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被迫害致死 云南玉溪普志明控告凶手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五月二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云南报道)近日,原在玉溪市招商局工作的普志明向全国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提出控告,要求追查将妻子沈跃平迫害致死的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以及所有参与非法抓捕、判刑、关押的相关人员的刑事责任,并按照中国现行法律进行惩处。

普志明和沈跃平曾经是一对令人羡慕的夫妻,俩个人感情很好,结婚多年,很少有过争吵。1996年开始,夫妇俩人和儿子先后走入法轮大法修炼,在大法的沐浴下,一家人共同精進、和睦融洽,是远近皆知的幸福家庭,认识他们的人都无不夸赞、羡慕。

然而,在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中,夫妻俩人不仅饱受冤狱折磨,沈跃平更是被迫害失去生命。一个原本幸福美满的家庭,就这样被中共邪党迫害的支离破碎、家破人亡。

今年56岁的普志明,原在玉溪市招商局工作,家住玉溪市葫田小区。妻子沈跃平,原是玉溪市妇幼保健院主治医师。1960年11月30日出生,2009年7月16日在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饱受四年多冤狱迫害,含冤离世,享年49岁。

1996年普志明、沈跃平及儿子普丹一家三口陆续走入法轮大法修炼,一家人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夫妻俩在各自单位、在家里都是好人,变化最大的是儿子普丹,原先的他不做作业,还欺骗老师家长,曾经仿照父母的笔记签字骗老师说作业做完。以前普志明、沈跃平夫妇最怕开家长会,一开会就被老师当着全班家长的面批评。修炼了法轮大法后,儿子再也不撒谎欺骗父母和家长了,自己努力学习,在大法中开智开慧,学习成绩突飞猛进,普志明、沈跃平夫妇不但不怕开家长会,反而每次开会儿子都会得到老师的表扬。

1999年7.20后,玉溪市招商局办公室主任钟光汉(现任招商局副局长)多次找到普志明,让他放弃修炼法轮功,如果不放弃就会影响孩子,拿着所谓前途来做要挟。妻子沈跃平医院的院长方为群也找过她,让她放弃信仰。尽管如此,普志明、沈跃平夫妇依然没有改变修炼法轮大法的信仰。

2000年10月1日普志明、沈跃平及儿子普丹一家三口人以及玉溪其他八位法轮功学员张金仙、牛玉琼、邓智旭、黄宽平(四川人,和荆云飞是郑州大学的同学)、牛转琼、朱凤兰、李建翔、荆云飞、王峰(玉溪峨山钢铁厂职工)从昆明出发,坐火车到郑州,几经辗转到达北京。10月9日中午12点整,在北京天安门广场,10位法轮功学员打出“法轮大法好”的横幅,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刚喊完第二遍,就被蜂拥而上的便衣警察冲过来撕烂横幅、把人打散,普志明、沈跃平夫妇被送上一辆车,儿子普丹在混乱中被打散,没有和父母在一起。

之后普志明、沈跃平夫妇及其他法轮功学员被拉到天安门广场分局,普志明、黄宽平以及王峰三人被分到其它的派出所,在派出所就遭到警察毒打,逼问他们是从哪里来的。还让法轮功学员整夜的蹲着,一个小时之后腿就酸软的倒在地上,警察看见就退后几步然后冲上来狠狠的踢几脚,又叫起来继续蹲,还用皮鞋底狠狠的打耳光,一打就是二十几个耳光。黄宽平在派出所还被拖到外面浇冷水,然后被用电棍电,10月的北京已经很冷了,可想而知,当时20多岁的黄宽平受了多少罪。被酷刑折磨一夜之后第二天这些法轮功学员被送到北京郊区的看守所非法关押5天。

之后玉溪市国保支队的张翔宇和朱家勇到北京把普志明接回玉溪,11月13日回到玉溪后将他非法关押在玉溪市红塔看守所,妻子沈跃平也于当日被送回玉溪市红塔看守所。普志明被非法关押56天后就被玉溪市劳教委判劳教两年(玉劳教委2000审批字第209号劳教决定书),由于夫妇俩都被劳教,家中无人照看孩子,因此普志明所外执行。沈跃平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14天后被送到云南省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玉劳教委2000审批字第203号劳教决定书)。

