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的政府犯罪:暴力截访和恶意回访(中)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五月二十七日】(接上文

多少罪恶发生在中共恶意回访中

中共对被暴力截访的人常常进行回访迫害。中共对法轮功用暴力截访开始发难迫害,而后在恶意回访中延续迫害,加重迫害,扩大迫害,反复迫害,对善良人犯下了滔天罪恶,参与回访迫害的恶徒主要是各地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国安、国保、公检法司、综治办、党委政府、基层干部、社区村镇流氓地痞等人员,采用的罪恶手段;逼迫表态、抄家绑架、酷刑摧残、经济掠夺、送精神病院、冤狱折磨、虐杀生命。而这样的罪恶是所谓的执法者在中共恶法的庇护下操作的,以政府行为和执行公务的名义下进行的,基本都发生在光天化日之下。

王付成老人,山东省蒙阴县蒙阴镇东儒来村人,九九年去北京上访为法轮功说公道话而被非法关押一个月,并被蒙阴镇政府敲诈勒索5000元,后镇政府人员不间断的打着“回访”的幌子对王付成家非法搜查,并恐吓要逮捕他。王付成被迫离家出走二年有家不能回。零四年初王付成被绑架,在茶棚派出所被恶警、“六一零”人员毒打电击致休克后送蒙阴县医院抢救,秘密关押,后被蒙阴县法院非法判刑十二年。同年七月二十日,被投进山东第一监狱,多年来,狱警、普犯对他进行封闭性残酷迫害:毒打、熬大鹰、面壁、严管、强光刺眼等。遭受肉体上的折磨、精神上的摧残、生活上的虐待、人格上的侮辱,就连大小便都没有保障,二零一二年新年期间,王付成、公茂海遭严管摧残。现在又被非法关押在山东省监狱十一监区五楼正在遭受攻坚式严酷迫害。

李宗臣、纪立英夫妇是山东泰安市新泰市东都镇南鲍村村民,二人都是法轮功学员,是村里公认的好人。零一年九月纪立英去北京上访时,被便衣特务绑架,遭天坛派出所恶警非法审讯,后被新泰市副市长、六一零头目、公安局东都镇派出所所长等强行带回,在新泰市看守所迫害一个月后,又被绑架到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二年。回家后,夫妻经常遭到当地恶徒的骚扰和回访迫害,新泰市国保大队苏宝群(现为新泰市公安局汶南派出所副所长)、恶人葛某等伙同镇、村等不法人员上门骚扰抄家,抄走炼功用的放音机、磁带、大法书籍《转法轮》等,强迫写保证书,并对住家监视、监控电话,对老人和孩子恐吓、威逼。由于经济拮据,李宗臣只好外出打工。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一日下午两点多,山东省泰安市新泰国保大队恶警又窜到千里之外的陕西省旬邑县黑沟煤矿,强行绑架正在该矿打工的李宗臣,将其非法关押一个月,国保大队恶警队长冯大勇带人非法审讯,又将投进山东省第二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半。

秦月明,男,生前住黑龙江伊春市金山屯区。性格率直、善良、淳朴、刚毅,酷爱武术,九七年四月,他开始修炼法轮功,九九年十月,秦月明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劳教三年;零二年四月,伊春市金山屯区公安分局警察康凯和齐友等警察非法闯进秦月明家对其“回访”将其绑架。在公安局长崔玉忠和“610办公室”主任孟宪华的亲自指挥下,对秦月明实施了坐老虎凳、上绳等酷刑,致其腿骨、肋骨骨折,不能行走。随后秦月明被非法判刑十年,关押到佳木斯监狱迫害。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一日秦月明在狱中被劫持到集训队强行“转化”,二十六日秦月明被野蛮灌食折磨致死,时年四十七岁。二十七日下午秦月明家属看到遗体嘴唇青紫,翻身时从其口鼻里流出很多血,身体除前胸外,颈部、背部、腰部和两腿都呈黑紫色,身上有一道道的伤痕。佳木斯监狱掩盖致死真相,秦月明的家属先后向佳木斯市合江地区检察院、省监狱管理局、省高法、北京最高法院提起控告和赔偿申请,当局不但不作为,还把秦月明的妻子和小女儿非法关到哈尔滨市前进劳教所以息事宁人。秦月明的遗体至今已留存两年多了。

