑班 6
防城港 防城港市洗脑班 5
桂林 桂林市部队疗养院洗脑班 2
桂林市电力疗养院洗脑班 2
桂林市新安县洗脑班 3
柳州 柳州市龙潜山精神病院 1
柳州市洗脑班 1
南宁 南宁市技术监督局招待所洗脑班 1
南宁市黎塘镇水电五处洗脑班 2
南宁市毛家饭店洗脑班 5
南宁市盛信宾馆洗脑班 1
南宁市收容所 1
南宁市桃源饭店洗脑班 2
南宁市铁道饭店洗脑班 1
钦州 钦州市党校洗脑班 2
钦州市高岭村公所洗脑班 1
梧州 梧州市洗脑班 1
河池 宜州拉浪林场宾馆洗脑班 1
玉林 玉林市军区招待所洗脑班 7
玉林市陆川县看守所 2
玉林市陆川县洗脑班 2
其它/不详 58
合计 218

上述汇总资料表明,中共当局用来给法轮功学员办洗脑班的地方可以说五花八门,饭店、看守所、招待所、疗养院、戒毒所等等。饭店里的洗脑班,例如南宁毛家饭店;疗养院里的洗脑班,如桂林市部队疗养院与电力疗养院。洗脑班办班级别有市一级的,如北海戒毒所;也有镇区一级的,如北海市靖海镇政府洗脑班、银海区工业园区洗脑班;也有街道一级的,如北海市海角街道办事处洗脑班;也有乡村一级的,如北海市龙潭村公所洗脑班、曲湾村公所洗脑班、下村村公所洗脑班;也有在企业里举办的,如南宁市黎塘镇水电五处洗脑班。

在广西,北海市戒毒所洗脑班迫害案例最多,当属广西地区最大的洗脑班。

上面的结果显示,在广西各地区中,北海地区洗脑班迫害最严重,占总数的52.8%,其次是南宁与玉林。

明慧网2008年3月1日发表一篇题为《广西贵港地区洗脑班恶行》的文章,揭露了贵港当局利用洗脑班这种迫害手段迫害当地法轮功学员的残酷事实,其中有这样一段话:“广西贵港地区洗脑班恶行二零零一年中共导演的所谓的‘天安门自焚事件’出现后,贵港从二月十四日开始,又办班强行对当地法轮功学员洗脑,由法轮功学员所在单位出经费、出人,每个法轮功学员由两个人日夜跟着。接着又办了二、三期,全部都是封闭式。在这几年的腥风血雨中,不断有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抓捕,有的一家四口全部被非法判刑;有的夫妻双双被抓、被判刑,留下孩子孤苦无依。法轮功学员被严密监控、监听电话、蹲坑、跟踪、盯梢,每逢节假日都遭到邪恶上门查看、骚扰,搞的这些家庭惶惶不可终日。有不少法轮功学员的家属因承受不了这些邪恶长期的惊吓、骚扰而导致郁郁而终。(因安全考虑,在这里暂不公开这些法轮功学员的名字。)”

因为迫害还在继续,法轮功学员的人身安全受威胁,因此很多严重迫害事件还没有被曝光出来。我们期待着真相大白于天下的那一天。

18统计结果表明,广西洗脑班迫害有三段高峰期,分别是2001年、2005年、2008年至2011年。
18统计结果表明,广西洗脑班迫害有三段高峰期,分别是2001年、2005年、2008年至2011年。

第一个高峰从2000年开始,在2001年中共制造出天安门自焚伪案后达到最高峰,在广西13年洗脑班迫害中,有19%的洗脑班迫害案例发生在这一年。

2004年底,海外中文媒体《大纪元时报》发表了系列社论《九评共产党》,引起中共高度恐惧,于是在2005年又掀起了对法轮功学员的新一轮洗脑班迫害,导致2005年洗脑班迫害出现了又一段高峰。

第三个洗脑班迫害高峰出现在2008年,持续到2010年。值得注意的是,2008年是中国北京奥运会之年!一个用来宣扬公平竞争的国际盛事,却成了中共洗脑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又一个借口。

3、610副主任张成军的“手术室”

