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龚家湾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综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七日】(明慧网通讯员甘肃报道)兰州龚家湾洗脑班是甘肃省中共邪党为迫害法轮功学员秘密设立的邪恶基地;是西北地区迫害法轮功学员最多、手段最邪恶的黑窝之一;是一个践踏法律、践踏人权的黑监狱。近十三年来,有四百多名法轮功学员在那里遭受惨无人道的迫害,其中原甘肃省豫剧团琵琶师刘植芳、原中国石油勘探研究院高级工程师钱世光、原甘肃省建筑工程二公司职工郑凤茹、兰州电机厂职工毛亚萍,赵颖哲、张明海等多名法轮功学员先后被龚家湾洗脑班迫害致死,有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伤致残。

龚家湾洗脑班地处兰州市七里河区垄家坪北路一三六号,原是兰州市百货公司龚家湾仓库。于二零零一年底由甘肃省、市政法委“六一零”直接拨款,先后耗费巨资将龚家湾仓库租借三十年,新建一栋办公大楼,外设绿地花园,新办公楼对面有栋四层旧楼。

二零零一年至二零零四年,非法集中关押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当时四层楼关满了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洗脑班将每个法轮功学员单独关押一个房间,由单位派来或由洗脑班从社会上雇用来的人员(包括省市“六一零”及洗脑班警察介绍来的人员)当包夹,每两名包夹监视、看管一名法轮功学员。

龚家湾洗脑班(兰州市劳教所)大门
龚家湾洗脑班(兰州市劳教所)大门

二零零四年至二零一零年底,龚家湾洗脑班将各地区绑架来的法轮功学员都转移到百货仓库院内最里面,原存放电冰箱的一栋两层楼内。

二零零七年,为掩人耳目,兰州市长张津梁到洗脑班,专门为开设兰州市劳教所挂牌。二零一零年原校长韵玉成退职,黄嘉芃任兰州市劳教所所长兼校长,剡永生任副校长,祁瑞军任洗脑班书记。二零一零年十月后洗脑班处于瘫痪状态,邪恶机构又重新搬回新办公楼对面的四层旧楼,增调劳教所牟向阳为洗脑班负责“转化”安全保卫部长,洗脑班与七里河保安公司签约,雇用三名保安王玉成为小队长,王成荣、王智清,在四楼走廊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与警察办公室之间的铁栅门外,设置办公桌,二十四小时三班倒轮流值班,看管、监视法轮功学员的言行。

甘肃省邪党书记王三运

二零一二年元月初王三运调任甘肃省恶党书记后,不思悔改,仍集邪恶之所能在全省范围内继续对善良的法轮功学员进行邪恶迫害,起用多年来极力迫害法轮功的邪恶凶手担任全省各级政法委、公检法系统,“六一零”非法机构头目,致使以前没有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地区也出现了严重的迫害,除在全省各地县大肆非法骚扰、绑架、关押、拘留、劳教、判刑法轮功学员外,曾一度处于瘫痪状态的兰州龚家湾邪恶洗脑班又重新启动。

甘肃省恶党书记王三运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积极追随江氏流氓集团,先后在四川省、福建省、安徽省三省任职期间,极力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一年,迫害法轮功的元凶周永康担任四川省委书记时,王三运时任四川省委副书记,他亲自发动“狂飙—F”行动,在全省范围内大规模非法搜捕大批法轮功学员,迫害致死三十几名法轮功学员。

甘肃省邪党书记王三运
甘肃省邪党书记王三运

二零一一年四月十八日,王三运因严重迫害法轮功学员,在台湾被以“国际刑事重罪”起诉到高检署。王三运犯有“残害人群罪”及违反“联合国政治及公民权利国际公约”等罪行。台湾法轮大法学会表示:希望高检署不要再以无管辖权为由,驳回法轮功的提告。对此,高检署检察长颜大和表示,会依法律程序处置。王三运是近一年来赴台湾的中共高官中,迫害法轮功学员最为严重者。

