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3年2月27日发表)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二月二十七日】

  • 河北省邢台市法轮功学员自述经历的迫害

  • 控告江泽民集团13年来对我的迫害

  • 北京市丰台区派出所薛澜平的恶行

  • 二零零八年湖南省怀化市李念念、黄远桥等被迫害事实补充

  • 河北省邢台市法轮功学员自述经历的迫害

    我是河北省邢台市宁晋县北河庄镇人,男,现年五十五岁,务农。未修炼前,生活是一团糟,不知道怎么活着,为什么活着,整日在赌博场上混日子,搞得家不象家,妻子和我说不到一块,都想着要离婚了。我自己人也不象人样,经常头痛、腰痛,全身难受提不起精神。

    因为孩子的姥姥长年有病,多方求医不见好转,一个偶然的机会听说炼法轮功能治病又不收费,我家本来经济条件就不好,看到老人被病折磨的痛苦样子,就本着试试看的想法,陪着老人炼起了法轮功。我听了李洪志师父讲的法理,心里豁然明亮了,心情特别舒畅,觉的这么多年好象白活了,现在才知道怎么做人了。

    炼功后五天,就把我吸了二十多年的烟戒掉了,身体发生了脱胎换骨的变化,满面红光,走路一身轻。更重要的是,大法师父教我懂得了怎样做人、做好人,要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做事要先想到别人,“无私无我,先他后我”,还有更高的一层一层的要求。我戒掉了赌博,还改正了很多坏毛病,家庭也和睦了,与邻里关系融洽了,这是乡邻们有目共睹的事实。大家都说炼“法轮功”真是太神奇了。

    1999年7月20日以后,中共江泽民邪恶集团无端迫害法轮功,编造1400例谎言欺骗世人,诬陷大法师父,还炮制导演了“天安门自焚”栽赃法轮功,所以,法轮功学员才讲真相,告诉世人法轮大法是正法,是教人向善、做好人的佛法。信仰自由是受宪法保护的,江XX和中共的镇压迫害是错误的,是毒害世人的。我的亲身经历也证明大法是好的。然而,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却知法犯法,践踏法律,以权代法,不让老百姓说句真话,讲真相就抓人。

    2007年7月29日上午,县公安局国保大队申建中带领一伙警察闯入我家中,在没有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对我家非法搜查,然后就绑架我,我没有犯法不上他们的车,他们就硬搬我,把我的脚扭伤,拐了好些日子。到县公安局国保大队,他们用手铐连续铐了我一晚上。第二天把我按到铁椅子上,用帽套套住整个头几个人乱打了一气,接着就用电棍电击我,结果电棍没起什么作用,申健中又往电棍上弄上水想继续电我,我说“你想干什么”,后来他们就停止了。他们对搜到的物品拍了照,想利用这些构陷我,我对他们说“这些现在看来好象是我的罪证,以后可能是你们的罪证。”他们用相机给我照像,当时照不上,我说这样对你们不好,申健中说“这小子有点功力”。

    8月1日,恶警们把我转到了县看守所,当时测量我的血压,高压120,低压80,和年轻人一样。在看守所,我知道我没有罪,是被绑架的,就不配合他们的命令和指使,不背监规,不穿号服,他们就使劲折磨我。第一天就想关我禁闭,我不怕,后来没关,用背铐铐了一个晚上。在过渡号,号长是任县的叫张增敏,在高庄村倒卖药出人命是他,当时他很邪恶。后来我从邢台洗脑班又转到看守所后张增敏对我说:“那一晚上我偷偷看了你好几次,说以前有一个人打背铐,铐的他满身汗,一个劲求我要水,我看你没事,你真硬气。”我心里知道其实不是我硬气,是因为我是大法弟子,正的因素在帮我。那时晚上叫我值两个班,值四个小时不睡觉,吃的饭有时连一片咸菜也没有。有时他还叫别的犯人打我。一次解大便我跟号长要手纸他不给,我只好用手沾上水清洗。他发现后抡圆胳膊用手背狠狠打在我的嘴上,可我的嘴唇什么事没有,却把他的手背硌破了,手背肿的像馒头,疼得他呛不住,抹上药也不顶事,后来他就求我,我就叫他求大法师父吧,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从那以后他对我的态度变好了,还和我下棋。

