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生在天津市南开区的迫害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天津综合报道)南开,位于天津市区的西南部,津门故里,天津的发祥之地。约在四千年前退海成陆,原系天津旧城迤南的开洼地带,故有“南开”之称。自元泰定年间,此地成为“百货交集”之重镇。从明至清成为天津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

中共窃据大陆后,政治运动不断,生灵涂炭,古老南开遭遇红祸。特别是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天津市南开区政法委系统、六一零组织成员,追随中共恶党,采用摸底调查、跟踪、监视、绑架、骚扰、酷刑、劳教、非法判刑、剥夺就业上学权利等迫害手段,疯狂迫害本区法轮功学员。多人被迫害致死、致残,大批文教科技领域知识分子被迫害,遭受非人折磨。利用教科书、媒体造假宣传、各类型式的活动等对在校大中小学生进行谎言洗脑,灌输对法轮功的仇恨,毒害青少年。还在南开区建立了亚洲最大规模的器官移植中心,暗中勾结军队、武警、黑心医生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

罪恶昭彰,古老南开红祸肆虐。

一、六人被迫害致死

从一九九九年七月至今,南开区法轮功学员至少有六人被迫害致死。

◇王忆(王义),男 ,四十六岁,南开区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二年一月二十八日公安局南开分局恶警吴浩将法轮功学员王义绑架到南开分局,仅三天就被迫害致死。

◇唐坚,男,三十九岁,毕业于南开大学物理系,原在南开区嘉陵道中学工作。在该学校组织的诬蔑法轮功大会上,唐坚在黑板写的标语后边写上不同观点,结果被劫持到洗脑班迫害,接着被劫持到天津双口劳教所劳教一年,受尽了酷刑。

唐坚出狱两年后,又被天津市公安南开分局610头目郝宝刚以没“转化”为由,再次被非法批两年劳教。唐坚被各种酷刑残酷迫害,至二零零四年四月高烧不退,奄奄一息时,610才把他送回家中,不久去世,身后留下年迈父母、妻子和孩子,临死前他身上都是伤痕。恶徒郝宝刚还造谣称:“唐坚是得肺炎死的,他死在医院里,我在场,国家拿钱给他治他不治。”唐坚是在家里死去的,只有他母亲在场。郝宝刚对唐坚的死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刘福景,女,六十六岁,家住天津市南开区二马路紫光苑5门。在修炼以前,全身有好几种疾病,修炼大法后,疾病痊愈。二零零零年四月去北京上访,回津后被当地派出所非法拘留一个月;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她被非法劳教一年,被非法关押在天津大港板桥女子劳教所,期间被迫害出癌症,被送回家。二零零四年九月,她又被绑架,非法判刑三年。由于医院开出癌症证明,刘福景被送回家。在家期间,恶警不断上门骚扰,使得刘福景一直处于高度紧张状态中,导致身体恶化,于二零零五年八月份去世。

◇宫辉,女,五十七岁,医师大夫,二零零八年八月十三日晚被中共公安、国安人员绑架、非法抄家,被非法关押在南开公安分局看守所一个月零四天,于二零零八年九月十七日被劫持到天津大港板桥女子劳教所迫害。

在板桥女子劳教所一大队,恶警张金华唆使下,两名吸毒犯和宫辉被关在同一个房间,宫辉拒绝背劳教所的“四项”教规,曾被长期罚站。不知劳教所在水和食物中放了什么东西,使宫辉的精神失常、目光呆滞、浑身抖动、不能正常睡觉,一天到晚在房间内抖动着走来走去。在被迫害的神志不清的情况下,逼宫辉写下“三书”,然后一边让她到车间干活,一边拉她到各大医院检查。在检查不出任何病因的情况下,每天强迫宫辉吃大量的精神药物,使她每天在痛苦和迷糊中度日。一边给她吃破坏神经的药物,一边给她吃麻醉神经的药物,还美其名曰“为宫辉身体负责”。宫辉在被迫害精神失常已经十个月有余的情况下回到家中,二十二天后去世。