2004年底,因为《九评共产党》的流传,开启了退出中共的“三退”浪潮。这股浪潮的出现,让中共看到了自己末日的临近。正所谓垂死也有一挣扎,面对退党浪潮,一股对法轮功学员更加残酷的洗脑迫害在经济发展、社会稳定的口号下悄然而至。

张成军,男,面目凶狠,满口黑牙,1958年8月出生,汉族,籍贯广西贵港市平南县大坡镇,时任贵港市610办公室副主任。张成军曾经做过教师,自恃有些歪才,经常用恶毒语言和毒诗诬蔑诽谤大法。因为在2005年底写了一些诬蔑诽谤法轮功的打油诗,并印刷在年历上要求贵港各企事业单位订购,为此被提正处级。

2004年初,面对《九评共产党》所带来的新形势,张成军从中嗅到了让自己继续升迁的机会,决定要在洗脑班上搞出点名堂。他马上写了一份材料,向上级领导请缨。他在材料中声称以前办的洗脑班都不够彻底,有些法轮功学员虽然写了“三书”,但出洗脑班之后又在明慧网上宣布所写“三书”作废,根本就没有彻底“转化”。张成军声称自己想出了一个彻底“转化”所有法轮功学员的办法。

张成军的想法很快就得到了广西自治区610当局的极力支持,并抽调各地洗脑班人员参与其中。

2005年1月,张成军在贵港覃塘军分区仓库后勤基地建立了一个洗脑班基地。这里原来是一个废弃军营,由潘塘路口出入,其四面环山,地理位置非常隐蔽,外人不能轻易得知。以前常有赌徒在此聚赌;这里也是现在的军、警打靶基地。很快,在张成军的指使下,贵港全面抓捕大批法轮功学员到洗脑班接受张成军发明出来的“洗脑术”。

被绑架到这个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首先要过的第一关,被张成军称为“手术室”。被推入“手术室”的法轮功学员完全与外界隔绝,并被强制端坐在一张凳子上,由“帮教”轮番对其进行封闭式思想洗脑,不准睡觉,不准洗澡。对于反抗洗脑的,则日夜不停地轮番在其耳边鼓噪,灌输诬蔑法轮功的歪理,并通过推搡、拍打的方式不让其睡觉。如果“帮教”不管用,张成军等一帮人就会倾巢而出,还有一些从南宁监狱调来的警察,号称“洗脑精英”,也一起参与群攻,并威胁恐吓说“如不转化则送去更可怕的地方,到那种地方同样要被转化,只不过那地方就没这里这么好过了”,还放言“再不转化,中共中央自会有办法对付你们”,等等。言下之意就是如不“转化”便是“肉体消灭”。

这边法轮功学员被洗脑,那边则由派出所伙同国保大队对其家进行抄家、搜查,拿到一些所谓“罪证”后则进一步追究迫害。

只有写了“三书”,才能出“手术室”,否则,无论多少天、多少夜都只能被封闭在“手术室”中轮番轰炸。有的女法轮功学员来例假,在“手术室”被折磨到瘫软在地上后又被提起来按在凳子上。因长时间被迫一个姿势端坐着,很多学员的手脚都肿了。

出了“手术室”后,便是“加固”阶段,要求学员日夜看造谣、诽谤、诬陷法轮功及其创始人的光碟,有一百多张,还有王志刚夫妇写的攻击诬蔑法轮功的书,同时还追查谁教的功、和谁一起练的功、谁还在坚持炼功、谁还在发真相资料等等,以让他们在出卖同修中让“转化”得到加固。更可笑的是,法轮功学员还被要求读背张成军写的诬蔑诽谤法轮功的毒诗。

另外,每位法轮功学员都要求其单位派两人前来陪伴,被张成军称为“陪人”。“陪人”的费用一部份单位出,一部份上边拨款。每人拨款经费为一万元左右。如果法轮功学员所在单位抽不出“陪人”,就由“610”委派。这些“陪人”被要求跟法轮功学员一起进班,如果法轮功学员不能出班(也就是不能从洗脑班释放出来),那么这些“陪人”也不能。法轮功学员每日的饮食起居、言谈由这些“陪人”一一做记录,填写一些表格,每天向当局汇报。法轮功学员去哪里,“陪人”跟着,不得与外界联系、不得走出这个营地范围,周围还有便衣警察看守。