    在过渡号呆了十来天,然后到了3号监室,号长觉的从我这儿捞不到好处,他们就把我打了一顿,也制服不了我,又把我又转到了6号监室。6号监室是专门迫害法轮功的监室,那真是人间地狱。由于我不听他们的命令和要求,他们先用了无法入耳的脏话侮辱我,并且对我拳打脚踢,打的我全身青紫,而且还极其邪恶的用塑料袋套住我的头窒息我三次,最后一次五个人把我按到地上,窒息了好大一会儿。我求师父加持,用力挣扎着站了起来,当时一个恶徒还说:“这小子还挺有劲”。

    后来又把我转到了7号监室,又是折磨人。首先是一个四川犯人给我冲冷水,他用冷水细水长流的浇了我五桶水,这也是常人无法承受的,然后我抗议这种利用犯人整人的做法,他就用力照着我的心口狠狠打了一拳,这一拳打的我疼了好几个月,咽口水都疼。各个监室都有监控,警察能看不到吗?那些犯人是受教育的对象,这又是谁给他们的权力打人。这些警察们竟熟视无睹,放纵犯人行凶,那不是在知法犯法吗?

    面对没完没了的折磨,后来我就绝食抵制迫害,那个号长看也是捞不到好处,又怕出事担责任。7号号长硬塞给了两袋方便面把我打发走,最后我要求又转到了过渡号。

    后来宁晋公安又从县看守所把我转到邢台洗脑班,在那里又拘禁我一个月,丘有林说把我送回家,结果又把我送回了宁晋县看守所8号监室,呆了半个月后,然后公安局劳教我二年。

    以上是我在宁晋当地公安局、看守所所经历的残酷迫害事实,我只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却遭到九死一生的迫害,哪有什么法律可言呢?这几年的迫害,给我的家庭带来了极大痛苦和损失。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在这里呼吁作恶的人不要再助纣为虐了,要远离邪恶,呵护善良,给自己和家人留下一个美好的未来吧。


    控告江泽民集团13年来对我的迫害

    递交“清算江泽民迫害法轮大法国际组织”

    西安市交通大学退休职工李秀珍自述遭受的迫害

    我叫李秀珍,女,今年62岁,是西安市交通大学退休职工。从小就患有先天性的鼻炎,17岁在知识青年上山下乡中,因修水库时,腰部四条肋骨被压缩性骨折。31岁时患心脏病,后又得了肾炎,肠胃炎,妇科病,神经衰弱等十几种病,那时我生不如死。1995年我有幸得了大法,全身的疾病不治而愈。当我对人生充满美好希望时,中共邪党党魁江泽民在1999年7月20日开始对大法,对大法弟子铺天盖地的打压迫害。因不放弃自己的信仰,遭受了种种迫害。

    2000年10月13日晚上一点半,西安市沙波派出所女片警章××和西安市交通大学公安处苟××来我家,让我和他们去一趟沙波派出所,章××女片警说;“两小时后保证把你再送回家”。我跟他们走后,在没有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非法抄了我的家。第三天就把我送到西安市三爻村看守所(简称五处)关押三个月,五处关押的都是死刑犯和重大刑事犯。

    劫持到西安市三爻村看守所是后半夜,进门时就把我全身衣服脱光检查,把我裤子的裤勾剪掉,皮带没收,让我提着裤子进监室。当年我已50岁了,10月份天气已经冷了,让我睡在水泥地上。因20多平方的房子,关押20个人,只有四张木板床。

    西安市三爻村看守所每天6点半起床,吃完饭就开始干活,晚上10点半后才收工。完不了任务还要加班,每天要干15至16个小时。四、五米长的全毛毛线十字绣地毯,一针一针手工绣,半个月就要完成。冬天房间没有暖气,没有火炉,犯人的手都冻的流着脓血,每天还必须要完成任务。而每天早、晚饭只有一个二两重的黑馍和一汤勺咸菜,中午饭是烂糊汤面,吃饭时间只有半小时,冬天用凉水洗澡洗脸。

    他们非法提审我时,还强制穿他们的黄马甲,戴上手铐。2001年1月18日非法劳教我一年,送到陕西省女子劳教所迫害,“罪名”是给法轮功学员传递大法书。劳教所不允许学法炼功,盘坐都不允许。一天,我在看经文,被狱警王瑞芳发现。她给我要,我不给,她叫来五个吸毒犯人,当着她的面把我打倒在地,双手背后几个人压在我背上头上,从我手中把经文抢走给她。

