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第三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种种酷刑(下)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五月二十日】(接上文

典型迫害案例

姚三忠(中)被折磨的奄奄一息抬出扔到路边

姚三忠,男,34岁,大学本科毕业,漯河市艺师教师。2001年3月21日,因许昌劳教所开大会诬蔑法轮功,台下许多法轮功学员高呼“法轮大法好!”后被迅速扑上来的劳教所内的刑事劳教人员(后来参与的人都得到了1至3个月的减期)按倒在地,拳打脚踢,姚三忠也在其中。除了在会场上挨了打,会后二大队的教导员朱金奎、副大队长郑琦等组织本队近200名刑事犯对姚三忠进行所谓的“帮教”,即每个人必须要狠狠地打他,不打的当场挨整。他因此连续遭受8次上绳酷刑,绳勒入肌肉,还有高压电棍电击,多人对他拳脚相加。警察又命令一个吸毒犯用塑料凉鞋底连续两天不停地抽打他的脸,造成他多天不能正常吃饭。后来警察又逼他和其他喊口号的学员写检查认错,遭到他严词拒绝后,警察对姚三忠捆了6绳。在仍不能迫其妥协的情况下,警察竟让几十名劳教学员对姚三忠群殴,又对他加期10个月。除此之外,他更是多次被毒打、戴脚镣、闻鞋底。为了逼他妥协,有一次警察一夜之间连续用绳刑7次,高压电棍长时间电击,第二天,看管他的犯人因同情他,给他喝了点凉水,从此他喉咙变哑说不出话来。他因长时间被折磨,以致躺在床上不能自理。

2001年9月劳教所警察不准法轮功学员说话,因他和别人谈了几句话,又遭到几个人的群殴,以及电棍电、绳刑等。三大队二中队姓赵的队长并用酷刑折磨。2002年7月,因他坚决不穿囚服,不承认非法关押,又一次遭受残酷的迫害。2002年5月,警察们逼他和其他学员穿劳教队服,并连续捆了姚三忠5绳,使其上肢麻木,几个月生活不能自理。警察强行给他穿上劳教队服,怕其脱下,把另一名刑事犯方四军同姚三中铐在一起,让方四军故意给他造成不便,事事处处折磨他,甚至小便也不允许。2002年12月底,因怕出人命承担责任,劳教所人员把他抬出扔到外地路边。最后家人得知后把他送到医院抢救近1个月左右,每天医疗费高达几千元,姚三中终因伤势严重于2003年1月中旬被迫害致死。留下一个几岁的孩子。漯河“610”也严密监视他离了婚的妻子和孩子,不允许向外透露任何消息,妄图掩盖罪行。

赵则敏被迫害成残废生活不能自理

赵则敏,男,48岁,河南省杞县人。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多次被邪党绑架、非法关押、非法劳教,受到种种的酷刑折磨,身心受到很大的摧残。二零零八年中共邪党以开奥运为名对法轮功学员大肆抓捕,在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二日上午,赵则敏骑车去商店买东西,国保大队几个恶警蜂拥而上将他绑架,又一次被送往许昌劳教所非法劳教二年。在许昌劳教所,赵则敏因不放弃“真善忍”信仰,拒绝“转化”,遭受残酷迫害。恶警对他施加各种压力。如:逼迫看诬蔑大法的资料,逼迫干活,逼迫所谓“转化”。赵则敏义正词严不配合,遭到狱警朱英奎毒打,被打的两眼肿大,眼球充血,致使右眼视力减弱,看不清东西。由于赵则敏揭露邪恶迫害,三大队恶警恼羞成怒,组织三大队全体邪恶力量,对赵则敏及其他法轮功学员进行所谓“攻坚战”,指使吸毒犯廖浩,以“高减期”为诱饵,叫其对赵则敏下狠手迫害。他们采用“攻心战术”,多次召开全体大会造声势,制造恐怖气氛。时间不长,赵则敏被迫害的两腿就不能行走了,生活不能自理,行走都是两人拉着,无论刮风下雨或冰天雪地,都是这样让人硬拖拉着,一年多时间,鞋被拉烂了几双,多次雪水灌入鞋中,脚被冻烂。

就这样,恶警还说赵则敏是装病,指使犯人多次恶意偷偷检验是不是装病,如:两犯人架着正走着,猛一松手使他猛的栽倒。赵则敏被折磨的骨瘦如柴,身体极度虚弱,头发也白了。在这种情况下劳教所不但不放人,还进一步迫害,叫两个犯人硬拉着,弄到太阳下曝晒。摄氏三十八度的高温,几个月直晒的脱几层皮,还说晒晒“补钙”。实际上是变着法迫害,导致双腿瘫痪,生活不能自理。人都这样了,劳教所恶警还让两个人架着他逼迫做手工活。家属多次探亲要人,劳教所不但不放人,还不让见。后来导致生活完全不能自理,许昌劳教所于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十八日,才让家属把人接回家。好端端的一个身强力壮的中年男子,不到二年时间被迫害成残废人。