邪恶的“专家组”进驻龚家湾洗脑班

二零一二年,王三运来甘肃后,一面抽调甘肃各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首、公检法司人员,配合从北京、湖北、济南、浙江、四川等地抽调专门“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所谓“专家组”,到北京前进监狱、河南省等地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监狱,专门串通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邪恶经验,拍摄录制高压被迫“转化”后学员的违心言行、言论录像,于二零一二年七月上旬开始,重新启用兰州龚家湾洗脑班作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基地;另一方面,由各地市县区政法委“六一零”对所有没“转化”的法轮功学员摸底,有计划、有预谋的指使全省各地市政法委、“六一零”、公安国保、街道、派出所将大肆非法跟踪绑架的法轮功学员分别关押到拘留所、龚家湾洗脑班等黑窝,强制洗脑、非法劳教、判刑。非法关押在龚家湾的法轮功学员都由所在区、街道社区每天派两人定期轮流包夹、胁迫“转化”。

二零一二年六月,省市政法委、“六一零”,专门拨巨款,用近一个月的时间,将龚家湾洗脑班(现今兰州市第一劳教所办公楼对面)旧四楼顶部五层重新整体装修成豪华会议室。七月八日后,短短十天之内,又拨款十万元,配置电视、会议桌椅等,将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四楼房间,全部撤换成统一的单人床、床头柜、被套床单等一系列设备。城关区政法委“六一零”主任高丽娜,亲自出面与七里河公安分局下属的七里河保安公司签约,临时招募社会无业人员做保安,替换街道社区包夹人员,每一个法轮功学员派三名保安人员轮流值班,负责“包夹“转化””法轮功学员,洗脑班和保安公司签订的合同是,每人每月一千六百元的工资,而保安公司只给保安每月发一千二百元的工资。由保安公司队长龚满福专门负责此事。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学员有工资的被非法勒索,支付包夹保安的工资,洗脑班伙食费、水电费等。

甘肃省委副书记马湘贤、省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厅厅长)罗笑虎,直接授意省“六一零” 处长董××、唐生、省政法委主任窦××、省司法厅厅长王禄维,甘肃省监狱管理局局长郭建忠,兰州市政法委书记金祥明、副书记张明泉,兰州市“六一零”主任董建民、甘玉军,兰州市司法局局长曾效勇、副局长李英,兰州市公安局副局长李武平,兰州市城关区“六一零”主任高丽娜,干事王桂兰,西固区政法委副书记陈绍清,在甘肃省全省内又抽调庆阳司法的李建平,张掖的汪××,甘肃省天水监狱邪教科副科长刘江涛、甘肃女子监狱邪教科科长恶警朱鸿、甘肃女子劳教所大队长屈玲、天水法院的唐某、心理学研究人员,法律专业人员等全力配合所谓的“专家组”对非法关押在龚家湾的法轮功学员实施迫害。

全国各地抽调组成的所谓“专家组”,每天由兰州市司法局的专车接送进驻龚家湾洗脑班,对甘肃省各地没有“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强制洗脑“转化”,晚上又与甘肃省市政法委“六一零”、公检法司头目马湘贤、王禄维、郭建忠、张明泉、董建民、李英、李武平等人聚在一起吃喝玩乐。周末又由甘肃省司法局专车拉到酒泉、敦煌、嘉峪关、庆阳、会宁、榆中兴隆山等地,一边旅游参观,一边对各地政法委、“六一零”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行进行监督,而且到兰州女子监狱、兰州监狱,安宁、九州等拘留所进行所谓的“讲课”,目地都是为了“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并且直接参与了对会宁大法弟子的非法庭审。

甘肃女子监狱邪教科科长恶警朱鸿、甘肃女子劳教所大队长屈玲等回到监狱、劳教所后,更加肆无忌惮,制造恐怖气氛,驱使更多警察、犯人加重了对法轮功学员的犯罪行为,变本加厉的殴打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学员。

为了达到邪恶的目地,所谓的“专家组”分为六组,每组由“专家”担任组长负责“转化”工作,省市县区抽调公检法司人员为组员,从监狱、劳教所专门给每组配一名警察来胁迫、威逼法轮功学员。其中一组由济南的刘洪任组长;一组由四川资阳市洗脑班的徐艳红(女)任组长;一组由扬州大学高某某任组长,四川大学教师许X(女);一组由湖北省法制教育所(洗脑班)龚健(已被列入“追查国际”名单)任组长;一组由北京前进监狱周X任组长;一组由浙江司法的钱X(女)任组长; 每天由“专家”、警察、保安监视、胁迫法轮功学员观看诬蔑大法的录像片。每天晚上,每个监视大法弟子的保安都要填写大法弟子每日的言行活动,由各区政法委书记、警察、“专家”检查。