    因我炼功被吸毒犯人王文花(专管我的“包夹”),用绳子把我双手背后,绑在窗子的铁户网上二个小时,还不停的用脚踢我,用鞋打我,嘴不停骂我在害她,被队长骂她、扣她的分等等。

    有四名吸毒犯人对我“包夹”,二十四小时看着我,上厕所还要她们同意,晚间上厕所她们都要陪着我去。她们吸毒犯人可以在每个号舍随便走动,我们法轮功学员就不能。她们吸毒犯人可以在一起说笑吃喝,我们法轮功学员就不能,在厕所和同修见面都不准说话。她们说:这是队长规定的,如果被队长知道,就要骂她打她,还要扣她的分,而且还要每天向队长汇报我的情况。

    一次上级领导来劳教所检查,她们把我们法轮功学员关到楼上小教室里,我们就对着窗口向楼下大声喊“法轮大法好”“还我师父清白”“放我们出去”。劳教所毕科长领一帮吸毒犯人上来,把我拉出去,四个吸毒犯人拉胳膊拉腿,把我从地上向外拖。当时一名60多岁的同修陈大姐去阻止,吸毒犯人牛晓霞就把陈大姐推倒在地。陈大姐当时就大腿骨折不能动了,陈大姐一个多月不能下床,所有的狱警队长没有一个人过问此事。

    七月份的天气,气温高达四十多度,但水房的门白天整天锁着,只有晚上才开半小时。犯人就把厕所水管破坏,水从便池中流出来。所有的人都用这种污水,洗澡洗衣服洗脸。狱警看到厕所水管破了,二十四小时不停的向下水道流,有水用了,就把水房门的钥匙收走,几天都不供用水。因平时水房门的钥匙,是由一名五进五出、最坏的吸毒犯人保管着。

    每天6点半起床,吃完饭开始干活,晚上10点后收工,完不了任务还要加班,每天要干14至15个小时。做手提纸带,拆棉纱,装一次性筷子和宾馆用的牙签。这些一次性筷子和宾馆用的牙签,都是大包倒在地上或床上后,再装进小袋子。吸毒犯满身疥疮流着黄脓,筷子牙签在地上踩来踩去。十几年过去了,每当我看到一次性筷子,就感到恶心。

    每天早、中、晚饭只有一个二两重的黑馍和一勺白水煮菜,菜中什么都有,绿色菜虫、苍蝇、头发、草等。每次吃饭时间只有半小时。

    她们强行让我们放弃信仰,就请陕西省枣子河男劳教所来“作报告”洗脑,我们不听,恶警就给七名法轮功学员戴手铐,长达半个月。后又强行播放马三家诽谤大法的录像,强迫我们看诽谤大法的白皮书,我不看,恶警就叫吸毒犯人给我大声读。

    2001年4月以检查身体为由,给我们法轮功学员用大针管抽血,满满一管,胳膊上针刺的瘀青一个月后才渐渐消褪。一直到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曝光后,我才明白她们为什么要抽法轮功学员血。

    因我在劳教所没有“转化”,2001年10月13日回家后,当地中共不法人员每逢她们所谓的敏感日就来骚扰我,企图绑架送洗脑班“转化”但都没得逞。两年中就来骚扰我十几次,特别在2003年十六大时。她们又来骚扰,我打电话通知丈夫与女儿,不让他们回家,告诉他们我不开门,让他们在外边找地方住。那次他们来了一、二十辆汽车,围观者上百人,把我家楼房围的水泄不通。共8个单位参与,有西安市碑林区公安分局、西安市沙坡派出所、西安市交通大学公安处、西安市交通大学产业处、西安市天然气总公司、西安市天然气工程公司、西安市未央区公安分局、西安市经济开发区风城二路派出所,把我围困在房间三天两夜50多个小时,夜间开着汽车大灯对准我家窗户。到第三天我丈夫回来,他们围着我丈夫说:现在开十六大上级让她去学习班,这次她可以不去以后再去。但你从明天不要去上班,在家看着她,不叫她出门,等十六大开完,你再去上班。另外还在我院安排了三个人,白天不去上班,晚上在院里监视我,安排完毕就全部都撤退了。到下月发工资扣了他258元钱,而院里安排的三个人算加班。