赵则敏在近十三年来,由于精神和肉体长期受到严重的伤害和摧残,回家后,再加上当地邪恶的不断骚扰和恐吓,于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四日含冤离世。

张明同两个多月被迫害的全身瘫痪不省人事

张明同,男,五十四岁,河南杞县沙沃乡沙沃北村村民,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二零零七年八月十二日,邪党以快开奥运为由绑架了很多大法弟子,张明同是其中的一个。八月十二日夜里一点左右,杞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原大队长刘洪涛伙同沙沃乡派出所原所长李向阳等几个恶警窜到张明同家中,没有出示任何证件,也没有任何理由把正在睡觉的张明同强行绑架,非法关押在杞县看守所迫害,几天后劳教一年零九个月,送到臭名远扬的河南省许昌劳教所迫害。

在劳教所里,张明同身心受到严重摧残:强行洗脑,不放弃修炼不让睡觉,遭到吸毒犯人的毒打,恶警的酷刑折磨,强制加班,超负荷劳动,吃不饱饭。张明同被折磨得血压升高,手脚麻木,生活不能自理,但劳教所仍不放人。直到全身瘫痪,不会说话,不省人事,于二零零七年十一月才让家人接回。张明同回家后,终因身心严重受损,又多次受到当地恶人的骚扰、恐吓,精神一天不如一天,病情逐渐恶化,于二零零八年十月二日含冤离开了人世。

赵国安短短四个月就被许昌劳教所虐杀

赵国安,男,五十五岁,农民,河南省漯河市舞阳县侯集乡西一里赵庄村人。2003年5月23日,舞阳县公安局政保科将赵国安夫妇两人绑架到舞阳县看守所关押3个月左右。赵国安被非法处以1年零9个月的劳教,2003年8月7日被送到了许昌市第三劳教所。在被关押期间,劳教所拒绝家人探视。2003年12月24日,舞阳县公安局突然通知关押在河南省郾城洗脑班的妻子张桂荣,前往许昌第三劳教所。后又被带到医院,医生说赵国安是心肌梗塞死于心脏病,死于2003年12月29日8点多钟。劳教所的人说是死于7点多钟,也说是“心肌梗塞”。其妻不相信,要求看遗体。当她解开丈夫的上衣时,看到从下巴颏到前脖整个皮都没有了,被揭掉了,前胸正中有约10公分见方的一片,整个肉皮都没有了,血红的一片;两肩、臂上约有一拇指宽的一长道深沟,长至到后背,皮没有了,肉已溃烂很深;两耳和后脖颈都是深紫色,后背也是紫色的,整个小肚全是紫颜色;下肢整个腿都是肿着的,两脚肿得明晃晃的;在两脚脖的上端有两道很粗很深的沟,象是勒过的;头顶、在前额的上边有一个红点,浑身遍体鳞伤。明显是被酷刑折磨致死。

劳教所警察说因他太顽固,才关禁闭(小号),3天就不行了。劳教所恶警们还放出风说他有病送回家了。

青年残疾律师李健被折磨致死

李键,34岁,残疾人,驻马店市正阳县律师,原住址为河南省驻马店市正阳县检察院家属区,正阳县法轮功学员。2000年李键制作法轮功真相资料被绑架,2001年4月底被送往许昌劳教所劳教。劳教期间,李键遭受绳刑、超强度苦役、不让睡觉等方式迫害。他在第三大队一中队强制劳教期间,多次受绳刑迫害、强制“洗脑”、超强度苦役、不让睡觉,干不完就不让休息。2001年12月在高压迫害下违心妥协放弃修炼,2002年3月醒悟后声明“转化”作废,从新坚定修炼。为此警察谭军民(第三劳教所三大队大队长、男、30多岁)怀恨在心,开始加剧折磨迫害李健。2002年4月25日李建正常出工,没有任何病态。当天晚上李键觉睡不着,非常难受。深夜1点多的时候,他呼吸急促,最后在凌晨3点死亡。他死后2小时,第三劳教所三大队大队长谭军民把其遗体送到医院“抢救”,做人工呼吸、打强心针。任高强掩盖事实,造假封锁消息。劳教所以所谓的法律程序,经许昌市检察院草草了解病故和验尸的情况,说明此案例乃属正常死亡。匆忙就把李键家属打发走了。警察们拒不同意法轮功学员求见其家属。26日早晨,三大队警察和所长开始造假。26日下午,检察院和屈双才(副所长)在大会上宣布:李键死于疾病。并威胁:谁想利用李之死制造混乱就不记劳期(任意增加劳教期限)。第二天,屈某又开会说,劳教所已和他的家人协商好了,家人都没意见,其他人就别闹了。据认识李键的人指出,他生前年轻健康,无任何疾病,却被劳教所指为暴病而死,极为可疑。李键临死前说过:哪怕不让他吃饭,只要让他休息五分钟就行。由此推断,李键是在精神和肉体上承受着巨大痛苦,在酷刑折磨和长时间超极限从事体力劳动情况下被活活整死的。当时三大队警察有:队长谭军民、指导董×、教导任高强。

