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女子监狱恶人遭恶报案例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二月八日】天理昭昭,善恶必报。希望以下的恶报事例能警醒还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赶快悬崖勒马,停止迫害法轮功学员,不要给自己和家人带来灾祸。

段生成,原甘肃女子监狱监狱长,因贪污已被判刑入狱。连检察官都说他是遭报应了。

袁锦萍,管理科科长,曾经在六监区和五监区担任过大队长,是积极参与监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要人物。结果她的恶行牵连了家人,二零零九年她丈夫刚刚从国外回来几天就心脏病突发猝死家中,而其丈夫本身就是医生,并且从来没有心脏病。当时她还不到四十岁。

文雅琴,原四监区监区长,迫害法轮功学员十分狠毒,经常指使恶犯殴打法轮功学员。因其残暴迫害法轮功学员遭恶报,几年前吊铐法轮功学员后没两天,就摔断了胳膊。其丈夫(也是恶警)患骨癌死亡。

李文平,三监区中队长,为人心狠手辣,经常用电警棍打犯人。迫害法轮功学员虽不主动,但也很卖力,打伤法轮功学员左腿后,不久就崴了脚,造成左脚骨折,半年都没好全。

叶雪莲,女监四监区分队长,二零零五年十一月指使六名刑事犯采用“车轮战”的方式折磨法轮功学员,三天三夜不允许法轮功学员何炳英、刘秀英、张振敏、王玉红睡觉,采用全封闭方式不允许出小号,不允许和任何人接触,强制“转化”。二零零七年初,叶雪莲新婚不久,其丈夫在兰州出车祸,头部受重伤,住院治疗一年多生活仍不能自理。妻子作恶祸及丈夫,但愿作恶者能惊醒,悬崖勒马。

杨爱玲,包夹犯人,十二年徒刑,被放到 “教育所”当教员,并当广播员。为了减刑,杨爱玲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时常在广播上骂大法、骂大法师父,播放骂大法的文章,特别是在二零零四年四、五月期间,每天中午十二点利用大家吃饭之际,专门播放造谣攻击大法的一百道题,来毒害世人。她还积极配合恶警张美兰“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主动提出担任“包夹”,极尽一切邪恶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四年,杨爱玲遭恶报,患血癌死亡,死时年仅三十八岁。

陈天秀,包夹犯人,贩毒被判死缓,已坐牢近十年,因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张萍,手段狠毒、邪恶,二零零九年十月遭恶报突发心脏病、脑溢血死亡。她去世前几个月,其二十一岁的女儿和女婿因一件小事打架,结果女婿捅瞎了女儿的一只眼睛。她老公也在那段时间因贩毒被抓。她从监区最富有的犯人,到死亡时账上只有一百多元钱。什么坏事都来了。

赵娟,包夹犯人,贩毒被判无期,坐牢十八年,因临出监前向恶警表功,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单思源,心性恶毒,二零零七年出监后半年,遭恶报患子宫癌死在手术台。

李香婷,包夹犯人,陕西人,因为残暴迫害法轮功学员,结果祸及家人,丈夫在昆明出车祸摔成重伤,其姐在去看她的路上翻车身亡。

王秀兰,包夹犯人,甘肃合政人,五十岁左右,伤害罪,在甘肃劳改医院住院期间,为了表功,恶告因绝食住院的法轮功学员张萍炼功,加重恶警迫害张萍。后来,王秀兰得疱疮,浑身烂臭,无人照料,一直是法轮功学员张萍不嫌弃的照顾她。这事之后大约半年,王秀兰病死在监狱,原本并不致命的皮肤病,夺走了王秀兰的性命。

汪素萍,包夹犯人,三十五岁,贩毒犯,主动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张萍,二零零六年汪素萍突然发烧,每晚半夜发烧高达四十度,半夜常常烧的不省人事,大约烧了半月,血小板开始减少,随时都有大出血的可能,医生建议保外就医,汪素萍的家属花费了大量精力和金钱为其办保外就医,结果是水中捞月一场空,汪素萍最终还是回了女监。

善恶有报是永远不变的天理。那些做了大恶还没等到恶报的人,千万不要侥幸,可能你还不如有报应的人幸运,因为如果天都不想再提醒你了,那你就只有损完自己余荫彻底完蛋的份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2/8/甘肃女子监狱恶人遭恶报案例-2692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