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监狱恶警王元春的犯罪事实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二月二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省报道)吉林监狱恶警王元春几年来跟随监狱长李士进、副监狱长耿明才、教育科长赵京等不断的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王元春私设刑堂,采用减刑、加分等手段诱惑、怂恿犯人迫害法轮功学员,甚至让犯人狱霸崔青林(崔青林)行使警官权力,随便给监号管事的开会讨论如何迫害、用刑,对法轮功学员李乐友、杨伟华、孙迁、李福田、李光石、朴光珠、张开平等的迫害都由他开会制定方案、实施;给犯人奖分、值夜班等一切都由崔青林说了算,劳动任务、上超市、放风、翻监舍(搜经文)等都由崔青林安排。

恶警王元春体罚犯人开心:让犯人倒立,立不住用犯人把着, 上超市购物超出王元春规定钱数就罚站砖、脸上贴大富豪、挂牌子等罚站。王元春让犯人学传统文化“弟子规”,强制犯人写思想汇报感谢他,搞假政绩。他有时向慧网发假消息,反过来说明慧网造假,诋毁明慧网、辱骂法轮功。恶警王元春还自己声称,在吉林监狱洗脑转化法轮功是专家,领导都得听他的,他说怎么干就怎么干。

一、诱惑、怂恿狱霸恶徒残忍迫害

2012年1月恶警王元春又伙同他的上司密谋强制转化法轮功学员,采用减刑、加分等手段诱惑、怂恿狱霸崔青林(延吉)、重刑犯柴园春(纳河)、毒犯闫克辉(桦甸)、犹大李德海(通化)、刘伟明(四平)、张闻(长春)、齐云超、张万军(农安)、敖永杰(兴安盟)、陈洪祥(公主岭)、刁树军等恶人迫害法轮功学员。李德海极为卖力,监狱里有规定是不允许犯人私藏现金的,可在2012年以前,王元春曾多次给李德海私藏现金。王元春又授权给延吉的大毒犯狱霸崔青林,让他可以代表政府行驶警官权力,其中包括给犯人奖分、教育中队内的监号犯人调动、给各监号的小头目布置怎样迫害法轮功学员、谁如何负责什么、出事了怎么办等等,使整个监区成了犯人执政的监区,就连谁值班都得崔青林说了算,例如:法轮功学员秦元成(转化)患心脏病都得带病值夜班,其他警官允许不值都不行,崔青林非让秦元成自己找人替,找不到人替就得值。

教育科赵京、恶警王元春在2012年2月给教育中队所有参与迫害的恶人开会时说:你们被调来的改造任务就是“转化”法轮功,靠近政府卖力气的给满分,不服从的法轮功学员就是撂倒……,指使一些坏人参与迫害,其中有:极能讨好恶警王元春的王占武(梨树)、潘力军(桦甸)、张金成(吉林)、方志伟(吉林)、于东伟、刘江、于洪才(公主岭)、崔海涛、王军、吴志海、刘洪军、宋国峰、郭殿荣、孙长海、孙建、王连国。以上暴徒经常殴打法轮功学员。恶警王元春每天把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惯用手法和新招、损招传授给狱霸崔青林,由崔青林召开各监室管号的恶人小会,布置实施。

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的监号是:515号、516号、517号,每号住16人,每号中只有4~6名法轮功学员,其他是包夹。514、518、519是监狱私设的刑堂,不许随便进入,原因是怕泄露迫害真相。就是以上参与迫害的“骨干”也不准随便进入,必须经过狱霸崔青林、犹大李德海同意。每天的情况由重刑犯柴园春、毒犯闫克辉、王占武、潘力军反馈给狱霸崔青林,由他汇报给恶警王元春,王元春再与犹大李德海勾结,叫李出坏点子,非常阴毒:不转化的不让上超市购物,日用品也不许买,手纸也不能给。

2012年2月21日前,恶警王元春、犹大李德海,从各监区挑选能干坏事的人培训,把各监区不愿要的坏人都调到教育中队,王元春用起来就得心应手:从每天“上坐”(坐板)时间表,到什么样的人用拳脚(炮手),什么样的人用语言(语言炮手),2012年2月21日开始分两批把没转化的押入“教育中队”,2012年3月5日是第二批,每天早5点允许起床,5点30开始“上坐”,直到中午开饭,没有午休,其他犯人随便,晚九点后休息,每天最少“坐板”16个小时,在这期间。其它监区有正义感的警察和犯人都关注恶警王元春迫害法轮功的情况。为了不让消息传出,“教育中队”倒垃圾、打水都不允许和其他监区同时出去,等教育中队警察上班后,才能出去。