兰州市公安局、城关公安分局抽调国保大队陈志凯、贾兆孝、董金霞、张斌等专门负责配合所谓的“专家组”对法轮功学员实施绑架、胁迫、劳教、判刑等。其中省“六一零”人员讲:抓捕一名法轮功学员,“上面”给六万元。

自一九九九年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以来,历任甘肃省委副书记马西林、马湘贤,甘肃省政法委书记洛桑、陈学亨、罗笑虎,副书记周兴福、侯效岐,兰州市政法委书记张兴中、李森洙、金祥明,副书记张明泉、兰州市“六一零”主任董建民,一直被中共利用,极力参与迫害,对兰州市法轮功学员的绑架、关押、劳教、判刑,直接由他们决定,都是龚家湾洗脑班的直接操纵者。

在二零零九年,高丽娜任城关区“六一零”主任后,利用龚家湾洗脑班黑据点与王桂兰积极迫害法轮功学员,所有城关区法轮功学员被绑架的过程中都由她们亲自参与。龚家湾洗脑班副校长剡永生一直仇视大法,自二零零一年开始,与前龚家湾洗脑班校长韵玉成编造破坏大法的黑皮书,毒害更多的世人。当祁瑞军利用吊铐、毒打等暴力迫害无法达到对大法学员正信的动摇时,剡永生、杨东晨又转变迫害方式,极尽邪恶的伪善欺骗手段,在二零一二年恶首王三运对甘肃大法学员的迫害中,积极迎合、处心积虑、不懈余力的迫害、胁迫“转化”法轮功学员。许志红、杜梅、温静、罗秀芬等人,都是龚家湾洗脑班先后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直接责任人。

龚家湾洗脑班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案例

1.对金吉林、陈剑儒、牛万江、张振敏、汪彩霞、孙兰萍六位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从二零一二年七月九日开始,“专家组” 集中对金吉林、陈剑儒、牛万江、张振敏、汪彩霞、孙兰萍六位法轮功学员进行分组攻坚“转化”。 在近两个月的时间,每天从早上开始,强迫六位法轮功学员到分开的会议室、房间看邪恶诽谤大法的电视、组长挑头做“转化”,其他人员配合。中午吃饭时留保安陪着看,下午恶人们接着围攻、谩骂学员、看电视,六点吃完饭后,恶人去休息,大法学员接着被强迫看电视,天天如此。为了达到邪恶的“转化”目的,“专家组”幕后操纵国保大队陈志凯、贾兆孝、张斌等警察,不间断的集中半天或一天时间,非法提审、以劳教、判刑威胁恐吓法轮功学员。期间法轮功学员牛晓琴在七月中旬,被他们直接闯入房间,加戴手铐劫持到柳沟河甘肃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当时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还有李桃花、李萍等九位。

2.对法轮功学员孙兰萍的迫害

法轮功学员孙兰萍是这次恶首王三运在全省有计划、有预谋的被疯狂迫害者。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九日傍晚,孙兰萍给父母做完晚饭后,回自己家的途中由城关区“六一零”指使,城关区国保大队伙同团结新村派出所四、五名警察绑架。恶警绑架时,在途中国安警察在孙兰萍脖子上拿手背猛砍,劫持到龚家湾洗脑班时,孙兰萍不由自主的发抖、抽搐,几乎晕过去。警察强行将孙兰萍抬到龚家湾洗脑班四楼办公室,当时龚家湾洗脑班不收,国保警察打电话请示城关区“六一零”,干事王桂兰电话中指使:你们想办法把她抬进去(洗脑班)。

二零一二年七月九日,由扬州大学高××任组长,四川大学教师许X(女),甘肃省天水监狱邪教科副科长刘江涛、甘肃女子劳教所大队长屈玲、洗脑班警察李小靖、包夹保安李玉珍、黄高兰等九人先后对大法学员孙兰萍进行车轮式的全封闭强制洗脑迫害。在邪恶的恐吓、威逼、强制洗脑等高压下,孙兰萍精神与肉体上的伤害加剧,孙兰萍几次发抖、抽搐,晕死过去。抢救过来后整整睡了三天,头根本不能动,眼睛不能睁,头晕、恶心,呕吐不断,长期吃不下饭,瘦的皮包骨。

