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锦监狱 人间地狱(下)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五月三十日】(接上文

二、法轮功学员遭酷刑折磨案例

(一)董室友、田耘海被铐坐在“铁椅子””上折磨五十多天

董室友,男,辽宁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六年连续被强迫坐“铁椅子””五十多天,之后被转到熊岳精神病监狱继续迫害。

田耘海,一度被迫害的生命垂危。

2006年,田耘海为制止吴凤刚(管教科长)、何九龙(狱警副科长)用电棍电法轮功学员。被铐在老虎凳上52天并遭电击等酷刑折磨。之后又被送病监灌食两个月。导致生命垂危。

酷刑演示:老虎凳
酷刑演示:老虎凳

2007年4月22日明慧网发表的《我在辽宁省盘锦监狱被铐坐铁椅子折磨五十天》一文中写道:“2006年8月18日,我由瓦房店(辽南入监监区)转入盘锦监狱一监区六分监区。从8月20日起,我就一直被铐在铁椅子上,一天24小时灌食,睡觉都在铁椅子上。一直到10月10日,监区卫生所的于‘大夫’怕承担责任,将虚弱的我转到盘锦监狱的病监。

铁椅子是在一块铁板上,全部用螺纹钢筋焊成的椅子,人坐在上面,胸部和大腿被两条8公分左右宽的铁片捆绑,两手被铐在椅子腿上,两脚被连体的两个圆形的螺纹钢筋锁住,共5道锁,只有头能动,屁股只能坐在三根钢筋上。所谓坐在‘椅子’上,实质是坐在三根钢筋上,臀部很快就硌破,颈椎、腰椎、尾椎也不同程度损伤。”

“我长期被迫坐在铁椅子上,由于全身被铐住,只有头部可以活动,双手、双脚、双腿很快水肿、肿得象馒头,水肿一直达到大腿根,在大夫的建议下才被松绑缓解一下,之后马上又扣上。”

“在我被绑在铁椅子上的50多天里,张国林经常辱骂,威胁恐吓我:‘给你台阶你不下,你别想出去’。他采用各种手段摧残虐待我:

① 不准睡觉,让24小时轮流值班监视我的刑事犯人,我一低头闭眼就捅醒我。
② 不准穿厚衣御寒,扒光我身上的棉衣裤,夜间开窗户,开风扇冻我。
③ 不允许说话。
④ 怂恿、纵容刑事犯打骂,侮辱我。
⑤ 限制大、小便。夜间不准大小便,白天只许一次大便、三次小便。”

“8月20日上午我去找张国林,他借口工作忙不见,当我第二次去找他时,恰巧听见所谓的‘学习班’内电棍响起,我就走到‘学习班’出言制止:‘不准用电棍电人’。当时是恶警吴凤刚正在电击两名法轮功学员,他命令刑事犯人把我强行拖进‘学习班’,不由分说把我铐在铁凳子上,用电棍电我,并开口骂我:‘叫你多管闲事,你知道我是谁了吧!’”

不久,张国林与科长何某进入‘学习班’,张国林上来就打了我两个耳光,说:‘听说你为他俩出头,好!那就收拾收拾你。’随即抓起两根电棍就电我,科长何某也拿两根电棍电我,专挑选人身敏感部位:头,脖子,手,胸部电。这三人用六根电棍边电我与陈滨利,宋震东,边用语言辱骂威胁,一直到电棍电耗尽,总共近一小时。临走时张国林告诉何、吴:‘充好电,晚上再收拾他们。’”

“当晚这三名恶警又用六根电棍电击我们三人,直至电棍没电。我们三人脸上、脖子都被电出水泡。我们三人却被24小时铐在铁椅子、铁凳子上。不久我三人被分开迫害。

从8月20日起,我就一直被铐在铁椅子上,一直到10月10日被转到盘锦监狱的病监。从8月20日起,我一直拒绝进食,恶人们从我的鼻腔插入胃管灌食,一开始每天灌三次,后来身体太虚弱,改为每天灌四次,由刑事犯人做流食和灌食。”

酷刑演示:背吊铐
酷刑演示:吊铐、电击

田耘海经常遭毒打和酷刑折磨,如:
2008年,因炼功被犯人刘剑钊等人多次毒打,把门牙打掉两颗。
2010年8月,不抄写《弟子规》被狱警中队长李作龙毒打。

(二)酷刑折磨成了家常便饭

陈滨利:男,56岁,辽宁省抚顺市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七年。2004年入狱,2010年10月出监。

酷刑演示:铁椅子
酷刑演示:铁椅子

陈滨利自被非法关押到盘锦监狱以后,长期受到各种酷刑迫害,恶警常用电刑折磨他,把他铐在“铁椅子”“上,使他全身被固定住,动弹不得,只能头动。这样恶人就可以任意电他身上的各敏感部位,而且什么时候想电随时电他,什么时候想毒打也很方便。坐在由几根螺纹钢筋焊成的“铁椅子””上,时间稍长一点身体就会硌破,那种疼痛难忍又全身动弹不得的滋味,是一般人无法想象的。而狱警们有时把他铐在“铁椅子”“里一坐就是几十个小时。并用多根电棍同时电他敏感部位。这种折磨致使陈滨利死去活来。但狱警们对此却乐此不疲。直到看到他要出现生命危险时,才让他舒缓一下,但多是接着再折磨……