吉林监狱教育中队新楼(危楼)的五楼东侧,虽然是新楼,只能承住几百人,豆腐渣工程。在教育中队,恶警王元春安排得很周密,走廊里监舍内都有他安排眼线监视着所有人的言行,恶人王占武得意的说:“我说话王干事(王元春)就信,什么事我说有就有,我说没事就没事,他就是信我的。”被强行转化的人和任何犯人都不许闲说话,身边总有明、暗包夹监视,有的犯人说:在这里真是如临深渊,如履薄冰。

二、对法轮功学员王延财、刘玉河的迫害

2012年3月5日上午,法轮功学员王延财被扒光衣服所谓“搜查”,由两人架着,前后各跟一人,让人看到非常恐怖的架着进517监舍铺上,强行坐板,王延财不从,恶人闫克辉(此人1、87的个头,五大三粗)上来抓打,还有几个犯人一起上来,把王延财拖到地上殴打,恶警王元春、寇文彬进来把王延财反背铐上,又强迫王延财坐板。法轮功学员刘玉河、马德生说不许他们打人,被几个犯人同时按倒,法轮功学员王延财指问王元春,犯人有什么权利对我们使用暴力,恶警王元春说教育中队就这规矩,说完让毒犯闫克辉把“问题解决了”(暗示:按事先安排好的手段对王延才、刘玉河、马德生进行迫害)。

法轮功学员刘玉河在毒犯闫克辉所管的号里被迫害的行走不便,上铺都困难,左胯骨前面有凸出的肿块,出虚汗;又被转到重刑犯柴园春所管的号中迫害,柴园春说:你给我好好呆着,我这里就是不惯病!这叫“正常”管理。刘玉河被迫坐板几天后出现高烧、休克,柴园春怕他死在号里担责任,找王元春把刘玉河送去狱内医院,经检查、化验,白血球高达2万,狱医建议住院治疗,说:随时都有生命危险。恶警王元春不允,只让狱医把他左胯前的大脓包手术,放出一碗脓血。然后又送回监号。恶警王元春叫道:照样坐着,象你们(法轮功)这样的就得坐着练到死!

邪恶之徒王元春纵容坏人、视好人人命而不顾的行为,在吉林监狱曾不断出现。法轮功学员刘玉河遭受长期的坐板迫害中,致使腰椎严重损伤,至今不能正常行走,一瘸一拐的。

三、对法轮功学员孙迁的迫害:抻床、木棍捅肛门、毒打

法轮功学员孙迁在教育中队516号,几乎天天被王元春指使的柴园春、吴志海、孙建、刘洪军等刑犯嘲讽、辱骂、强迫直坐、逆光看电视,不许闭眼。早在2004年间,法轮功学员孙迁就遭受过抻床酷刑三次,险些丧命。他的家人得知消息后,打电话找当时的管理科长李强,令他立即停止迫害!并负后果责任!李强当时吓的语无伦次、矢口否认。抻床是吉林监狱用来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一种刑具,把人的四肢用扣环扣住,身体垫起来抻直,撤掉垫物,使人悬起来,四肢的筋骨在短时间内就会被抻伤。法轮功学员杨光也受过这种酷刑折磨。

酷刑演示:抻床
酷刑演示:抻床

2012年4月26日,孙迁又被转到恶警王元春私设的刑堂518号上刑,当天在孙迁上厕所时,刑犯王军用拳头打他脑袋,刘洪军拿木棍用力捅肛门,随后用拳头猛击孙迁腰眼,于洪才、郭殿荣也跟着乱打,打完后,把孙迁又架到铺上强行坐板。犯人王军、刘洪军喊道:你今天死也得把“五书”写了。由于腰部被刘洪军严重打伤,根本不能坐直,连上厕所都很难,还被辱骂着、拳打脚踢着。恶警王元春经常指使犯罪人员用这种惨无人道的恶行迫使修炼人放弃修炼。郭殿荣写了一张“转化”书逼迫孙迁签字,孙迁不从,自己写了一张给他们,说我只能这么写!恶人急了,又毒打。王元春一看达不到目的,又出损招——让包夹说孙迁看的经文是××犯人给他传递的,不转化就把那个人押起来!