内蒙古霍林郭勒市四十七岁的贾海英女士,个体工商户,九六年修炼法轮功后,先天性心脏病、哮喘、妇科病等全部消失,就连驼背都直了起来。迫害发生后,贾海英被当地恶徒多次回访迫害:先后四次被非法劳教,总计八年;非法拘留四次,共计九十三天;四次从外地转押回当地,合计二十五天。非法抄家五次,直接财物损失高达百余万元,间接损失已无可计算。在劳教所的黑窝里,贾海英受到过毒打、电击、吊铐、冷冻、光脚走碎玻璃片、蚊虫叮咬、野蛮灌食等至少十种以上的酷刑折磨,曾被打得七窍流血后曝晒。期间,十六位亲人婆母陈玉芹、丈夫苏德山、小叔子苏德林、女儿苏岳碧、儿子苏洪宇、母亲王严、五弟贾东伟、;三妹贾海梅、五弟媳李伟操、弟媳的哥哥李伟、弟媳的嫂子肖凤梅、贾海英的三姨、八姨王凤兰、九姨王丽、十姨王玉娟、六姨父李春福,有的被洗脑劳教判刑,有的被关押罚款等,五位亲人在迫害中离世:公爹苏勤、大舅王凤明、大姑婆婆、二姑婆婆以及贾海英的母亲干娘王娘都在迫害中离世。

钱法君,男,未婚,山东临沂市临港区壮岗镇东演马村民,原以做“艺术装潢”生意为生,客户多有口碑,但脾气火暴,亦有“浪子”之称,后在其母亲的劝导下,走上了修炼大法的道路,从此脱胎换骨。江氏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后,钱法君去北京为法轮功鸣冤,遭到演马乡派出所恶警徐恒年、韩金城、马宗涛、卢修田等人的残酷折磨:猛撞墙、双手铐、用各种刑具毒打、电棍电击、扇嘴巴、打耳光、雪天迎着风冻,把钱法君折磨得伤痕累累,胳膊、腿、脚全部紫红色虚肿,右小腿上留下了肌肉坏死的症状。从此,他常常遭到当地恶徒的恶意追踪和暗中回访,三次被非法劳教,遭到狱警李公明、岳林镇、杨澎等及犹大王云波、徐法月、闫化勇的摧残,经受了拳打脚踢、上“十字架”、“强制熬夜”、“吊铐”、“蹲禁闭室”、“送严管班”、“强制做奴工”、“罚面壁”、“用警棍电”、“大针刺腿”等酷刑摧残。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三日,正在家中忙于秋收的钱法君又被伺机回访的恶徒无辜绑架到临沂市洗脑班,遭到临沂洗脑班头目苏伟等的野蛮灌毒食,后被恶徒马宗涛、壮岗乡恶警彭学忠、李洪森等第三次投进山东第二男子劳教所。在恶警王新江、罗光荣等的密谋下,钱法君遭到狱医张某某(警号:3731063)等长期野蛮灌食摧残,奄奄一息,恶徒在医院实施“抢救”,从其右脚处输注了不明药物后,将其暂时放回家。但钱法君回家身体一直不好,很长时间不能行走,时至夜晚浑身疼痛难忍,被恶警恶医在八三医院输注的不明药物开始发作,导致他右脚部位深度溃烂流脓,后来发展到四肢不灵,吃喝拉撒全靠护理,连起床的能力都没有。身体每况愈下,于二零一三年四月十七日晚九点含冤去世,时年47岁。