3.对法轮功学员岳普灵、陈剑儒的迫害

二零一二年四月四日,法轮功学员岳普灵、陈剑儒到天祝县天堂镇讲真相被绑架,非法关押在天祝县拘留所十五天。因岳普灵、陈剑儒不是本地人(属于兰州红古区),恶警把两人交给兰州红古区海石湾国保大队,国保大队长李陵非常邪恶,十九日将两人劫持到兰州龚家湾洗脑班。据说当时龚家湾不收,海石湾恶警非要迫害,海石湾社区雇用街道三名无业人员王洪全、邵××、刘××轮流包夹陈剑儒。二零一二年七月,由北京前进监狱周某任组长,甘肃女子监狱邪教科科长朱鸿、西固区政法委陈绍清、洗脑班警察杨苗苗等人负责胁迫“转化”。 周X利用陈剑儒父母被兰州市法院非法庭审,每天用欺骗、威逼、恐吓等手段强迫陈剑儒天天写思想汇报,天天检查说不合格,不断诱迫陈剑儒按照他们的要求,以达到邪恶的目地,周X还暗中指使邪恶的包夹邵××,限制、监视、汇报陈剑儒的一言一行,不让陈剑儒与其他人说话,连上厕所都限制时间。陈剑儒长期被限制活动,造成严重的胃抽搐、经常剧痛……周X为了捞取政治资本,炫耀他们的所谓“成绩”,将陈剑儒在高压威逼下,违心写的所谓“思想汇报”由省市区政法委、“六一零”主任、警察、“专家” 等人召集的会上强迫宣读、验收,并拍摄录像,欺骗、迷惑他人。

八月中旬,兰州市政法委书记金祥明亲自带领兰州市政法委“六一零”、公检法司人员,由兰州市各区的政法委书记陪同到龚家湾洗脑班,督导检查法轮功学员的“转化”情况。

4.对法轮功学员金吉林的迫害

法轮功学员金吉林是兰州市榆中县金家崖村民,五十岁,因信仰真、善、忍,坚持修炼法轮功,遭中共残酷迫害。二零零二年五月被非法判重刑十年,先后被非法关押在兰州市看守所、兰州监狱、定西监狱、酒泉监狱,历经非人折磨。二零一二年五月二日十年冤狱期满。五月一日,金吉林年迈的父亲和儿子就千里迢迢从兰州赶到酒泉监狱,去接金吉林,却被告知人已经不在监狱,并糊弄爷孙俩说被人接到白银监狱去了。爷孙俩失望而回。五月三日早,金吉林家人找到兰州龚家湾洗脑班,几经周折,才被允许让金吉林的一双儿女进去见人。金吉林被乡政府的俩个陪员包夹看守,是被兰州市政法委、榆中县政法委偷偷摸摸于二零一二年五月二日凌晨,从酒泉监狱直接送到兰州龚家湾洗脑班迫害。中共邪党对法轮功学员从来没有讲过法律。金吉林的妻子已含冤离世,一双儿女期待父亲支撑艰难破碎的家,年迈的父亲盼儿心切,急需金吉林回家照顾瘫在床上的母亲。父亲几次到龚家湾洗脑班要人,兰州市政法委“六一零”就是将金吉林非法关押在洗脑班不放,洗脑班指使警察将老人架出大门外,门卫还几番驱赶。金吉林一直强烈抗议非法关押,洗脑班一直哄骗说:快了,快了……其实兰州市“六一零”就是暗中密谋所谓的“中央专家组”来对金吉林实施攻坚“转化”。 二零一二年七月九日,由四川资阳市洗脑班调来的徐艳红任组长,龚家湾警察赵X等人,每天对金吉林进行胁迫、威逼、欺骗等手段强制洗脑。

5.对法轮功学员汪彩霞的迫害

二零一二年五月三十一日早上十点多,兰州市法轮功学员汪彩霞在单位正在上班,被早已密谋、跟踪的兰州市城关区“六一零”干事王桂兰、国保大队陈志凯、渭源路街道、社区、派出所一行十几人,强行架到楼下,推上警车,直接劫持到龚家湾洗脑班。然后抢走钥匙,返回汪彩霞家中,非法抄走汪彩霞家中电脑主机及两千元现金等私人物品。随后渭源路街道书记贾冬梅、派出所副所长潘锦霞、街道办司法所所长刘建萍、社区书记黄玉洲、综治办主任张斌等近十人都赶到洗脑班,由街道书记负责安排每天一名干部、一名工作人员两人轮流包夹看守一个多月,直到七月八日由保安接替。

