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法轮功学员家庭受迫害案例选录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四月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广东报道)一九九二年五月十三日,由李洪志先生在吉林长春正式传出。随后,法轮大法传入广东,至一九九八年底,据国家体育总局调查统计,在广东省内经常参加集体炼功的法轮功学员已达二十万人左右。而在全国范围内,到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之前,法轮功学员则达到上亿人。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在全国范围内大肆迫害法轮功学员,广东省众多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有的被迫害致死,有的被判刑、劳教、非法关押……每一个冤案后面都意味着一个家庭的破碎和苦难,每一个被绑架事件后面都意味着一个家庭的分离……十三年多,中共的残酷迫害到底造成了多少家庭分崩离析,实在罄竹难书!

目录

一家数口,或死或囚
父母罹难,幼儿孤单
夫妻陷狱,生离死别
父子母女,同遭冤狱
兄弟姐妹,同遭迫害
老人受虐,夫妻双亡
制造仇恨,强迫离婚

一、一家数口,或死或囚

1.吴志平,男,四十多岁,广州法轮功学员,曾被非法劳教两年,惨遭迫害,后背井离乡,移居芬兰。妻子朱洛新,被冤判十年。在和丈夫分隔十一年后,于二零一二年和丈夫在芬兰团聚。兄长吴志均被非法判刑七年,母亲吴玉娴于二零零六年二月九日被迫害离世,姨母吴玉韫也于二零零四年九月被迫害致死。真是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因不放弃对法轮功的信仰,于二零零一年十月十日,吴志平被非法关押在广州市第一劳教所,非法“劳教”二年,期间从二零零二年一月二十五日至二零零二年六月八日被吊铐在劳教所五大队操场曝晒。每天要铐十七个多小时,一天只能去三次厕所,吃饭、去厕所的时间只有十多分钟,其迫害细节暂不赘述。在解除劳教后于二零零三年逃到泰国,历经五年艰辛被国际难民组织营救到芬兰。

吴志平的妻子朱洛新,品貌端正、善良、工作勤奋,曾被推选为法轮大法广州辅导站荔湾区站长,也曾在外资公司任天堂、搜狐公司工作过,任经理助理。在九九年七月江氏与中共迫害法轮功时被迫离开搜狐。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三日,在广州市因运送法轮功真相传单被广州市白云区公安局警察绑架,因此而被非法判刑十年,现仍被非法关押在广东省女子监狱近八年。在监狱遭受狱警唆使的囚犯毒打等多种酷刑折磨,每天被非法强迫超强度的无偿劳动——制作廉价出口商品。

'法轮功学员朱洛新'
法轮功学员朱洛新

同样,吴志平的哥哥吴志均,原在广州市中山医院大学微生物教研室工作,因不放弃法轮功修炼被广西壮族自治区梧州市万秀区法院非法判刑八年,曾非法关押在广西桂林市监狱;七十岁高龄的母亲吴玉娴曾是广州市越秀区中医杂病医院的副院长,也因为不放弃修炼法轮功而被判刑七年,在狱中三年被监狱方折磨病危,“保外就医”后,因折磨过于严重,医治无效,不久离世;姨母吴玉韫是广东省江门市第一中学退休教师,曾三次被非法关押洗脑班折磨,于第三次被关押迫害长达一年多后去世。

2.汪子善,男,五十多岁,广东揭西人,优秀的广告人才,曾经在揭西河婆一中任语文和美术教师,他的文学美术造诣和教学水平在当地颇有口碑,深受学生及家长的好评。后调至韶关曲江区文化馆从事文化和美术工作。九十年代初,进入当时全国十大乡镇企业——广东省顺德市裕华集团广告部从事广告宣传,并将户籍迁至顺德。一九九六年,他被聘任为广东威达医疗器械集团公司(前身为汕头威达医疗器械厂,现更名为威达医用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广告部经理。

汪子善一家人都修炼法轮大法,大约在二零零零年十一月,汪子善被非法劳教三年,送至三水劳教所迫害,就在这段时间里,他的母亲(邓运兰)、妻子、弟弟(汪伟斌)、两个叔叔也同时被非法劳教,仅三水劳教所和三水妇教所就有他家五人同时在那里受迫害。

二零零三年初,汪子善再次被非法劳教三年。汪子善的母亲邓运兰,七十多岁的老人,多次被非法关押,两次被非法劳教,身心受到严重摧残,于二零零六年七月十五日含冤离世。这一家人的遭遇,实在令人心酸。

3.饶卓元,广州法轮功学员,生于一九六八年十月,是广州市卫生防疫站食品科的一名食品监督员;妻子林倩,在广东省口腔医院工作。一九九四年十二月,夫妻俩参加了广州第五期法轮大法面授班,修炼后整个人的身心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饶卓元曾患多年的痼疾鼻炎消失的无影无踪了,林倩患的胃溃疡和脑垂体微腺瘤都消失了,人也充满了活力,生命充满了希望,家庭幸福美满。他们度过了人生中最幸福的时光。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迫害发生后,夫妻俩多次受到迫害。饶卓元先后被关押于派出所、海珠区第一看守所、广东省轻工学院招待所、江村精神病院、“广州市法制教育学校”(即广州洗脑班)等地,二零零一年十月二十六日,饶卓元再次被绑架,被劫持到广州市第一劳教所迫害。饶卓元的体重由六十八公斤减到了三十五公斤,整个人完全变了模样,差不多只剩下皮包骨头了。家人后来见到时都认不出来,小女儿害怕地躲到大人的身后,好久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个人能够与往日的爸爸联系起来。饶卓元在广州市第一劳教所医务室打点滴都打不进去,才被允许以保外就医的名义接回家里。

二零零二年一月十九日,海珠区“六一零”把正在工作的林倩绑架到广州市海珠区昌岗路派出所关了二十四小时,之后劫持到海珠区洗脑班。丈夫被折磨成不象了人样才刚刚回家,妻子又遭迫害。直到饶卓元于二零零二年六月十四日再次被绑架到广州市第一劳教所后的第三天,林倩才被放回家。一个美满的家庭就这样一再被强行拆散。