◇范其俊,男,家住南开区复康路复康里2号楼1门4楼,出生于一九四八年二月二十二日,复员军人,天津市老干部处干部,原天津市法轮功义务辅导站站长。

九九年中共疯狂迫害法轮功后,范其俊随即遭到绑架,被送往蓟县某招待所非法拘禁。而后又被非法关入天津市公安局看守所,不久即被非法劳教二年。因其身份特殊,劳教期间他也一直被非法拘禁在市局看守所直到解教释放。

在中共的株连迫害下,范其俊的妻子与他离婚,儿子更是很少与他来往,范其俊被无理开除,收入全无,长期靠别人接济为生。为了维持生活,范其俊也曾多次打过短工,如:看车、看门、守夜等。他曾多次找公安局交涉生活保障问题,但连最低的生活保障费都不给他。

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日,从当地居委会传来消息,他被发现死于家中,尸体已开始腐烂。

◇朱文华,男,大专学历,是天津市南开区国际暖通设备有限公司业务员。二零零三年五月因修炼法轮大法被中共邪党人员绑架,非法拘禁超期关押近一年之久,二零零四年七月二十日被非法判刑九年,关押在天津港北监狱。

朱文华年近九十岁的老母曾经辗转找到监狱想见儿子一面时,硬是被拒之门外,最终在无尽的思念中含恨去世。

朱文华拒绝放弃法轮大法信仰,在天津港北监狱受到非人的折磨,恶警张仕林等对他进行所谓“攻坚”洗脑迫害,包括毒打、高压电棍电击、“独居地锚”等酷刑虐待,他的一条腿被打断。

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一日,恶警张仕林指使服刑吸毒犯将朱文华挟持到监区存物室,避开他人,从下午一直持续到晚上,六、七个小时的残酷摧残将朱文华,活活将他打死。为了隐瞒真相,张仕林一伙,宁可违背监狱不准让犯人死在监狱里的规定,将朱文华送出治疗的门岗记录改为送出时已经死亡,叫外人无法从医院的抢救记录中查到被折磨致死的真相。

二、南开区派出所、看守所酷刑迫害法轮功学员案例

◇张玉兰,南开区六十三中学的历史教师,二零零二年三月十一日被天津市南开区向阳路派出所恶警绑架,并遭受刑具逼供。

在向阳路派出所里,恶警两次对她施加铁椅子酷刑,给她戴上手铐后,把她推进一个铁刑具中坐下,关上门锁上。这时张玉兰上半身笔直地被前后铁板紧紧地夹住,呼吸都很困难。下面是一块厚厚的铁板,中间有两个圆窟窿将张玉兰两只脚脖子卡进去,关门锁上。这时张玉兰就被这铁盖盖住。全身都被铁铐、铁板、铁棱卡紧,卡死纹丝不能动。

这是对重大罪犯逼供动用的酷刑。几十分钟都难坚持,张玉兰就这样被整整关了十四个小时。

几天后早晨八点,四个恶警又给张玉兰戴上手铐、脚镣,把她推进一间房子里。再次动用铁椅子酷刑,这一次持续了六天五夜。回到看守所打开镣铐一看小腿肿的比大腿还粗。脚肿的象馒头,进了监号人们吃惊地叫到已经不认识了,人瘦了一大圈。

在南开区看守所刑具室里,有一个铁笼子中间有个固定的铁椅子,张玉兰再次遭受铁椅子酷刑。恶警把她推进去坐下,拿出四个铐子,把她的手和脚分别铐在铁椅子两侧的椅子背和两侧的椅子腿上。所长头钻到笼子里一手托着张玉兰的下巴,一手指着张玉兰的鼻子说:“张玉兰让你尝尝国家机器的厉害。这里几年都没有一个立着出去的。也有一个男的三十多岁,外地的农民,你是个文化人你只能坚持到下午。”关了张玉兰四天三夜,不准睡觉,不准闭眼。两个看守手里拿着棍子,不管是白天还是夜里,只要见到张玉兰闭眼就打张玉兰脑袋。