最后,还要办所谓“出班会”。开“出班会”时,所有被迫参加洗脑的法轮功学员都要参加,张成军一般也会来。首先是“出班”的法轮功学员当众读“揭批书”,然后在一块红布上题字“留念”。张成军还要求“出班”者送锦旗,感谢“不送去劳教之恩”。来接学员出班的各单位及地方政府负责人还要在“保证书”上签字担保,然后才能把人接走。

4、北海市戒毒所

北海市戒毒所全称北海市公安局强制戒毒所,于1997年成立,位于北海市东部12公里的平阳村附近,占地40亩,建筑面积1.6万平方米。这里却是北海610当局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秘密洗脑迫害的黑窝。也正是靠着迫害法轮功所得到的支持和政绩,才让这个戒毒所成为“国家一级大型戒毒所”。

19结果显示,被绑架到北海市戒毒所洗脑班进行洗脑的法轮功学员以女性为主。
19结果显示,被绑架到北海市戒毒所洗脑班进行洗脑的法轮功学员以女性为主。

图20结果显示,北海市戒毒所从2000年开始就配合610当局在戒毒所内秘密设置了洗脑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其中明慧网录得了北海戒毒所2个洗脑班迫害的高峰。
图20结果显示,北海市戒毒所从2000年开始就配合610当局在戒毒所内秘密设置了洗脑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其中明慧网录得了北海戒毒所2个洗脑班迫害的高峰。

第一个高峰发生在2000年到2002年,第二个波峰从2008开始到2009年达到峰顶,直到2012年的今天,该戒毒所还在继续洗脑迫害法轮功学员。也就是说,在2003年到2007年这段时间,北海市610当局主要采取由各地区分散办洗脑班的方式,然后从2008年开始又采取了集中办洗脑班的方式。

图21统计结果显示,被绑架到北海市戒毒所强制洗脑的法轮功学员中,属于家庭被洗脑的情况,也就是属于一家多口都曾被绑架到该洗脑班的,占36%。显示洗脑班不仅是针对个人信仰的迫害,也是针对家庭的迫害。
图21统计结果显示,被绑架到北海市戒毒所强制洗脑的法轮功学员中,属于家庭被洗脑的情况,也就是属于一家多口都曾被绑架到该洗脑班的,占36%。显示洗脑班不仅是针对个人信仰的迫害,也是针对家庭的迫害。

图22统计结果表明,多数法轮功学员在北海戒毒所洗脑班被强迫洗脑16到31天,最长的达3个月。
图22统计结果表明,多数法轮功学员在北海戒毒所洗脑班被强迫洗脑16到31天,最长的达3个月。


黄锦春,原北海市中级法院法官,就在这个北海市戒毒所洗脑班被迫害了3个月之久。黄锦春在经受了1999年精神药物注射迫害、2001年劳教三年迫害之后, 2010年底,当他正在冷冻厂特种岗位(氨压缩机房)上班时,被中共当局从工作岗位直接劫持到北海市戒毒所洗脑班3个月。2011年12月19日上午9时,黄锦春又被绑架到北海市戒毒所洗脑班了。

以下案例为读者揭示北海市戒毒所洗脑班的洗脑术。2009年5月11日早上6点,广西北海市高德镇政府黄克章,以及派出所、街道办事处人员闯到法轮功学员石轩家叫门,石轩关紧铁门怎么叫也不开,于是他们马上让人回镇政府拿来铁锤等工具砸烂了铁门,将石轩这位72岁的老人反背铐扣,手勒出了血,连后背的衣服都被血染红,绑架到北海市戒毒所洗脑班。明慧网对石轩老人此次所受洗脑迫害有这样一段文字记载:“他们把他劫持到北海市戒毒所强行洗脑“转化”,不让他睡觉,见他睡了就把他打醒,并用“迷魂药”熏他,不让他吃饭,不让他坐,强迫他看诬蔑大法和师父的录像。”

5、“连轴转”迫害

(1)
当一个人被置于“连轴转”迫害的时候,因为看不到迫害的终止,他就象掉进了黑洞中,“绝望”汹涌而出……在广西地区13年迫害中,我们从明慧网整理到一些广西地区遭受“连轴转”迫害的案例。