汪彩霞被劫持到龚家湾洗脑班后,一直绝食抗议对她的非法关押,要求放人。洗脑班不但不放人,还强行给她输不明液体,当汪彩霞质问输的是什么,她们说是营养液。可是输液时间不长,汪彩霞当时就感到身心狂躁不安,极度难受,直到六月十一日晚休克送往兰州电机厂医院抢救。抢救期间,“六一零”主任高丽娜负责城关区国保大队派警车在楼下看守,龚家湾洗脑班剡永生指使警察、保安、街道陪员层层看守,晚上输液时还加戴手铐。绝食十四天时,医院一名大夫、两名护士,街道综治办主任张斌、两名包夹,洗脑班警察、保安,雇用包夹孔庆英等九人将汪彩霞压在床上强行灌食,整整折腾一早上,险些窒息,导致呼吸道损伤,后来一直咳嗽不止。

二零一二年七月九日,“专家组”由湖北省法制教育所(洗脑班)龚健(已被列入“追查国际”名单)任组长,天水法院的唐X、龚家湾警察罗秀芬、杜梅,包夹保安成芬、王兰英、朱秀霞等参与对汪彩霞的强制洗脑迫害。为了达到邪恶的目的,龚健极尽邪恶之能事,对汪彩霞采取谩骂、吼叫、恐吓、侮辱、拳头、暴力胁迫等手段都用过来了,并无耻的扬言:你知道吗,我在湖北沙洋劳教所用电棒整夜让法轮功盘腿,彭敏、彭亮及他妈,他们一家的事是我亲自参与的。期间甘肃女子监狱邪教科科长朱鸿惯用在女监迫害大法学员的邪恶手段,诡异的笑、傲慢的姿态,对汪彩霞滥施淫威。在邪恶的高压胁迫下,导致汪彩霞身体极度虚弱,绝食期间因灌食引起的咳嗽一直不断,吃不成饭,大夏天浑身发冷,出虚汗。在这种情况下,济南的刘洪又以专家学者的温和,表现出很关心汪彩霞身体健康的方式,恩威并施,诱迫汪彩霞放弃修炼。

6.对法轮功学员牛万江、张振敏的迫害

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九日下午五点四十分,兰州法轮功学员牛万江、张振敏夫妇开的小吃铺门前突然停下两辆警车,城关区“六一零”、城关区国保大队、铁路西村派出所副所长周延荣等四男两女,这些警察在没有任何手续和交代的情况下,将牛万江夫妇绑架到警车上送往邪恶的龚家湾洗脑班。剩下一人给小吃铺到处拍照。家中小店无人照管。途中城关区“六一零”人员将牛万江身上的钥匙劫走,一行人从龚家湾返回牛万江家中,非法抄走家中电脑主机及私人物品。

当天晚上由铁路西村街道综治办主任齐国红叫来四名综治员郝××、杨建新、许秀英(女)、王云莲(女),分别包夹看守牛万江夫妇。在龚家湾洗脑班牛万江夫妇抗议非法关押,绝食抗议六天,要求放人,洗脑班一直推诿、搪塞,密谋、等待所谓的“中央专家组”对牛万江夫妇实施攻坚“转化”。

牛万江夫妇自江氏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以来,因坚持“真、善、忍”信仰,不放弃修炼,十三年来,一直在拘留所、劳教所、兰州监狱、甘肃女子监狱、龚家湾洗脑班等黑窝,屡遭邪党非法关押及非人残酷迫害,身心遭受巨大损伤,家中年幼的儿子无人照管,与年迈的外公、外婆艰难度日。二零零九、二零一零年夫妻二人才先后脱离黑窝,回到家中,四壁徒空,靠亲戚家人接济度日。双双长达十年的冤狱,身体经过一年多的调养,勉强恢复正常,在兄弟姐妹的资助下,负债五、六万元,好不容易支起一个小吃店,勉强维持生计,却又一次无端遭受绑架,孩子身心又遭严重伤害,整天在家中号啕大哭、以泪洗面,痛不欲生。邻居听到哭声,都对牛万江一家的遭遇痛心不已。

二零一二年七月九日,“专家组”由济南的刘洪任组长,张掖的汪××、庆阳司法的李建平,龚家湾警察温静、包夹保安陆敏、王顼、屈跃梅等参与对张振敏的哄骗、诱迫等强制洗脑。由于邪党的常年迫害,给家庭与孩子造成的经济损失和身心伤害,反而转嫁给张振敏夫妇,说成是因为他们修炼造成的,鼓动孩子埋怨父母,胁迫父母放弃修炼。在一系列强制洗脑与精神压力下,促使张振敏情绪激动,身心俱疲,两次晕倒。经过长达四个月的非法强制迫害,张振敏回到家时,维持生计的小吃店又负债上万元,使艰难的家庭雪上加霜。

