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德阳市法官许斌当傀儡 愚弄衣食父母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四川德阳市旌阳区法院于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不通知家属,偷偷摸摸诬判善良农妇简以丛三年冤狱,判决书满纸荒唐言语。简以丛的亲友聘请律师提起上诉。德阳中级法院法官许斌以不接电话、不见面等手段百般拖延、阻挡律师递交上诉手续及调阅卷宗。二零一三年一月十五日,许斌被律师和家属迎面撞见,躲无可躲,遂称“这个案子不予开庭,已经由内部合议完毕了”。

根据今年一月一日开始实施的《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三条第二款规定:第二审法院决定不开庭审理时,应当听取当事人、辩护人、诉讼代理人的意见。主管法官许斌显然违法剥夺了当事人简以丛的辩护权利。简以丛的律师立即在当日将许斌控告到德阳市检察院。

一、“执法者”愚弄衣食父母

自从聘请到正义律师替法轮功学员简以丛做无罪辩护,简以丛的家属彻底明白了自己的亲人不但是好人,而且并没有违反中共的法律。那这么多年中共邪党人员对亲人反反复复的关押、骚扰等迫害,都是凭什么?!家属不断的找各相关部门、打电话,均被推诿。仅举两例:

一月二十三日,简以丛的几位家属再次来到德阳市中级法院,要求二审公开开庭,许斌不置可否。家属说:一审就是黑箱操作,二审得为我们申冤哪!许斌说:一审是开庭,开庭要贴公告的。家属很气愤:他们没贴!我们去看了,别人的案子前几个月的公告都在,就是没有我们的!

许斌在程序上绕圈子,家属听不懂。家属又问:一审那个辩护律师为啥要给我们家的人做有罪辩护?那是帮忙吗?捅刀子吧?许斌答:那个都是请示了领导的。许斌又说一堆专业名词。家属被绕晕,稀里糊涂的被打发出来了。事后家属们感觉被许斌愚弄了。

简以丛的丈夫,这位老实巴交的中国农民终于按捺不住怒火,只身找到德阳市中级法院跟主管法官许斌要说法。

简以丛的丈夫:说我老婆有罪,你们有什么证据?
许斌:我们只看材料,公安局说的很多证人。
简以丛的丈夫:他们都是胡说八道。
许斌:那个需要律师去查证。
简以丛的丈夫:刑法三百条哪条写了法轮功是邪教?
许斌:有司法解释。
简以丛的丈夫:翻给我看。
许斌:你们自己去找。

就这样,简以丛的家属又被打发出来了。

二月六日,家属受律师委托把手续交到法院。许斌收下手续,包括律师要求开庭的法律意见。但许斌什么有意义的话都没说,事后也没有任何回复。交材料前,家属去找了几次许斌,要求二审开庭审理,许斌都称只跟律师谈;可是律师在电话中跟许斌交谈情况时,许斌却只顾自己说完,不愿听律师的话就粗鲁的挂断。年后家属多次给许斌打电话,不是不接,就是忙线,反正是联系不上。

二、堂堂“法官”甘当傀儡

与此同时什邡市法轮功学员周玉宝的上诉案也在许斌手里,家属多次找到许斌说鸣冤情,包括受害人多次被刑讯逼供的事实和证据,许斌却说他仅仅依据一审的书面材料。什么逻辑?!二审仅仅依据一审的书面材料,还要二审干什么?家属不禁要问:许斌,难道你就只是六一零的一个傀儡吗?百姓供养着你们,有了冤情需要你们尽职伸张法律和正义的时候,你就只会听命于一个非法组织的口头命令吗?你对的起你们的衣食父母吗?你不愧对自己的良心吗?你有大脑吗?

