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女子监狱再次剥夺里玉书家人探视权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二零一三年二月九日(过年)前,黑龙江省女子监狱的队长突然给里玉书家人打来电话说里玉书生命垂危,让家人赶快到女子监狱来一趟。心急如焚的家人赶到后,狱方以队长不在家为由不予接见。

法轮功学员里玉书,大兴安岭地区阿木尔林业局教委领导干部,一九九六年修炼法轮功后,身患的多种疾病不翼而飞,身心健康。二零零二年五月被绑架、冤判十二年,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非法关押至今,差两个月十一年,被迫害得骨瘦如柴。家人多次去探望,狱方只让里玉书的哥哥见过一面。里玉书现在被非法关押在十监狱区。

过年后,里玉书家人远程从大兴安岭赶到哈尔滨。在三月六日下午来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要求接见里玉书,门卫值班警察态度生硬,以不是接见日、没带接见证为由不让接见。在家人一再请求下,值班警察才向监狱领导打电话,告知里玉书家人三月七日上午九时来接见。

三月七日上午九点里玉书家人准时来到女子监狱门卫室,值班警察说:“已经通知监狱领导了,你们等着吧。”家人担忧里玉书的生命安危盼望尽早看到里玉书。当时几乎所有来接见的家属或早或晚都让接见后,家人等了近两个小时,在家人的一再恳求下,门卫才同意到场的一半家人进去。

一个女狱警把家人带到了反邪教主任办公室,屋里警察有六、七人。六一零办公室杨立斌态度生硬凶狠非得证明家人身份,询问身份证、与里玉书的关系、接见证,气势汹汹地问是不是炼法轮功的。说里玉书的案子很轰动,黑龙江省监狱管理局、黑龙江省六一零、哈尔滨市六一零都很重视。她们声称向黑龙江省六一零、哈尔滨市六一零打了电话请示里玉书家人可不可以见。狱方仍刁难家人,胡说接见证上的人不是他们登记过的可以接见的人,他们没登记的家人名单都是里玉书自己不欢迎见的人。家人说:“我们都是里玉书的亲人,她不可能不想见我们。让她来亲自跟我们说。一定是里玉书被你们折磨的生命垂危,你们不敢让我们见她。”

当家人问到里玉书的身体情况时,十监区区长不敢正视家人的问答,低着头,遮遮掩掩以刚上任一个多月不了解情况为由,让副区长来回答里玉书的家人,就一走了之了。十监区副区长对里玉书的身体情况的回答也是含糊其辞。家人一再要求见里玉书一面。两个做强制洗脑“转化”的女狱警(一个警号:2320436,30多岁,1米65左右;一个警号:2320600,1米60的个子,30多岁)态度生硬蛮横问家人是否是学法轮功的。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故意刁难、推脱,先是要身份证,接见证,有了证件,又说来的家人是里玉书不想见到的人。家人揭穿谎言后他们又推托说证件不齐全,得返回大兴安岭当地派出所开证明:不是炼法轮功的才让接见。黑龙江省女子监狱故意刁难推托,说让里玉书的家人来就来,说让走就走,不用说家人的路费宿费等花销,来的几位家人中有近八十岁的老人,一次次的远程火车折腾;还有工作请假的职员,每日的经济损失等是巨大的。

里玉书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被迫害了近十一年,期间她遭到了种种惨无人道的酷刑折磨,曾被非法关押在小号,多次被隔离,遭到长期捆绑、被打毒针、背铐、用牙签支眼皮;被疯狂的毒打、使劲扯耳朵、狠狠打 嘴巴子、拳打脚踢、抓住头发往暖气管子上撞、用笤帚砸脸、用脚踩脸、大拇指被掰折;被束缚带捆绑二年多,被铐地环酷刑等等折磨,她被野蛮灌食,灌大蒜、灌 浓盐水、灌辣椒水,被残忍灌食筷子扎入嗓中,被犯人推倒摔昏脑袋摔破缝五针。家人多次去女监看望里玉书,可是除了里玉书的哥哥被让接见一次外,女监没有让其他亲属见过里玉书。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