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秀教师陷冤狱 每一次见面都可能成为诀别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四月三十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被非法判刑十二年、非法关押在石家庄监狱的优秀教师卞丽潮,两颊消瘦,面无血色,眼睛深陷,三个多月非法关押后,出现严重的高血压和心肌梗塞。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二日下午,他再次见到妻子时,第一句话就说:“秀珍,每一次见面都可能成为诀别。”


法轮功学员卞丽潮

卞丽潮是唐山开滦十中优秀教师,任教二十年来兢兢业业,在学生和老师中深受爱戴,曾多次被评为先进工作者。自中共于一九九九年七月公开迫害法轮功后,学校因卞丽潮拒绝放弃“真、善、忍”的信仰,剥夺他获得“先进工作者”荣誉的权利。即使这样,卞丽潮仍无怨无恨,努力工作。

卞丽潮于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五日被中共警察绑架,并被骗走十余万元现金,同年七月二十六日,再被中共公检法司诬判十二年重刑。卞丽潮老师的遭遇得到当地民众的同情,有二百七十九人联名呼吁并按手印,要求释放卞丽潮老师。

见面难

在过去三个多月里,卞丽潮的妻子为了见他一面,曾几次在唐山和石家庄之间奔波,但均被石家庄监狱以开“不信仰法轮功”证明、邪党开两会和监狱装修为由给拒绝了。其中三月五日,狱方本来已经答应卞丽潮的家属和律师第二天会见,可三月六日,却出动大批警察,设了两道岗,以装修为由强行拒绝会见,而且还把律师围在当中,当场撕毁了律师函。

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二日下午两点多,卞丽潮在三个警察和二十八监区几个犯人的监视下,被搀扶着步履蹒跚、像踩着棉花一样慢慢走进了会见室。妻子在相距不到十米的地方和他打招呼,他竟然看不见妻子在哪里。等走到近前,极力的探过头来看时,他才发现隔着厚玻璃坐在对面的妻子。妻子问他:“这么近,你看不见我?”他答:“看不见。”

卞丽潮和妻子坐定后,发现两人都被监狱人员包围着。妻子后边是教育处左处长(警号1303087)狱政处王处长(警号1303031)和陈忠(教育处副处长,专门负责迫害卞丽潮)。卞丽潮身后是28监区长岳玉海(警号1306468),靠近门口的十来米的地方有一个胖胖的警察,门外至少还有三个警察。卞丽潮和妻子大约谈了十分钟左右的时候,副监区长王群牛(28监区,负责迫害卞丽潮)也急速的进到屋里,坐在卞丽潮后3米处。会见前,监区长岳玉海告诉卞丽潮只能会见三十分钟,而按照规定是一个小时。

谈话中了解到,由于卞丽潮的体质很差,原来的教育处长魏正传曾特批,早、晚给卞丽潮一个鸡蛋,可只给了一段时间,就不给了。每天早上只给面粥,咸菜都很少给。会见中,卞丽潮大约只说了不到十分钟,就再没力气说话了,只能趴在会见室台面上,听妻子说。

“保外就医”的申请 一直无答复

从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八日卞丽潮被非法关押到保定监狱,即被查出严重高血压。二零一三年一月六日,被转至石家庄监狱后,身体状况进一步恶化,除了高血压,还增加了心肌梗塞,视力也急剧下降。石家庄监狱的饮食非常差:早起只给两勺面粥,其余什么也不给;中午给一个馒头,晚上只给半个馒头。

一月三十日,妻子、女儿见到他的时候,卞丽潮的心脏病已经发展到心肌严重缺血心肌梗。为此,卞丽潮的妻子曾于今年一月二十三日给石家庄监狱管理局和石家庄监狱邮寄了“保外就医”的申请书,但至今没有任何答复。

一月二十九日,石家庄监狱医院给卞丽潮做了初次检查,后来又做了头部和心脏的彩超,监狱医院院长安英武却告诉他一切正常。监狱医院给人看病的基本都是在里边服刑的人员。

各种权益遭践踏

被非法关押到石家庄监狱后,卞丽潮曾几次申请见律师,均没得到狱方答复。一直到四月十四日,才得到岳玉海和其他所谓有关官员的口头答复。卞丽潮曾向监狱申请“保外就医”,但医院院长安英武说他的病严重程度不够保外就医,因为他妻子就是石家庄监狱管理的人,所以自己也很明白,只是有意推托。

卞丽潮先后曾给家里写过十多封信,交给副监区长王群牛,但卞丽潮的妻子至今一封也没收到。别的服刑人员平时可以给家里打电话,而卞丽潮即使在大年三十晚上几乎哀求他们给家里打个电话,都遭到严厉的拒绝。

教育处恶警行使“国家机器”

今年二月十七号(正月初八),是过年长假后上班的第一天,为了见到卞丽潮,妻子和女儿早八点就赶到了石家庄监狱的办公大楼,十五分钟后,却等来了警察的驱赶、谩骂以及十几个警察围攻式的录像监视。然后母女俩被教育处副处长陈忠和新上任的教育处长左××叫到了教育处,交涉会见事宜。陈忠以所谓三个月严管期为由不让会见,而左××则以刚上任不了解情况为由拒绝会见。交涉过程中,陈忠曾几次谈卞丽潮的病情,说他不配合治疗,将来出现任何后果自己负责,并扬言他自己就是“国家机器”。他们还告诉卞丽潮,“将来死了算猝死,和狱方无关。”其实卞丽潮年轻时,就曾患有心脏病,吃药根本不管事,狱政处副处长李文利曾恶狠狠的对卞丽潮说:“你妻子还给我写信,里边还有法轮功的东西,她也是法轮功吧?你妻子来一次闹一次,让她小心点儿!”

“包夹”摧残卞丽潮

从过年以后,一直到现在,监狱安排每天三个组“包夹”卞丽潮,不许他和任何人说话,也不许任何人和他说话。如果有人和他说话,便会遭到“包夹”组长的严厉训斥。即使晚上上厕所,也会有一个人跟着,否则只能憋着。而“包夹”人员因为听命于监狱的命令,参与迫害卞丽潮,可以得到减刑。“包夹”组长由狱警指派,一般都是有关系的。包夹记录由医院院长安英武负责,并按他们的要求任意改写。他们改写后,还让卞丽潮签字,但被卞丽潮拒绝。同监室的绝大部份服刑人员为了得到减刑的“奖励”,对卞的包夹绝对服从上级命令,配合院长安英武改写包夹记录,从精神和身体上摧残卞丽潮。

身处逆境 奉行“真善忍”

即使是在这样一个深受迫害的环境里,卞丽潮仍然实践着自己对“真善忍”的信仰。卞丽潮所在的监室里厕所长期漏水,很浪费,卞丽潮拖着病体,自己费了很大的劲,用手抠着把厕所修好了。而同监室的人却嘲讽他说:“你管那么多干啥?水浪费也是浪费监狱的,跟你有啥关系?”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