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省溧阳市女医生黄文琴被迫害经过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五月二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江苏报道)江苏省溧阳市清安医院医生黄文琴,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按“真、善、忍”做好人,屡遭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六一零办公室(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法制科、卫生局等部门迫害。

黄文琴,女,大学学历,主管药师,今年四十六岁,是一九九九年六月走进大法修炼的。从前她患有心脏病,神经性头痛,失眠,胃窦炎,腰痛等疾病,头疼严重时连拉带吐,眼睛也不敢睁,头象要爆炸似的,全身无力,脸色苍白。修炼法轮功不到半个月,多年的顽疾不翼而飞。

二零零七年十月,黄文琴被西门派出所警察管卫彬等人暴力绑架到西门派出所,被非法和吸毒、盗窃男犯人关押在一起。二零一零年七月五日黄文琴被国保大队、六一零绑架后再被非法劳教一年。

二零一零年六月三日,黄文琴正在医院上班时,被国保大队长王海马和虞文彬、韦燕及清安派出所警察周建民强行绑架到清安派出所迫害,他们对她连夜進行长时间非法审讯,对她进行抽血化验,让她在全是蚊子的地方过夜。

六月四日,王海马带着院长任学祥、警察韦燕、赵兆、张斌强行抄家,并且抢走了黄文琴的钥匙,恶警张斌扛着摄像机,就象黑社会土匪一样多次闯入黄文琴的住宅,强行打开房门和单位办公室抽屉,非法抢走了电脑、MP3、A4纸、大法书籍等私人物品,把她家的衣服翻得乱七八糟,她的住处被翻得一片狼藉。

二零一零年七月五日,虞文彬、韦燕、蔡進、赵俊等五人再次闯入医院,强行将黄文琴绑架到溧阳市看守所门口,虞文彬、蔡進、韦燕暴力强迫黄文琴在拘留书上签字,黄文琴拒签,他们按住黄文琴的手强迫她签字,在暴力迫害过程中,致使她血压升高,心跳加快。狱医姚水元建议去人民医院做心电图,虞文彬、蔡进、韦燕、赵俊等几个人又强行给她戴上手铐押送到人民医院检查。在看守所里,狱警目无法纪,毫无人性的管理。她所关押的牢房多次被严管,天热只给少量的水喝,天天洗冷水澡,有些男警察在女关押人员洗澡时,借机巡回、偷看她们洗澡。许多女关押人员例假来了也没有热水洗漱,她们被中共体制下的看守所迫害的月经不调、大量出血、经期延长,血压升高。看守所每天强迫关押人员从事高强度的工作,做电脑键盘、搓具有毒性的二极管。很多人搓二极管手指搓得出血、出脓,指甲脱落,皮肤红肿,还被强迫继续搓,每天奴工十四多个小时。因为多做可以给看守所多创造经济效益,狱警可以多拿奖金。

虞文彬、韦燕、蔡進和法制科警察董建新、马闯华、朱甜恬多次恐吓、诱骗、非法提审黄文琴,虞文彬在非法审问她一边无耻的说:“你混得比我们还好,在阳光城市买了这么大的房子,你有什么本事啊。”一边诱骗她说:“你只要认错了,承认给了潘凤金法轮功资料,我们就不处理你”。他们威胁和恐吓她高三年级的儿子,说:“你态度好点,我们就不处理你了。”看守所医生姚水元、恶警沈志娟、徐帅林和姓向的恶警积极配合恶党迫害她,最后她被非法劳教一年。沈志娟和恶警朱甜恬等非法剥夺她向法院起诉的权利,不准她请律师,沈志娟没收了她上诉到法院的诉讼书。董建新诱骗她说:“你先向常州市人民政府提出行政复议,如果没有结果你才可以再去法院上诉”。黄文琴相信了他们的谎言,中了他们的圈套,最后市公安局、市六一零伙同溧阳市看守所和恶警沈志娟秘密的将她送往江苏省女子劳教所(句东劳教所)继续迫害。她被秘密送走时,因担心她的血压升高劳教所拒收,狱医姚水元、恶警沈志娟和姓向的恶警强制她吃降压药。

黄文琴被绑架到劳教所的第一天就被强迫裸体体验,强制剪发,把她的头发剪得男不男,女不女。她刚进劳教所时,年轻、漂亮。不到半个月被恶警张静、王红、吸毒卖淫犯人夏永芳(江苏省女子劳教所为了迫害法轮功学员,怂恿犯人牢头狱霸,用“减刑”来引诱她们迫害法轮功学员。恶人夏永芳是南京江宁人,因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原劳教一年获减期两个多月)迫害得不成人样,血压升高,头发花白、视力下降,眼睛视物模糊。经常被罚站、不让大小便,不让洗脸刷牙。因她拒绝吃利尿类降压药,王红就叫包夹夏永芳、汤希、孟艳芬将她拖到操场上在烈日下长时间暴晒,不让她喝水,不让她上厕所。最后她被强迫服药,服了这种药以后,口干舌燥、尿量增多,王红指使恶人夏永芳不让她多喝水、肚子逼得痛也不让她上厕所。为了逼她“转化”,王红安排夏永芳、汤希、孟艳芬、乔仲锦等五个包夹监视她,对她搜身、逼她写检讨书、抄“所规队纪”,王红指使汤希二十四小时记录黄文琴的一言一行。她每天被逼迫七小时“训练”——站军姿、踏步走、正步走、跑步,天天重复这些动作,她的大腿被迫害的水肿,变粗,脚肿得不能穿鞋,但这种魔鬼式的训练也必须硬挺着,稍有反抗就被罚站到夜里十二点,早上五点必须起床。不到半个月,在烈日下的她被迫害的又黑又瘦,脸上全是黑斑,头发花白,眼睛模糊,血压高达一百八十/一百一十,体重不到四十公斤。在这种情况下,恶人对她的迫害反而变本加厉。法轮功学员每天一人一瓶热水(包括喝水、洗头、洗漱),恶人夏永芳也不让黄文琴用,夏天只让她喝少量的水,天冷只让用自来水洗头、洗漱,冬天盖一条又脏又薄的被子,她常常冻醒。

