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女子监狱“心理实验”恶行与恶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四月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上海报道)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方式正出现转型,由劳教改为重判。本文所揭露的上海女子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运用心理实验邪术,伤害和控制法轮功学员,虽然一直以来都有描述,但从本质上分析的不多。本文希望能在这个方面做点努力,抛砖引玉。

迫害者恶意使用心理学实验手段

上海女子监狱恶意使用心理学实验手段,达到摧毁和控制法轮功学员意志的目的。

在心理学界,从业者职业道德至关重要,心理实验有着严格的伦理要求,比如从业者要本着慈善和避免伤害、忠诚和有责任心等原则,在尊重被实验者的人权和尊严前提下,进行心理学实验。这说明,心理实验是一把双刃剑,道德水平高的人运用了可以救人,邪恶的人用了可以毁灭人。中共邪党恰恰是凭借政权力量、堂而皇之的利用现代心理学成果,营造邪恶的环境,控制人的精神和行为,甚至毁灭人,杀人于无形。

在上海女监,服刑人员经常可以看到值班的狱警桌上,摊着厚厚的心理学教材;迫害的主要实施者都有相当的心理学背景,比如施蕾,目前是五监区中队指导,从一开始直到现在,实施迫害的主要压阵者。她是某心理学协会成员。每一个法轮功学员在入监之际,要做很长的心理学测试,至少有两百道题,其复杂程度远远超过了社会上的常用测试题,对人格和心理各方面都进行分析;有的法轮功学员在出监前,还要被心理测试,以观察与入监时的不同;监狱还会对法轮功学员使用催眠等专业心理学手段……

他们这么做当然不是为了他人的心理健康,而是为了攻击人们心理防线中的薄弱环节,以达到伤害和控制他人的目的。她们自己不能、也不想零距离接触法轮功学员,便授意和唆使其他犯人做“特务”,刺探法轮功学员的内心世界,寻找攻击点。一旦找到之后,就做系统安排,从日常生活、人际关系等全方位对法轮功学员进行各种折磨。整个系统安排得“无微不至”、折磨时间长、花样层出不穷、手法隐蔽阴险。善良、老实的法轮功学员往往以诚待人,有时被迫害了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有的学员真的因此变得消极。

这种心理邪术,有两个特点,一是完全在隐蔽中进行,幕后黑手及阴谋,可以感觉到,但抓不到实质的,直接参与的都是犯人,狱警表面上不参与;二是通过营造一个表面正常的狱内环境来实施邪术。环境的力量是非常大的,复杂而潜移默化,在不知不觉中改变人。法轮功学员,除非自始至终都闭口不配合,或者态度坚定,否则,只要有一点人的行为,就会被实施这种迫害。如不认清,轻者变得消极、茫然,重者走向反面。

作为大陆最有活力的国际大都市,上海一直是邪党严控的重点对象:只要能严厉控制住上海,就能控制好全国。受上海文化“细腻”特点的影响,上海女子监狱成为邪党实施迫害的重点“实验区”。女子监狱采用的很多迫害手段都作为先进经验推广全国。正是有这层“任务”,使得该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任意迫害长期存在。

邪党还把这一套心理邪术运用到社会当中去。如果一个心理素质坚强的修炼人会被其钻空子迫害,一个普通的、没有防备心的常人更容易被操纵。比如,他们在法轮功学员被释放之前,就在学员所居住的小区、所在单位、甚至亲朋好友中布控,延续在监狱中的迫害,使得很多法轮功学员出狱后,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方方面面抑制着,磨难重重,精神消极。对于那些态度坚决、决不配合的法轮功学员,一旦发现有邪党不满意的言行,立即收监。同时,用伪善的手段掩盖一切迫害。这套手法成熟之后,就照搬到社会其他成员身上,对各种维权者、异见人士及邪党认为的“不稳定”者进行同样的迫害,把全社会变成大监狱。

二.恶警、犯人心理阴暗、互相伤害

中共邪党能钻不同法轮功学员的空子,能迫害得了一些法轮功学员,但是它的邪恶算盘在法轮大法修炼面前不过是丑戏一台。

虽然一批又一批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女子监狱,大法的美好依然象阳光一样,乌云遮不住,穿透人间地狱。大法的威力已经与学员的生命溶为一体,无论是一举手一投足,还是一个眼神、一抹微笑,都在不经意间传递善良、清澈、纯净、平和的光芒、和与真理同住的自信与尊严。邪恶不管采用什么迫害手段都挡不住这光芒。虽然服刑者们被允许踩着法轮功学员往外爬,但在内心深处,她们比谁都明白,法轮功学员是这个暗无天日牢笼中唯一一泓清泉,是污浊窒息中唯一可以透气的天窗。与法轮功学员相处的时光,令她们感到真正的安全和关怀,是“改造”生活中唯一的光明。于是法轮功学员的故事,被服刑人员口口相传,哪怕被监控器和“特务”包围,哪怕被告发,也挡不住这种自然的表达,这段可歌可泣的历史就这样流传下来。笔者当时虽然不能出监房,但就是从不同服刑人员的口述历史中,了解了法轮功学员在女子监狱整个反迫害过程。在讲述这段历史时,服刑人员无一例外的,发自内心的或震撼、或佩服、或快乐,印证了师父所说的“佛性人人有”。