三月七日上午,简以丛的丈夫和女儿陪同律师来到市法院,完成上次被中断的程序。九点左右,许斌带着一个记录人员(可能叫王蕾)来到接见厅,把每人的名字告诉记录员,可是记录员记不下来,明显不是专业的。(屡次被检举违规,邪党想在表面上装正规,可是自己的人却不争气,破绽百出。)律师说:“你们现在还挺正规的?(指记录员)”许斌不高兴了:“我们一直都很正规……”律师不想与其在此问题上纠缠。家属说:“我们来主要是要求开庭。”许斌立刻板起脸斥责:“辩护人在这儿,你就不要说了!”

律师说:“上次我来办介入手续,就要阅卷宗的。可是你不接我的手续,上次该走的程序就没走完。你老是要求我交辩护词,可是我没阅到卷宗啊,就只交了要求开庭的法律意见。”许斌:“那你今天来干什么?”律师:“我得先阅卷宗,见简以丛。”

许斌故伎重施,又开始长篇解释,重复以前的话。律师打断他说:“过去的就不说了,说现在的。”许斌无赖道:“我在给家属说……”家属心想:“你说辩护人在这儿,不让我们说话,那你跟我们解释啥子?你那一套我们听的太多了!”

许斌又絮叨了一阵,律师再次提出阅卷要求。许斌:“什么时候?”律师:“现在。”许斌:“要等一下。”随即和记录员一起上楼,离开了约二十分钟。声称的“请示”完毕,同意律师阅卷。阅卷这么普通、正当的要求也需要“请示上级”?还花费二十分钟?真是处心积虑的商量啊。

律师从许斌走的楼梯上楼,发现里面有道门禁需要刷卡,只好返回从外面绕道上楼。法院的全称不是叫“法院”吗?法院的职能不是为国家公民服务的吗?怎么处处显露出防着“人民”呢?

三、图谋暗箱操作

律师随后会见了简以丛,得知简以丛的腰和尾椎一直疼痛,且大小便失禁。传统新年前后简以丛收到同修们的三张贺卡,包括一首诗。她非常感谢同修们的支持,常在里面炼功,但是被犯人辱骂、干扰。

因为许斌一直催促律师提交书面辩护词,不开庭的意图明显,所以大家一直拖住不交,给许斌等人最大限度的争取时间,给他们了解真相、正确选择的机会。期间许斌及其家属应该收到相当数量的电话、彩信、劝善信。可是看起来许斌的改变不大。

因为是十二月十四日立案,三个月的期限将到,律师不得不提交了辩护词,由家属于七日下午交到法院。

当家属把辩护词交给许斌的时候,顺口问了一句:“是不是有期限?”许斌立刻跳起来:“是你们一直拖着没有交!本来在年前就该结案的!”许斌旁边的一个人帮腔说:“本来在一月二十多号就应该结案的!”那么短的时间,如果调查、取证都不够时间呢,打算怎么结案呢?是不是在纸面上转转手续,就维持一审原判了吧?在纸上写写字,就“合议”完毕了吧?

如果许斌之流遵从幕后黑手暗箱操作,维持原判,简以丛将被送至简阳女子监狱,那个人间地狱不久前刚迫害死一位六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之前已虐杀九位法轮功女学员。

苍天有眼,善恶有报。也许你们受中共无神论多年的毒害,什么也不信,可是想想你们的前院长许正刚是怎么死的?癌症痛死的,如果不死还得接受对其贪污、淫乱的调查和审判,监牢还等着他哪!冤判法轮功的上诉案他都有份啊!你们还抱怨为啥拖这么长时间?那不是善良的人们想给你们尽量留够逃生的机会吗?要知道珍惜啊!

可是如果你们甘当傀儡,一意孤行维持冤案,受害人的家属和亲友绝不会就此结束,大家会在中共的法律体制内层层上告,还可以超越那邪恶的体制,告到国际法庭!亲人们还会告诉所有良知的世人,在民意法庭上宣告你们的恶行,从你们的身边,铺展到全川、全国,乃至世界……让你们的亲朋好友在国外旅行、办事,都能看到你们的恶名!

人在做,天在看,上天决不会放过一个作恶者。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