    紧接着到了7-20,他们采用一种,更卑鄙的办法企图绑架我。躲避在我家地下室和三楼上(因我住二楼)。当我丈夫下班按门铃时,他们上下二十几个人跑步到我家门前,用强暴命令的口气叫他开门。我丈夫说;没钥匙,你们没听到,我在按门铃吗?他们逼他快叫门。我从猫眼里看到这一切,把门上的风口突然打开,大喝一声“休想”,你们这帮流氓骗子,我就是炼了法轮功吗!你们一次次这样迫害我,等等。我不停的在大声喊着,他们没人敢接我的话,只好下楼走了。

    因非法劳教我一年,扣发我一级工资,至今都没补上。十几年中共邪党人员们对我人格、信仰的迫害,例子太多了,就不详细的述说了。


    北京市丰台区派出所薛澜平的恶行

    褚树元,女,今年60岁,1997年底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身心受益。1999年7月20日江氏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褚树元因坚持自己的信仰,遭受了许多非人的对待。

    2002年04月,褚被迫害的流离失所。2002年10月30日,褚树元被北京市丰台区派出所恶警薛澜平伙同五、六个警察将她绑架到丰台派出所。恶警非法审问她,她拒绝回答问题。薛澜平气急败坏打她耳光,不管用就又拿起一个大塑料文件夹用力朝她脸上抽打,将褚树元整个面部打得紫茄子一般,耳朵被打出血。打完后,薛把她铐在外面车棚里并要她脸朝墙(因车棚临近马路,薛怕过路人看到褚被打成这样,从而恶行被曝光),并且把她的衣服扣子全部解开,冻着她,还不让她去厕所。就这样褚被铐了两天两夜后被送丰台区看守所非法关押。

    看守所狱医看到褚树元被打成这样拒绝接收。薛不但不觉得错,居然找人走后门将褚树元关入了看守所。看守所监号里的犯人看到褚树元被打成这样不禁都掉下眼泪。

    在看守所,恶警给褚树元戴上手铐、脚镣让她从三楼下到一楼受审,还强迫她快走。她无法快走,任何人被戴上手铐脚镣都不可能走快,恶警就气急败坏的对她又打又骂。在非法提审她过程中,褚树元一直给恶警讲法轮功真相,讲她修炼法轮功如何亲身受益,修炼法轮功不犯法,公民有信仰自由的权利。恶警一边拍桌子一边骂人,不允许她说真话。褚树元说如果不让她把事实说清楚就拒绝签字。僵持了一个小时,恶警才不得不按照她所说的真实情况做记录。

    在此劝告那些追随中共继续迫害法轮功的恶人,及所有世人,请早日看清中共的邪恶本质,理智的选好自己未来的方向,不要继续追随恶党一同遭殃。


    二零零八年湖南省怀化市李念念、黄远桥等被迫害事实补充

    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四日,湖南省怀化市芷江县警察两起绑架案,绑架了大法弟子李念念与范建伟,和其他十三位大法弟子,现知一些详情,曝光如下。

    李念念,男,当年二十四岁,范建伟,男,当年二十五岁。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四日十四时左右,湖南省怀化市芷江县警察闯进李念念与范建伟所在的单位宿舍,当场搜走大法书籍、真相资料,还有李念念的惠普笔记本电脑一台等,并将二人带至怀化铁路看守所进行非法讯问。他们俩在看守所的接待室度过一晚, 六月二十五日下午,警察将二人非法刑拘。李念念后被非法劳教一年半,于二零零八年八月十一日凌晨三点送往长沙市新开铺劳教所。

    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四日十七时,湖南省怀化市铁路公安非法闯入大法弟子彦老师家中,非法抄家并录像,抢走大法资料,并将在场的十三名大法弟子绑架至怀化铁路看守所非法讯问,其中有李念念的母亲黄远桥(当年五十二岁)、法轮功学员戴昭纯(当年六十五岁)。六月二十五日二十三点多。十三名法轮功学员全部带至怀化铁路拘留所非法拘留。

    二零零八年七月初,黄远桥、戴昭纯俩人被转至怀化铁路看守所非法刑拘,并于八月三日非法拘捕。其中,同年十一月,恶人对黄远桥秘密非法开庭,冤判三年, 二零零九年七月一日,黄远桥被送往湖南省长沙市女子监狱。在非法传唤期间,恶人到黄远桥、李念念家中非法搜走私人物品,价值近万元。李念念被非法劳教期间工资停发,亦损失一年多经济收入。

    此次非法行动的主要参与人员有:冯湘龙、张卫健、殷果辉等等。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