浙江司法的钱X(女)任组长,龚家湾警察牟向阳、北京前进监狱周X、湖北省法制教育所(洗脑班)龚健、四川资阳市洗脑班的徐艳红(女)、济南的刘洪、扬州大学高××、张掖的汪××、庆阳司法的李建平、龚家湾警察杨苗苗等人都先后积极参与对牛万江实施攻坚“转化”。为了达到邪恶的目地,采用邪恶的“熬鹰”手段、车轮式的方式,企图摧毁牛万江意志,有次竟连续谈话、播放邪恶电视录像至凌晨四点,连他们自己都熬不住了,致使牛万江晚上呕吐不止,造成严重的胃溃疡,送电机厂医院抢救。因达不到目地,“专家”们给龚家湾洗脑班施加压力,操控兰州市“六一零”、城关区国保大队陈志凯等人以劳教、判刑胁迫牛万江,软硬兼施,企图达到邪恶的“转化”目的。

7.对法轮功学员李桃花、牛晓琴、李萍、付菊兰等的迫害

二零一二年六月十一日,兰州市法轮功学员李桃花等数人去龚家湾洗脑班要求无条件释放被迫害致生命垂危的五名法轮功学员,在上午十一时,李桃花、牛晓琴、李萍、付菊兰等十二位法轮功学员被兰州市政法委“六一零”设置圈套,有预谋的操控城关公安分局、安宁公安分局、防暴警察、洗脑班警察等,将法轮功学员在龚家湾洗脑班门外一家属院团团围住,强行绑架到桃树坪拘留所﹙收容所﹚。非法拘留十五天后,又于二十六日下午,把李桃花、牛晓琴、李萍、付菊兰被非法劫持到龚家湾洗脑。六月十一日当时,积极参与绑架洗脑班门外大法学员的洗脑班警察杜梅、雇用人员孔庆英等,于九月初,却被城关区国保大队陈志凯等人恐吓、威逼在所谓的“6.11事件”的结案书上签字。

法轮功学员付菊兰、李萍先后被龚家湾洗脑班警察牟向阳、返聘人员杨东晨等人诱迫、欺骗等强制洗脑迫害,先后于二零一二年七月六日、七月下旬回到家中。

法轮功学员李桃花,二零一二年八月初,龚家湾洗脑班警察牟向阳、湖北省法制教育所(洗脑班)龚健、浙江司法的钱X(女)等人,先后对法轮功学员李桃花进行不间断的威逼、恐吓,软硬兼施,持续施加压力。期间李桃花家中两位老人病危住院,做手术,急需李桃花去照顾,洗脑班不但不放人,反而将外地的女儿、身心俱疲的丈夫叫来,胁迫李桃花放弃修炼,更卑鄙的是,他们还将李桃花的退休工资克扣八千多元,说是支付李桃花在龚家湾洗脑班的费用和包夹保安的工资。

8.对白银法轮功学员赵淑娥的迫害

二零一二年七月下旬,在省政法委、“六一零”的操纵下,相继又有白银市法轮功学员赵淑娥,被白银市政法委“六一零”直接从家中绑架到龚家湾洗脑班,并派出所在街道工作人员两人轮流包夹看守,由济南的刘洪任组长,龚家湾警察温静威逼、胁迫、强制“转化”。

9.对临夏州积石山县法轮功学员安斌兰的迫害

二零一二年八月六日,甘肃省临夏州积石山县政法委“六一零”预谋、将正在吹麻滩镇方家村地里干活的法轮功学员安斌兰,哄骗到家中,说是上兰州学习几天,也劫持到兰州龚家湾洗脑班,由县“六一零”主任赵××(女),一名县工作人员包夹看守,期间湖北省法制教育所(洗脑班)龚健,龚家湾洗脑班警察罗秀芬负责对安斌兰胁迫、强制“转化”。

