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汉被折磨成高危患者 家人要求保外遭推诿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二月五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山东省平度市法轮功学员王广伟去年九月遭平度公检法诬判五年半后,平度公安局两次将王广伟劫持往济南男子监狱,都被济南监狱以王广伟血压太高,属高危病人而拒收。王广伟的亲人听说后十分担心,想为王广伟办理“保外就医”,平度看守所和平度法院互相推诿,拒不放人。

王广伟
王广伟
孙素玲
孙素玲

王广伟和妻子孙素玲于二零一二年三月十四日被绑架。当日,王广伟、孙素玲夫妇因张贴宣传中国传统文化的神韵海报而被兰底镇马家西卜村文书乔显鹏恶告,遭兰底派出所恶警王舟健等人绑架、抄家。

被绑架的当晚,王广伟遭到了平度公安局恶警刘杰的摧残。三月十五日下午,王广伟被劫持到平度市看守所关押。孙素玲办理了所谓的“取保候审”后回到家中。

七月十三日,平度市检察院将王广伟诬以涉嫌“利用邪教组织破坏国家法律实施罪”(注:法轮功教人向善,中共才是害人的邪教,是中共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假借法律陷害好人)的罪名向法院提起公诉,法院原定于七月二十七日下午二点开庭。家人为王广伟聘请了两名北京正义律师做无罪辩护,其亲友向当地民众广发一份邀请参加旁听的信函,引起平度“六一零”的恐慌,他们一边四处恐吓想参加旁听的民众,威胁谁去旁听抓谁,一边操纵平度法院将庭审延期,迟迟不开庭。同时,他们炮制罪证要陷害王广伟的妻子孙素玲,并扬言抓到孙素玲再开庭。

九月十九日下午五点多钟,正在自家场院收拾花生的孙素玲被平度市“六一零”和平度公安局国保恶警刘杰等人绑架,因孙素玲不配合恶警的绑架,遭到了刘杰的毒打。现孙素玲被刑事拘留在青岛公安监管(原青岛大山看守所)内已近五个月。

九月四日,平度法院没有通知王广伟的两位辩护律师,偷偷开庭非法庭审王广伟。所谓法官刘建国诬判王广伟五年半徒刑。平度公安局两次将王广伟劫持到济南监狱,监狱都因王广伟血压太高,属高危病人而拒收。平度看守所不但不放王广伟回家,还强迫王广伟每天从早晨六点开始剥辣椒,一直剥到深夜近十二点,现王广伟被迫害得走路都站不稳,摇摇晃晃的,手指上也都缠满了胶布。

王广伟大哥推着老母亲去见王广伟
王广伟大哥推着老母亲去见王广伟

家人得知王广伟的近况后,非常担心。二零一三年一月三十日,王广伟八十多岁、瘫痪四十多年的老母亲坐着轮椅,被亲人推着到看守所要求见王广伟,看守所不让见,老人边哭边说:“我想俺儿,我快一年没看见俺儿了。俺儿犯了什么罪?”“俺儿孝顺,能给我支使(伺候的意思)。我浑身疼,不敢动,让俺儿回家伺候我,您可怜可怜我这个老妈妈吧。”在家人的哭诉、坚持下,王广伟的亲人终于见到了王广伟。在约半个小时的接见中,王广伟的老母亲哭昏了三次。直到探视结束,走出了公安局的大门(看守所在公安局大院内),老人仍痛哭不止。王广伟的儿子和侄女也失声痛哭。那凄惨的场面,拷问着在场每一个警察的良知。

当王广伟家人提出要接王广伟回家治病时,看守所却一味地掩盖消息,说没事没事。看守所头目又说自己说了不算,得找法院。家人找到法院,法院又让找看守所,让看守所写申请,就这样互相推诿,耍弄家属,拒不放人。

探视结束,已离开公安局,老人仍哭个不停
探视结束,已离开公安局,老人仍哭个不停

王广伟遭迫害前身体非常健康,根本没有高血压,如今却成了高危病人,而且至今还在每天长时间做奴役,不知道他在平度看守所受到了怎样的压力和迫害,呼吁海内外正义人士和人权组织高度关注。

王广伟正在浙江大学读二年级的儿子放假回家,家中见不到父母那熟悉的身影,昔日温暖的家,如今只剩他孤零零的一个人。新年将到,这个新年该怎样过?以后的学费、生活费将从何处取?这样的人间悲剧何时才能结束?

参与迫害及相关人员信息:

此案法官:刘建国 13969632777
此案检察官:傅艳君 15066293178
诬告者:兰底镇马家西卜村文书乔显鹏:15966939896 邮编:266734
看守所所长:隋芳忠 13953252222
看守所指导员:杜仁政 13963912516
平度政法委书记 于乃江0532-88315018(办) 13963949998
司法局局长苗福涛:13806395296
司法局副局长张洪敏:13963953580
平度610主任张金荣:13953216049

附:更多相关责任单位的人员信息:
下载更多相关责任单位的人员信息(88KB)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