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军区军官杨兴福自述遭迫害经历(下)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六日】(接前文

8、第二次被非法劳教

劳教所里,张兵、汪卫忠、杨周超和文化工作站副站长章夏蹇早已在场。张兵向我宣读了军区保卫部对我劳教三年的决定,劳教期从2005年1月28日到2008年1月28日。叫我在劳教书上签字,我严辞指责他们,拒绝签字。张兵恶狠狠地说:“不认罪照样判你有罪,不签字照样劳教。”随后叫劳教所所长邵挺把我带走,不给家人送劳教通知书。此外,又对我家非法搜查,强行搜走了部分大法书籍和大法资料,不出示搜查证,也没有留下非法搜查的物品清单。

军区610又一次以军区保卫工作简讯的形式向全区团以上单位发文通报,竭力攻击大法和师父,为我网织罪名。并要求全军区部队,重点是退休干部进行一次拉网式排查,发现问题,严肃处理。邪恶之徒再次对大法犯下了滔天大罪。

28日晚,我宣布绝食抗议,并在其后的一周内三次向保卫部并转政治部领导上诉状,强烈要求撤销对我的非法劳教。1月29日上午,我的第一次上诉状递交给所长邵挺,邵答应马上转送。1月30日晚上,军事监狱狱政处处长潘兵把我叫去,对我转达了张兵对上诉状的三点口头答复:一是对你的劳教决定是正确的;二是停止绝食,恢复正常生活;三是服从管理,好好认罪认错,改造自己,争取早日走向社会。1月31日中午,我把第二次上诉状交给了邵挺。邵要求我先吃饭。我说:“对我劳教是错误的,我要以绝食抗议对我的非法劳教。”2月2日上午,邵叫我吃饭,我问他二次上诉状有没有答复?邵说没有答复,只叫你吃饭,再不吃饭我们要采取措施。2月2日晚,我第三次把上诉状送到邵手上。邵对我说:“明日一上班就把上诉状送走。但你要恢复吃饭,政治部上下领导都很关心你的身体,要求我们一天两次报告你的身体情况,现在快一周了。我们对上还不敢讲你绝食,只讲你精神不好,吃不下去,绝食性质就变了。再这样我们要采取强硬措施。”我再次向他表达我的强烈要求。4日晚,潘兵、邵挺又一次给我转述了张兵的两点口头答复:(1)上诉是胡搅蛮缠,不予受理;(2)立即恢复吃饭,再这样闹下去后果自负。我说:“张兵在枉法,是无法无天,他一只手遮不了天,我还要告他。”潘兵说:“告他那是以后的事。现在军事监狱和劳教所也有二条意见:(1)要求你暂停上诉,一周时间已过;(2)马上吃饭,否则将对你实施灌食或者挂水。我当即向他们表示了以死抗争的决心。最后,我答应绝食不绝水。他们说可以,但水里要加盐。我担心他们加其他不明药物,就说喝菜汤。他们说暂同意你喝汤,要尽快恢复吃饭。

2月7日(2005年除夕前一天)晚饭后,邵所长把大家都留在饭堂,宣布了一个决定:“今天这个年劳教所不过了。原因是杨兴福入所以来拒绝吃饭。要想大家过个好节,就要叫杨兴福吃饭。大家过不过节,包括我个人在内,责任全在杨兴福。大家现在都不要离开饭堂,你们各坐各的座位上,从现在开始,他什么时候吃饭,你们什么时候回去。各班把人管好。”说完就走了。我深知邵是制造仇恨嫁祸于我,不予理睬。好在全所劳教人员没有怨我的情绪,几位班长轮流来劝我吃饭。我对他们都表示了感谢,并向大家说了我的情况。晚10时,邵传话:“其他班回去休息,严管班留下,直到杨兴福吃饭才准带回。”我还是不吃饭。夜12时,邵传话:“严管班分两组,轮流值班,直到杨兴福吃饭。”当时,南京雪后方晴,冰凌在室外一尺多长,气温在零下8度。留下的人都增加了衣服。我仅穿解放鞋和一件战士棉衣,要求增加衣服,邵不同意,说除非吃饭。我深感师尊的慈悲呵护,那时我整十日没进粒米,身体已很虚弱,但其后并未感觉多大的寒意。就这样,一直到了8日的8时,大家早饭已经开过,我还是没吃饭。邵叫严管班把我带回。午饭后,几位劳教班长来传达邵的旨意,说今天是年三十,按计划晚上吃汤圆,如果你再不吃饭,汤圆取消,全所新年不过了。为了全所劳教人员过好年,最后我答应晚上吃饭。年夜饭的汤圆规定每人8个,炊事班长事先给我送来了,我吃了2个,其余的分给别人了。年初一早晨吃水饺,我又吃了2个。其后,我又恢复了每餐喝半碗汤。

