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国会前集会 谴责中共群体灭绝(图)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二日】(明慧记者蕴韵澳洲堪培拉报导)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日,来自澳大利亚悉尼、墨尔本、布里斯本、阿德雷德、堪培拉等各城市的部份法轮功学员在澳大利亚首都堪培拉国会山庄前举行集会,揭露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行径。

'前加拿大资深国会议员、人权活动家大卫.乔高(David
前加拿大资深国会议员、人权活动家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在集会上发言

'悉尼大学教授玛利亚菲.雅塔罗.辛(
悉尼大学教授玛利亚•菲雅塔罗•辛(Maria Fiatarone Singh)在集会上发言

'酷刑模拟演示,揭露中共罪行'
酷刑模拟演示,揭露中共罪行

'法轮功学员刘利在集会上揭露迫害'
法轮功学员刘利在集会上揭露迫害

'集会现场'
集会现场

正在澳洲访问的前加拿大资深国会议员、人权活动家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与悉尼大学教授玛利亚•菲雅塔罗•辛(Maria Fiatarone Singh)在结束了国会大厦里和议员们的论坛会后赶到集会现场声援。同时,六名在中国遭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以亲身经历的绑架、非法监禁、酷刑和奴役劳动,证实了正在中国发生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

成立一个专案小组 杜绝活摘器官

前加拿大资深国会议员、人权活动家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表示,针对阻止非法器官移植的方案,得到了国会很多议员的正面支持。

“议员们希望能够成立一个专案小组,由医生组成但是拥有国会议员那样同等的权利来反对活摘器官。他们(议员)可能会把这个小组称为PAFOA(国会自发组织反对活摘)。这会是一项非常好的事情,他们可以针对章程立法,全世界的民主议会都可以用来参考。 ”

医学顾问玛利亚•菲雅塔罗•辛(Maria Fiatarone Singh)也是悉尼大学医学系教授。她向议员们提出了澳大利亚医生不该去中国参与任何与这项议题有关的学术交流或研究。她说:“我认为,就是现在澳洲医生也绝不应该对可能涉及非法或是参与不人道器官移植的中国医生,进行学术交流。现在如果澳洲医生这样去做,还没有法律可以限制他们。不论在哪里,即使是在海外,如果一个医生没有医德或是不合法的行医情况,那在医师执照的核准上我们还需要做一些协调管理。”

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走访澳大利亚一个月,给社会提供了一个强而有力信息,保证人体器官移植使用合法供体,不仅仅是道德层面的问题,也是为了阻止一个正在蔓延的反人类罪行。尤其对法轮功学员来说。

学员现场讲述亲身经历 揭露迫害

集会当天,六名在中国遭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以亲身经历的绑架、非法监禁、酷刑和奴役劳动,揭露迫害的残酷性。

曾在中国遭受迫害的刘连军,因不放弃修炼,被单位免去了科长职务,被非法拘留,关在一个不足二十平米、三十人吃喝拉撒都在一起的潮湿房间里,他们用“开飞机”的方式折磨他。二零零八年因做真相资料他再度被非法关押,门牙被打掉三颗,所有牙齿都松动,不给饭吃,强迫他每天干十二个小时的手工活。后非法判刑三年半,转到山东省第一监狱,受尽毒打折磨。

学员刘利的母亲因修炼法轮大法被非法抓捕了五次,姐姐被非法判刑五年,父亲在十一年的惊吓中于去年离世。刘利的丈夫贾晔由于不放弃修炼被开除工职,二零零一年被迫流离失所,从此三岁儿子明真再也没有见过他的父亲。直到二零零八年六月的一天,她接到丈夫被非法抓捕、关押在陕西渭南监狱被重判八年的消息,她呼吁澳洲政府和善良的民众,请向中国的法轮功学员伸出援手,帮助制止这场残酷的迫害。

中国石油大学硕士研究生刘金涛因坚持信仰被中共投入北京团河劳教所。他拒绝,三、四个恶警强行给他铐上手铐,拽着他的头发让他处于半蹲状态将他拖到警车上。在北京团河调遣处,恶警们强迫他参与体检。他拒不配合,一直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恶警扒了他的内衣往他的嘴里塞擦地用的抹布。恶警指使吸毒犯们将他硬按到一张床板上,往他衣服里、身下放写有大法师父名字、法轮大法的纸条,让他诬蔑。他不干,便把他的手指往后撅,手立刻肿起来。

他说:“二十四小时摄像头监控。恶警为了逼迫我放弃信仰,强迫我看诬蔑师父和大法的录像,让包夹强制我坐小塑料凳,长时间不能动(若一动,‘包夹’就会拳打脚踢)。有一段时间还强制我站立不动,直至我的脚和小腿都肿胀的很厉害了才让坐。不让我去厕所大小便,逼着我只能大小便在裤子里,吃饭也让穿着大小便后的衣服,在有大小便的环境中吃。”

他继续说:“他们逼我写保证书,我不写就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不给饭吃,还故意说是我绝食,拿一个塑料管从我的鼻孔插进胃里灌稀糊,故意的来回抽插那管子折磨我。指使包夹扒光我衣服,用刷马桶的刷子把插进肛门,一边抽插一边说叫我变成同性恋,用手攥我的生殖器,大便出来了,他们把大便往我嘴里塞,把我的胡子、眉毛、阴毛都拔光了。冬天他们往我的被子里泼水,看我睡着了就用别针猛的扎进我手指里,我的手直到现在还有伤痕。包夹张国冰(河南周口人)还往我脸上、身上吐痰、吐唾沫,有次还扒开我的嘴,直接吐我嘴里。就这样,恶警、恶人们精神上侮辱我、肉体上折磨我。”

最后,刘金涛表示:“我来到澳洲后,感觉澳洲和中国真是两个世界,我可以站在这里自由地讲真相,国内还有许多的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迫害,他们的生命安全得不到保障,甚至时刻面临着被活摘人体器官的危险。希望全世界善良的人民都能了解中共恶党迫害法轮功及法轮功学员的罪恶行径,一起帮助早日制止这场迫害,并将恶人绳之以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