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610”洗脑班恶行:践踏宪法 私设监狱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二月二十四日】(明慧网通讯员浙江报道)二零一二年九月份,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浙江杭州市“610”非法组织绑架了六名修炼法轮功的老年妇女,没有任何法律程序,限制人身自由数月之久,强迫她们放弃自己的信仰。

这是杭州市非法组织“610办公室”第十六次办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这完全是践踏宪法的犯罪行为。

从一九九九年开始,江泽民不顾其他六个政治局常委的反对,一意孤行发起对法轮功修炼者的迫害,并用几十年政治运动中的斗争经验和流氓手段,将整个社会的民众拖入了违背良知的罪恶之中。遗憾的是杭州市公安、司法、检察院、街道社区及部份企事业单位的一些行恶之人,只看重眼前的利益,甘心沦为出卖良知的千古罪人。

践踏宪法,私设监狱

这次洗脑班设在余杭仁和镇博望龙悦水庄。面对六名善良的老年女性法轮功学员,洗脑班却有28人组成。这些人的来源包括政法委、司法综治科、610非法机构、公安系统,还有相当一部份人是所谓的“帮教”和“陪教”。

据说在每次办班前,“610”人员都先对这些“帮教”和“陪教”进行洗脑,大肆诬蔑法轮功和大法师父,并一再说法轮功学员都是“精神病”,对他们“不要客气,要凶”,这些“帮教”和“陪教”中大部份人原本就善念很少,经过洗脑后就善念更少。有的帮教每期都参加,就更加心理扭曲,更加残暴、邪恶。

“帮教”都是从监狱里面抽出来的警务人员,经过邪党洗脑之后,为了金钱、职位去“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陪教”是从街道、社区抽调的人员或退休人员,她们的任务就是二十四小时寸步不离的跟着、监视法轮功学员。

“610”人员洗脑班一般都设在某某山庄、宾馆,但光鲜的外表下掩盖的是邪恶,所使用的迫害手段和恐怖程度与监狱里差不多少:每个法轮功学员身前、身后都是帮教、陪教两面夹着,走到哪里就夹到哪里,不能和别的法轮功学员说话,除了强迫上课、吃饭能走出来,其余时间全部关在指定房间里,没有一点自由。整天强行洗脑,连晚上的时间也不放过,用尽各种方式不让你休息,实施迫害。

洗脑班恶徒对法轮功学员说话的方法就是蒙、骗、骂,动辄诬蔑法轮功学员是“精神病”,并特意制造紧张、恐怖气氛,在法轮功学员中挑拨是非,经常威胁“把你送监狱、判刑”。在洗脑班里他们就是用骂人来代替说话的。洗脑班组长张家兴骂起人来那个气急败坏,还有综治科的徐卫红,说话简直是在嚎叫。那些帮教开口就会骂人,这些人的心理已经严重扭曲、变态了。

在洗脑班里,越行恶越“先进”。女帮教楼洁是社会上的退休人员,每期洗脑班她都参加。对法轮功学员行为恶劣,她用棉被蒙着法轮功学员的头、掐着脖子,特别是对老年法轮功学员,手段更恶劣。她到处说谎、邀功,因卖力迫害法轮功学员,最近被评为所谓的“全国个人先进”。

女帮教钱蕾心底恶毒,对法轮功学员行为粗暴,其曾经在二零一二年九月份到北京参加迫害经验交流会。

帮教洪放(音),看到法轮功学员不听他们摆布,就说“拿电棍来电她”。从西郊监狱来的帮教王淼,平时专门偷听别人的讲话,然而威逼利诱法轮功学员写他们想要的材料。

邪党重金利诱不正之徒迫害好人

洗脑班组长张家兴是杭州西郊监狱原政委,在单位里也个臭气冲天的人。因为他和别的女人搞不正当关系,被女方丈夫发现,要他赔二百万元钱,当赔到八十万时被自己老婆发现了,吵到他单位去,所以大家都知道了这件事情。在洗脑班,张家兴就对帮教楼洁特别亲切,吃饭都叫着她,一只手还搭在楼洁肩膀上走路,两人嘻嘻哈哈,完全不顾廉耻。