五天的新年总算过去了。2月17日,邵在全所人员面前对我人身攻击、谩骂,说我给他带来前所未有的压力,给劳教所带来灾难。骂过我又诬蔑大法和师尊。象这种情况,他几乎每周都要来一次。我的家人强烈要求会见,都不允许。第一关是单位挡,第二关是610挡,第三关是劳教所不给进高墙深院。3月13日下午,我的家人来到劳教所,被邵拦在高墙之外。亲人只能在大墙之外呼唤我,我也只能在铁窗之下听到亲人微弱的声音。

3月14日上午,军区610选派的所谓帮教我的工作组进驻军事监狱。为首的是已升任保卫部部长的曹伯如和副部长张兵,具体负责的是汪卫忠,他们邀请了江苏610、南京市610和玄武区610人员来和我所谓的座谈,我对这些人的利诱、威胁不动心,对他们递上的水果、糕点视而不见。张兵对此给我施以重压说:“你别以为3年劳教你就可以出去,如不改变立场,劳教完了还可以劳改;还不转变就一直坐下去,共产党的天下,共产党的王法,就是要听共产党的,专政什么时候都不会放松。”随后又开始诬蔑大法和师父,汪卫忠在旁边帮腔造势。

其后,拉出了邪悟者沙根林和军区文化工作站邹新林。后来我才知道,沙是常州人,2002年因修炼被劳教一年半,后“转化”,被江苏省610聘为高级顾问,邪悟者冯春富就是被他转化的。此次让他来“转化”我,是冯春富极力向军区610推荐的。而邹新林曾得到过我的帮助和培养,从士官直到中校副团一直和我在一起工作,对我和我家庭情况非常了解。2000年7月之后接任我的工作,这次来所谓“帮教”之前,上级给他允诺:如成绩突出,为他立功。2007年1月28日我走出劳教所,他在当年4月30日晚被一轿车当场撞死,时年43岁。

3月15日上午,沙根林单独和我谈话(他自称是“交流”),他充分地发挥了能言善辩的嘴上功夫,从上午9时一直谈到晚上9时,我都没有动心。但他反复说的一句话:你对大法、师父的坚定坚信很敬佩,不能最大限度符合常人状态修炼就不对了,这个执著不去掉不能圆满。我有点拿不准。晚8时后,他陪着我上厕所,路上携着我,我不要他这样,他说:“我不这样你早就摔倒了,你很危险,若不马上吃饭,明日我们不一定能见到面。”我说:“我感觉很好,啥也没事。”他站起来并和我告别,说:“明天不来了,不能来了,否则你生命出现危险别牵扯到我。”我对他危言耸听的话难辨真伪。我自然不能这样死去,我还要在世上证实大法,完成洪誓大愿呢!沙走了一会功夫,我正在犹豫间,邹新林来了,抱着我就哭,他说:“听沙老师(沙根林)说了你的身体情况,我担心极了,立即赶来。你不能这样,你对我象亲哥哥一样,我怎么忍心你就这样离开我呢?我不能没有你,不能没有你的帮助。你一定要听我的劝告……”说话间就把事先准备好的奶粉、饼干递给我叫我吃,并说:“你吃,没人看见,就我俩知道;你绝食照样绝食,我不讲。”我说:“我怕谁呀!我绝食是公开抗议邪恶对我的非法劳教,事先是宣布的;现在吃饭也就应该是堂堂正正的,公开的,谁也不隐瞒。”说话间,邵送来了热水瓶和麦片,热情地为我冲好。至此,我46天的抗议非法劳教的绝食宣告结束。

16日晨,邹新林给我送来了鸡蛋、豆浆、油条等,叫我不要到劳教食堂吃了,他从外面带来。吃饭间邹说:“沙老师修的层次高,讲的头头是道,我们在一起无话不说,以后我也要修炼,沙老师答应教我动功,送给大法书。还叫我不要对别人讲。”沙根林见我有空可钻,就又给我讲开了,滔滔不绝,我的漏洞被他撕得越来越大,以致我防不胜防。沙给我谈了五天,后来又到劳教所看了我一次,临离开时,军区610还为沙和邹设了庆功宴,610指派文化工作站送他两千元奖金。最后汪卫忠来收尾。此刻我才意识到我也随着邪悟者邪悟了,走了一个修炼者决不该走的路。决心就此打住,决不脱离大法,背叛师尊,但怕心很重,不敢公开站出来全盘否定。沙根林对我讲劳教满一年就出去(军区610对沙允诺),结果汪卫忠讲劳教满一半(一年半)就走人,也变卦了。我找汪讲理,汪说要想减期一半可以,要写保证,如何如何。我说一个字也不会写。2007年1月28日,我走出了劳教所。