吴军庆被许昌劳教所折磨得骨瘦如柴,四肢脱形

漯河市大法弟子吴军庆,30岁,本科生,才艺过人,双汇集团技术人才,因坚持修炼法轮功,在许昌市劳教所被非法劳教一年。期满后不许回家,被原单位(双汇)看管,后又被送进洗脑班。在洗脑班他坚修大法,不写“转化书”,又被送往许昌市劳教所劳教三年。在那里他受尽折磨,对他的迫害一次次升级,绳刑、烤全羊、毒打、电击等各种酷刑都受过,被折磨得骨瘦如柴,四肢脱形。2002年,吴军庆因不放弃修炼,恶警们大打出手,上警绳十一次,并用电棍警棒击打,手被打成残废,几个月不能拿东西。2004年中旬的一天,吴军庆因不配合,不宣誓,不写认识,徐祖胜、闰磊、谭军民三恶警对吴军庆进行灭绝人性的折磨,上警绳、电棒、橡皮带相加,把吴军庆打得血肉模糊,浑身青紫,皮肤焦糊,行走困难。恶警闰磊用鞋猛打吴军庆的脸部皮鞋痕迹半月后才消失。在迫害期间,恶警用铐子把吴军庆与包夹犯人铐在一起,昼夜形影不离。

岳彩云被“烤全羊”吊了三天

2003年,在恶党所谓的“春雷行动”中。学员岳彩云,因拒绝“转化”,不配合恶警们的邪恶要求,被实行严酷的人身摧残,七天七夜不让休息,上警绳二十次,再用电棍,警棍击打全身,并使用最残酷的手段“烤全羊”进行人身折磨,被此酷刑吊了三天,全身上下伤痕累累,生活不能自理,惨不忍睹。每天被绑在椅子上,不让休息,一遍遍地折磨,并在头上戴上听话器,听他们录制的诬蔑大法的录音。恶警扬言不“转化”者绝不能下楼,欲置大法弟子于死地。岳彩云的家人接见时,看到岳彩云被折磨的腿走路一拐一拐的,哭着离开了三所。

李进科穿了半年“约束衣”

李进科,37岁,唐河县人民医院职工,2003年2月第二次被送进劳教三所,劳教期三年。入所后他就绝食抗议,2003年绝食5次,最长一次达2个月。每天恶警们对他野蛮灌食。他在多种场合下高喊“法轮功好”、“法轮大法好”,被恶警施以长时间地毒打、上绳、电棍电(还将电棍插到嘴里猛电)、“坐沙发”等酷刑,恶警还唆使其他犯人对他进行残酷折磨,使他精神和肉体受到极大摧残,身上伤痕累累。李进科从2003年4月份开始便被恶警施以“约束衣”等酷刑,直到“十一”前后,恶警仍在给李进科戴此刑具。每到夜晚,撕心裂肺的叫声便会回荡在劳教所的上空。由于长期遭受折磨,现在体重只剩下七、八十斤,然而恶警仍在继续迫害他。恶警所长在多个场合扬言说准备对李进科进行注射药物迫害。在许昌劳教所里,李进科遭受了许多令人发指的酷刑折磨和摧残。有一次李进科为争取自己的信仰,喊了一句“法轮大法好”。三大队中队长贾子刚将高压电警棒插入李进科嘴里猛电击,造成嘴流血和肿胀多天,进食困难。因李进科不向恶警屈服,时常遭受橡胶棒抽打、拳打脚踢,多次连续长时间的绳刑,高压电警棒电击,以及用手铐将他长时间吊挂。恶警指派两个吸毒犯人包夹、监视并强迫他长时间干活,从早上7点半干到晚上10点半,多次加班到第二天早上5点。稍有不想干,包夹人就狠拧他大腿上的肉,逼迫他日夜苦干,不让睡觉。为抵制迫害,李进科绝食一个月抗议劳教所的非法虐待,凶残狠毒的狱警:三大队大队长时宝龙、中队长贾子刚,对李进科多次粗暴灌食,用管子插入李的鼻孔,有意慢插管子使其增加痛苦,故意插伤他的鼻腔和胃部,灌食后用手铐将其吊起来不让自由,不让睡觉。现在李进科被邪恶的许昌劳教所迫害得精神恍惚,接近失常的状态。

武忠明常年被拖来拖去

武忠明由于受恶警酷刑,脚趾溃烂,不得已被锯掉一个,双脚不能站立。就这样,恶警叫人把武架起来,每天从住所拖到奴役劳动场地,再架到饭场,一天到晚就这样被拖来拖去。恶警为了掩饰其罪恶,给武做了一副双拐。劳教所的上级机关来检查时,武忠明揭露迫害真相。等来人走后,恶警恼羞成怒,嚎叫着叫人立刻把双拐砸断,从此武忠明又被拖来拖去的。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