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保定满城县善良妇女被绑架勒索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河北保定满城县法轮功学员殷宝印,多年来遭中共迫害,但“真、善、忍”的理念始终鼓励她在任何情况下,做一个好人,慈悲的把大法真相告诉周围的人,解除中共谎言的毒害。近日,殷宝印在给一砖厂职工讲真相时,遭韩村派出所警察绑架和勒索。

殷宝印女士,五十岁,曾患有严重的两脚后跟骨质增生病,走路只能用两脚掌,不能干重活,还有两手麻木,急慢性阑尾炎等疾病。一九九八年十月份,殷宝印开始修炼法轮功后,她一身的病症全部消失了,殷宝印非常感谢师父和大法。

讲真相遭绑架、勒索

二零一三年三月十二日,殷宝印女士在韩村镇段旺村书记袁大庆的砌砖厂向工人讲真相,袁大庆的弟弟袁武强不听真相,并向恶警诬告殷宝印,还对她拳打脚踢,把她打倒在地,并叫喊着要把她用铁丝绑在树上。

段旺村书记袁大庆过去就曾迫害过满城县殷淑齐等法轮功学员,其弟袁武强也殴打过其他法轮功学员。当天经袁武强恶告,一小时后,殷宝印被韩村派出所恶警绑架,遭到非法审讯。殷宝印的丈夫被派出所勒索了二千元钱,当天晚上九点,殷宝印被放回家。

三月十三日,满城县城建社区主任王素芳(女),带几人非法闯入殷宝印的家进行非法查抄,妄图罗织罪名进一步迫害。因为殷宝印的丈夫田野在城建社区上班,王素芳以停止上班、停发工资来胁迫他每天二十四小时监视、跟踪殷宝印,限制她的人身自由。

多年遭中共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殷宝印和其他法轮功学员去了北京为法轮功鸣冤,还没走到天安门就被邪党安排的截访人员截住了,送回满城县,非法拘禁在县武装部民兵基地非法关押半个月,期间逼她写所谓不炼功的保证书,殷宝印不配合,后白龙乡邪党人员替殷宝印写了,逼迫殷宝印在上面按手印才让回家。

二零零八年三月十二日早上八点多钟,殷宝印刚到北平旅馆上班,满城县城关派出所张辉、曹潮伟等二十来个警察突然闯入,强行将殷宝印劫持到城关派出所,恶警曹潮伟行凶逼供,凶狠地用刑。曹潮伟还拿来一根木棍,用力敲打殷宝印右脚踝子骨,疼得殷宝印直挪脚。曹潮伟说:“让你躲,把她铐起来!”不容分说,曹潮伟手下的四、五个人一拥而上抓住殷宝印胳膊和手,拧的拧、摁的摁、铐的铐,将殷宝印双手反铐在背后,他们把殷宝印摁在椅子上,双手往椅背上提。边提边逼问:“说不说?”殷宝印没吱声,曹潮伟气急败坏地一脚将殷宝印踢倒在地,把椅子撤掉,几个恶警提着反铐双手的铐子将殷宝印从地上拽起来,在使劲往上提铐子。后,殷宝印被劫持到满城县看守所。

在满城县看守所,殷宝印每天被强迫干活,完不成定额不让睡觉,她七、八十岁的二老双亲坐车跑三十多里路赶到满城看守所来看殷宝印,看守所警察不让见面。老母亲说:“不让见面我们就不走了!”看守所的人才让双亲在监控电视里看了一眼,老人无奈地哭着回家了。

在二零零八年三月二十八日,殷宝印被非法劳教一年半,被劫持到石家庄河北省女子劳教所。期间,她的父亲由于思念女儿,着急上火得了脑 血栓;她的丈夫到劳教所要求让殷宝印回家看一眼八十多岁的老父亲,被劳教所百般阻挠。殷宝印丈夫在家既要工作挣钱养家,又要照顾双方老人,还要给两个上学的孩子做饭。由于经济和精神上的双重压力,丈夫经常失眠、吃不下饭。由于在劳教所被非法强迫超负荷劳动,殷宝印身体出现了病态:月经不断、左肾部位经常疼痛,四十多岁就出现了老年斑。小儿子每次去看望,都拽着殷宝印的手哭,不愿撒开。

在劳教所被非法关押迫害一年多,殷宝印才回到家中,丈夫和孩子受中共邪党毒害较深,被吓怕了,不敢听法轮功真相,怕再受迫害,导致她丈夫见到殷宝印炼功就连骂带打。同时,每到“敏感日”,社区主任王素芳指使殷宝印丈夫监视、跟踪她,给殷宝印一家造成极大的压力和不便。


相关电话:
袁大庆 13932220454
蒋佳伦 南韩村派出所所长 0312—7072709(宅) 13582391888
南韩村镇党委书记潘国民 0312—7031999 13933286960
镇长张雪冰(曾任县610主任)0312—7031888 13373122777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