9、高墙铁窗之外的迫害

走出劳教所之后,文化工作站的崔荣辉书记、宗贵铭站长并没有放弃对我的迫害,他们对610言听计从,并码上加码,要求我每个月向他们汇报一次思想,一个季度写一份思想汇报,我不予理睬。他们就找一个干事非法跟踪我,结果不到一个月,那位干事因受贿被人揭发,2007年4月,被上级机关强行退款,转业处理。2007年底,乘军休干部移交地方之机,对我再行迫害。因地方军休部门不收我,崔、宗就勾结610逼迫我写保证,我坚决抵制,彻底否定。2008年奥运会之前,崔、宗又故伎重演,要我与他们签责任书、写保证书,遭我严词拒绝。他们就组织人围攻我,扬言要办我的洗脑班,再不签字,就要整你女儿,看你怎么办?结果此话说出三天,突然上级来电话通知:免去崔荣辉文化工作站书记的职务;宗贵铭免职退休,重组文化工作站领导班子。至此,邪恶强加给我的迫害终止。

三、对家人的迫害

(1)妻子陈春美在我被非法劳教的2001年的3月,被南京市610、玄武区610劫持到南京市看守所,非法拘留迫害28天,正念走出。直接劫持的是后宰门派出所,时任派出所教导员叫曹绪文,劫持片警姓宋。2001年8月,妻子又被玄武区610劫持到玄武区洗脑班迫害一个月,劫持的仍是宋恶警,时任后宰门派出所的教导员叫王日然。2002年3月,她又被邪悟者供出,再次被后宰门派出所宋恶警劫持到玄武区洗脑班迫害20天,最后正念解体了洗脑班。负责迫害的还是后宰门派出所教导员王日然。宋恶警从2002年下半年去向不明;教导员王日然在2003年因经济问题先被降职,调离岗位,后被撤职,现身患癌症。

(2)女儿杨菁2000年是军区南京疗养院代理护士长,我被非法劳教时,军区610找女儿谈话,要女儿揭发父亲的问题,并要求划清界限。杨菁严词拒绝,并口口声声说:“我爸爸是好爸爸,是最好的爸爸,平时就教育我做好人、好事、善事,遇事要忍让,爸爸没有错!父亲就是父亲,父亲只有一个,怎么能划清界限?!”当时医院配合610,取消了其代理护士长的职务,并于2003年被迫转业。

(3)女婿叫冯瑶。军区汤山疗养院配合610先是用利诱的手段叫其和女儿杨菁离婚,遭其拒绝后又威胁刁难,在工作上制造事端,使他精神上受到极大创伤。2005年初,军区610强迫军区联勤部令他转业。

(4)我74岁的岳父陈恒福,2000年7月12日得悉我被非法刑拘时,当场昏倒,送医院抢救,头部伤口被缝了数针。受此恐吓,后一听到警笛就害怕,精神一直抑郁不振。又加之我2005年初第二次被非法劳教,精神又备受刺激,于2007年含冤去世。

(5)我的兄长、姐姐和侄男侄女、外甥等十多人,2000年7月13日听说我被非法刑拘之后,从安徽老家急急赶来南京强烈要求探望,军区610严词拒绝并大加训斥。文化工作站拒绝回答他们提出的问题,又无人接待。正值盛夏,天气炎热,心中焦急郁闷,身心受到了极大伤害。至今提起,心有余悸。

四、参与迫害者

(1)李继松(中将):1998年下半年至2004年上半年任南京军区纪委书记兼管政法工作。追随江氏流氓集团,迫害大法弟子,我于2000年7月9日被南京国安特务非法劫持后对我采取的一系列的迫害一直到非法劳教,最后都是报他批准的。他从2004年上半年退休后就身患癌症,半年后遭恶报去世,时年64岁。李继松退休以后继任他的是高武生,现仍在位。

(2)刘永治(中将):1999年初任南京军区政治部主任,在我于2000年7月9日被南京国安特务非法劫持后,虽然他当时在驻厦门部队调研,但情况都是报告他的,对我的一系列非法行动,也是经他同意的。7月12日上午赶回南京,下午就对我威胁迫害。2001年调任军区副政委,其后调任兰州军区政委,两年后调任总政副主任,于2009年退休。