之后张玉兰被非法判刑八年,关进天津女子监狱。继续遭受酷刑折磨和药物迫害,导致她双腿双眼残疾。

◇裴毅,女,六十岁,二零一零年九月十九日上午遭体育中心派出所恶警绑架,当晚送至南开拘留所非法拘留。

在拘留所,裴毅心脏病发作,体检发现血压高达200mmHg,行动困难,被三、四个恶警强行拖抬到三楼女监室。第二天拘留所管教非法提讯她,宫姓所长带头,三个彪形恶警揪着她的头发打她。之后,给她戴上手铐、脚镣,罚她在监室面墙而坐。

第二次提讯时,裴毅心脏病突然发作,恶警们一哄而上,骂骂咧咧的说是装病,用运货的板车将她拉回监室,将戴着镣铐的她扔在冰冷的水泥炕上扬长而去。

在看守所,裴毅绝食反迫害,一群恶警将她铐在刑讯椅子上强行灌食。最后非法劳教她一年三个月。因健康原因,劳教所拒收才放人。

◇孙缇,女,原天津石化公司职工。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二十一日晚,孙缇与女儿在天津市行走途中被便衣绑架,非法关押在天津市公安局南开分局看守所,直接责任人为天津市公安局610办公室。在天津市公安局610办公室的授意下,孙缇遭受了酷刑折磨,后被非法判刑十年。

原天津“610”(江氏为迫害法轮功成立的非法组织,凌驾于公、检、法之上)官员郝凤军曾目睹孙缇与女儿遭受的迫害,尤其是孙缇遭天津公安酷刑折磨后的惨状常常出现在他的梦里,令他彻夜难眠。郝凤军说,这件事是他思想上的一大转折,促使他后来出走澳洲、脱离中共邪党。

三、南开区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劳教、判刑部份案例

◇关红彦,天津大学博士毕业生,由于坚信大法,自九九年起,便不断的遭受迫害。二零零零年元月,因为一次正常的同学聚会,便被非法关押一个月,此后,便一直处于各种压力下,曾一度被迫中止快要完成的博士论文,离开学校。同年十月,又被非法劳教一年半,提前出来后,才接着完成了博士论文答辩。二零零五年九月,再一次被非法劳教两年,留下刚刚两岁的女儿,整个家庭压力完全压在了丈夫身上。她于二零零七年七月劳教期满回到家中。

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四日下午,关红彦在家附近的小花园讲真相时,被人恶告,当晚便被非法抄家。第三次被劳教迫害。

◇刘淑琴,女,二零零六年八月十六日下午,天津南开分局向阳路派出所恶警设下陷阱,谎称出租司机开会,并派出特务装扮成出租司机有意接近刘淑琴,假意询问法轮功真相,刘淑琴善意的向他们讲法轮功被迫害真相,他们当即撕下伪装,绑架了刘淑琴,并非法抄家。

◇李义芬,女,约五十岁,家住天津市南开区密云路乐园里2号楼2门31号。二零零零年的最后一天,警察把李义芬骗到派出所,扣住不让回家,用非法劳教逼迫李义芬放弃信仰,强行把李义芬劫持到拘留所。李义芬坚持炼功,拘留所的看守大打出手,连续打了她几个嘴巴,打得他手疼得不行才罢手。后来看守所所长刘X把李义芬叫到他的办公室,里面还有个看守关上门,上去就是一通猛打,打到她头上、脸上。后李义芬被非法劳教一年。在劳教所,李义芬遭过各种体罚,被强行洗脑迫害,后半夜二、三点钟才让睡觉,还要做超负荷奴工,扛一百斤的豆子,身心受到极大摧残。