二零零二年七月一日下午,海珠区“六一零”突然通知饶卓元妻子的单位派人陪同林倩前往看望饶卓元。当林倩在花都市人民医院看到饶卓元时,他已经不能开口说话了,但他不住地流出了眼泪。他的右耳朵周围连同颈部的四分之三都是瘀血、肿胀的,手和脚都有被重物击打过和擦伤过的痕迹,头顶有一个血肿(后来发现,当时头部已有两个血肿)。由于当时在做头部牵引,所以不敢移动头部,直到二零零二年七月底才发现饶卓元的后脑勺还有另外一个血肿的伤口。当饶卓元的妻子责问医生,要求看病历的时候,负责医生当时就慌得语无伦次、无言以对,并拒绝让家属看病历。

二零零二年八月五日晚八时左右,花都市人民医院的院长通过海珠区“六一零”人员电话通知饶卓元的家人饶卓元已故。

饶卓元去世后,海珠区“六一零”的女警察温春兰还教唆林倩的领导对她进行歧视和诽谤。二零零五年二月十二日,林倩把丈夫受迫害的情况发到了明慧网,四月份,海珠区洗脑班的负责人与街委会的人又到林倩单位来恐吓她。两天后二零零五年八月三日早上九点三十分,恶人图谋再把林倩绑架到洗脑班去,林倩坚决不配合,当着她二十几位同事、三十几位病人的面,当众揭露他们的邪恶,并要求他们补偿害死她丈夫的损失。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持续对林倩的精神迫害使得她记忆力下降,不能正常工作和生活。为了摆脱迫害,她决定逃离虎口,二零零五年十二月,终于离开了中国大陆。而饶卓元的家人仍生活在恐吓和压迫中。

饶卓元的哥哥饶超元曾遭广东省四会市监狱迫害,一条腿被打伤。

4.黄醒瑶,女,四十多岁,中山市法轮功学员,曾被绑架、“洗脑”,二零零七年又被非法判刑三年。黄醒瑶的父亲黄连德,七十岁的老人,被二次劳教,又被非法判刑一次(三年),共被抄家六次。黄醒瑶的母亲郑海玲也是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二年五月十九日(农历四月初八)被迫害去世。

5.高献民,男,四十一岁,身材高大、英俊,暨南大学生物系讲师。二零零零年元旦,高献民与十一位法轮功学员在广州市天河公园午餐,被以“非法聚会”罪名抓捕。他们都被关进天河区看守所,处以刑事或治安拘留。部份法轮功学员绝食抗议,被狱警强迫灌浓盐水。看守所所长朱文勇叫四个犯人分别踩住被灌食的法轮功学员的四肢,把整包的食盐(一斤装)倒进瓶子里加少量的水,强行灌进他们的胃里。其中一名女性法轮功学员张春媚一次被灌了一千克浓盐水后,几天几夜昏迷不醒,大小便失禁。刚开始对高献民灌盐的时候,有一个在场的犯人帮凶看见这个场面马上晕倒,朱文勇叫换另一个犯人帮凶继续灌盐。盐都没有化开就灌进去,高献民当场休克。几天后,即二零零零年一月十七日中午,高献民突然昏迷,送医院抢救不治死亡。主犯朱文勇暂避戒毒所。广州市公安局直接插手此事,不准死者的家属上诉,并快速火化遗体毁灭罪证。

高献民被迫害致死之后三年,他的岳母关培纯老人也在迫害中辞世。

关培纯,七十三岁,在抗日战争年代参军。其夫(原第一军医大学副校长)在文化大革命中被残酷迫害致死,家属也受到株连迫害,关的父母被迫流离失所,到如今都不知死在何方。关培纯在极度的痛苦中,患多种疾病,一九九四年底,关培纯参加了李洪志师父在广州的第五期法轮功学习班,有幸得法。通过学法炼功、修心做好人,在短时间内各种疾病都得到明显好转,特别是眼干无泪绝症,竟完全康复,彻底摆脱靠进口人工泪的境地。她把轮椅无偿送给干休所卫生所。关培纯的康复在第一军医大学影响很大,每年军医大的气功协会召开年会,都邀请关培纯介绍她在修炼大法中如何修心做好人、净化心灵、从而获得健康的体会。许多病痛中的老干部也因此相继入道得法,绝处逢生。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迫害发生后,原第一军医大学也突然变脸,象着魔一样的非法抓人、关人、抄家、收书、办洗脑班、强迫写放弃修炼的所谓保证书,把坚定的法轮功学员绑架到精神病院。关培纯老人身心受到极大伤害。二零零零年初女婿高献民之死,更给老人带来莫大伤害。在极端恐吓、高压和骚扰下,老人于二零零三年春含冤去世。

在中共的血腥迫害之下,类似的家庭悲剧又何止以上这几个?

二、父母罹难,幼儿孤单

1.黄国华,山东省潍坊市临朐县五井镇茹家庄村人,曾在中山大学学习。黄国华和妻子罗织湘、父亲黄佃青、母亲贺光荣都修炼法轮功,迫害开始后,全家遭受了残酷迫害,妻子罗织湘怀孕三个多月,被迫害致死。

罗织湘,二十九岁,原广东农垦建设实业总公司设计室规划工程师,多次被绑架、关押、殴打。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二十二日,天河区“六一零” 将已经怀孕的罗织湘劫持到黄埔区洗脑班折磨。她绝食抗议迫害,后被送去天河中医院,十一月三十日不知何故从三楼摔下,摔到地上昏迷不醒。恶警只顾拍照,不去救人。经拍X光和B超检查,发现没有一处骨折,腹中胎儿也正常,地上当时只有极少量的血,头部后左脑处着地,有血肿(皮层),就又抬进了抢救室。罗织芬(罗织湘的姐姐,被警察叫来做陪护)听到罗织湘在急救室里惨叫一声,并在门缝里看到有人脱她的裤子。罗织湘后被转至广州市华侨医院宣布死亡(十二月四日)。“六一零”人员诬蔑罗织湘是自杀。罗织芬拒绝签字,罗织湘的父母和公婆也都拒绝签字。

黄国华多次被不法警察抓捕关押,两次被广州市第一劳教所迫害,期间被恶警和劳教犯人肆意毒打、野蛮插管灌食、定“死人床”和惨无人道的精神迫害,尤其令人发指的是,在得知妻子死讯后,广州市第一劳教所竟逼黄国华装“笑”……人间悲剧之甚,恐怕莫过于此。

