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阳谷县法轮功学员陈丕龙自述遭迫害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八日】我叫陈丕龙,现四十五岁,家住山东省阳谷县龙古寨村。我原在北县压力容器厂上班,记得当时我因腿上长疮,在家休班,我哥拿来一本《转法轮》让我看,他说这本书非常好。我看了发现这本书是教人重德、做好人的,我越看越爱看。以前我的眼睛有病,看电视一会就累的不行,阴雨天五米就看不清人,看了《转法轮》就好了。我就这样走進了大法修炼。

我按照师父讲的“真、善、忍”做人,做事首先为别人着想,以前我经常和妻子生气,怨恨父母对我不好,修炼法轮功后,我不与妻子生气了,也不恨父母了,成了一名孝子。在单位里,我按照修炼人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不拿单位的东西,在同行中起到了好的作用。

无故遭绑架 父亲被吓成脑血栓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开始公开迫害法轮功。我也屡遭当地警察迫害。二零零一年九月十五日,我正在和家人卖早餐,突然被一伙便衣恶警绑架,为首的是副所长张显海,他们随后又绑架了我哥哥,将我们铐派出所床头上,所长刘秀全对我又打又骂。指导员宋士、副所长张显海非法提审我,我知道对他们说什么也没有用,我一言不发,他们一看没办法,铐了我一天,不让吃喝。晚上将我和哥哥关进了看守所,我绝食抗议六天。我父亲姐弟们托关系,给局长宋庆雨、国安大队长司俊民、副队长陈凯送礼,他们才把我放了出来,说是监外执行。回家后听家人说,把我绑走后,警察非法抄家,搜走了我的私有财产,所有大法书籍。

我回家不到一个月,听说他们又要抓我,我只好离家出走。我父亲因害怕,到公安局报案,结果警察把我父亲扣押在公安局,局长李庆雨、大队长司俊民、副所长陈凯等商议决定让家人拿一万元领人,家人无奈只好东借西借凑了三千元交给了他们,他们才将我父亲放回家。我父亲由于惊吓,得了脑血栓。

被非法劳教 恶警抢走孩子的学费

我在外流离失所几个月后,趁晚上回家取换洗的衣服,没想到被警察发现,他们来了十几个人把我家围住,强行将我绑架走。家中仅有的、要给孩子交学费的一千七百元被他们抢走。为首的是副所长张显海。

他们把我绑架到派出所后,把我铐在柱子上长达三十六个多小时,不能动,也不给吃喝。二零零二年一月三十一日,他们将我劫持到王村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

在劳教所里,我和其他法轮功学员受到残酷的折磨。在恶警大队长郑万新、指导员李功名唆使下,恶警王新江、刘林等不让我们睡觉,逼坐小板凳,坐的臀部都烂了。我们每天还要被迫出去干活,晚上被逼洗脑,有时还要去加班,常常干到晚上十点多钟。直到二零零四年五月二十四日,我才出狱回家。

恶人频骚扰 世人看不下去

因我被恶党关押迫害三年,家中没钱,正在高考的孩子被迫辍学,这样把孩子的前程也耽误了。我回家后的几年中,也不得安宁,常遭办事处人员刘伟、综治办、派出所恶警等闯上家门骚扰、恐吓。有一次我正在上班,镇长、“610”、政法委、办事处等人就闯到我工作单位去威胁我,逼我诽谤大法,他们说省干部要来检查,必须要求我这样做,我不配合,他们就恐吓我,工厂老板实在看不过去了,说他们:你们这是在逼人走绝路吗?他们这才灰溜溜地走了。

在工厂里,我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领导分配什么我就干什么,从来不挑剔,老板从我身上看到了大法的好,对我很放心。我工作认认真真,兢兢业业,从不和别人争抢,总是把好处让给别人,同事们常说炼法轮功的人诚实可靠,爱帮助别人,他们才是世上最好的人。邻里之间,我也是按照大法的要求和他们相处,让他们知道法轮大法的美好!我修炼法轮功、做好人,何罪之有!

我们伟大的师父历尽艰辛万苦,在世上拯救世人,却遭到了中共恶党的疯狂诬陷,我们大法弟子向世人讲清法轮功真相,是叫世人不受邪党毒害,认清正邪,退出中共,才有美好未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3/28/山东阳谷县法轮功学员陈丕龙自述遭迫害经历-27145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