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三河市医生康景泰自诉所受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五月二十八日】河北廊坊三河市医生康景泰因坚持修炼法轮功,多次被中共绑架迫害。他曾于二零零零年十一月被绑架,之后被非法劳教两年。他的家人也被中共恶徒骚扰、恐吓、勒索。以下是他的自述:

我叫康景泰,男,今年四十二岁,河北廊坊三河市个体医生,曾是三河市中医院内科医生。九九年四二五后,就在我不知晓的情况下,在三河市南城派出所所长刘福强与三河市中医院院长朱文忠等人的密谋下,我被监视工作。

九九年七二零后我因去北京上访为法轮功申冤,而于七月二十六日被三河市公安局刑警大队周某等人在天安门广场绑架,后被非法关押在三河市看守所,从看守所出来后在三河市中医院一直被监视工作。期间曾被三河市政保科史某、段某二人非法审问做笔录,使我受到精神迫害。

二零零零年十月份,因我再一次去天安门证实大法,在半路被三河市南城派出所所长经为民等人拦截,劫持到南城派出所,数小时后被中医院副院长宗长青等人接回。后一直被非法拘禁在三河市中医院,不让上班、不让回家半个多月,就因此次上访,后来在被非法劳教时被非法多判一年。以后数年在敏感日都与本单位大法学员被强迫上下班签到。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份,因我与同修一起与乡镇同修交流,而被恶人举报,后来被三河市公安局刑警大队李某等人绑架,后被非法关押在三河市看守所三十余日。期间因坚持炼功而被看守所警察刘辉协同在押犯人监视迫害,后来被非法劳教二年。

在廊坊市万庄劳教所被非法劳教期间,被二大队大队长郭胜利等人迫害,遭数次强制“转化”,不让睡觉,最严重时因为为劳教所赶任务一天就睡一个小时。长期肉体、精神折磨下,当时我身体每况愈下,最后贫血严重时血色素只有三点多克,这种体质下仍要求与其他劳教人员一起照样干活,由于贫血我经常感觉心慌、心跳、乏力、头晕吃不下饭,这种情况下家人要求保外就医。大队长郭胜利因为我的家人未给他送礼,以种种理由不予办理保外。后在家人托关系于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份提前回家。因被非法劳教原因未能恢复工作。

二零零二年三、四月份因被人构陷而被时任三河南城派出所所长田金岳等人非法骚扰,在自己及家人受到很大的精神压力下,我被迫流离失所而去外地打工。

二零零三年二月因不能回中医院工作,我很不容易在外地找到一份工作情况下,又被恶人以涉及北京周边五号案为由,被三河市公安局副局长张尚林等人向家属施压欲继续迫害。在家人不告诉工作地点情况下,张尚林等人把我父亲、妻子都非法拘禁在南城派出所;同时三个修炼大法的姐姐都被非法抄家,其中两人都被绑架到三河市看守所。后来家人在恶人以把两个姐姐非法劳教,两个姐夫非法停职的威胁下,被迫说出我的工作地址,而后我被张尚林及南城派出所史某等人在外地工作地点绑架,后被非法关押在三河市看守所。

期间家人在恶人要非法判我刑的威胁下,被迫给三河市公安局副局长张尚林及南城派出所所长田金岳二人每人五千元人民币,希望能减轻迫害,二人收下后答应尽量通融。三四月间因廊坊洗脑班恶人韩志光、赵丽华等协同邪悟犹大郭玲、张立新等人在三河市看守所办洗脑班,我被非法拘禁在洗脑班强制洗脑“转化”,在此期间我与家人都受到精神、肉体折磨,如被威胁失去工作、被判刑、强迫看诽谤大法录像、不让睡觉等。

四月份因“非典”流行我被放出,在中医院被监视工作,时任三河市中医院院长王振亚等人在与三河市公安局副局长刘福强等的密谋下,给我每月四百元生活费,强制在中医院体检科工作。后来在中医院改组下,我与同事出来做个体医生工作,其后经常在四二五、七二零及十月一、元旦等敏感日被骚扰。

二零零八年奥运前夕,南城派出所警察张某等四人又在上班期间开警车到我门诊公开骚扰干扰我正常工作。其后在二零一零年前后,因我被怀疑从明慧网下载资料被三河国保在三河电信局非法调查,我家电话一直被非法监听。

十三年来,中共邪党对善良法轮功学员的骚扰迫害,罄竹难书,使我们及家人都受到常人难以想象的痛苦折磨。善良的人们,在此天灭中共的天象下,请认清邪党本质,早日退出恶党组织,选择美好未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5/28/-河北三河市医生康景泰自诉所受迫害-2745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