黄国华和罗织湘的小女儿,名字叫“开心”,可是这个叫开心的小女孩其实并不开心:在她一岁半的时候,也就是二零零二年底,她的母亲罗织湘被中共迫害致死,她的父亲黄国华当时也遭关押迫害,如今流亡海外。这个孩子在幼小的年龄承担了太多的悲苦,这个稚嫩的心灵有着大人一样的敏感和体贴:开心三岁时,外婆问她:“妈妈去哪里了?”开心讲:“在广州上班。”只要外婆不在身边,任何人问:“妈在哪?”开心答:“妈妈被坏人害死了!”问:“为什么不跟外婆讲?”开心答:“外婆会哭,哭的好伤心好伤心的!”开心在另一法轮功学员家中看到《羊城百姓身边事》小册子里面“广州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中的妈妈照片时,小女孩一脸若无其事会说这是妈妈,然后又蹦蹦跳跳的自己出去玩。大家以为她还不懂事,并暗自庆幸她还未受太大伤害。但是,在大家都进了房间后,她一个人又重新拿起小册子深情的望着妈妈的照片,偷偷地流泪……

2.刘喜峰和王晓东,同是深圳市南头中学教师,他们坚持修炼法轮大法,双双被学校开除,多次被绑架。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二日,夫妻俩再遭绑架,二零零三年七月,王晓东在深圳市南山看守所被迫害致死。刘喜峰被诬判十年,遭广东省四会监狱用多种酷刑迫害致残,十一岁的独生子刘响被送孤儿院。

'王晓东,三十四岁中学教师'
王晓东,三十四岁中学教师
'丈夫刘喜峰'
丈夫刘喜峰
'儿子刘响(音)'
儿子刘响(音)

王晓东于二零零零年进京上访,被绑架,于二零零零年四月二十九日被非法关进深圳南山看守所,受尽酷刑折磨,特别是,一天下午,一名受恶警李燕芝唆使的犯人用作手工的细针,一针一针的刺在王晓东的脚背、小腿上,脚上腿上密密麻麻的排满了针眼,冒着血,王忍着痛,不敢喊,一喊就会招来拖鞋打脸,折磨持续了近一个小时。二零零零年七月十三日,王晓东被非法劳教两年。

此期间,刘喜峰遭深圳市武警医院的野蛮摧残——鼻饲烈酒、人体实验(任由非医务人员随意练习如何灌药)。

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二日,王晓东与刘喜峰再度被绑架,被关押在深圳南山看守所,夫妻俩绝食抗议。二零零四年,王晓东在南山看守所被迫害致死,刘喜峰则遭诬判十年,被广东省四会监狱迫害致残。他们的儿子刘响被送往深圳的孤儿院,时年十一岁。

二零一零年二月过年期间,刘喜峰冤狱期满,被从广东省四会监狱劫持到深圳市西丽洗脑班,他腿脚行走不便,是被几个人扶着进去的,上厕所的台阶都需要人帮忙,生活不能自理。刘喜峰于二零一一年初被释放,据悉因他到使馆去,中共恶警又将他绑架。刘响此时已读高二,但仍然怀着恐惧的心情生活在孤儿院里,时刻遭到中共恶徒的监控。

3.谭建菊,女,出生于湖北,户口所在地广州市增城市小娄镇,职业理发师,一九九八年走入修炼,身心获得健康,后与广东省清远市连州法轮功学员刘国华结婚。婚后不久,清远市“六一零”将刘国华非法劳教二年。当时谭正怀孕,被迫一个人挺着肚子回到湖北娘家。

刘国华在劳教所被迫害的出现了严重的尿毒症,释放后回到家时已全身浮肿。在经济极度困难、疾病缠身的情况下,当地“六一零”的恶人还不断上门骚扰恐吓,致使刘国华病情持续恶化,最后送医院医治无效含冤离世,年仅三十多岁。

谭建菊一人拉扯着年幼的儿子艰辛的度日。即使这样,邪党恶人还是不肯放弃对她的骚扰恐吓,二零零八年七月,增城市“六一零”伙同小娄派出所恶警强行将谭绑架到广州市“法制教育学校”(洗脑班),恶警李志强、杨永成等对谭建菊进行百般威胁与恐吓,强迫她承认丈夫刘国华是由于学了法轮功不看病就医而死,曾三次威胁诱骗她当着录像镜头说出是法轮功害了她的丈夫,企图把责任推给法轮功。

谭建菊从洗脑班出来时神情恍惚,恶警还威胁要把她的户口迁出。由于遭受多年的迫害,谭建菊一家生活陷入了空前的困境,至今连丈夫骨灰的安葬费都无力支付,年幼的孩子也无人照管,并迫于“六一零”的不断骚扰而流离失所。

4.张育民和王少君都是法轮大法弟子,他们有三个孩子,一家五口在肇庆市端州区做生意,本来其乐融融。一九九九年迫害发生后,夫妻二人多次被六一零绑架关押。二零零七年二月五日,张育民在长期的迫害下含冤离世,年仅四十一岁,留下三个孩子靠妻子王少君一人独自抚养。

5.曾雨文,男,二十多岁,河源市紫金县法轮功学员,二次上访,二次被绑架,二零零零年七月份,他第三次进京上访被绑架,七月十一日,在被带回广东省途中,在广东乐昌路段,为摆脱恶警的继续迫害,他跳火车逃离,后警察宣布身亡。紫金公安局政保股的胡国光在看守所公然宣称:“你们法轮功死了不就死了,也就一个骨灰盒,那又怎么样?”曾雨文的妻子宁海英(未修炼法轮功)于二零零四年四月得癌症不幸去世,留下三个孤儿,孤苦伶仃。

'曾雨文和妻子宁海英'
曾雨文和妻子宁海英
'曾雨文的三个遗孤'
曾雨文的三个遗孤

6.林凯,广东省饶平县黄冈镇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五年至一九九八年就读于广州中山大学地环学院大气科学系信息处理与计算机软件专业。一九九九年林凯被抓捕三次、拘留二次,后又于一九九九年十二月被非法劳教三年。二零零七年五月九日,林凯含冤离开人间,年仅三十一岁,留下年迈的父母、年轻的妻子和三岁的女儿。

