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粤红祸(1)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广东综合报道)

前言

广东,别称“南粤”,位于中国大陆最南端,南岭之南,南海之滨。一九九二年五月十三日,法轮大法(也称法轮功)由李洪志先生在吉林长春正式传出。随后,法轮大法传入广东,至一九九八年底,据国家体育总局调查统计,在广东省内经常参加集体炼功的法轮功学员已达二十万人左右。而在全国范围内,到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之前,法轮功学员则达到上亿人。

法轮功学员按照李洪志老师教导的“真善忍”去修炼,既提高了道德境界,又获得了身体健康。据有关专家于一九九八年对广东省内一万多名法轮功学员所做的抽样调查,法轮功学员疾病痊愈和基本康复率高达百分之九十七点九。

然而,一场“红祸”却不期而至……


前言
第一章 江泽民妒嫉兴迫害 李长春攀附成巨灾
一、“四二五”万人上访,江某某妒心大发
二、“七二零”全面迫害,广东全省大抓捕
三、江某某到广东推动迫害,李长春拿张孟业开刀
四、悲壮的大上访

第二章 迫害机器组织严密 迫害机制可怕无比
一、中共迫害机器中的广东党政官员头目
二、中共用于迫害法轮功的组织体系
三、中共用于迫害法轮功的政策制度体系
四、中共用于迫害法轮功的贯彻执行机制
五、中共用于迫害法轮功的反馈激励机制

第三章 迫害手段残忍至极 迫害触角无所不至
一、中共的目的是“全面灭绝”
二、迫害手段无所不用其极,软硬兼施,精神与肉体双绞杀
1、媒体造谣,舆论造势
2、禁绝真相,以维护谎言
3、耗费巨资、运用高科技,监控全社会
4、经济迫害,抄家、抢掠、罚款、勒索、甚至抢棺材,卡执照……
5、全面限制,剥夺生存空间
6、出入境迫害与输出迫害
7、绑架、关押(包括劳教和判刑)和酷刑
8、药物迫害,惨无人道
9、肉体消灭,迫害致死
10、活摘器官,牟取暴利
三、迫害触角无处不在,深入社会每一角落

第四章 绑架拘留无法无天 劳教判刑冤案如山
一、公安局派出所随意绑架
二、公安任意拘留(行政拘留与刑事拘留)
三、公安劳教委任意决定劳教,阻挠律师辩护
四、公安推动,检察帮凶,法院演戏,公检法联手制造冤案
五、反复绑架关押,有学员被绑架十二次以上

第五章 遍地设狱滥用酷刑 身心摧残草菅人命
一、公安操纵单位变相关押
二、派出所的非法关押与酷刑
三、收容所的非法关押与酷刑
四、戒毒所的非法关押与酷刑
五、拘留所、看守所、拘役所的非法关押与酷刑
六、劳教所的非法关押与酷刑
七、监狱的非法关押与酷刑
八、洗脑班(“法制教育学校”)的非法关押与酷刑
九、精神病院的非法关押与酷刑

第六章 迫害罪恶罄竹难书 恶有恶报天灾人祸
广东省被非法劳教和判刑的法轮功学员人数统计
广东省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人数统计
广东省参与迫害的大批恶人遭恶报
萨斯(非典)首发广东,天灾人祸发人深省
结语:清除“红祸”,南粤回春

第一章 江泽民妒嫉兴迫害 李长春攀附成巨灾

一、“四二五”万人上访,江某某妒心大发

一九九九年四月,罗干的连襟何祚庥在天津教育学院的《青少年科技博览》期刊上发表文章诬蔑法轮功,法轮功学员于四月十八日前往天津教育学院和其它相关单位反映实情,四月二十二日天津市公安局却突然抓人,二十三日又再次出动防暴警察殴打、驱赶群众、并逮捕四十五人。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约一万名法轮功学员自发到中南海附近的中央信访局和平上访,向中央领导直接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据现在所知,当时广州市、深圳市有一些法轮功学员听到消息后也参与了此次上访。

