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华江被大庆劳教所酷刑折磨致死经过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五月三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大庆市何华江二零零二年九月十六日,在工作岗位被大庆恶警强行绑架,分别在大庆市区三个看守所关押三个多月,十二月二十三日又被劫持到大庆劳教所迫害,当天深夜十一点多钟被邪恶之徒酷刑折磨致死,时年四十二岁,从此他十五岁的儿子变成了孤儿。

何华江先生,是浙江省温州籍人,在大庆市采油六厂四矿材料员,家住大庆市让胡路区采油六厂,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他按真善忍标准做好人,在群众中是有口皆碑的。何华江未修炼的妻子李传奇,因患肠癌于二零零零年六月份去世,留下幼子,从此他又当爹又当娘,和儿子相依为命,艰难的维持生活。

被非法骚扰、绑架、劳教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疯狂的血腥打压法轮功,因何华江坚持修炼法轮功,恶警曾两次到他家骚扰,为抵制不法行为,他拒绝开门。

二零零二年九月十六日,何华江正在单位上班,被狼狈勾结的大庆市让胡路区庆新派出所恶警耿永灵、李志友等和四矿领导、保干张新友将他强行绑架。

下午高洪刚、耿永灵、李志友、王琦、张连福等七、八个恶警将何华江用车拉到他家楼前叫其开门,意欲非法抄家,何华江为制止犯罪,拒绝开门,理直气壮地说:我炼法轮功哪有错?做好人犯什么法?在楼道里恶警怕何华江喊,对他大打出手。这时他十五岁的儿子(上初中二年级),在屋里听到门外爸爸的喊声和被打的声音,就开门出来阻拦,这帮似土匪的恶警们乘机蜂拥而入,将他家中的大法书籍、资料、光盘等全部抢走。

恶警们掐着何华江的脖子拳打脚踢往车上推,何华江尽力往车下冲,并向围观的群众高喊,求大家帮帮忙,帮我照顾一下有病的孩子(因孩子当时腿行走不方便,正在医治当中),恶警们把孩子也推上车,这时围观的邻居们有人喊:“孩子有什么罪?”

这样父子二人被带到派出所隔离关起来。恶警还恐吓威胁何华江儿子问:“什么人同你爸联系?谁给他送书、送资料”?孩子说不知道,可怜的孩子到半夜十一点多钟才被放回家。

恶警当晚把何华江送到龙凤看守所非法关押三十天后,又在大庆市萨尔图区收容所关押五十天,在让胡路区独立屯看守所关押十八天,这期间封锁一切消息,三个多月后,何华江被非法批劳教三年。

在劳教所被酷刑虐杀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二十三日上午十点多,何华江被劫持到臭名昭著的大庆劳教所加重迫害,一进这个邪恶黑窝二大队,被强行剃光头,单独关到禁闭室(隔离间),逼迫他放弃修炼法轮功做好人。

此前,法轮功学员王斌是当着四十多人的面被活活打死,有证有据,狱方不承认打死也不行。此后恶警们对法轮功学员行凶改换了毒招,准备了十几个隔离间,先把人弄到隔离间再施暴,除了施暴者之外,任何人不知道,打死了谎称心脏病突发,以逃脱罪责。这是劳教所打死王斌后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所谓“转化”)所惯用的流氓欺骗手段,为使法轮功学员在邪恶的淫威下屈服,对新绑架来的法轮功学员采用毒打、针扎、浇凉水、骑铁棍、上绳等酷刑迫害。

因为何华江坚定对真、善、忍的信仰,恶狱警们开始对他实施迫害,由副所长王咏湘、副大队长张明柱、狱警王刚、徐恩军和当天值班的恶大队长王喜春,指使四名恶犯人王庆林、赵延军、姜发、张化岩不断地打骂,逼何华江写不炼法轮功的“悔过书”,中午犯人王庆林扬言:晚上要好好收拾何华江。

十二月二十三日晚上六点以后,在一楼洗漱间,犯人们开始邪恶的酷刑折磨何华江,扒掉衣服,把他绑在铁椅子上,嘴给封上,开着窗户,用水管子对他不停地浇凉水,中间有时还推到外面冻着,恶徒王庆林叫喊:“你写不写?你听没听见?……”副大队长张明柱咆哮着:“不要住手,给我浇!看你还炼不炼了,叫你知道我是谁”。

何华江痛苦的惨叫声,至深夜十一点多钟越来越小,最后连微弱的呻吟声都没了,何华江被虐杀停止了呼吸,悲惨的离开了人世。十一点四十八分左右,当时付强(卫生所大夫)抢救无效。原本身体健康的法轮功学员何华江,被邪恶之徒酷刑折磨致死于大庆劳教所二大队洗漱间。这一切在二楼洗漱间都听得清清楚楚。