7.李再民,湛江法轮功学员,是一位人人尊敬的老师,妻子阿英,贤惠善良,在商场上班,住在湛江麻章区,全家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二零零四年七月二十三日,妻子在外发真相资料被抓,李再民也于当日在家中被恶人绑架。二零零五年一月,李再民被非法判刑六年,妻子被非法判刑三年,六岁(一九九九年生)的孩子李永涛只能跟年迈的婆婆过着艰苦的日子。

8.沈小凤,深圳法轮功学员,丈夫在香港工作,只身带一个四岁的女儿。二零零零年六月二十一日,在一个朋友家中被抓,四岁的孩子和大人一样被关在派出所两天两夜,后又回到南山区的派出所关了三天,最后,恶人强行把母子分开,母亲被送进监狱,孩子仍然留在派出所,居委会和派出所竟然联系想把孩子送进孤儿院,后因孩子的父亲从香港赶回,孩子才幸免于被送进孤儿院。就这样,这个四岁的女童在派出所前后竟被关押了七天之久。

三、夫妻陷狱,生离死别

1.赖佳淼、林星茹夫妇,广东省梅州市蕉岭县众所皆知的优秀个体企业家,都是法轮功学员,夫妻俩曾多次被绑架关押、洗脑或劳教,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二十日,夫妇俩在深圳的新住家再次遭绑架,后来各被诬判三年。赖佳淼被劫入广东省韶关监狱,二零零九年末被监狱迫害致死,年五十九岁。林星茹被劫入广东省女子监狱,备受折磨,源于生命最深处对大法的正信使她活着离开了魔窟,但却无法再见丈夫一面,甚至丈夫遗体也未许一睹。

'赖佳淼'
赖佳淼

2.冯炳坤、汤金爱夫妇,广州增城镇龙镇下围村法轮功学员,多年来夫妻二人被反复迫害,多次含冤入狱。最惨无人道的是,二零零零年底,增城恶警为了将汤金爱送进劳教所,竟勾结计生办的人对她强行堕胎。

汤金爱自诉说:“他们把我强行送到增城计生办,在那里又给我做B超,接着要把我送到手术台,我才明白他们要强行给我做人流!我拉着门框不进手术室,五、六个男的把我架进去后按在手术台上等两个女人按住我的手脚才走,当时我害怕极了……”给汤金爱强行做人流的女人,有一个是镇龙计生办的叫钟秀香,现在镇龙新市场市场办上班。这帮恶人强行手术之后,竟还强拉着汤金爱到增城宾馆大开宴席,真是禽兽不如。

其后不久,汤金爱被非法劳教一年半,被送到广州槎头劳教所迫害。其丈夫冯炳坤,也被送到广州花都赤坭劳教所劳教两年。二零零五年五月,冯炳坤又被增城市恶党法院非法判刑三年零五个月。二零零六年七月,汤金爱再次被警察绑架,二零零七年四月十日被非法判刑四年,被送往位于广州太和镇的女子监狱迫害,刚刚二岁多的孩子失去了父母照顾,被迫由外公外婆在痛苦和恐怖中艰难的照看。多年来,这对夫妻多次身陷牢狱,或被迫流离失所,夫妻聚少离多,生活飘摇,年幼的孩子自一出生就经受无边的苦难……

3.李尉军、王少娜夫妇,深圳蛇口的法轮功学员,在进京上访的途中被抓回,丈夫被关进蛇口看守所,妻子因怀有六个月的身孕无法坐牢,便从派出所被强行送往医院做了堕胎手术!可怜那没有出世的婴儿被中共虐杀!

4.陈建国、沈雪梅夫妇,广东罗定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迫害开始后,沈雪梅所在公司被施压,失去工作。二零零零年,陈建国被关押在三水劳教所非法劳教,沈雪梅和弟弟沈明军也分别被非法劳教一年。沈雪梅在劳教所受尽了各种欺凌、侮辱,她没有妥协,被恶警唐湘平、杨晓雷两次延期,共超期关押了沈雪梅七个月之久。陈建国不向邪恶妥协也被超期关押九个月之久。

出狱后,沈雪梅和陈建国又被不断骚扰,被拘留,被关到洗脑班迫害。二零零二年春,沈雪梅和陈建国被迫出走,一直过着流离失所的生活。但云浮、罗定的恶警一直都在追捕,使他们过着居无定所的生活。沈雪梅和陈建国有了儿子,一家三口在外过着居无定所的生活,有家不能回,也不能对老人尽孝。之后,陈建国以摩托车搭客为生。

二零零七年十月二十五日下午,陈建国再次被警察绑架,罗定公安局的人说:“我就不信治不了你陈建国。”陈建国在非法审问中拒绝回答,遭恶警残酷折磨,云浮恶警说“怎么打都不说”。 最后,云浮当局在没有任何证据、没有任何理由的情况下,于二零零八年五月非法秘密判了陈建国七年重刑,连他的家人也不通知,于九月秘密劫持到广东四会监狱迫害。

沈雪梅一人带着才七岁的儿子一直流离在外,过着凄苦的生活,并且遭到恶警的通缉、追捕。如今,陈建国的妻儿仍过着流离失所的生活。

5.蒋小明、郭常伟夫妇,丈夫蒋小明是武汉大学国际金融专业高材生,中国建设银行江门市分行资产保全部职员,妻子郭常伟是中国建设银行江门市分行服务公司职员。夫妇俩曾分别于二零零零年七月和十月去北京上访,分别被非法劳教二年,在广东三水劳教所和三水妇教所遭到残酷迫害。妻子在三水妇教所遭迫害期间头发几乎脱光,险些失去生命。二零零二年年他们才重获自由。二零零四年十月,夫妇俩再次遭到抓捕、抄家,在非法关押一年多后,分别被判十年和七年的重刑。

6.吕平义、周梅林夫妇,吕平义原在澳门中资机构工作。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夫妻俩被强行非法关押在洗脑班,吕平义单位迫于警察“六一零”的压力,逼其辞职;妻子被迫“下岗”。二零零零年六月,夫妻俩又被绑架、抄家。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底,夫妻俩再次被绑架、抄家,被抢走合计价值二十多万元,没有任何法律手续和凭证,吕平义被非法劳教三年,周梅林被非法劳教二年。二零零四年七月十四日吕玉义又被绑架到珠海市民富酒店洗脑班。二零零六年夫妻俩同在广东惠州被绑架,并分别被非法判处八年重刑。

