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祥星面临保定监狱以补颅为名的再次谋杀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五月十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近期有正义人士透露,在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份,保定监狱狱警看到郑祥星慢慢苏醒的情况后,曾经责问保定市第一中心医院给郑祥星做开颅手术的有关大夫:对郑祥星做手术是不是按照监狱方案做的,大夫回答:是按照监狱方案做的。监狱问:为什么按照监狱方案做的手术,还出现这种情况(指郑祥星苏醒过来),医生回答说:那只能说是奇迹。

这段话让人读了触目惊心,因为它清楚的表明:郑祥星被迫害致颅骨破裂后,监狱对他进行的两侧开颅手术并不是为了救治,而是谋杀!

目前郑祥星生活不能自理,急需到正规医院继续治疗。郑祥星妻子孙素云和儿子已在保定坚守近7个月,包括保外就医等所有合理要求都被监狱拒绝;从监狱长王建立到主管郑祥星案件的副监狱长范建立,都一直坚持先由监狱负责对郑祥星进行第二次手术颅骨修补手术,再谈保外就医。

家属不明白,保外就是为了就医,保外之后更方便医治,包括二次手术,为何非要在狱方主导下对郑祥星进行颅骨修补呢?怎能让人相信保定监狱不是以二次手术的机会对郑祥星再次谋杀呢?!郑祥星的妻子孙素云因担心、着急、忧虑,身体状况也越来越差,十多年不犯的心脏病,现在经常犯。因无经济来源,郑祥星儿子有时一天只吃一顿饭,郑祥星妻子看在眼里痛在心里。郑祥星的妻子和儿子眼睁睁的看着亲人郑祥星再次面临被保定监狱操纵医院谋杀,毫无办法,几乎天天守在保定监狱门前,痛苦的呼号。

2013年5月7日郑祥星妻子孙素云在保定监狱门前呼号
2013年5月7日郑祥星妻子孙素云在保定监狱门前呼号

郑祥星焦虑的妻子说:保定监狱为什么非得在他们指定的医院给郑祥星做二次手术,我们家属从3月6日递交申请保外就医自己治疗至今不给办理,他们为什么这么非得要自己给郑祥星做二次手术?保定监狱本属迫害郑祥星致伤致残的犯罪嫌疑单位,在事实未查清、罪犯未绳之以法之前,怎么能让犯罪嫌疑来监管、并且主导对被其迫害的人做开颅这样性命攸关的手术呢。5月8日郑祥星妻子为了阻止保定监狱再次做手术对郑祥星的谋杀,又一次被迫穿冤衣,走上保定街头,向路人哭诉,听者为之落泪,为之气愤。

2013年5月8日郑祥星妻子孙素云在保定街头向路人哭诉保定监狱残害丈夫的谋害
2013年5月8日郑祥星妻子孙素云在保定街头向路人哭诉保定监狱残害丈夫的谋害

现在保定监狱每天好几班、每班派3、4人看着郑祥星,郑祥星生活不能自理,大小便失禁;完全符合保外就医条件。据《保外就医执行办法》,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准保外就医: 1、身患而严重疾病、短期内而死亡危险的;2、身体残疾、生活难以自理的;3、年老多病,已失去危害社会可能的。 郑祥星被医院下病危通知书(保定监狱没有告诉郑的家人代替家人签字),郑祥星保外就医三条都符合,保定监狱为何坚持拒绝办理保外就医?目的何在?恳请正义人士关注制止保定监狱犯罪行为!

郑祥星原是唐山市唐海县十农场小家电商店老板,在郑祥星因修炼法轮功被绑架之前,他们有一个幸福的家庭,夫妻俩诚信经营,口碑很好。儿子刚刚大学毕业,在当地有一个相当不错的工作。

然而,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五日,不幸降落在这个家庭,唐海当地公安局以郑祥星修炼法轮功为由将其绑架,生意被迫停业。郑祥星的妻子、儿子为营救郑祥星奔走呼号。在郑祥星无任何犯罪事实的情况下,唐海县法院受唐山市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610”的操控,对郑祥星判冤狱十年,同年八月八日被送至保定监狱,强行“转化”。九月份家属来保定监狱探望郑祥星,但遭到狱方拒绝,借口是:“郑祥星在三个月的严管期间,家属不能会见。”

然而仅一个多月后的十月二十八日早上,保定监狱来了两个工作人员到郑祥星家,说郑祥星在监狱跌倒,把头摔坏了,已经做了开颅手术,生命垂危。当天下午,家人赶到保定市第一中心医院,监狱人员带家属来到八楼神经外科一个普通病房,病床上躺着一位病人,头部肿大如篮球般大小,裹满纱布,插着两根导管往外流着血,右眼瘀青,右眼角膜向外凸起,左眼紧闭,嘴张开,舌头向内蜷缩,鼻孔和耳孔都残留着血迹。整个人骨瘦如柴,前心贴后心,四肢被绑在病床上,不省人事。监狱的人告诉家属说这就是郑祥星。看到当时的情形,郑祥星的妻子整个人瘫软在病床旁,感觉天塌了一样!