邪恶妄图用各种迫害手段,使众生远离大法而被毁掉,结果是一场空。大法的美好已经永驻在世人心间。

与此同时,迫害手段中隐蔽而邪恶的心理术,不但没能摧毁了法轮功学员的意志,反而成为犯人与犯人之间、犯人与狱警之间、狱警与狱警之间互相伤害的利器,这就是报应。

在一个本该赎罪的地方,邪党鼓励通过刺探、告密、举报等下三滥手段,来获得激烈争夺的减刑名额。这样一来,那些学得会这一套整人手段、既能“借刀杀人”、又可以不暴露自己的犯人一旦尝到这个甜头,就再也不会罢手,她们为了排除异己、扫清减刑路上的障碍,会利用和出卖任何人、包括狱警。

由于“犯人特务”是隐蔽的,监狱中逐渐形成了人人为敌、互相猜忌的恐怖氛围。服刑人员本来就脆弱的神经,再被恐怖包围,很容易垮掉。不过,我没有见过法轮功学员陷入这个是非圈。倒是犯人整起犯人来,报应来得更快更凌厉。

一天深夜,凄厉的惨叫划破死寂的监区楼面,一个犯人趁另一个犯人熟睡,把一瓶滚烫的开水兜头浇下去。牢门都锁住了,钥匙好半天才拿来。在这个不短的空隙中,又一瓶滚烫的开水淋下去。行凶者还用椅子打对方。所有的人眼睁睁看着无能为力,只听见受害者撕心裂肺的嚎叫,极其恐怖。这一起严重的狱内犯罪案件,究起原因来,二人并无深仇大恨,也无明显矛盾,仅为不值一提的生活小事犯案。而行凶者也不属于暴力类型的犯人,相反都认为她相对比较老实。监狱方面有意淡化事件的影响力。其实,犯人们都知道,整天生活在整人和害怕被整的环境里,迟早发生这种事。经常的,你会看到某个犯人突然就歇斯底里了,比疯人院还可怕。因为这件事,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警骨干、该分监区姚中队长被调离。

而一旦哪个犯人的“特务”身份被确认了,其他犯人恨不得把她撕烂。就有这样一个犯人,被揪出来后,吓出了大毛病,夜不能寐,在周围人的眼神中惶惶不能终日,害怕报应,结果报应更明显,她的毛病越来越重,到卧床不起的地步。在服刑人员中,最被人瞧不起的就是这种“特务”。

对狱警而言,即使没有恶性突发事件发生,她们也难以置身事外。作为邪党治下的监狱,是一个大染缸,本性不坏的人进来都要变坏;坏人进来坏的更加坏,这是一个肮脏无比的环境。作为一名狱卒,非常可怜。服刑人员还有出狱的一天,她们是长年累月呆在监狱里,心理早就同化了“恶”。五监区(专管迫害法轮功的监区)的刘中队长就亲口对服刑人员说过:“我不过是穿了这身皮。要是脱下这身皮,我恐怕和你们一样,坐在你们现在坐的地方”。狱卒是不被信任的人。服刑人员不会信任她们。监狱也有相应举报制度,犯人可以向更高一级机关检举、揭发监区狱卒的违纪违规行为。监狱还定期与服刑人员“谈心”,说一说对某狱卒的看法,问的很详细,关于这个狱卒的具体言行,都会调查。荒诞的是,这个时候,监狱往往更愿意相信法轮功学员的评价,因为法轮功学员不说假话、公正。

在一些老奸巨滑的服刑人员眼中,有的狱警甚至可以任意摆布。而对邪党的实验系统而言,所有狱卒都不过是工具,从长期来讲,都面临着被中共抛弃的下场,或者是当替罪羊,或者是被怀疑忠诚、在内部清洗中遭淘汰。那些变本加厉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警,一旦分管监室出现意外情况,被监狱处理起来,毫不留情。

监狱封闭的环境、漫长的刑期使因果报应在这里更容易被看到。在监狱中,几乎无人不相信因果报应。因此,奉劝可怜的狱卒们,为了你们自己的未来,停止迫害法轮功学员。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