邓容芳是防城港市港务局的领导干部,在炼法轮功前,邓容芳是港务局有名的病秧子,炼了法轮功之后,原有的多种疾病不治而愈。1999年10月邓容芳去北京上访后,即被单位开除,并被防城港公安分局劳教一年。2001年,恰逢中共制造天安门自焚假案之年,刚从劳教所回来不久的邓容芳就被送去防城港610举办的洗脑班,从此经历了一段辛酸的“连轴转”迫害:因邓容芳在洗脑班拒绝“转化”,于是被直接从洗脑班押送劳教所继续迫害3年。但经过3年的劳教,邓容芳依然坚持信仰,于是在其劳教期满时,被防城港市、港口区610直接从劳教所绑架到防城港洗脑班3个月。从洗脑班出来,邓容芳被迫离开防城港来到南宁。2007年9月,邓荣芳被南宁市公安局劳教1年半,当其在2009年劳教期满时,又因为拒绝“转化”,再一次被防城港市610直接从劳教所接回当地洗脑班。

一种迫害手段刚用完,紧接着不间断地再使另一种手段,不知道这个世界上能有几人承受得住?也只有不正常的、心理变态的中共才会不择手段、“连轴转”地强迫他人改变意志。

陈桂莲、刘超燕是防城港市港务局普通职工,与邓容芳是同事,也同样受到连续不断的迫害。

1999年年底刘超燕因去北京上访被劳教2年,送广西女子劳教所。2001年初,因刘超燕拒绝“转化”,当其劳教期满时,被防城港610当局直接从劳教所绑架到当地洗脑班继续迫害一个月,因拒绝“转化”,于是又被当局直接从洗脑班送回广西女子劳教所劳教3年。就这样,从1999年到2004年初,刘超燕共被劳教2次共5年。

1999年7月20后,因陈桂莲不放弃修炼法轮功而被单位开除。2000年,陈桂莲因去北京上访而被劳教2年,送广西女子劳教所。2002年7月,刚从劳教所回来不久的陈桂莲又被中共当局劳教3年,送回广西女子劳教所。2006年7月21日,被释放出来的刘超燕与陈桂莲一起联袂向世人揭露中共迫害真相,再次被防城港市610人员绑架到看守所,随后两人被劳教2年,再次送回广西女子劳教所。2008年,因陈桂莲在广西女子劳教所拒绝“转化”,当其劳教期满时,陈桂莲人还没走出劳教所大门,就被防城港610办公室人员直接从劳教所转到当地洗脑班迫害。

为了改变法轮功学员的信仰,强制他们“转化”,中共这种“连轴转”迫害手段不仅仅发生在防城港,而是在整个广西地区广泛应用。我们根据明慧网录得的迫害资料,整理出中共广西当局在这13年来共使用过以下11种“连轴转“迫害类型:(1)非法审讯直接转洗脑班,然后再送回审讯;(2)拘留直接转洗脑班,然后再送回拘留;(3)拘留再拘留,然后再送洗脑班;(4)拘留直接转洗脑班;(5)洗脑班直接转拘留;(6)劳教期满又直接被劳教;(7)劳教期满直接送收容所;(8)劳教期满直接送洗脑班;(9)洗脑班直接转劳教,劳教期满再送洗脑班;(10)洗脑班直接转劳教;(11)劳教期满直接送洗脑班,从洗脑班又直接送回劳教所。

图24显示,“劳教期满直接送洗脑班”这种连轴转迫害类型比例最高,占24%,其次是“拘留直接转洗脑班”,占18%,再其次是“洗脑班直接转劳教”,占12%。
图24显示,“劳教期满直接送洗脑班”这种连轴转迫害类型比例最高,占24%,其次是“拘留直接转洗脑班”,占18%,再其次是“洗脑班直接转劳教”,占12%。

这种持续性的“连轴转”迫害事实充分证明,由江泽民发动的这场迫害法轮功运动,从头至尾,都是毫无人性的精神和肉体折磨,强制公民放弃思想和信仰自由。

(更多具体案例可见“附件3:连轴转迫害案例汇总)

附件3下载(19KB)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