7.杨红军、温兰夫妇,佛山法轮功学员,杨红军四十四岁,在广州华南师范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博士后工作站工作,温兰三十九岁,在广东佛山市顺德区某外资企业工作。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二日,夫妇俩遭绑架、抄家,被佛山市顺德区法院分别判处七年和三年。杨红军被送往广东省四会市监狱,温兰被送往广州市白云区女子监狱四监区迫害。

8.卢卫文、董少梅夫妇,中山法轮功学员。卢卫文二零零四年被非法劳教二年,二零零八年一月再次被绑架、抄家,其妻董少梅及其店铺工人李秀颜也被绑架,董少梅、李秀颜被非法关押两个月后,被非法劳教一年,被送三水劳教所迫害。卢卫文则被非法判刑,刑期不详,被送到监狱迫害。

9.隋涛、刘秋夫妇,珠海法轮功学员。隋涛于二零零二年左右被非法关在珠海第二看守所,后被非法劳教二年。刘秋于二零零七年五月十日上午被恶警绑架并抄家,被非法劳教一年六个月,期间受到酷刑虐待,并被无理加期一个多月还不放人。

10.刘磊、李子青夫妇,佛山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一年初刘磊被非法劳教三年,李子青则被非法通缉。二零零二年李子青被非法劳教三年时,他们的儿子才两岁,就失去了双亲的照顾。后来,李子青又被非法判刑,在女子监狱非法关押。

11.古权宏、温上莲夫妇,珠海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四年九月二十一日半夜一点左右,恶徒将他们家的铁门砸烂,对他们强行非法抄家和绑架,古权宏被非法关押在珠海市第一看守所,温上莲被非法关押在民富酒店洗脑班。

12.林武勇、丁亦吟夫妇,珠海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二年四月,被揭阳市不法警察借搜查出租屋之机强行绑架回珠海,非法关押在珠海市前山金福广场二十栋的小屋里,进行了长达半年多的强制洗脑。他们不屈服,又被押送到珠海民富大酒店进行迫害。二零零四年九月十九日前后,林武勇又被香洲区警察“六一零”恶警绑架,非法投进梅溪看守所。

13.赖伯锐、刘红玉夫妇,广州增城法轮功学员,赖伯锐于二零零一年十二月曾遭受劳教迫害。

'大法弟子赖伯锐、刘玉红夫妇和女儿(现已四岁)'
大法弟子赖伯锐、刘玉红夫妇和女儿(现已四岁)

二零零八年五月五月八日,赖伯锐、刘玉红夫妇被抄家、绑架,当时刘玉红已怀有身孕,也遭到野蛮虐待,并被绑架到石滩派出所和增城看守所,被强迫奴役劳动,五月三十日,才得以被“取保候审”放回家。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九日,增城“六一零”、检察院、法院狼狈为奸,捏造罪名,对赖伯锐非法开庭,并非法判刑四年。在当天下午开庭之前,增城“六一零”恶人赖伯胜及石滩派出所五、六个恶人突然闯入赖伯锐家,把他已怀孕八个多月的妻子刘玉红强行控制在家中。

14.赵强、聂勇夫妇,深圳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一年三月被绑架,被非法关押在南山看守所,后赵强被秘密批劳教一年,聂勇则被非法判刑四年。

15.赖珍贤、李少珍夫妇,赖珍贤是云浮农业局干部,二零零二年二月,云浮“六一零”要抓他去云浮洗脑班,他在车上走脱,夫妇俩被迫流离失所,读小学的女儿只好由年迈的老人照顾,生活费也没有着落。云浮当局悬赏一万五千元,到处搜捕他们。二零零三年二月二十六日,赖珍贤在东莞周溪被绑架,后押回云浮,在云浮看守所遭受酷刑折磨,被劳教三年,关押到三水劳教所。在三水劳教所,因不“转化”,被电棍电击过,背后都留下一个伤疤,还被延长教期六个月。二零零六年九月二十六日左右,赖珍贤再次被绑架到三水洗脑班。妻子李少珍则在二零零五年九月被绑架,被非法劳教两年,劫持在三水女子劳教所迫害。

16.麦月发、陈洁群夫妇,云浮硫铁矿企业集团公司职工,家住云浮市硫铁矿高峰生活区九六幢三零五室,夫妻均已上六十岁,无儿无女。二零零四年四月,麦月发、陈洁群遭非法拘捕,后均被冤判四年,被分别劫持到广东省四会监狱和广东省女子监狱迫害。二零零九年七月十四日,麦月发又被非法劳教一年,被劫持在广东省三水劳教所。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六日上午十点左右,陈洁群又被绑架。二零一二年十月二十四日,麦月发、陈洁群夫妇再次被云城区六一零主任莫永健,带领恶警破门绑架。

17.涂晴光、何清香夫妇,梅州法轮功学员,均被梅州市大埔县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半,涂晴光估计在梅州监狱被迫害,妻子何清香可能被非法关押在广东省女子监狱(有待确认)。

18.陈锦诚、何英夫妇,是清远连州当地一个幸福家庭,却因中共迫害而家庭破碎。陈锦诚是连州市人民医院主治医师,二零零零年被非法劳改三年,二零零四年中秋节又被非法判刑四年,后被非法关押在韶关市北江监狱。何英曾被非法劳教三年,又于二零零四年中秋节与陈锦诚同时被绑架到洗脑班迫害。二零零六年十月底,恶人又企图绑架何英去洗脑班迫害,何英只好忍痛离开家中八旬老母和年幼儿子,背井离乡。

四、父子母女,同遭冤狱

1.吴祖强、吴先金父子,茂名法轮功学员,三番五次遭到非法劳教、非法判刑迫害。

吴祖强,现已六十多岁,广东农垦胜利农场白田队人,高州市石仔岭螺丝厂工人,其子吴先金,一九九六年就读广东汕头大学医学院,是一个优秀的大学生。

二零零零年元旦过后,吴氏父子到北京上访,遭到当局拘留,吴先金被学校勒令退学。三月,吴氏父子再次到北京上访,均被高州法院非法判处三年徒刑,送四会监狱迫害,期间四会监狱恶警对吴先金进行严管和电刑。