(3)王长贵(少将):1997年初任南京军区政治部副主任,分管政法工作,1999年后兼任军区政治部机关邪党委书记。我于2000年7月9日被南京国安特务非法劫持后除军区610外,他是迫害我一系列非法行动的关键性的打手、主谋和推手,一直在劳教所对我的迫害和2002年7月出所后调郄连房任机关协理员非法跟踪等都是他授意和安排的。他于2003年下半年退休。在他退休之前又把积极追随他的郄连房调回军事监狱(从正营提为副团职)任政治协理员。王长贵现身患癌症,长期住院治疗。

(4)曲文(少将):2000年7月9日我被南京国安特务非法劫持时,他任军区保卫部长,军区这一级610(应该全国整个610机构)是个畸形的机构,他有组织没编制,但他的名头又很大,他的主任是政治部主任兼任的(全军统一的),也就是说是大军区副级单位,他可以驾驭军区各大单位。所以610人员到各大单位都是权力很大,口气很硬。但他的办事部门就是保卫部。军区保卫部相当于地方的公安厅局,但他又比地方公安管的多,比如他的安全处,就行使地方安全厅局的职权,还有军事监狱、劳教所也隶属于他的管辖,作为军区610的办事部门,1999年7月20日之后,军区部队所有破坏大法、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行动和所有行文都是出自他之手或他的部门,整个军区所有大法修炼者(不仅是军人,还包括军区部队的职员、职工和家属子女在内)他都是打手、主谋和推手。2003年提升为安徽省军区副政委,后调任军区联勤部副政委,2009年底退休。

(5)许湘东(少将):于2001年任军区政治部副主任,2003年下半年王长贵退休后接任政治部机关邪党委书记。2004年底610非法搬走我家的电脑,对我非法扣押和2005年初把我劫持到镇江办我的洗脑班,直到非法劳教,都是经他同意和批准的,他是第二次迫害我的元凶,他已于2008年退休。继任他的是张玉玺,现在位。

(6)曹伯如(大校):1999年7月20日邪党迫害大法以来他就任保卫部副部长,他不仅是2000年7月9日以后迫害我的急先锋,又是迫害整个南京军区部队(并不局限于军区部队,包括职员、职工、家属子女)广大修炼者的急先锋、主谋和推手。他直接参与迫害的还有:一是,江西省军区宜春军分区参谋熊鹰(当时是正营降为正连、中校降为上尉),于2000年12月份被送到军区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后减期11个月。二是,军区司令部技术侦察一局参谋周可可(副营降为正连、少校降为上尉),于2004年5月份被送到军区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六个月,后减期一个月。三是,国防科委厦门卫星测控站(按编制序列不属于南京军区管辖,他是按属地管辖办的)工程师李志政,于2001年3月份被送到军区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六个月,后减期五个月。四是,总参谋部南京理工大学处级干部(部队职员)朱仕达,于2001年1月份被送到军区劳教所非法劳教了七个月。

曹于2003年从副部长提升为部长,接任曲文,又于2010年2月提升为福建省军区政治部主任,现仍在职。

(7)张兵(大校):他是2000年7月9日以后迫害我的重要打手,他当时任保卫部刑侦处长(刑侦处是主管军事监狱和劳教所的部门),我在劳教所受的所有迫害,还有上面提到的四位大法修炼者,他都是迫害的主谋和急先锋。2003年提升保卫部副部长,接任曹伯如。他是2004年底和以后的一系列对我的迫害,他都赤膊上阵,充当打手、主谋和急先锋。因2007年5月,保卫部干事杀人案事发,他负主要领导责任,被上级处以严厉处分,但仍被提升为安徽省军区预备役师任政委至今,现在职。

(8)宋鸿喜(大校):他是2000年7月9日之后迫害我的最前沿人物,当时他是安全处(职责相当于地方的安全厅局)干事(特务),审讯、逼供我大多都是他干的。由于追随大魔头江氏流氓集团,为王长贵迫害我制造炮弹,2001年上半年被提升保卫部安全处副处长,2002年7月我走出劳教所之后的非法跟踪迫害,他是主谋和打手。2004年提升为安全处处长,2007年提升为保卫部副部长,接任张兵。因此,他直接非法跟踪、逼供迫害了我,还有熊鹰、周可可两位修炼者。同时,他又是江氏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大法以来,军区部队所有对法轮大法和大法弟子迫害的打手和急先锋。现仍在职,继续行恶。