二零零三年三月,恶警又在家绑架了李义芬,非法劳教二年。

二零零八年五月六日傍晚,恶警再次闯到李义芬家里骚扰,企图再次绑架她。李义芬被迫离家出走了,过着流离失所的生活。

二零零八年八月二十日,李义芬在河北青县被警察绑架,被第三次非法劳教。

◇张桂云,女,六十岁,家住天津市南开区白堤路海洋研究所宿舍。二零零零年,张桂云因想为大法说句公道话而到北京上访,被非法劳教一年,在天津板桥女子劳教所中,受到非人的劳动折磨。由于不放弃信仰,到期加刑一年。

张桂云后又被从判两年劳教,之后再加期一年,前后相加,共被非法关押五年之久。并在此期间受到酷刑折磨,如关小号、鞋底抽脸、强制超长时间劳动等等。

二零零九年六月,张桂云因使用真相币,被南开大学保安辛卫东构陷,后绑架到南开区看守所。在非法关押五个月后,于二零零九年十一月非法开庭。开庭当日,她与家属见面,原本一百三十多斤的体重,已瘦的不象样子。

目前张桂云被非法关押在天津市女子监狱三监区,她因不放弃信仰而被虐待折磨。

四、南开区科技、教育界精英遭迫害案例

在南开区遭受酷刑迫害致死及被非法判刑重刑等严重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中,知识分子占很大比例。其中有教师、医师、公司业务员等。南开区还是天津市智力密集、科技发达的高教科研基地。区内有全国著名的南开大学、天津大学等综合性和理工科高等学府,有激光研究所、物理研究所等国家和市级科研机构近百家,这里知识分子、科技精英云集,法轮功修炼者众多。中共迫害法轮功开始后,这些科技精英、国家的栋梁成为中共重点迫害的对像。

1、在天津南开大学、天津大学、天津师范大学等高等学府里,恶警挨门挨户登记,对修炼法轮功的教职员工及部份大学生,采取人人过关,全家陪伴,株连九族的迫害政策,强迫法轮功学员写保证放弃修炼。对重点人物如辅导员办班,强行洗脑,过农历新年都不让回家,不从者就强迫休学、拘留、劳教、判刑。

◇张润梅,女,近四十岁,硕士毕业,天津大学任教。二零零零年十月因参与天津大学博士集体为法轮功和平上访,在天安门打横幅一案,被非法劳教两年,关押于天津市板桥女子劳教所。因不接受邪恶的洗脑,被加期七个月。回来后,天津大学不再留她任教,逼迫其辞职,她被天大诱骗解除了劳动合同。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张润梅再次被绑架,被劫持到天津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判处劳教一年零三个月,加期约半个月后,于二零零六年二月回家。

二零零七年一月,天津市南开区义兴里恶警刘金涛等带人去其租住的房子进行骚扰,非法抄家,干扰其正常生活。

二零零九年六四前夕,在工作单位被南开区610绑架,被非法关押在南开区看守所。法院对其非法判刑五年。

◇蔺勋,女,一九七八年二月二十七日生,是南开大学九七届计算机自动控制专业学生。二零零零年四月末,南开大学保卫处不法之徒逼迫她与法轮功“划清界限”,遭拒绝后,学校就非法将她停学一年。校保卫处人员协同天津市公安局还非法查抄了蔺勋在校监室(15宿520室)。至二零零一年五月停学期满时,校方再次重申要她表明与法轮功“决裂”的态度,否则不予接纳。

二零零一年六月十八日,蔺勋受同监室一女同学之邀回天津,次日在校饭店被校保卫处与学府街派出所警察绑架,被非法判两年半劳教,劫持到天津市板桥女子劳教所。蔺勋被强制劳动,每日劳动十八小时以上。