二零零四年二月中旬,吴先金又被绑架,又被非法劳教三年。二零零五年四月,吴祖强被绑架到“茂名法制学校”(即茂名洗脑班)迫害。

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五日,在高州市街上,三个警察将吴祖强绑架、抄家。吴先金当时在家中,也被恶警绑架走。恶警将父子非法关押在茂名市河西中队,即所谓的“法制教育学校”(茂名洗脑班)强制迫害。二零一一年二月吴先金再次被非法送往三水劳教所迫害。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八日,高州法院非法宣布对吴祖强判刑八年。

2.李坤、李鑫华父子,茂名市茂港区坡心镇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二年一月被绑架,李坤被非法判刑十四年,才读高中的李鑫华被非法判刑五年,父子同在阳江监狱受迫害。

3.赵娟娟、卢健雯母女,赵娟娟是珠海斗门县农业局的退休干部,家住井岸镇朝阳小区八号四百零二,已是年逾七旬的老人,炼法轮功前身体不好,患过肺病、肾病、妇科病、糖尿病、脊柱神经瘤、风湿关节炎、白内障、两脚底终年爆裂流血等等,还瘫过两次,朋友笑她是“保险公司不敢保的人”,吃药无数,苦不堪言、到后期,认识的医生和朋友都规劝她赶快做手术(腹部要全宫切除,背部要割神经瘤),真是举步维艰,无路可走。一九九六年八月她学了法轮功,生命出现转机,二个月就尝到无病的滋味,无需做手术了,愁眉苦脸的她变得笑口常开。平时生活极之节俭的她,在一九九八年华东水灾时,捐款竟是全县最多的人(电视台公布),其原因就是学了法轮功。

在中共迫害中,赵娟娟竟先后被绑架十多次、抄家六次以上,二次劳教,一次判刑三年。赵娟娟的女儿、英语老师卢健雯,先后被非法拘留二次、非法判刑三年、劳教二年。

4.杨焕英、郑艾欣母女,郑艾欣是珠海知名画家,二零零零年十二月被强行抓到斗门区收容所非法关押八天,二零零一年三月被非法关押在斗门洗脑班迫害,其后又被送至广东省三水妇教所非法劳教一年。郑艾欣始终坚持信仰的权利,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八日,斗门区警察将她转至斗门区洗脑班上继续无理关押,七月二十九日把郑艾欣戴着脚镣手铐再次送去广东省妇教所劳教二年。

杨焕英,自二零零零年以来,先生遭受过二次劳教和八次抓捕关押,关押地点包括斗门区收容所、斗门洗脑班、珠海民富洗脑班、斗门看守所、三水洗脑班、三水劳教所、斗门第三看守所……

5.饶芳母女四人,母亲饶芳修大法后无病一身轻,邻里亲朋都称赞她气色好,越活越年轻,二零零零年过年前,老人在家被龙岗区公安分局绑架,此后,一直受到骚扰。大女儿刘燕涛和二女儿刘锦涛几年来也多次遭到绑架迫害。二姐夫黎富林曾两次被非法判刑,第一次被诬判七年,第二次四年。小女儿刘碧涛,二零零五年九月九日,在布吉的家中被龙岗区公安分局“六一零”劫持到龙岗看守所,十月八日又被绑架到“深圳市法制教育所”遭强制洗脑迫害。在这之前,刘碧涛已在广东省女子劳教所被非法劳教一年,又加两年,饱受酷刑折磨。

二零一零年一月十四日下午,刘燕涛被绑架。随后,母亲饶芳、三妹刘碧涛一并被绑架,不久,饶芳、刘燕涛、刘碧涛分别被枉法裁判有期徒刑三年、三年两个月、三年六个月。年近七十岁的饶芳在一年多的牢狱折磨中,现已满头白发,苍老憔悴,让家人伤心落泪。

6.李金兰、林昆儒母子,肇庆法轮功学员。李金兰修炼前她患有“植物神经紊乱”,就是中医所说的“气血两虚”,那是不治之症,一九九九年,她只炼了三天法轮功,就不用戴棉帽了,随后也不用穿棉衣、皮衣了,三年后就象正常人一样生活了。林昆儒刚刚大学毕业。二零零九年八月十八日,母子俩回家乡肇庆市封开县南丰镇讲真相的时候,被南丰镇派出所恶警绑架,被非法关押在封开县看守所,其后,李金兰在封开县被非法判刑五年,林昆儒被判一年缓期一年执行。

7.严敏,男,籍贯湖北黄冈市黄梅县,被绑架时25岁左右。严敏大学毕业刚开始第一份工作,在广东省东莞市。被绑架地点为中山市纬创资通宿舍区。2011年4月3日,严敏从东莞去找在纬创资通工作的同修叶伟,因为在宿舍楼被不明真相的保安发现了真相资料从而被绑架。恶警对严敏、叶伟喷辣椒水,把脸使劲按在地上,导致面部擦伤,在警车上上反铐。开庭时,法官问严敏和叶伟是否还认为法轮大法是好的,二人都坚持法轮大法是正法,并给法官讲真相。法官最后说了一句话:“叶伟,既然你的认识还和严敏一样,还认为法轮功是好的,那就没有给你从轻处罚的。”然后非法判严敏三年,未成年的叶伟被非法判十个月。严敏依法上诉,邪党法院做贼心虚不敢开庭,对严敏宣称上诉无效。

8.陈王才,中山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九年三月二十四日,与母亲、妹妹一同被绑架到中山市莲豪派出所,遭刑讯逼供,之后在中山看守所遭非法关押。后来陈王才被非法判刑四年,其母亲被非法判刑两年。陈王才冤狱期满时,还被劫持入湛江市洗脑班。

9.苏惠明,女,六十岁,珠海湾仔供电公司退休职工。二零零零年中秋前后关押在看守所四个月。二零零四年九月十四日,再次遭绑架,被送到三水妇教所非法劳教一年。二零零八年八月一日又被绑架,关押在珠海梅溪看守所,拘留十五天。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八日,再次被绑架。二零一零年九月五日,又被抓捕到洗脑班,

