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电子科大退休中医师自述被劫持洗脑经历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五月二十五日】我是成都电子科技大学校医院退休的中医副主任医师(相当于副教授),今年六十九岁。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六日,建设路派出所和街道办的人抄了我的家,并把我绑架至臭名昭著的新津洗脑班(对外谎称“成都市法制教育中心”)非法关押。

气势汹汹私闯民宅

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六日上午十一点左右,我正在家中做午饭。由小区物管的保安骗开了门,建设路派出所和街道办事处七、八个人立刻闯进来。大概有两个年轻的穿了警服,有一个是建设路街道办事处的王慧,听说是六一零的主任。因她于二零一二年五月曾与我校六一零的何某到我家来骚扰过,所以我认识。

王慧说:你爱人呢?我说:上班去了(他退休后,又返聘的)。王慧说:把他叫回来,我们有话对他说。我看他们气势汹汹一下闯进来那么多的人,当时又没有其他家人,我想把他叫回来也好,于是我就给我先生打电话。在我打电话期间,就有人非法闯入我的卧室,把我常学的《转法轮》、《洪吟三》和几篇师父最近的讲法拿出来了。

疯狂抄家抢劫

于是他们七、八个人就一窝蜂的涌进我的卧室,有的翻衣柜,连衣柜的顶柜里装的未拆封的新袜子都拿出来看一看,还有一个人翻衣柜中间的暗抽屉(未上锁),三个暗抽屉一个个翻遍;有的翻书柜,书柜的上下都翻遍,一些不常用的书捆起来的都拆开来看,还有儿子小时候练字写的毛笔字都抽出来看;有的翻电脑桌的抽屉、有的翻电脑桌的柜子、有的人就去把桌上的电脑打开;有的人翻床上、有的人翻床下。还有一个年轻女警把我出门常背的包(放在飘窗一个角落、藏在一堆窗帘背后)都找出来仔仔细细的一层一层的翻遍,把里面的手机、U盘、买菜的钱都翻出来拿走了。

七、八个人在这间屋里面象下饺子一样,将屋里乱翻一通。当再次翻到真相资料时,王慧不耐烦的说:你还有的东西放在哪里的?干脆都拿出来,免得我们去翻。翻完我的房间后,又去翻了其它房间。当有人要去翻我先生房间时,我先生已回来了,说这是他的房间。分管我们学校的片警说:他是搞科研的,不信这些。他的房间才免于查抄。这次共抄走了两个笔记本电脑、两个MP4、两个MP3、四~五个U盘(其中一个上面写有“心理学”几个字,全是心理学方面的资料)、四部手机、两个读卡器、一把切纸刀、现金大约八百元左右和一些大法书、资料。

肆意劫持

我先生回来后,王慧对我先生说:要开“十八大”了,怕你爱人“出事”,我们要把她弄去集中“学习”。我先生说:我保证她不“出事”。王慧说:不行!你也保证不了。然后,王慧用命令的口气对我说:拿两件衣服跟我们走!在他们的催促下,我顺手拿了一个平时买菜用的布包装了几件衣服,就跟他们浩浩荡荡的一群人下楼了。刚下楼我就想起了,我身上一分钱都没带,我就对他们说了,他们说:那里不用钱。我说:我洗漱的东西都没拿。他们说:到那里有人会给你买。总之不让我再回去了。

出小区后就叫我坐上他们的车很快就到了建设路派出所。下车后我就看见我们学校修炼法轮功的刘秀文老师已被他们劫持到派出所了(她已七十六岁了,被绑架到新津洗脑班非法关押一年零七个月,刚回来一年多)。紧接着,他们叫我和刘老师上了同一辆车。我对刘老师说:我洗漱的东西都没拿,身上一分钱都没带,他们又说:那里不用钱。刘老师反驳道:什么不用钱!然后她拿了一百元钱给我。后来车子直接开到新津洗脑班,就这样在他们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和手续的情况下,就把我绑架到新津洗脑班(对外谎称“成都市法制教育中心”,实质为强制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

我被绑架走后,我先生就去找建设路街道办事处的,说要给我送洗漱等物品。街道办的王慧说:她弄那么多法轮功的东西,这个案子是我们这两年最大的了,派出所已移交给了国保了。国保在调查,不能探视。至于洗漱等物品,我们有人去时可以帮你带去。结果我到洗脑班的第十天才收到洗漱等物品。