次日凌晨一点左右,劳教所给何华江儿子打电话谎称;“你爸有病了,一会儿去车接你,把你爸接回去”。孩子听后真的以为爸爸要回来了。孩子被他们带到大庆人民医院,到那一看,发现爸爸已死,眼睛里还含有泪水,光着头、光着脚,没穿鞋,身上穿着单衣服,一模身体冰凉冰凉的,看见肚子上明显有绳子勒过的血痕迹,他的喉咙周围有被扼勒的痕迹,孩子问狱警这是怎么整的,他们谎说:“你爸有心脏病,是抢救时造成的”。

就这样法轮功学员何华江,在中共党魁江泽民的打死算白打,打死算自杀的邪令下,被恶徒酷刑迫害死于非命。大庆几个助纣为虐的不法官员,曾经疯狂地叫嚣:对待法轮功怎么整都没事。

谎言掩盖真相,伪善欺骗家人

何华江被害死后,劳教所管理科长韩庆山(警号2306010)为了掩盖杀人真相,使用卑劣手段,不许法轮功学员接见,在二大队犯人中编造谎言欺骗大家:“说何华江死于心脏病;说何华江经值班狱警王刚同意,到洗漱间喝水;说出事后急忙找卫生所大夫;还说送医院经抢救无效”。在那里被关小号的法轮功学员吃饭、喝水、小便都不准出号的,何华江怎么能十一点多到洗漱间喝水。卫生所大夫付强为配合迫害法轮功学员,当晚就在二大队值班,根本没离开现场,发现何华江头一低时,已抢救无效,为了营造“抢救”的假相,只好送到人民医院。劳教所一大队狱警知道何华江死亡事实,但拒绝告知死因,只说,“管他怎么死的,火葬场每天死的人多了”。

何华江的单位通知他老家来人,家人到达大庆后,单位伪善的直接“接到”单位包吃、包住,不许和任何人接触。当家人提出要求验尸时,单位和公安一改伪善面孔并威胁说:“要验尸一切费用都由家人承担,孩子的生活和什么待遇都不管了”。 何华江老家来的两个哥哥、一个妹夫被恶人欺骗蒙蔽,还幻想他们把孩子安顿好。中共暴政,老百姓上告又无门,有冤也无处伸。恶徒们还进一步胁迫家人,火化时到火葬场不许超过十个人,而警察却布置了二三十个,何华江的亲子及前来的家人,在被监控中吊唁自己的亲人。

二零零三年一月一日(元旦这天早上),何华江的遗体被强行火化,中共当局只留给孩子一个冰冷的骨灰盒,没有什么“安顿”。

世人都说“法轮大法好”

何华江当时十五岁的儿子何威,在早已失去母爱的苦难中,一直与父亲一起相依为命。现在父亲只因信仰真善忍,被酷刑致死。已没有母亲的孩子,又失去了父亲,凄惨的家中只剩下他孤儿一人,只好自己学会洗衣做饭。

何华江被绑架迫害致死后,当地的法轮功学员得知情况,立即给他孩子送来了各种水果、食品及各种生活用品,轮流来照顾他,温暖孩子凄凉的心。一位退休的法轮功学员准备给孙子买自行车的钱都留给了孤儿何威。

修炼法轮功的叔叔、阿姨、爷爷、奶奶们的真挚慈爱,使孩子很快地安静了下来,孩子不愿意离开曾经和爸爸相依为命的家。大家就出钱为孩子请来保姆,安排孩子的学习、生活。孩子的姨妈激动地说:“我们父母双全的孩子都不如人家(指她外甥,何华江的儿子),你看人家应有尽有。

邻居看在眼里,感慨万千,发自肺腑地说:“以前我不相信社会上有这么好的人,现在我亲眼看到了,我可相信了,这一切也只有法轮功学员能做到。”

二零零四年中考,何华江的遗孤,考入了本市的石油中专兼专科五年制的学校。当地法轮功学员又为孩子凑了一万多元的经费。平时孩子住校学习,每到双休日,都为他准备好吃的、用的、还有零花钱。孩子想去哪家就去哪家,已经成为法轮功学员家中不可缺少的一员,大家都说:一定要把孩子带好。

法轮功学员对孤儿何威的诚挚关爱,周围的世人有目共睹,有口皆碑。一提起何华江的孩子,知情人同情的、禁不住眼含泪花:“法轮大法好啊,真是好,就是好!”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