夏永芳在劳教所为所欲为,经常欺压别的劳教人员,以恶警的口气教训、谩骂其他人,记得在牢房里,有个二十岁的女孩例假来了,血不断的往下流,裤子上全是血,恶人夏永芳都不允许她用马桶,任凭血往下流。这就是中共劳教所教育出来的毫无人性的牢头狱霸。

劳教所恶人、恶警不仅剥夺法轮功学员的睡眠,更毫无人性的不让大小便。早上二百七、八十人必须在二十分钟内上完仅有的十个坑的厕所(有两个坑,牢头狱霸专用),有时刚轮到,起来慢一点,“厕所所长”卖淫女周梅芳(溧阳市南渡人)就把一盆冷水泼过来淋透全身。

法轮功学员例假来了,恶警不让买卫生巾。早上刷牙洗脸,只能用一小杯水。夏天洗澡七、八个人一个水龙头,从脱衣到洗完,不能超过两分钟,洗完,身上还是臭味。大热天三、四十人住在十六个铺位的房间里,一米宽的床上睡三个人,午休时睡四个人。

黄文琴在被非法劳教期间,溧阳市六一零主任史革新(现已经调走)、国保大队多次穿梭于劳教所,披着伪善的面纱去“看望”黄文琴,当他们看到黄文琴的模样时大吃一惊,半个月前的她和现在判若两人。黄文琴在被迫害的一年里,儿子正在读高三,丈夫由于要照顾儿子被迫放弃上海的工作,她的母亲孤身一人经常以泪洗脸。黄文琴被非法劳教期间,溧阳市卫生局邪党书记冯伟民、人事科科长马建芬和清安医院院长任学祥非法停发她一年的工资,致使她一家三口没有生活来源。任学祥,此人原清安医院院长,现调到别桥乡镇卫生院,他在清安医院任职期间,对善良、正直的法轮功学员黄文琴非常苛刻,药房新年值班,他从来不发加班工资给黄文琴。黄文琴从黑窝回来的第二天,常州市六一零头目季黎明和清安派出所警察周建民再次去黄文琴家继续骚扰。二零一一年七月,卫生局人事科长马建芬、清安医院院长任学祥、财务会计梁学红为了讨好邪党,非法降低她的工资,扣除部份降温费、公休假补贴费、生活费,给她年终考核不及格,在经济上再一次迫害她。

二零一三年一月,溧阳市卫生局局长王海保、邪党书记冯伟民、现任院长仍然追随邪党迫害法轮功政策,继续在经济上迫害法轮功学员黄文琴,将她应得的一年财政补发工资全部扣除。黄文琴多次找到局领导,对他们说法轮功在中国现行的法律是合法的,非法克扣工资是违法行为,他们都以各种借口回避她,因曝光了他们的非法行为,他们利用手中的权力对黄文琴进行打击和报复,并且多次向六一零举报报复黄文琴。

溧阳市公安局局长:手机13906145202;维稳办主任:吴旭辉
溧阳市610主任:手机:13906145024;13301497020;
溧阳市政法委前任书记赵国兴:手机:13801490036;
溧阳市现任政法委书记,手机:13906140222;
常州市法制科:尚建荣;常州市610主任:季黎明;常州市政法委书记:孙国建;
溧阳市国保大队:王海马,手机:13906141208;
教导员:赵兆,手机:13915883788,
虞文彬:手机:13801495117,
韦燕:手机:15806142008,
蔡進:手机:13813533555,
法制科科长:董建新,手机:13915882598;
朱甜恬,手机:13701592928;
马创华,手机:13901497818
溧阳市西门派出所,电话:0519-87222110,董一平,手机:13801493399;
管卫彬,手机:13801492511
溧阳市看守所传真:0519-87110358,所长:缪正方;副所长李海军,手机:13861095808,
狱警沈志娟:宅电:0519-87232233,丈夫余云峰手机:15051998188;
狱医:姚水元,手机:13814768926;电话:0519-87328323转8050,溧阳市清安派出所警察周建民,手机:13961280268,溧阳市卫生局局长:王海保,手机:13901498682,办公室电话0519-87201966,
纪委书记冯伟民:手机: 13861095168;
卫生局人事科:电话:0519-87223183
科长:马建芬,手机:13861160812,宅电:0519-87262179;
清安医院院长室电话:0519-88305120、传真:0519-87100955,现任院长:顾献忠,手机:13862690907;
前任院长:任学祥,手机:13861200038;主办会计:梁学红,手机:13961286432;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