张孟业,广东电力学校高级讲师,原中共魁首胡锦涛在清华大学的同班同学(一九五九级水利工程系河川枢纽电力专业),曾患有严重的乙型肝炎导致肝硬化,各大医院都无法医治,他于一九九四年七月修炼法轮功后,顽疾得以彻底根治。一九九九年“四二五”期间,清华大学老同学聚会,满面红光的张孟业以平静的语气,向包括胡锦涛夫妇在内的全班同学介绍了他因修炼法轮大法而获新生的真实经历,赢得了全体同学的掌声。“四二五”当天,张孟业还去了中南海,亲手将法轮大法的书籍赠送给胡锦涛夫妇。胡锦涛将张孟业送出中南海时,看到上访的人群,还叮嘱张孟业要小心。

“四二五”当天,当时中共总理朱镕基接见上访的法轮功学员,并说“这个炼功可以回去以后继续炼,国家不干涉炼功”,上访事件得到妥善处理,当晚法轮功学员即平静散去。整个上访过程非常平和,没有任何非理性行为,法轮功学员散去时,连地上的烟头都捡起来带走……外国媒体对法轮功学员的高尚行为和中国政府的和平处理都给予了高度评价,认为中国出现了新的希望。

但是,时任中共总书记的江某某却妒嫉心大发,他没有看到法轮功学员和平理性的高尚一面,却反而因为看到这么多人追随法轮功(包括有穿军装的法轮功学员站在上访队列中)而忌恨不已,并决意迫害法轮功。随后,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各方面准备行动即紧锣密鼓的展开,形势也日趋紧张。

例如,一九九九年“四·二五”之后,华南理工大学轻工食品学院的院长、法轮功学员高大维所在单位的党委书记告诉高大维,按照“上面”的命令,他曾亲自到法轮功炼功点猫了三天,他们或趴在树丛中,或躲在汽车里或楼房上,观察都是些什么人来炼法轮功,他发现,三天来的人都不同,也没有谁是负责的,大多是附近的学生和居民,没有坏人,一看就是个松散的群众活动,他也搞不懂为什么罗干要先给法轮功扣个坏帽子,然后挖空心思找坏证据。结果找不出一件法轮功干的违法之事。

但是,中共江某某、罗干之流,完全不顾事实,不顾民心,仍在一意孤行的加快筹备迫害法轮功。

二、“七二零”全面迫害,广东全省大抓捕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某某正式发动对法轮功的全面迫害,下令出动防暴警察、武警、公安及国安女子特警队,全面绑架全国各地法轮功义务辅导员,这就是“七二零”事件。

七月二十日至二十二日,大批法轮功学员分别到省政府、广州市政府、深圳市政府和平请愿,被警察强行驱散,部份学员被抓捕。随后,大批法轮功学员赴广州和北京上访,前赴后继。

七月二十二日,中共的“中央电视台”播出所谓“取缔”法轮功组织的通告,随后,全国包括广东省展开了大抓捕行动,广东各地区几乎所有辅导站的辅导员都被公安部门绑架、关押。

法轮功学员张孟业,因从法轮大法中深深受益,所以他热心担任广州市天河区法轮功义务辅导站站长,“七二零”之后,他多次被绑架,包括二次“治安拘留”、一次“刑事拘留”、一次非法软禁。

三、江某某到广东推动迫害,李长春拿张孟业开刀

迫害法轮功完全是江某某一人的决策,当时的中共政治局其他常委都不同意。在迫害之初,江某某曾妄想三个月“消灭”法轮功,但由于迫害极不得人心,上访的法轮功学员越来越多。在发动迫害半年之后,全国很多地方对迫害都热情不高。

李长春一边执行江某某定下的迫害政策,在全省范围内实施大抓捕,并且禁止法轮功学员上访,一边向中央上报说:“法轮功学员多数是好人,广东没有劳教一人。”

面对这种情况,同属于“上海帮”的“狗头军师”曾庆红向江某某献计,要江某某借“三讲”来推动对法轮功的迫害,在“三讲”中搞“人人表态过关”,以此强迫中共官员参与迫害运动。

二零零零年初,江某某窜到广东,又是责难广东对法轮功“迫害不力”、“软弱”;又是要李长春在政治局会议上做“检讨”;又是亲自给深圳市委发传真要他们“守住阵地”,等等。

江某某还窜到广东省茂名市和高州市(茂名属下的县级市),并将高州定为所谓的“三讲”教育基地。后来,帮凶文人还根据江某某此次“视察”广东时所讲过的几句话,拼凑成贻笑大方的“三个代表”到处流毒。