杨杰东,苏惠明之子,二零零零年被绑架到珠海“六一零”设在民富酒店的洗脑班迫害。二零零一年被珠海市公安局非法劳教三年,被折磨致瘫痪症状,生活不能自理。二零一一年七月又遭绑架至洗脑班,并长时间关押不放。

刘春红,杨杰东之妻,二零零零年、二零零二年,二次被绑架到民富酒店洗脑班,其中第二次被非法关押一年多。二零零五年七月二十三日晚,又被绑架到珠海市第一看守所。二零一一年三月份左右被绑架到三水洗脑班迫害长达十个月左右,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九日又遭绑架迫害。

10.尹讯祯、许淑杰、尹琦一家三口,尹逊祯、许淑杰夫妇是黑龙江省方正林业局职员,于二零零九年四月十日晚在珠海市大女儿尹琦家中被绑架。尹琦和丈夫也一同被绑架。许淑杰、尹琦被非法关押在珠海市第二看守所,尹逊祯和女婿被非法关押在珠海市斗门第三看守所。遭受“坐火车”的酷刑迫害十天。在法庭上,辩护律师兰志学问:什么叫“坐火车”?尹琦回答说:“坐火车”就是把双手和双脚铐在一起,要走路就得爬行,上厕所裤子都无法脱下来。尹说这十天自己几乎没吃东西,因为无法走路和上厕所。兰志学律师强烈抗议对法轮功学员的酷刑折磨。二零一零年一月二十九号下午三点半,斗门区法院仍对尹逊祯、许淑杰、尹琦一家三口非法宣判,非法判处尹逊祯五年,许淑杰六年,尹琦三年。

五、兄弟姐妹,同遭迫害

1.吴志平和吴志均兄弟,汪子善和汪伟斌兄弟,饶卓元和饶超元兄弟,均同遭中共牢狱迫害,其中饶卓元被广州市花都赤坭劳教所迫害致死。(详见上文)

2.陈劲、陈励姐妹,姐姐是珠海香洲第二小学的美术教师,二零零一年初被非法判刑三年六个月。二零零四年十月,陈劲的非法刑期届满,又被非法关押在臭名昭著的民富酒店洗脑班迫害两个多月。

妹妹陈励,汕头大学艺术学院美术设计系学生,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底去北京上访,被非法判刑一年半,在韶关监狱遭受电棍和戴手铐脚镣等酷刑折磨。出狱后她被迫流离失所。二零零一年四月,她在珠海被非法抓捕,被上“十”字架二十多天,后被非法劳教两年。二零零三年四月,劳教期满释放后,她多次向校方申请复学,被校方和警察六一零以种种借口拒绝。二零零三年十月,陈励在深圳被绑架,再次被非法劳教一年,期间遭受精神与肉体的种种折磨。二零零四年十月出来后一直遭受六一零骚扰和监视,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二零零六年五月九日,陈励在珠海找工作期间,再次被一直寻找她的珠海六一零恶警绑架,后被送到湛江洗脑班迫害。

陈劲不堪六一零和居委会的不断骚扰,被迫离家,流离在外。陈励历经磨难,后来被营救到了芬兰。二零一一年二月十七日,她专门撰文揭露《深圳特区报》的造假新闻(其中包括诬蔑法轮功和诬蔑陈励的造谣。)

3.梁玉珍、梁金友姐妹,二零零零年七月十九日晚,俩姐妹被非法拘留十五天。二零零一年二月十四日,姐妹俩又被绑架,梁玉珍被非法劳教一年,梁金友在看守所被锁了一个月,回家后一直在外面流离失所,后又被绑架并非法劳教一年半,在劳教所受到“水牢”等酷刑折磨。

二零零九年二月,梁玉珍再次被绑架。一直由梁玉珍照顾的老奶奶拖着年迈之躯,四处打听要请律师营救孙女,但当局百般阻挠律师会见当事人。唐吉田、李春富律师于四月份对违法人员采取相应的法律行动,进行投诉,但当局没给予任何回复。

'高龄老奶奶一直由梁玉珍悉心照料'
高龄老奶奶一直由梁玉珍悉心照料

二零零九年三月十一日,梁玉珍被非法批捕,不久,梁玉珍被非法判刑四年半,没有任何法律依据和司法程序,也没有通知家属,梁玉珍家属也没收到任何有关判决书。梁玉珍在看守所内写了上诉书给中级法院,但一直没有回音。

'老奶奶在看守所要求释放无辜的孙女梁玉珍'
老奶奶在看守所要求释放无辜的孙女梁玉珍

梁玉珍妹妹梁金友的丈夫王斌也是法轮功学员,二零零零年被送到三水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受尽折磨,其中一次发生在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他被用手铐吊在篮球架整整一个通宵,十几个小时,脚不着地,他的手腕皮破了,露出了骨头,血顺着手流下来,血染衣裳,满身都是。巨大的难以想象的痛苦,使他上半身全部麻木,失去知觉。恶警又在下面不时地往下拉他的脚,用拳打他的肋骨……

梁玉珍父亲梁肇强、母亲黄彩英,都是香港永久居民。因恶警对子女的迫害,父母亲常常以泪洗脸,头发都变白了。家族中多人对梁玉珍、梁金友姐妹的遭遇悲愤交加,要去与抓人者同归于尽。

4.李垭田(李田田)、李冠平姐妹,姐姐是珠海香洲二小语文教师,坚持信仰,被校长吕秋莲辞退,被警察非法拘留三次,被非法关押洗脑班数次、关遍珠海的山海楼、教育大厦、水利局招待所、林业局招待所等的洗脑班,被非法劳教三年。在看守所被两次上十字架,一次戴脚枷。二零零六年七月十八日又被绑架到珠海唐家洗脑班近一个月,十一月二日被绑架到广东三水洗脑班洗脑,直到二零零七年五月十五日。妹妹李冠平是中国移动公司珠海分公司职员,被无理解职后到广州工作,被广州当局非法关押二年,又送洗脑班迫害。

5.钟小玲与钟燕(衍)玲姐妹,二零零八年四月八日被绑架,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二日被珠海香洲区法院分别判处三年和二年有期徒刑被送到广东女子监狱迫害。二零一二年七月九日,出狱后的钟小玲在河北石家庄又被珠海过去的恶警以及六一零和她所在小区的街道办人员绑架。