普志明回到单位玉溪市招商局后,玉溪市招商局办公室主任钟光汉(现任招商局副局长)就让普志明不要再开车做驾驶员了,叫他打扫招商局便民服务中心周围的环境卫生,每月只给他235元钱。还提出很多苛刻的要求,比如地上不能有烟头、不许有灰尘等。就这样以所外执行劳教两年的方式迫害普志明,直到两年之后,才给普志明正常发工资。2002年过年后沈跃平从劳教所回家。沈跃平在劳教所被强迫放弃信仰,辽宁马三家劳教所人员还到云南省女子劳教所做法轮功学员的所谓“转化”工作,除此之外,沈跃平还被强制做奴工,绣花。

难得团聚的普志明、沈跃平一家三口人,在一起三年的时间后,又在中共的迫害中各分东西,可谁也没想到,这次分离,却再也没有重逢的机会。

在普志明写给检察院和法院的控告中,他详细的写了他们夫妇这一次被迫害的经历:

2004年12月28日晚,我和妻子沈跃平以及另两位法轮功学员牛玉琼(女、53岁,原玉溪区调队退休职工)、胡宪顶(男,63岁,原玉溪供电局职工)在玉溪市体育馆被玉溪市国保支队支队长杜云昌、副支队长张翔宇、红塔分局国保大队朱家勇、朱毅等一伙人绑架,当时就抢走我们的《明慧周刊》十几本。我们四人被绑架到玉溪市红塔分局连夜审讯,问我们法轮功真相资料是从哪里来的,还做些什么。当晚10点多钟将我和沈跃平一起带回家非法抄家,抄走电脑主机、打印机、复印机、软盘、MP3等物品,还将我的微型面包车非法扣押,直到半年后家属去要才取回。连夜审讯后第二天一早就将我们四人送到玉溪市红塔区看守所,两天后将我转到江川县看守所非法关押。这一次更令人发指的是,红塔区公安分局竟对当时还在玉溪一中念书的儿子普丹威胁恐吓,并铐在公安分局三天。

2005年5月30日玉溪市红塔区检察院玉红检刑起字﹝2005﹞第76号起诉书非法对我和沈跃平、牛玉琼、胡宪顶起诉,诬陷我们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检察员是徐建忠,代理检察员孔娅敏。2005年5月10日云南省玉溪市红塔区法院(2005)玉红刑初字第133号刑事判决书(审判长:王锐,审判员:周勋、何玲,书记员:张翠玲)非法对沈跃平判刑5年,对我判刑4年,牛玉琼2年,胡宪顶1年。接到判决书,我们四人都同时上诉,因为判决书完全是捏造事实,颠倒黑白,诬判我们。我们被绑架的当晚,只是在玉溪市体育馆门前聊天,利用了什么邪教组织呢?更谈不上破坏哪部法律的实施。我们上诉不到十天,2005年5月24日玉溪市中级法院的刑事裁定书(2005)玉中刑终字第117号就下来了,审判长钱丽芳、代理审判员张新羽、邱开荣,书记员侯丽萍依然维持邪恶的原判,5月26日当天,沈跃平和牛玉琼被送到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我和胡宪顶被送到云南省第一监狱。

沈跃平被送到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九监区集训监区,之后被转到第三监区。我在云南省第一监狱,每天狱警苏菲都拿些诬蔑大法的书来念,逼迫我放弃修炼法轮功。2006年5月24日晚上我在床上打坐,劳积委主任何清福指使暴力犯杨树明、吕德华把我从床上丢下来,丢到地上,拳打脚踢,这样打了我十多分钟,我被打的浑身动弹不得,他俩人都累的气喘吁吁。从那以后我就起不来了,躺在床上一个月,被打了十多天后带我到医院去拍片子,后来我才得知我的两根肋骨被打断了。在监狱里没有人给包扎、治疗,但是在大法的神奇加持下,最后我的肋骨奇迹般的好了。

在一监我被要求打扫厕所、打扫吃饭的场所,干了一年多,又被强制拣豆、拣瓜子、拣茶叶、压茶叶、包茶叶,有时候每天要干18个小时,一般都要干15个小时。2005年8月24日《玉溪市商务局文件》玉商发(2005)55号《关于开除普志明公职的决定》对我无理开除,单位纪检委副书记、办公室人员、民间宗教委员会、玉溪市公安局人员专门到第一监狱逼迫我签字。

当时我和沈跃平之间一直都通信来往,2006年12月份我在一监收到沈跃平的最后一封信后,就一直没有她的消息了。

2008年2月1日我从省一监回家。从3月份开始我每个月都去女二监探视沈跃平,但是到了女二监,门卫打电话到监区就回话说,沈跃平不“转化”(不放弃修炼法轮功),因此不允许家属会见。所以我一直没能见到沈跃平。