姚彩薇与丈夫张涛,黑龙江省双城市水泥厂工人,原本有个完整美满的家,一家四口,她与丈夫、女儿都因修炼法轮大法,久治不愈的疾病神奇消失了,身体得到了净化。虽然夫妻俩双双失业,日子过的清贫,但这一家人居住在自己的茅屋,靠做点小买卖为生,生活的快快乐乐。中共江氏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姚彩薇及丈夫、女儿多次进京上访,被中共双城市帮凶,公安局主管迫害法轮功的恶警张国富、金婉智列为重点回访加害对象。一家人多次被绑架到洗脑班、看守所折磨,不得不流离失所。二零零二年张涛与姚彩薇先后被非法劳教,姚彩薇后转万家劳教所办的所谓“学习班”,张涛被投进哈尔滨长林子劳教所。张涛后被迫害病危回家不久,又被恶徒劫回劳教所直至迫害致死,秘密火化。女儿张建辉被非法判重刑十年,被关进哈尔滨市女子监狱,没有修炼的儿子不知道流浪到何处。巨难中,姚彩薇身体垮了,熬过非法关押期限,整天心如刀绞,出现半身瘫痪、双目模糊无法自理。二零一零年五月十八日,姚彩薇含冤离开了人世。二十一日,亲友去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要求姚彩薇的女儿回来为母亲奔丧,监狱仍把人拒之门外。五月二十二日,亲属按照民间习俗把姚彩薇和丈夫张涛骨灰合葬。一个原本幸福美满的家就这样被中共恶党摧残的家破人亡。

恶意回访中的恶中之恶

中共通过暴力截访掌握的第一手资料,将众多大法学员秘密登记黑名单,暗中分门别类,划定“阶级敌人”,内定死亡指标,而后反复恶毒回访,连轴迫害,采用人类历史上最恶毒、最流氓、最惨烈的酷刑手段,对法轮功这个善良的群体进行灭绝人性的大迫害,意在实施群体灭绝。十四年来,在中华大地上制造了数不清的奇案命案惨案,堪称案中之案,恶中之恶。

零八年四月十一日,山东省沂水县姚店子镇法轮功学员黄成美正在地里干农活,该镇政法委、“六一零”、派出所所长武锋、综治办主任李朝阳等七、八个邪恶之徒闯到黄成美家进行“奥运回访”,看她没在家,便骗她的母亲说:“没什么事,我们只是奉命行事来看看她,她去哪儿了?你带着我们去见见她就行了,放心吧,没事。”她母亲看到恶徒这么说,就相信了他们,带着他们去了,这时邪恶之徒才露出了真面目,将黄成美绑架,不久把她非法劳教。黄成美的母亲知道自己被骗了,可是后悔也来不及了。她日夜思念她的女儿,为了让女儿回来见她,她喝了毒药。临死也没见上女儿,就这样带着内疚和遗憾走了。

祝霞,成都市金牛区光荣小区法轮功学员,长期遭抚琴派出所(原光荣小区派出所,后合并到抚琴派出所)每天二十四小时监控、管制,哺乳期一满,即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在楠木寺女子劳教所遭非人折磨。非法劳教期满,又被以当地610头目何元富为首的恶人直接劫持到郫县洗脑班继续监禁、摧残将近半年。回家三个月不到,受到回访迫害,零三年六月,祝霞再次被何元富等恶人劫持到彭州市、郫县、新津县三个洗脑班相继迫害十个月,遭酷刑折磨、药物迫害、毒打、强奸、游街示众、连续不让睡觉等摧残虐待。年仅三十二岁、原本风华正茂、健康美丽的祝霞被迫害的精神失常。据悉,祝霞在郫县洗脑班期间,在被药物迫害的精神恍惚的情况下,被一叫刘伟的流氓特务和另一恶徒多次强奸。回家后,祝霞不愿洗澡,嚷着洗澡就会被强奸;经常用手捂住头部惊恐的大叫:“你们要强奸我吗?”(年仅四岁的儿子都学会了)咒骂陆中华(音)、吴波(音)、陈英(音)、赵威(音)、刘伟等。家人把祝霞送到外地疗养,为了照顾她,丈夫王仕林(法轮功学员,曾连续三次被非法劳教)被迫关闭小店,儿子被迫辍学。抚琴派出所以他们去外地没通知派出所为由,通知壤塘县文教局停发祝霞母亲倪清慧(法轮功学员)的工资,致使一家人生活更加困难。