江某某以“中央政治局常委”诱逼李长春,要他在广东省加重对法轮功的迫害。李长春为权力出卖良心,决定攀附江某某,大力加强迫害。

李长春首先拿胡锦涛的同学张孟业开刀,将他第一批劳教,并当作重点迫害对像。

张孟业于二零零零年元月十四日被劫持至广州市第一劳教所(在广州市花都区赤坭镇),非法强制劳教至二零零二年二月十日,长达二年零三十七天,期间他的身心受到很大摧残。劳教所使用各种酷刑强迫他放弃信仰,其中有一次,六旬的张孟业被劳教所铐在大树上三天三夜……

张孟业曾被铐在这颗大树上数日,许多学员都被铐过
张孟业曾被铐在这颗大树上数日,许多学员都被铐过

四、悲壮的大上访

李长春将张孟业非法劳教,相当于开了恶例,全省各地的迫害随即升级,劳教、判刑大量出现,甚至开始出现不少被迫害致死的案例。广东遂成为迫害的重灾区。李长春以良心换权力,在二零零二年的中共“十六大”上,升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主管中共的宣传,继续参与迫害法轮功。广东省的大权则由江某某的亲信张德江掌控,继续加剧迫害法轮功。

李长春祸害广东的罪行很多,而最突出的,就是对上访法轮功学员的截访和残酷迫害。

上访被毒打——刘喜峰,深圳法轮功学员,从深圳步行去北京,在长城打二十米长的横幅,在八达岭上挂了好一阵,直到管那片的警察气急败坏赶来。刘喜峰遭到不法警察一顿暴打,被打得鼻青脸肿,面目皆非。

上访被强制堕胎——李尉军、王少娜夫妇,家住深圳蛇口,在进京上访的途中被抓回,丈夫被关进蛇口看守所,妻子因怀有六个月的身孕无法坐牢,被从派出所强行送往医院做了堕胎手术!父母炼功,中共残忍扼杀孩子,可怜那没有出世的婴儿!(王少娜冤案后来在联合国立案)

上访被劳教——二零零零年二月,河源市曾雨文和沈雪梅、沈明军、白静等上访被拘留,沈雪梅、沈明军罚二千元。二零零零年三月,曾雨文又和沈雪梅、沈明军、沈红梅、陆波、吴平进京上访,曾雨文再次被抓回紫金。吴平被抓回中山,被非法劳教两年,沈雪梅、沈红梅,沈明军三姐弟被抓回罗定,雪梅、明军被非法劳教一年,沈红梅被扣留一个月并被罚款两千元,陆波无音讯。曾雨文后来又经历多次迫害,不久被迫害致死。

骑车上访被判刑并迫害致死——二零零零年三月十八日,茂名市郑保(茂名市退休干部,当时六十多岁)、郭秀群(女,茂名石化公司退休工人,当时五十多岁)、杨明芬(女,五十多岁)和高州法轮功学员徐恩生(男,二十多岁)五位法轮功学员,不畏艰苦骑自行车去北京上访。从广东茂名到北京,公路距离至少三千多公里,不必说老年人,就是爱好骑车的运动员,也不敢轻易决定骑车到北京,何况从未受过运动训练的老人……他们在河南被截访、绑架,并分别被施用重刑:徐恩生被非法判刑三年,郑保被非法劳教一年。杨明芬和郭秀群等被非法关押。他们释放后仍遭受种种迫害,徐恩生、郑保、杨明芬被迫害致死。

上访被迫害致多人伤亡——二零零零年底,茂名数十名学员同时上访,有十三名学员被绑架到茂名驻京办事处,其中十二名学员在警察围捕中被迫从四楼跳下逃生,陈丽文身亡,李建英等学员重伤,当局不但不施救治,反而将七名学员判以重刑,最长刑期七年。

大上访的悲壮故事还有很多很多,难以尽述……

中共高层不但不接纳上访法轮功学员的真诚反映情况,反而用尽一切办法禁止上访。江某某当局把地方官的政绩与当地的上访人数挂钩——一个地方上访人数越多,地方官就越受批评,上访人数多的地方,地方官就地免职。在这种邪恶政策之下,对上访学员的迫害程度,那就可想而知了。

(待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3/19/南粤红祸(1)-2710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