一个多月后,教育科长赵京进号所谓的检查,其他犯人站立,孙迁腰疼怎么也起不来,赵京问:你怎么啦?孙迁说出腰被打坏一个多月了。赵京让王元春“调查”情况,王元春又把孙迁故意押回516号迫害,罪犯柴园春、刘洪军、郭殿荣、王军、吴志海、于洪才、崔海涛又对法轮功学员孙迁加倍迫害,侮辱、谩骂、零打碎敲,直到按着王元春的意思写了一份没被打的证明,又在516号押了两个多月才算了事。

四、残忍迫害法轮功学员杨伟华、朱德祥等

法轮功学员杨伟华在516号,在恶警王元春的授意下,罪犯柴园春、王军、刘洪军、郭殿荣、崔海涛、于洪才、吴志海、孙建等把杨伟华大头朝下拽下来,腿还在铺上,头在地上,上身没有衣服,下身只穿线裤,罪犯柴园春一只脚踩着杨伟华的脖子,并大叫:我就是恶,我就是专打法轮功的!它们大打一阵后,把杨伟华扔在铺上面壁,由刘洪军、孙建看着,不时的打嘴巴、腰眼、眼睛,导致杨伟华至今站立不稳,腰不能直立。

法轮功学员朱德祥,62岁,被前任狱政科长李轶蛟把门牙踢掉,在教育中队遭受着迫害,在长期的折磨中使他患上了心肌梗塞,不让与家人打电话、购生活用品,经常被犯人王占武凌辱、谩骂。

法轮功学员苑俊峰、刘海啸、马德生、张开平,被恶警王元春、犹大李德海威逼转化,不转化就把他们在狱中的好友——明白真相的人和以前给他们传过经文明白真相的犯人押严管、停考核、扣分等手段,还胡说不转化就是不为别人着想,并煽动犯人仇视大法。

五、恶警王元春说:“3天就把你整死!你信不信!”

法轮功学员李福田,63岁,2012年3月5日上午被劫持往教育中队,被强行扒光衣服“搜身”,由前后左右4人架进516监舍,被推倒铺上强行上坐。李福田说有心脏病,话没说完就被罪犯王军捂住嘴,另一只手用力猛击头顶,说:告诉你来这都得这样!刘洪军拧胳膊、崔海涛往后搬双肩、用膝盖顶后腰,左边两个人按手、腿,当时李福田已喘不出气了,宋国峰用手摸脉,摆摆手才松开,让他躺下。恶警王元春进监号看到后喊道:怎么回事?你们是干什么的?来我这挣分没那么容易!想好了,不行哪来的回哪去!那意思是要想减刑就得迫害法轮功。王军、刘洪军、崔海涛又把李福田架起来坐板。邪恶之徒王元春冲着李福田叫嚣道:在我这癫病不好使,不行就用扣子挂起来,不整好他你们别吃饭!中午,516号的包夹没有敢吃饭,王元春对犯人说晚上李福田不吃饭你们也别吃,犯人就逼李福田吃饭,李福田在强迫下才吃了一根方便面,其他罪犯才敢吃饭。

3月6日,恶警王元春说:“李福田!我7天就把你整死!不用7天,3天就把你整死!你信不信!”李福田指责他克扣囚粮、不让犯人吃饭!王元春说你还给我扣帽子?李福田要见赵科长,王元春说:“你闭它!要见你自己看到你见去!”

3月9日家属来接见,李福田向儿子诉说被迫害情况时,恶警王元春立即抢下电话,并与李福田儿子大叫起来。王元春让警察把李福田推出接见室,然后在接见等候室当着俩个警察还有多个犯人问:“李福田,我说过7天就把你整死吗”?李福田说:“你不说过7天就把我整死,不用7天3天就把我整死吗?”王元春无话可说,马上转移话题说:“你不有病吗,上医院。”这个恶警万万没想到经检查李福田是心肌缺血性心脏病,李福田指问他:你不是说我癫病吗?王元春死都不敢承认说过,接着还丧心病狂的指使王军回去该咋整还咋整,我见多了!

