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法轮功获健康 长春刘晶秀遭中共迫害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五月十三日】“贾红岩经常辱骂我,骂我什么也不是,穷光蛋等,逼我冲墙站着,后来把我的头发乱剪一气,逼我穿囚衣,几个人拽着我的手强行按手印……”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贾红岩又是谁?下面就让我们来听一下刘晶秀女士所讲述的亲身遭遇。

人生的改变,幸遇法轮佛法

我叫刘晶秀,今年六十岁,家住长春市。在十九年前,我不敢想象我可以象现在这样活的这样轻松、健康,无病无灾。你能看出来吗?我以前有过心脏病,还有风湿、气管炎,神经官能症,头一痛起来扎在炕上别提有多难受了,那滋味……现在都不愿意回想。

一九九四年,我永远都不会忘记,那一年,我很幸运地遇到了法轮功。从此,和其他在大法中受益的生命一样,我的人生彻底发生了改变:身体在两个月左右就找回了遗失已久的健康,心态也在“真、善、忍”的法理要求下发生着变化,与人为善。

那时候,整个长春市都沐浴在法轮大法带给人们的祥和美好之中。那几年,也是我将永生铭记的珍贵记忆,佛光普照长春市。

可是这样的好景不长,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流氓集团利用手中的权力开始全面迫害修心向善的法轮功学员。很多法轮功学员出于对政府的信任,开始依法上访。期间所遭到的不公对待,外人无法想象。我曾亲眼看到大法弟子在省政府上访时,被警察劫持到车上拉走。二零零六年至二零零九年期间,我曾两次因传播大法真相被非法拘留、劳教和非法关押。

第一次被非法拘留、劳教

二零零六年年底,腊月二十七、八左右,我因赠送别人一些资料,内容是人们都应该知道了解的法轮功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恶意构陷到浦东路派出所,结果来了一辆警车,两个警察,抢我的包,偷了我一百元钱。当晚十点半把我劫持到苇子沟看守所,并恐吓我老实点,否则给我剃光头。

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后,浦东路派出所来了一个三十多岁的姓孙的警察,把我劫持到黑嘴子女子劳教所欲非法劳教我一年。在劳教所医院体检后,我被劫持到二大队(五楼),被强行照相。

原本我儿子腊月二十七、八来电话说要回家过年,结果我被非法劫持,儿子在痛苦中独自过的年。

二大队队长叫刘连英,指导员叫严峰,所谓的狱警叫贾红岩。贾红岩经常辱骂我,骂我什么也不是,穷光蛋等,逼我冲墙站着,后来把我的头发乱剪一气,逼我穿囚衣,几个人拽着我的手强行按手印……第二天,劳教所医院的大夫找我,想“转化”我,并逼我吃药,看着我咽下去才罢休。

从我被绑架到劳教所二大队开始,他们就一直逼我吃药,量血压,每天都量血压。贾宏岩还逼我答诬蔑大法的题,逼我按手印。后来血压越来越高。有一天早上,我脸通红,帮教找贾红岩,将我带到楼下卫生所检查,当时我浑身发抖,两条胳膊乱颤,他们说很严重,可能害怕担责任,第二天就把我劫持到中日联谊医院做CT,检查结果“脑囊肿”。就又把我劫持到铁北公安医院强迫打吊针半个月。在劳教所我每天都能听到大法弟子被酷刑迫害的惨叫声。

二零零七年四月十日我回到回家,分别被苇子沟看守所非法关押十五天,黑嘴子女子劳教所非法关押二十五天,铁北公安医院非法关押十五天,共被非法关押迫害五十五天。

第二次被非法关押

二零零九年六月份,我因向世人赠送享誉全球的神韵艺术团表演的晚会光盘,被不明真相的世人构陷,被非法劫持到红旗街派出所。国保大队一个姓李的扇了我三下耳光,四、五个人上来抓我头发、扯我腿、拉我胳膊、捏我手指,让我按手印,硬是没按上。晚上十点多,我又被劫持到苇子沟看守所。因为我不报姓名等个人信息。警察便唆使卖淫的套我的电话等。

第八天红旗街派出所来人给我铐手铐到延安医院非法体检,之后又被劫持到黑嘴子女子劳教所,劳教所医院体检后,因我血压高拒收。我又被劫持到红旗街派出所(红旗街派出所一个开车的年轻司机不知叫什么名,三十多岁;警察吴X德,和警察徐海波),拿回自己东西回家了。

结果回家第二天上午八点半,我到另一法轮功学员家,被不明真相的人构陷,我们六个人被柳影路派出所绑架,把我们分关各屋,非法审问我们。我因不报姓名,一个五十多岁的非法组织“610”成员的男的在后边打了我两下子,还恐吓我要搞邪党株连,挑唆家属行恶。到下半夜一点多钟的时候,把我推到大屋里,恐吓我。过了一会儿,进来一个三十多岁的警察,让我走,并让我以后来签字。直到后半夜两点多钟我才回家。

结语

有缘看到这篇文章的读者,我想和你说:如果你能放下心底被中共强行压入的仇恨,抛开一切对法轮佛法的偏见,认真了解一下法轮功,得到的将是生命永恒的美好。那其实也是一个生命最大的真愿,不希望你错过。现在的灾难都是冲着中共来的,我希望每一个中国人都能选择三退,远离中共,保生命平安。遇到危险时,诚心的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也是每一个法轮功学员十四年来最真挚的心愿。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