2、中国医学科学院放射医学研究所位于天津市南开区白堤路238号,南开大学后门附近。多年来该研究所一直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先后多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遣送原籍或被迫调离。二零零三年,听命于天津市委书记张立昌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所长兼党委书记周继文遭到恶报,患最恶性的肿瘤——胰腺癌死亡。二零零七年,继任党委书记张爱丽也得了恶性乳腺癌住院。然而该研究所的掌权恶人仍不思悔悟,继续对法轮功学员疯狂迫害。

◇郑宏文,女,原中国医学科学院放射医学研究所所长办公室打字员,二零零八年二月在讲真相时被恶人告密,以所长樊飞跃为首的党政人员将她软禁,限制人身自由达一个月左右。二零零零年被非法关押在天津板桥劳教所,回来后被安排到研究所收发室工作。郑宏文为人厚道,工作勤恳。就是对这样的好员工,放射所恶人仍不放过,几个星期以来,郑宏文被关在行政办公三楼的一间办公室里,恶人不断轮番谈话,逼迫她写什么东西。并扬言要移送公安机关。

五、勾结黑心医生、军队医院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

自二零零六年以来,追查国际对中国大陆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运作进行了追踪调查,证实了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是真实存在的,调查结果显示,位于中国天津市南开区复康路24号的天津市第一中心医院器官移植中心(即东方器官移植中心),涉嫌提供活体法轮功学员器官。

天津市第一中心医院器官移植中心,在几年内迅速发展,更名为“东方器官移植中心”,成为目前亚洲最大规模的器官移植中心。据东方器官移植中心自己公布的数据显示:截止2004年该中心已累计完成肝脏移植2248例,肾脏移植年平均完成300余例,肝移植年平均完成600例,远远超出西方国家的正常手术量。

东方器官移植中心主任、创办人沈中阳,于二零零三年(这个特殊的年份)在北京武警总医院成立了“武警部队肝移植研究所”,并担任所长。 与武警部队的密切联系,是沈中阳所负责的几个移植单位获利于新的器官来源的重要因素。有证据表明这些器官来源于活着的死囚犯或法轮功学员。南开区政法委系统、六一零组织是这一罪恶链条上的重要一环。

六、南开区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部份责任人

▼郝宝刚、王凯,南开区“610”成员,是南开区迫害法轮功的主要凶手,参与策划、布置绑架法轮功学员,其中郝宝刚对嘉陵道中学优秀教师法轮功学员唐坚被迫害致死负有直接责任。

▼陈文盛,天津市南开区学府街派出所副所长,用蹲堵、监控、绑架、抄家、关押、强迫洗脑等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对法轮功学员唐坚迫害致死,负有责任。

▼朱凤杰,派出所警察,这个地区大部份被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都是他办的。

▼吴浩,天津市公安局南开分局警察,迫害死法轮功学员王义责任人,南开区的法轮功学员被劳教、判刑都是他主办的。

▼南开分局国保支队为直接实施绑架的行恶者,多次抓捕迫害逼供法轮功学员,参与成员还有:

队长刘建、副队长李昕;恶警:王洪水、孙维启、曹筠、曹煜

▼南开检察院于程

▼南开法院朱颖

结语

本文所述只是南开区“610”、政法委恶徒所犯罪恶的冰山一角,随着越来越多的黑幕曝光,清算中共恶党的时日已经不远了。自去年薄熙来、王立军事件以来,中共迫害法轮功的血债帮人物纷纷失势,政法委系统人员人心惶惶。然而天津市一些不法之徒却不思悔改,在现任天津市委书记——迫害法轮功的血债帮人物孙春兰的授意下,于二零一三年二月二十三日晚,绑架了十五名法轮功学员。其中南开区“610”及至少两个派出所参与了这次大绑架。

在法网恢恢,疏而不漏,上苍会帮助改邪归正的人,对于那些一意孤行的恶徒,最终等待他们的只有正义的审判。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