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害工程师妻子再遭中共人员跟踪监视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中共两会期间,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各级部门因惧怕李洪奎妻儿依法上访,近日又采取跟踪、蹲坑监视等卑劣手段骚扰,影响正常生活。

李洪奎
李洪奎

李洪奎,原是哈尔滨市邮政局机电一体化工程师,连续十余年被评为市、省、邮政部先进工作者;邮电系统省劳动模范,是公认的好人。因坚持修炼使他道德更加高尚的法轮功,李洪奎三次被非法抓捕关押,在大庆监狱遭迫害九年多,于出狱前,二零一二年七、八月间,黑龙江省政法委派人与李洪奎“谈话”后不久,“脑出血”手术后,于八月二十八日离奇死亡,主治医生感到非常蹊跷,连呼:“搞不清楚!搞不清楚……!”李洪奎尸骨未寒,家人多次被来自省内多个部门的人员骚扰,其身有重病的妻子白群遭中共官员围追堵截。

李洪奎曾获得的奖励证书、奖章
李洪奎曾获得的奖励证书、奖章

二零一三年三月八日,李洪奎妻子白群去医院开药时发现有人跟踪。大约是三个人,其中两个是年轻人,一个是中年人。白群开始给儿子李喧打电话,李喧赶到时,那几个人可能是怕对他们的不法行为录像、拍照,就急速的躲开了;三月九日、十日白群的住宅楼前又有几辆小车蹲坑监视白群的活动,时间是从早上七点一直到晚上七点。

图为跟踪车辆
图为跟踪车辆

李洪奎因不放弃对“真善忍”法轮功的信仰,第二次被非法判刑七年,被非法关押在黑龙江大庆监狱,在狱中无数次遭到各种酷刑折磨。二零一二年八月十三日晚,大庆监狱突然通知家属称李洪奎因脑出血被送到大庆第四医院开颅手术。家属赶到大庆第四医院抢救室,见他头颅左侧包着厚厚的纱布昏迷在床。两臀尖部青紫瘀血、褶皱、脱皮;左右两腿青紫瘀血;右手指处隆起一个筋包;右侧耳部有一长约三厘米的纵向豁裂伤口。

李洪奎的右侧耳部有一长三厘米左右纵向豁裂伤口
李洪奎的右侧耳部有一长三厘米左右纵向豁裂伤口

李洪奎的左小腿处的青紫淤斑
李洪奎的左小腿处的青紫淤斑

李洪奎苏醒后不时眼露惊恐,不能说话。主治医生告诉李洪奎妻子白群,手术很成功。在亲人的照顾下,他身体一天比一天好,八月十八日李洪奎离开抢救室,转到普通病房;二十日撤去心脏、血压、血氧等所有的监护设施,已脱离了危险期二十五日开始自己用勺子吃饭;同日李洪奎可以被人扶着坐十分钟;二十六日可以扶坐二十分钟。主治医生连续三天通知家属说可以出院。但该院院长不知什么原因不让出院。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七日李洪奎突然体温骤升到四十二度之多,出现呕吐、口吐白沫、抽搐,急速地出汗。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八日凌晨五点十四分李洪奎呼吸衰竭,心脏停止了跳动。整个过程医院没有下过一次病危通知。李洪奎死亡时离非法刑期到期只有二十三天。

为了查清李洪奎被迫害致死的真实情况,他妻子白群曾找到大庆监狱和大庆市委、市府,市司法局等部门要求查清体伤及死亡真相,得到的却是推诿、恫吓和威胁。尤其在二零一二年中共十八大期间,李洪奎妻子白群和儿子一直被“六一零”、街道、派出所和卫生局围困在家中二十多天,不许他们外出。警方并且采取了长时间砸门、电话骚扰、恐吓、跟踪、多台车辆堵截楼口、去火车站查票等手段破坏人身自由、剥夺逐级上访、讨还公道的权利。而且扬言:只要出门就拘你。

白群是冠心病心脏搭桥(三个失败)高血压二级极高危险组病人,而且患有严重糖尿病(四个加号),并被鉴定为三级伤残部份护理依赖的职业病人,需要随时去医院接受治疗。当局将白群母子围困在家中多日,使他们无法正常生活,这种恐怖气氛已经超出了他们所能承受的极致,已经严重危及他们的生命安全。就这种公然违反、践踏国内、国际人权法律的行为,白群写了《哈尔滨法轮功学员家属致习近平的告急信》,希望习主席能立即调查解决,还他们一个能自由呼吸的空间!

而今中共邪党人员又故伎重演,无端骚扰百姓的正常生活。邪党恶徒们坏事做多,草木皆兵,时时处于恐慌之中,甚至连自己的头头们开个会都害怕,可笑可悲、无耻无赖,灭亡之象尽显。奉劝世人:早退中共,早安生!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