(9)汪卫忠(上校):他是2000年7月9日后迫害我的最前沿人物,当时任保卫部安全处干事,是协助宋鸿喜办事的人物。有时是宋冲在最前沿,有时是他冲在前沿。2004年底迫害我时,宋作为处长,就充当主谋和策划,就由他冲在最前沿。所以积极逢迎全军610人员,对我搞逼供是不择手段,居心极其邪恶。2007年我走出劳教所后,他又是不计后果的指使和伙同文化工作站非法跟踪、骚扰迫害我。直到2008年北京奥运会之前他仍在迫害我。奥运之后,仍是干事。2009年至今不知去向。

(10)刘伟(大校):虽上述没有提及他的名字,但江氏政治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大法之后,他就任保卫部安全处长,2004年改任刑侦处长(主谋军事监狱和劳教所),2006年提升保卫部副部长,2010年初,曹伯如提升走了之后,保卫部长一职空缺,由他代理,行使部长职权。作为保卫部的安全处和刑侦处的处长出身,和后任副部长并主持工作的他,破坏大法、迫害大法弟子的事是不会没有他的,不过行踪更为诡秘而已。

(11)宗贵铭(大校):他从1997年起就任文化工作站站长,直到2008年7月退休。他作为单位的主管,文化工作站对我的一切迫害,他都是主谋和策划,比如,2000年7月13日之后,阻止我安徽老家来的亲人探视和上访,2005年初又直接把我劫持到镇江洗脑班迫害,制止家人要我回家和探视,以及2007年1月之后走出劳教所的迫害,他都是主谋和打手。

(12)崔荣辉(大校):他是2000年7月我被非法劫持之后的文化工作站政治处主任,2004年之后他又提升为书记,也是积极逢迎610迫害我的单位关键人物,他不仅在我走出劳教所之后迫害我,在劳教期间他也是积极配合610和劳教所参与迫害我的重要人物。直到2008年7月宣布免职(时年49岁)为止。现患多种疾病,受到应有恶报。

(13)章夏蹇(大校):文化工作站副站长,2004年初到文化工作站任副站长,在2004年底是文化工作站积极配合军区610非法排查和迫害我的参与者和主谋。2005年初,又是他配合610把我从镇江支持到劳教所的指挥人物。在2005年底,在和崔荣辉争夺迫害我领功时闹翻,后被崔和宗二人架空,现仍在位。

(14)朱福熙(少将):2000年7月9日我被非法劫持之时,他是军区政治部秘书长,作为政治部主任的助手,政治办公室的主管(主任、副主任不在位时,他可代行主任职权),他的职权是很大的。由此,他也是其后迫害我的策划和主谋。2002年提升任第十二集团军政治部主任,后调任总政副秘书长。从2005年初在全军610上送的关于非法调查我的情况报告上批示内容来看,他是全军610的头头是无疑的,由于身居全军的位置上,那迫害就不限于一个军区,而是全军整个部队(包括职员、职工、家属子女在内)的,是全军积极追随江氏政治流氓集团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邪恶集团头头之一。后提任总政干部部部长,2009年底提升任第二炮兵政治部主任,现在任。

(15)前述讲到的总政保卫部安全局王副局长(大校,名字不详,祖籍系江苏省泰州)即全军610办公室的办公室主任。他应在大魔头发动迫害法轮大法以来,就参与了610,进行迫害了。2005年初对我的迫害足见极其邪恶,行恶遍布全军。据说2006年提升到某军事院校任政治部主任。现情况不明。

(16)郄连房:除上述记述他的恶行之外,补充如下:2003年下半年他被提升为军事监狱政治协理员;2005初我第二次被非法劳教时,他回避和我接触;2007年调任安徽省来安县人武部政委(正团),现情况不明。

(17)邵挺:除上述记录的恶行之外,现仍任劳教所所长,不过现已无人劳教,但编制并未撤销,挂空着。

(18)杨周超:2004年底带人非法搬走我家的电脑,非法劫持我,后来的一系列迫害,也都是他在一线干的。由于他的邪恶草率行为受到不少有良知人的指责,2005年上半年从军区政治部机关下到某团队当干事,至今情况不明。

注:自1999年7月20日至今,历任南京军区政治部主任兼610办公室主任的有:

1998-2000年:刘永治
2001-2002年:潘瑞吉(已退休)
2003-2004年5月:孙大发
2004年6月-2006年:李长才(现任兰州军区政委)
2007年至今:褚益民

自1999年7月20日至今,历任总政治部主任兼全军610办公室主任的有:
1999-2003年:于永波(上将,已退休)
2004年至今:李继耐(上将,现在位)

(全文完)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