10.对法轮功学员张孝萍的迫害

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四日,兰州市大法弟子张孝萍,被城关区国保大队陈志凯、渭源路派出所在回家的路上先劫持到桃树坪非法关押,随后非法转移到龚家湾洗脑班。张孝萍到龚家湾洗脑班后,被新增家具甲醛味熏的哮喘、经常喘不上气来。洗脑班警察牟向阳、返聘人员杨东晨正在对张孝萍进行一系列的强制洗脑。二零一二年九月初的一天,突然被城关区国保大队陈志凯等人,从龚家湾洗脑班劫持到柳沟河甘肃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半。在女子劳教所检查身体时,发现严重病情,劳教所怕出现生命危险,承担责任,一个星期后回到家中。

11.对法轮功学员刘菊花的迫害

兰州市七里河区大法弟子刘菊花,女,今年五十六岁。二零一二年八月三日,敦煌路街道办事处一名工作人员通知刘菊花,到办事处确认工资。刘菊花如约到办事处,却被十几名派出所、街道办事处等人包围。其中一男一女警察将刘菊花直接架到警车上,强制绑架到臭名昭著的兰州市龚家湾洗脑班,非法关押。刘菊花的工资卡、身份证等证件被洗脑班警察没收。

在龚家湾洗脑班,由扬州大学高××任组长,庆阳司法的李建平、龚家湾警察牟向阳、返聘人员杨东晨、李小靖、杨苗苗等人都先后积极参与对刘菊花的强制洗脑,持续胁迫刘菊花看播放诬蔑大法的录像片,敦煌路街道办事处的工作人员也到龚家湾洗脑班给刘菊花施加压力。刘菊花要求回家,工作人员说:“你最适合待在这里。”龚家湾洗脑班又叫来刘菊花的儿子去给刘菊花做“工作”,企图利用亲情让刘菊花放弃修炼,写所谓的“三书”。

由于刘菊花一直坚持信仰,不写“三书”,在十一月份,洗脑班警察牟向阳恼羞成怒,采取暴力手段多次毒打胁迫刘菊花,导致刘菊花一直头痛、头晕。至今,龚家湾洗脑班不但不放刘菊花,还把监视刘菊花的三个保安的工资及刘菊花在洗脑班的一切费用都从刘菊花的工资卡中扣除。

二零一二年,兰州市龚家湾洗脑班非法关押过的法轮功学员有:岳菩灵、陈剑儒、张秀丽、张露禅、金吉林、汪彩霞、李桃花、傅菊兰、李萍、牛晓琴、牛万江、张振敏、孙兰萍、张孝萍、刘菊花、张爱民、贺建中、临夏自治州积石山法轮功学员安斌兰、白银市法轮功学员赵淑娥等。

迫害好人的人是要遭报应的。但是遭到恶报不是法轮功学员愿意看到的,善恶有报是天理,法轮佛法更不容人来诋毁。只有明白真相才有希望,您真的知道真相吗?

据北京消息人士透露:过去三个多月以来,各级政法委官员被双规、逮捕人数多达453人,其中公安局系统392人,检察院系统19人,法院系统27人,司法厅(局)5人,非公检法司系统的有10人。另外,还有12名政法高官自杀身亡。

十三年来,中共采用“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算自杀”等灭绝政策迫害法轮功学员。很多人被中共欺骗,误以为法轮功违法了,因而很多参与迫害者跟随中共江氏集团,有恃无恐。其实,按现行的中国法律,修炼法轮功都是合法的,而迫害法轮功才是真正的在犯罪。从王立军的落马,薄熙来的恶报,周永康的摇摇欲坠,他们都是迫害法轮功的主要元凶。中共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违反了中国的法律,事实上也违反了国际法,这些罪行必将受到追究。

那些至今还在迫害法轮功的各级政法委、“六一零”、 公检法司人员、及基层参与者,无论出于什么目的与动机,或任何借口,其实你们都是被利用来败坏人类信仰与道德,践踏人类正义与良知,践踏人间法律的直接犯罪者,也是最惨痛的真正受害者。请你们深思:十三年来,你们在对待法轮功学员时,这边坚持“真、善、忍”信仰就判刑,那边说放弃修炼就放人,这是法律吗?愿你们及早清醒,认清中共邪党本质,停止迫害,退出中共,给自己及家人做出明智的选择。

龚家湾洗脑班地址:兰州市七里河区龚家坪北路136号 邮编:730050
电话:0931-2868792
龚家湾洗脑班人员:副校长:剡永生
部长:牟向阳、罗秀芬、
警察:温静、杜梅、许志红、杨东晨、
保安:王玉成、王成荣、王智清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