6.梁雪英、梁伟英姐妹,肇庆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二日被警察绑架、抄家,被非法判刑,六月二十八日被送广州女子监狱迫害。

7.陈秀英、陈秀宏姐妹,二零一零年六月十一日被劫持到广州女子劳教所迫害。

8.张晓玲和张悦琪姐妹,张悦琪是广东潮汕地区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一年刚刚初中毕业,暑假时到广州看望姐姐张晓玲。八月三日下午,姐妹俩遭到黄埔区大沙地派出所恶警绑架,九月,姐妹被非法劳教,姐姐两年,妹妹一年,均被非法关押在广州槎头劳教所。

9.饶利聪、饶利美、饶利辉三姐妹,饶利聪在佛山开服装店,饶利美、饶利辉住在深圳罗湖区,她们购买了门票准备到香港观看神韵演出,却被佛山、梅州、深圳三地警察联手绑架,饶利聪被拘留,饶利美、饶利辉被劫入深圳市洗脑班迫害。

六、老人受虐,夫妻双亡

1.梁天华,肇庆市怀集县商业局局长,范少卿是梁天华之妻,怀集县工商局干部,二零零零年四月十九日,夫妻同时被六一零非法抓捕,妻子被批劳教二年,在三水劳教所遭受迫害。梁天华在迫害高压下,于二零零一年六月离世。范少卿在丈夫被迫害离世后,一直心情忧郁,加上迫害的压力,于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三十一日离世。

2.邓月华,肇庆法轮功学员,曾患有严重心脏病,子宫长期出血,全身浮肿,脸色青黄;一九九六年炼法轮功后,所有的病都没有了。姜维健,邓月华的丈夫,他从妻子身上看到法轮大法的神奇后,也于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修炼后他身心受益。一九九九年他进京上访后回到当地,中共人员要绑架他到看守所,由于他单位上下所有人都维护他,不法人员没有得逞。端州区公安分局政保科以姜维健进京上访为由把邓月华绑架到看守所,非法关押了半个月才放回来。二零零三年,夫妻俩人被绑架到洗脑班迫害。夫妻俩人一直处于被监控、骚扰中。二零零六年三月七日,邓月华在迫害中离世。二零零七年,在妻子被迫害离世一年后,姜维健也悲惨离世。

七、制造仇恨,强迫离婚

1.伍卓兰,肇庆法轮功学员,其夫梁国标,原中共肇庆市委宣传部长,在迫害运动开始后,兼任了中共肇庆六一零成员(六一零是中共专门为迫害法轮功而设立的类似“中央文革小组”那样的超级权力组织),他不顾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的事实,不顾自己的妻子修炼后获得身心健康的事实,昧着良心执行中共江泽民集团“从名誉上搞臭”法轮功的指令,指挥肇庆媒体和宣传工具全面抹黑法轮功,经常写诋毁、诬蔑法轮大法的文章。

伍卓兰眼看着丈夫一步步走向罪恶的深渊,心中非常着急,她多次劝说梁国标悬崖勒马,但梁始终执迷不悟。二零零二年,梁国标升任《羊城晚报》集团社长,他迷途不知返,继续在《羊城晚报》上转载诬蔑法轮大法的文章。

梁妙霞,梁国标、伍卓兰的女儿,肇庆市社会保险基金管理局职员,在迫害的高压下,她认识了法轮大法的殊胜,于二零零三年五月加入了修炼行列。

伍卓兰、梁妙霞母女俩多次对梁国标进行劝说,希望他正视真相、分清是非。但梁国标权迷心窍,竟用婚姻、工作、经济等胁迫妻女放弃修炼,他收缴大法书籍,更经常对妻子大打出手。更为不齿的是:他为了掩饰其十几年的婚外情丑行,达到与其情妇结婚的目的,竟对外声称是因为母女俩修炼法轮功伤害家庭,导致家庭破裂。

二零零四年初,伍卓兰发放真相资料,被当地警察抓捕,后被迫离家出走,流离失所。伍卓兰被迫离家出走后,梁国标趁机与其情妇同居,对不认识的人还谎称他的情妇是原来的妻子,用来掩盖他的丑行。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肇庆市六一零和警察用邪恶手段恶毒构陷梁妙霞,将梁妙霞绑架到洗脑班迫害。在被抓去洗脑班前一天,梁妙霞曾再次对其父亲梁国标进行劝说,但梁国标不知悔改。几天后,梁国标证实患上肺癌。

二零零五年七月,梁妙霞再次被绑架。

这样一个原本好端端的家庭,就这样在中共迫害运动所制造的仇恨中,分裂破碎。

2.茂名市电白县陈村镇那行村一位法轮功学员,一九九八年修炼法轮大法后身体健康,当时丈夫邓栋也学法轮大法,多年来的腰痛病都好了。一九九九年后,他因中共迫害法轮功放弃了修炼。之后,他整个人都变了,做出很不道德的事,与外地一个有夫之妇陈群娟非法同居。他为了与那女人同居和结婚,竟把妻子举报到市“六一零”,妻子被非法抓去劳教二年。妻子从劳教所出来后,他又多次叫人抓她,说她还继续炼法轮功。派出所的人不肯抓,他就自己动手打她,要把她赶出家门,很多次把她打成重伤,有次右眼被打出血。

二零零七年四月电白县法院民事一庭送来应诉通知书,说因她修炼法轮功丈夫提出要离婚。女法官陈小珍说:“原告愿给你八千元,儿女和楼房及其它的财产归原告所有,被告不能分割原告的财产和楼房。”女法官还说:“你是炼法轮功的不同意也得离,这是新规定的。”并说凡是炼法轮功的家人有提出离婚的都批准。

3.禤粤平,四十岁,广东恩平大法弟子,二零零二年四月共曾被抓捕到公安局,二零零四年四月下旬再次被抓捕,被非法关押在恩平看守所。她的亲戚朋友都被搜查、抄家,并监控电话。她姐妹的银行存款也被冻结。恶人又威迫其丈夫的家人,迫其丈夫与她离婚。

4.甄素静,广东恩平民办教师,自迫害以来,遭受各种非法审讯,恶警威迫利诱要她放弃信仰。她被迫弃职。因她丈夫的亲人在教育局,当局以他的“前途”逼迫他,制造种种矛盾编造种种借口导致他们离婚。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