保定监狱在未通知家人的情况下,已经擅自对郑祥星做了两侧开颅手术,左右各摘掉二片颅骨(各直径十公分,一块有裂纹)。据医生说,当时郑祥星被送到第一中心医院时已经陷入深度昏迷,两侧瞳孔放大5.5毫米,小便失禁。立即采取了抢救措施,经CT诊断,左侧颞骨骨折,半颞部硬膜外血肿,颞枕部硬膜下血肿,右颞部叶及左侧颞叶挫裂伤,脑室积血蛛网膜下腔出血,重度脑损伤。立即采取了手术,从上午十一点左右一直做到下午五点。当时,对于郑祥星这样一个随时都会没命的重症病人,却被安排在普通病房中,床边连呼吸机都没有。家属查看对郑祥星的用药情况,发现只是简单的输了一些消炎药,家人气愤地对大夫说:“我给我家的猪用的药,都比你们给郑祥星用的药好!”在家属的愤怒谴责下,医院才不得不将郑祥星转至重症监护室治疗。

家属向监狱询问郑祥星为什么会出现这个情况?监狱解释说:“郑祥星是在二十六日下午上厕所时摔倒造成的。”监狱并提供了二十六日郑祥星上厕所时的监控录像。录像显示郑祥星来到厕所首先蹲在便池旁边呕吐,之后慢慢站起身子准备方便,身体倚靠在旁边一面一米左右的墙上,身体慢慢的向后倒下,屁股先着地,后脑跟着着地,整个身体仰面躺在了地上。之后一位犯人发现了郑祥星摔倒,叫来了几个犯人将郑祥星抬出厕所,放到了就近的监舍里,在监舍里,郑祥星曾经三次大量吐血,在此期间未看到监狱任何监管人员,只是有犯人帮忙把地面打扫干净。过了将近一个小时,由一个犯人背着,两个犯人在旁边扶着将郑祥星背出监舍。之后便没有了录像,监狱说是将郑祥星送到了监狱医院。家属要求查看医院录像,监狱说没有。

家属见到了当时给郑祥星医治的监狱大夫,就问他当时是怎样对郑祥星进行的医治?他说:“郑祥星送来时,看到郑祥星嘴角上有血,按胃出血治的,只输了些止血药。”家属问:“你知不知道郑祥星是在监室跌倒昏迷后送这来的?”他说“不知道。”家属问他是否给检查头部,他说他用手摸着检查了他的头部。家属非常纳闷,头骨都断裂了,难道用手还摸不出来?在医院里,对郑祥星每天的医治及用药情况,医院一概不告诉家人,医院说他们只告诉监狱特定的某人,让家属去问监狱的人。家人看到郑祥星一直在死亡线上挣扎,自己却不知道真实病情及用药情况,感到非常焦急和无助。

医院不但拒绝向家人透露治疗情况,而且在病房安排了警察监视家人每天在医院探望时的言行。就连家属在保定市第一中心医院附近所住的乐活城市旅馆也被监控,时不时的调出旅馆录像,查看家属在旅馆的活动情况。同时当地政府唐海县十农场也派来了两个工作人员,专门监控家属的一举一动。

然而一个多月后,奇迹竟然发生了,郑祥星活过来了!郑祥星的两只眼睛已经能睁开,但是看不到东西,手脚也都会动了。也能说话了,但是没有思维记忆。也能正常进食了,但是大小便失禁。对此,医院的医务人员也是连连称奇。一开始,不但所有的人都认为郑祥星一定没命了,而且曾有意无意的透露“郑祥星死了就好办了”。郑祥星一天天清醒过来,保定监狱感到始料不及。为此,就在郑祥星出现意外好转时,他们出于不可告人的目的,竟要将郑祥星在随时都有生命危险的情况下,于二零一三年二月二十一日将郑祥星从重症监护室强行收监。

郑祥星被收监十多天之后,监狱就一直不再让郑祥星家人探视,郑祥星妻子为救郑祥星,曾于3月12日被迫上街穿冤衣喊冤,才得以见到郑祥星。

三月十九日下午三点左右,郑祥星的妻儿终于又见到了郑祥星:两个犯人正看着郑祥星扶着窗栏杆站着,他满头大汗,整个身子在哆嗦,连出气也颤抖。郑祥星的儿子忙把他抱到椅子上,他的手、脚、两条腿都紫色,腿肚子硬邦邦,两脚肿胀,连声说痛,母子俩赶忙给他按摩腿脚。郑祥星膝盖弯曲不能伸直,肌肉和大筋都萎缩,脸上瘦的皮包骨,两眼深陷,几近失明,没有思维,大小便失禁,生活不能自理。

四月中旬,郑祥星妻儿再次探望郑祥星时,看到郑祥星已经非常虚弱,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嘴不停的眨巴,很饥饿的样子。郑祥星家人给郑祥星换尿垫时,看到郑祥星臀部有一块紫青的斑块。以前仅在胸前出现的红点,脊背上也出现了。有亲友怀疑郑祥星也正在被监狱当局实施以药物谋杀。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