直到2009年5月12日上午11点,我接到女二监狱政科雷科长的电话,对我说沈跃平已经下病危通知了,问我们要不要去看望她。当时的沈跃平已经被送到昆明市工人医院附二院抢救室,我们赶到医院是当天下午2点。我们家属到了医院,分成几批进到抢救室,我是最后一批进去的,看到沈跃平,我真的没想到,那时的她已经奄奄一息,瘦的皮包骨头,满脸皱纹,连说话都没有力气。我一到医院就让我签病危通知书,第一次病危通知书是由女二监签的。

沈跃平已经被迫害成这样了,监狱的狱警仍然24小时守着。当天下午沈跃平被转到劳改局监狱医院,在劳改局监狱医院每天只给我看望五分钟,其他家属都不能见。住了两天后,二监副监狱长王丽美、狱政科雷煜及其他几个狱警,跟我谈条件,害怕沈跃平出现生命危险,跟我签了保外就医的协议,还让我保证半年要给二监汇报一次。

5月15日我们家属给沈跃平转到昆明市第三人民医院传染科,科主任说沈跃平的肺部已经烂完了,就像一床烂棉絮,已经晚了。此时的沈跃平才告诉我们家属,之前在工人医院附属医院和劳改医院,二监的狱警根本就没有让沈跃平吃什么东西,每天就只给一碗稀饭或者一碗米线,就这么饿着,正常人都受不了,何况当时的沈跃平已经下了病危。我们家属送去的营养品、水果什么都没有给沈跃平吃,姓张的狱警还骗我们说给沈跃平吃了东西。此后沈跃平一直在昆明第三人民医院治疗,但是情况却一天比一天差,直到两个月后的7月16日晚上她含冤离世。

沈跃平在第三人民医院住院治疗中,曾回忆了在女二监被残酷迫害的经历,她一进监狱就被送到集训监区,三个月后转到三监区,做奴工,搬布料、发布料,每天要干到晚上11点左右。到了2006年12月与我通了最后一封信后,沈跃平就被关禁闭了。

女二监在集训监区设置一个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禁闭室,是一间约五平方米墙上贴着橡皮的房屋,内设监控器,四周由刑事犯看守。

沈跃平每天被强迫坐小板凳十五、六个小时,保持一个姿势不准动,只要一挪动,就被监视她的犯人殴打、辱骂、掐、用针扎。每天只让上三次厕所,强迫沈跃平吃不知名的药,沈跃平不吃,狱警就把药磨碎了拌在饭里,沈跃平只要吃了这样的饭,就整天不停的咳嗽,肺都咳疼了。这样被折磨了八个月,活生生的把肺给咳烂了。狱警还私自把家属给沈跃平打到卡上的钱给克扣了,关禁闭后,沈跃平一分钱都没用到,每个月连卫生巾都不给买,半个月才给洗一次澡。

沈跃平就在这个暗无天日的魔窟里被折磨了四年多的时间,直到奄奄一息才被从禁闭室送到医院,送医院之前,沈跃平已经休克了五个多小时。直到七月十六日晚上她含冤离世。

参与迫害普志明、沈跃平夫妇的人员有:
1、玉溪市国保支队:
支队长:杜云昌
副支队长:张翔宇
红塔分局国保大队:何晓沛(大队长)、朱家勇、朱毅
2、玉溪市红塔区检察院: 徐建忠、孔娅敏
3、玉溪市红塔区法院:王锐、周勋、何玲、张翠玲
4、玉溪市中级法院:钱丽芳、张新羽、邱开荣
5、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
监狱长:杨明山;
副监狱长;刘彬山、王丽美(专管改造)、倪丽江、张英
监狱政委:倪丽宏
狱政科:雷煜
宣传科:丁莹
管理科:赵晓霞、张燕华
教育科:李冬冬、马丽霞、何晴、吴玉玲、徐绍娟、周薇妮
卫生院:杨晓平、杨瑞英
卫生科:刘燕
三监区警察:付志琼、金辉
九监区(集训监区)警察:杨欢、夏昆丽(专管法轮功)、汤玉芳、谢玲、万雪梅、杨永芳、梁洁、王黎黎、黄涛(禁闭室主任)

6、云南省第一监狱副监狱长:胡军(分管迫害)
监区长:丁永忠
副监区长:田稳联
六分监区长:徐颜能
六分监区指导员:吴洪
监区分管迫害:苏菲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5/28/妻子被迫害致死-云南玉溪普志明控告凶手-2745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