六、对法轮功学员李乐友的残忍迫害

法轮功学员李乐友58岁,是二道白河的,刚入监就被王元春关进教育中队514号遭毒打,多次被闫克辉(毒犯)、潘力军、方志伟、刘江、刘洪军、王占武、王军、崔海涛、孙长海拖到电视下面(监控死角)用电棍电击、拳脚相加。恶警寇文彬、刘龙飞也曾多次对其电击,并把电棍给罪犯潘力军电击李乐友。毒犯闫克辉向恶警王元春保证10天内把李乐友拿下(转化),结果没能得逞,10天后王元春把闫克辉训骂一顿。闫克辉开始对李乐友变本加厉的迫害,用脚跺李乐友的膝关节,然后用力拧小腿致伤,膝盖肿的象小倭瓜一样,还强制他双盘18~20小时,20多天,每天只让睡3~4小时觉。恶警寇文彬、刘龙飞把电棍交给罪犯潘力军、王占武,强迫李乐友双盘坐电棍电击,而且必须坐在屁股尖上,长达十几个小时。在李乐友的膝盖被跺、拧伤后,狱中有一个明白真相的好心的犯人偷着给他按摩,才避免他的腿没落残疾。(电棍是警察用的器械之一,乱用器械是违背公安法的,把电棍交给犯人迫害法轮功学员,是纵容犯罪、执法犯法!)

李乐友被劫持到教育中队到强制转化将近3个月,钙化了的肺结核、心脏病又复发,现住狱内医院6个多月没能好转,每天在医院由犹大张闻严加“看管”。每次李乐友的家人来接见时,都由恶警王元春、犹大张闻先恐吓一翻,其目的是怕迫害真相被曝光,直至如今李乐友的亲人还不知详情。狱医院院长看李乐友的身体状况不适合在普通监区,会病情加重,批李乐友转老残监区,恶警王元春怕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实情泄露,请院长和有关领导吃饭,改变工作安排。邪恶之徒王元春还几次的在犯人面前卖弄说反话:“是我请院长和他们吃饭才把李乐友留下,要依他们把李乐友踹到老残去了,那不白瞎一个人吗,那可废了,象云庆彬似的,都给整疯了!”不用别人说,他自己这些话就足以证实吉林监狱的邪恶行为了!实际他是怕迫害李乐友的消息传出去!

法轮功学员李光石在516号被恶警王元春两次让犯人王军、崔海涛、刘洪军、吴志海等摔在地上,用抹布堵嘴,原因是李光石给监狱长写信,揭发他迫害法轮功学员、没收手机、和私自罚款。恶警王元春授意恶人柴园春、刘洪军、郭殿荣、孙建、崔海涛要长期迫害李光石,李光石现在一条腿已经肌肉萎缩。

七、王元春绑架其他警察参与迫害

王元春一贯手法是绑架其他警察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手段是:电击、殴打法轮功学员时都和狱霸崔青林安排好是王元春的休息日,这样出多大的事与他没有关系,是别的警察责任,这个手法在教育中队崔青林、紫园春、犹大李德海他们都心照不宣,有的警察也看明白了这事,可是摆脱不了,因崔青林这个狱霸与重刑犯紫园春、毒犯闫克辉配合王元春的安排,数次打人都不是王元春值班。

2013年1月13日警察徐波洋值班,重刑犯紫园春对李光石拳脚相加大打一通,恶警王元春上班后得意的说这都是正常管理。

恶警王元春还把犯人当家奴:让犯人洗内衣内裤、刷鞋、鞋垫、袜子、挤牙膏、铺床、煮方便面、打、倒洗脚水,不到上班时间不起床,其他警察也是如此,起床后立即要求犯人打扫好卫生,把自己家的针线活都拿到监狱让勤务犯人干;并利用职权、敲诈勒索:“没收”犯人高档手机(3G)不上交,强迫人交电话费,否则押严管;在2010年”没收”王树森3G 手机时,还强迫王树森给交100元话费,否则就押严管。六监区多个犯人高档手机都是王元春“没收”的(不是高档的手机他就罚款),也有强迫交话费的。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