河南周口市淮阳县棉纺织厂王春玲,原在厂里任劳资科副科长,后来又调到纱厂党委办公室任职。她人长得漂亮,做事干练,又写的一手好字,待人热情良善。家庭生活优裕,夫妻感情很好,孝顺公婆。王春玲九六年接触法轮功后,潜心修炼,不断提高自己。在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刚一开始,王春玲就和几个法轮功学员到淮阳县委上访说理,证实大法。恶人根本不听,还将她们几人劫持到城关镇派出所。九九年十月,王春玲进北京为法轮功讨还公道遭到截访后,多次受到恶警任伟、赵敏、赵继山、陈家昌、耿守灵等人的绑架摧残,被迫流离失所,零四年二月二十日,周口市恶警在全市许多地方统一行动,绑架了十八位法轮功学员。王春玲在太康县遭到绑架,并被劫持到太康县看守所。同年七月八日上午,河南省周口市法院在川汇区法庭秘密开庭,王春玲被枉判十年,被劫持到河南省新乡女子监狱迫害,最终在狱中被摧残的成了植物人,得以“保外就医”回家,经过一段时间的调养,她的状况越来越好。监狱得知后多次对她进行所谓的“回访”骚扰惊吓,欲收监迫害,导致其又一次出现脑出血,身体越来越差,二零一三年五月三日凌晨三时四十分,王春玲含冤离世。

赵德琼老太太,是四川省南充市炼油化工厂退休职工,法轮功遭到迫害后,她被中共当局人员绑架、非法关押、勒索钱财,身体和精神遭受严重摧残,卧床不起,大、小便失禁。零九年,赵德琼老人向四川省信访办邮寄了自己因修炼法轮功而遭受迫害的上诉信。信中揭露了当地六一零、警察、国安、工厂、社区等人员执法犯法,对她进行迫害的事实。如顺庆区国保大队副大队长杜伟嘉强行拿走了赵德琼家防盗门的钥匙,开门进屋拿走了赵德琼家的私人物品首饰等,并威胁家人。针对她的正义信访,当地恶徒对她进行恶意回访:法庭开进民宅非法宣判。二零一二年三月七日下午三点,四川南充市顺庆区“六一零”头目张光祥,顺庆区法院法官许文英(女),顺庆区检察院、所在地街道办事处及公安局警察等十多人闯入赵德琼的家,许文英进入卧室,到已被迫害的卧床不起的赵德琼的床前宣布说:赵德琼你犯了指控罪,利用××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给四川省信访办寄上诉信,在北湖公园给小女孩手上写“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等你五分钟,如果你配合的好,判三年缓期执行,工资照发,你如果不配合,马上执行判刑三年,工资全部扣除。”在没人答理的情况下,许文英继续说:五分钟到了不说话,表示你同意了,判刑三年,工资全部扣除。