据说王淼原来在杭州水泥厂工作,因为积极迫害法轮功学员有功,后来调到司法局西郊监狱。她离婚已经六年了,有一个女儿在某私立学校读中学,每学期学费都要一万元多,一般的人家上得起这种学校吗?王淼是个单身,她有车,在上海有一套房子,在杭州市中心有一套房子,在单位里又买了一套经济适用房(这些邪恶单位里的房子多的分不完)。大家想想这是一般正常的收入能负担得起的吗?就是不吃不喝也达不到这个水平。那么这些钱是从哪儿来的呢?是不是参加迫害法轮功学员洗脑班奖励来的?经常听到洗脑班领导对帮教说:“你把某某给‘转化’了,我就奖给你几万元钱,立几等功。”这个洗脑班成了他们升官发财的地方。

张家兴经常招一帮一帮的人来吃吃喝喝,余杭仁和镇博望龙悦水庄吃腻了,还开车到二十分钟以外的余杭塘栖镇去吃。今天来一帮,明天来一群,而且让楼洁、钱蕾这些女人去陪酒。这边大吃大喝,那边向管财政的部门要钱。只要打着维稳、政治需要的幌子,就能把钱要来。如果他们想出去玩,还可以借着办洗脑班的名义到处游山玩水。

挥霍纳税钱迫害善良人

邪恶的“610”洗脑班,耗费了纳税人的巨额财富,去迫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导致他们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并毒害百姓,搞的人人自危,不敢面对发生在周围的暴行。

据调查,杭州市非法组织“610办公室”一年办两次洗脑班。在迫害最邪恶的前期,法轮功学员不仅被剥夺人身自由,而且要自己支付在洗脑班的各项费用,或者要单位、所属社区出钱,少则几千元,多则上万元。洗脑班这边向被迫害人要钱,那边向上级财政部门要钱,两边都捞,“转化”一人可获数万元赏金。

二零一二年九月洗脑班结束后,参加洗脑班的人员在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份还集体到海南三亚旅游,每个人旅游费九千元钱。至今他们已经游玩了国内十六个地方。这里以最少的人数、最低的标准计算一下:每次出去20个人,每人次5000元钱,一共16次,每个人是8万,这样一共是160万元。光是旅游一项就挥霍了这么多钱。据悉,这些陪教人员回去后,有的街道、社区还给额外奖赏达3000元钱。

近年来,随着世人明白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以及中共自身执政危机,各级部门、单位不再积极提供资金参与行恶。近期这个“610”洗脑班,他们已经在喊着没有经费,想早点收场。

天惩巨幕已拉开

近年来,海外明慧网收录了中国大陆因迫害法轮功而遭恶报的案例达上万起,其中参与迫害而遭恶报的人有病死的、遭雷劈死的、车祸死的、暴毙的等等。据北京消息人士透露:从王立军、薄熙来事件以来,各级政法委官员被双规、逮捕人数多达453人,其中公安局系统392人,检察院系统19人,法院系统27人,司法厅(局)5人,非公检法司系统的有10人。另外,还有12名政法高官自杀身亡。

仅以广州为例,中共广州政法委副秘书长祁晓林的长期搭档、广州市公安局610办副主任、反邪教处副处长王广平突然在办公室神秘倒地猝死,成为中共不敢让政法委系统知道的机密事件。同时,薄熙来下台及周永康失势后,排名第四的广州市公安局党委副书记、副局长何靖才被双规。此三人在中国广州紧跟周永康迫害法轮功,曾因掌握大量维稳资金而耀武扬威、显赫一时。现在都遭到恶报,中共政法委系统罪恶深重的官员感到末日已至。

善恶有报是亘古不变的天理。希望曾参与迫害的人,能认清天象巨变,立即停止迫害法轮功学员,并保留、提供中共及其走卒、打手的犯罪证据,为自己和家人留一线希望。如一意孤行,仍继续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上天的惩罚即至。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