隔离关押

到新津洗脑班后,有人把我们往门口一个楼房中带,走到二楼就有人把刘老师带进二楼的铁门里,把我带到三楼的铁门里进了一个房间。两个包夹(负责监控我的人)住的靠门边的两张床,叫我住在远离门靠窗而紧贴卫生间墙壁的一张床,卫生间墙壁的长度刚好一张床的长度。我的床与对面的墙壁只有能过一个人的小巷道,而对面的墙壁有半米多高都是湿的而且已长了黑霉,有时还有不少的水从墙壁流到我靠窗那边的床下,也就是在我睡觉时的头下面(可能是隔壁卫生间漏水)。

床铺好后一看,我的床边没有凳子,也安不下凳子,我只有坐在床上,我刚坐下,两膝盖还是伸直的两脚交叉时,三楼楼长(包夹中的头)就说:不能炼功!我还没回过神来,他又说:啊!你这不是炼功,这里不准炼功!另一包夹对我说:不能出这个房门。都不允许我在房门口看一下门外的通道。后来一个包夹对我说:巷道里有监控录像。到洗脑班的当天吃晚饭前,其中一个包夹说:你没带洗漱的东西,我去帮你买。于是我就拿出那一百元钱给她,买了一些生活上确实很需要的东西。买完后只剩下十几元钱了。

到洗脑班第十五天,建设路街道办事处610的王慧来了,说我先生带来二百元钱。离开洗脑班时只用了十三元钱,其余的钱现还在洗脑班。

到洗脑班第一天晚上来了一男一女,那个女的来到我床前说:你的行李呢?我指了一下装衣服的布包说:在这儿。她就拿起布包把里面的衣服一件一件的抖开,衣服上有包的都要去摸一下,当然什么也没有查到。最后那个女的对那个男的说包里还有一个眼镜。那个男的说:你拿眼镜做什么?我想都没有想就说:看书。他说:你看什么书?这时我才发现这里确实没有书看。他对在房间里的包夹说:把眼镜给她收起来,你们给她保管着。

种种洗脑手段

每天早晨七点起床后包夹就把电视打开,直到晚上十点睡觉才关,经常声音还很大。到洗脑班的第三天,其中一个包夹对我说:政府不让炼,你就不要炼了嘛!我说:以前我患类风湿性关节炎、甲亢……,她马上打断我的话说:不说那些!当然谈话就没进行下去了。

又隔了几天,一个包夹以聊天的方式问我:你有几个娃儿(孩子)?我说:有两个。她说:有孙子没有?我说:有啊!她说:是孙儿还是孙女?我说:孙儿、孙女都有。她说:你看你多幸福,你应配合政府回去享受天伦之乐嘛!我对她说:我本来就在家享受天伦之乐,是他们把我从家中弄到这里来享受不到天伦之乐的。她无话可说,就作罢了。

有一个包夹对我说:其实写个东西也很简单。就是遵守国家法纪法规,不出去做法轮功那些事。我说:我们炼功是符合宪法中言论自由、信仰自由的。而那些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和手续,就把我绑架到这里来,限制人身自由的人才是违法,他们是知法犯法。要说写东西,他们才应该给我写个东西。就这样她也无话可说了。

十二月二十五号,我先生和儿子来探视,由洗脑班姓包的科长(教育科)带他们来到我住的房间。她叫包夹把电视关了,对我说:法轮功是×教,政府不让炼了,就不能炼了,你对这个要有个认识。我说:法轮功不是邪教;我说宪法上说有信仰自由,我炼法轮功、信仰真善忍争取做一个道德高尚的好人没有错。公安部颁布的(公通字[2000]39号)文件,其中认定了十四种邪教组织,也没有法轮功。她又开始攻击法轮功创始人。她威胁道:不要跟政府对着干,你一定要转变你的认识。后来她又说:你看你这个年龄多尴尬,快到七十又还没有到七十,现在都年底了,过了年就要严打了。到那时原来劳教一年的,就要劳教两年;原来劳改三年的,就要劳改五年。到那时你的退休工资也没有了,还要影响你儿子、孙子他们的上学、参加工作等等。你好好想一下,还是写个保证出去过年吧!她又自语道:啊!今年的,他们马上就要上报了,我给他们打个电话叫他们等一下,于是她装模作样的打起电话来。打完电话就拿出纸笔对我说:你写个保证还来得及。我对她说:我绝对不会写的。她说:国家的法纪、法规这是每个人都要遵守的是吧!我说:既然是每个人都要遵守的,我本来就是遵守了的,还用写吗?写了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想这样把我诓进去呀?我不写!

建设路街道办事处王慧电话:13308059593
新津洗脑班包科长电话:18982286910
新津洗脑班黄科长电话:13547919456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