卢玉平,男,一九五八年出生,大专学历,九五年修炼法轮功,是大兴安岭地区松岭区地税局上下公认的清正廉洁的典范。九九年卢玉平因不放弃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判刑三年。释放后因在家经常被回访骚扰监视,无奈被迫流离失所,后在大兴安岭加格达奇市被绑架。囚禁在加格达奇看守所,遭到嫩江九三恶警皮带抽、冷水浇、老虎凳、扒光衣服毒打、鼻孔插点燃的香烟、灌酒等酷刑折磨长达14小时,被毒打的体无完肤,全身青紫,心肺窒息呼吸困难,难以行走。零二年被加格达奇区法院秘密判重刑十四年,零三年三月,被劫持入泰来监狱继续迫害。警察唆使犯人陆登、李龙等将其摧残昏死,后被转入泰来监狱医院住院。医院拍片子确诊为“肠炎”和“双肺结核并混合感染”。住院期间犯医和犯人经常打他,致使他的肾被打裂、胳膊被打残,身体多个器官衰竭,不能吃饭睡觉,两眼发直、发呆,一米七八的身高瘦成一副枯骨架。就这样,狱警还逼迫他写“三书”。零九年五月三十日下午三点四十分,被泰来监狱迫害致死,时年五十一岁。家人去黑龙江省司法厅上访,至今未果。沉冤未雪,卢玉平遗体已存放数年之久。

法轮功学员张自琴,现年五十五岁,家住四川省古蔺县石宝镇家属宿舍,是石宝镇政府工作人员的家属。一家人多年来屡遭中共迫害,家破人亡,妻离子散,这场残酷的迫害,先后夺走了张自琴家祖孙四代三条人命。九九年“七二零”,中共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后,她与几十个法轮功学员向古蔺县政府邮递了一封讲法轮功真相、呼吁停止迫害、向县政府反映实情的联名信。不料古蔺邪党党委、政府把联名信作为迫害依据,把张自琴等作为重点对象长期恶毒回访迫害,多年来,张自琴遭到原石宝镇邪党书记傅志高、现任石宝镇中共邪党书记徐彬、原石宝镇派出所所长曾义 、现任石宝镇派出所所长徐其林、现任石宝镇综治办主任杨林、古蔺县“六一零”人员陈汉钊,以及古蔺县公安局、看守所、古蔺法院、检察院等涉案人员的残酷迫害,受到了多次骚扰、绑架、关押、监视和四年冤狱,经受了挂牌游街、绑刑床、注射毒药、毒打、吊铐篮板、反铐树干、灌食、“栽秧子”酷刑、捆绳、裸体殴打、打下身、拖、甩、磨烂肉体、蚊虫叮咬、行巫术扰乱精神等多种酷刑摧残,全家遭到恶徒围捕,劫难中,其丈夫落入冤狱,父亲悲愤而去、大儿子贫困病逝、孙子不幸夭折。

徐浪舟,男,时年三十九岁,四川攀枝花市一大队交警。九四年修炼法轮功之后,连年被评为优秀警察,攀枝花电视台还为他做过报道。在法轮功遭受迫害后,徐浪舟坚持修炼,并上访为法轮功说公道话,被无理开除、回访迫害、关押摧残。被非法劳教判刑各一次,遭到了攀枝花市六一零系统恶徒王志丹等及国保大队秦刚、邹勇军、孙支文等恶警的残酷迫害:“上刑床”、 几万伏的电棒电击、捆警绳、五花大绑暴晒、高温奴工、暴力取证诬陷等酷刑。妻子在压力下与他离婚。零四年十一月一日,徐浪舟非法判刑八年零六个月。零五年一月徐浪舟被送到四川省广元监狱继续迫害。后被转到乐山五马坪监狱遭受加害。就在徐浪舟即将刑满回家时,五马坪监狱长祝伟指使狱卒吊打徐浪舟七天七夜,直至生命垂危,然后将他送成都司法警官总医院。亲人被通知到医院时,徐浪舟已经于二零一二年三月十八日被迫害致死,遗体胃腹处有一道刀痕,前身腰腹两侧分别有两个小圆洞,两前胸肋内侧有一大片血瘀。是毒药谋杀还是活摘器官,医院和狱方不但至今不敢给家属看徐浪舟死亡鉴定报告,还讹诈、威胁其家人。

(待续)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