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省白银市马全安老人一家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二月二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甘肃报道)从一九九二年法轮功在中国大陆传出,亿万修炼者按照“真、善、忍”归正自己的言行,获得了身心健康,也为世风日下的社会带来了一股道德清流。然而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泽民集团发动了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这些善良的好人被绑架到监狱、劳教所、洗脑班等地,被酷刑折磨、逼迫放弃信仰,至今已有三千六百四十多名能核实的大陆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无数美满的家庭支离破碎。马全安老人一家就是这千千万万个遭受破坏的家庭中的一家。

马全安,男,七十岁,甘肃省白银市会宁县建筑公司职工。儿子马君彦,今年四十二岁,大学文化。白银市电力局职工,多次被非法拘留、劳教。儿媳马蕊玲,四十岁,大学文化。白银市电力局职工,多次被非法拘留、劳教。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后,这个原本幸福的小家庭就再也没有平静过。

马全安老人在一九九六年修炼法轮大法年炼功后,身心发生了极大的变化,多年的疾病不翼而飞。身心健康,更加踏实敬业,做事认真,管理公正,被单位公认的好人。这样一位信仰法轮功、善待他人、恪尽职守的优秀工作者,却多次遭中共绑架拘留、洗脑迫害。

马全安老人因上访家被抄并拘留、遭绑架游街示众

自1999 年7 月22 日中共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以来,马全安坚持信仰、讲述法轮功真相,由于到省政府上访被非法拘禁二天、拘留十五天。后又到会师镇举办的洗脑班洗脑半个月。

二零零零年三月中旬,会宁县政法委、六一零、公安局把姜振光等八名法轮功学员五花大绑,拉在卡车上,马全安等二十多名法轮功学员排成队跟在车后,在县城和乡村游街示众,而后又在乡村举行“批判大会”。恶警还强迫学员辱骂法轮功师父,并逼迫学员向师父的画像上吐唾沫,否则便要遭到恶毒的捆绑,可使学员立时晕死过去。一些公安公开叫喊“上面有精神,对你们大法学员怎么惩治都不过分”。整个活动长达一天,仿佛文革再现。从此以后这个家成了恶人们跟踪、监视迫害的对像。儿子、儿媳双双被单位开除,常年流离失所。一九九九年年底,马君彦和妻子马蕊玲带着三岁的儿子踏上了去北京证实大法之路。回来后,双双被绑架并强迫劫持到看守所迫害。

马君彦被关进死刑犯号子里,他向犯人讲述善恶有报的道理,讲大法的美好,教他们从内心做一个好人,一个有用的人。好多犯人被大法纯善的法理所折服,一个犯人说:“我要是早知道这些理就不会进监狱了。”一个年仅十七岁的小男孩打架误伤人命,听了大法真相后,知道了大法的美好,他在狱中立下誓言,今后一定要做个好人,用自己的能力回报社会,赎回他犯下的罪恶。一个黑社会般等级森严的号室,最后在大法法理的感召下人人关爱,没有了打架、争夺、号老大,变成了“和平号子”。 管教曾问他,他们没有动你?(意思是没有打他),一个管教都无法管制的号子就这样变成了“和平号子”, 管教们都觉得不可思议。

回家后,遭本单位、白银市国安、社区的经常骚扰,由于邪恶要“转化”且达不到目的,夫妻俩就成了他们迫害的重点对像,并被单位双双无理开除,夫妻俩都失去了年薪十几万元的工作。二零零一年马君彦又遭绑架,被非法关入平安台第一劳教所。

在劳教所里,恶人就采用肉体和精神上双重折磨的办法,白天是最累的活,晚上又是邪党的训话、洗脑、站军姿。有的法轮功学员被铐在铁床架上蹲不下站不直;有的被围攻毒打;有的二十四小时不让睡觉,一遍遍地逼念诽谤大法的书,播放诬蔑大法的电视给法轮功学员洗脑,罄竹难书中共邪党的罪恶。

二零零三年,马君彦夫妻俩被迫流离失所,在外漂泊居无定所,而邪党“六一零”派特务及社会闲杂人员到处寻找,监视会宁老家的亲人。在那段艰苦的岁月里马君彦夫妻没有忘记法轮功学员的责任——救度更多的众生,用力所能及的方式证实大法、讲真相,把大法的美好福音传送到每个有缘的人。

从迫害流离失所开始,夫妻俩在工地上拉砖、背水泥,干苦力,开馒头店,摆地摊, 二零零七年夫妻俩在会宁老家办了个小铺子以维持生计,结束了隐名埋姓的流离生活。虽然吃了不少苦,可是他们的内心是喜悦的,修大法是终生无悔的选择。他们利用做生意的机会救度众生,传播大法的福音,用大法的善言善行证实大法、证实法轮功学员的纯正、大善、大忍与正气。

二零一二年后半年,会宁县政法委六一零勾结流窜在全国各地的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所谓专家、省六一零、市六一零和白银社区的一些人先后几次找到马君彦、马蕊玲夫妇俩的小铺子来威胁、恐吓、辱骂夫妇俩并且说要办洗脑班,被夫妇俩正念否定,质问得恶人们张口结舌无以回答。临走时市六一零的一人问如果人家一定要办班那你咋办?马君彦掷地有声的回答他:迫害佛法的人没有好报的。谁迫害谁遭报,善恶有报,历史的必然。邪恶之徒们最后灰溜溜地走了。

马全安老人由于修大法经常遭受到会宁县公安、国安、政法委、六一零的恐吓、抄家、拘留、游街示众及对儿子的常年残酷的迫害,身心受到极度的伤害,老人的妻子也在这种残酷的迫害环境中饱受折磨,在这种恐怖的环境下,老俩口于二零一二年先后离开人世。

这就是我们看到的这个家遭遇的血泪史。中共不灭,何以为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2/27/甘肃省白银市马全安老人一家遭受的迫害-2704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