下面举几次典型的例子: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悬空抽打
酷刑演示:抽打


日期

折磨方式

导致后果

施暴者

2004年7月7日(入沈阳监狱)

毒打、电刑、奴役

2004年8月6日(入盘锦监狱)

强行“转化”不让与家中人通电话、寄信、寄款,搜走纸和笔,安排两个包夹监控。每天写监控记录。

断绝与家中的一切联系。

大队长姓孙,科长吴凤刚,中队长王孝强

2004年8月18日晚七点至21日下午

固定在“铁椅子”“上,五根电棍同时电击手指、脚趾尖、耳朵、脖子等敏感部位,约70个小时

两手肿胀,两腿失控,精神疲惫。后投入病监遭野蛮灌食。

一大队的狱警大队长张国林管教科长吴凤刚带领多名狱警

2005年5月3日到4日上午

被锁在老虎凳上实行酷刑。4根电棍同时电击头部、颈部、大腿内侧,连续电击达一小时。铐在铁椅子上两天。

头部、脖子、大腿内侧起的都是泡,脖子肿起很高,头都不能正常直立

吴凤刚等三名狱警

2006年4月,

固定“铁椅子””上遭受野蛮灌食,持续19天。

监医、狱警和犯人

2006年5月份

锁在老虎凳上二天。

管教育的科长何九龙唆使犯人

2006年8月18日

五根电棍同时电击、持续长时间打耳光迫害、强行灌食

大队长张国林、管教科长吴风刚等六名狱警

2007年,

用电棍迫害近一个小时。

恶警张国林、李峰、刘强、张宁

2008年4月1日至3日,

铐在老虎凳上电击

满身是泡等

张国林等狱警

2009年4月2日

集中在操场上搜身,罚站后押到刑讯室铐住后电击

恶警张国林、李峰、康宇三个人同时电击。

另外陈滨利还遭到其它形式的酷刑折磨和超负荷劳役等。
(三)吕开利被迫害的下肢完全瘫痪

吕开利
吕开利

35岁的吕开利是大连起重机技术信息部工程技术工程师。2005年10月13日晚遭大连公安一处和国家安全局不法人员绑架,并遭毒打。

2006年4月初,吕开利被辽阳市法院非法判刑十年,先非法关押在营口监狱二大队。2007年12月20日,吕开利等4名法轮功学员被从营口监狱转到盘锦监狱。

2010年4月5日,盘锦监狱五监区狱警从犯人口中得知吕开利有电子书,4月6日上午9点,盘锦监狱五监区教导员李峰把吕开利叫到大队“教育室”,以监狱狱侦科王景林和原五监区狱警大队长王建军为首的恶警,用多根150万伏电棍电击吕开利,一直迫害到11点多钟。又将浑身是伤的吕开利关进监狱禁闭室(小号)。在禁闭室吕开利被残酷迫害15天,手、胳膊、身上到处是电棍伤痕和镣铐伤痕。 期间,伙食上进行克扣,只允许吕开利每天吃猪饲料一般的玉米面发糕。吕开利绝食,5月4日、6日、7日恶警管凤春每天下午一点钟左右电击吕开利。

2010年6月初,每天强迫奴役劳动11小时。6月末,吕开利绝食抗议奴役劳动和虐待。新任狱警大队长管风春和管教科长王辉及狱警秦飞在大队教育室用电棍电刑吕开利,从下午1点直电到4点,7月9日至7月14日,每天如此。致使他颈部和胸前有大面积电棍电击伤痕,五监区五队队长刘文振却狡辩说:“他自己挠的。”

2010年8月29日,盘锦监狱五监区大队长管风春,从中午11点开始用电棍残酷迫害吕开利,逼迫其“转化”放弃信仰,遭到拒绝,一直迫害了4个小时。

8月30日早晨6点40分左右,遭受残酷迫害的吕开利从劳动车间楼顶坠楼,腰椎和骨盆,踝骨等多部位骨折重伤,尾椎神经损伤、下肢瘫痪、神志不清,记忆力明显下降,生活不能自理。他只能用双拳支撑挪动身体,手指关节皮肤磨成了厚厚的茧子,大小便失禁,自己连床都上不去,境况非常艰难。监狱为了掩盖迫害罪行,将他隔离在病监,封锁消息,阻止家属见面达十四个月之久。

2012年5月8日,盘锦监狱不通知家属将吕开利偷偷转押至辽宁省锦州监狱继续非法关押迫害。

(四)宫怀友(龚万友)所遭受的酷刑折磨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铐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铐

2009年2月8日,朝阳籍法轮功学员宫万友看书被恶犯董万海举报。狱警中队长吴冬立即将宫加戴戒具铐在床架上,后又觉不解气抬来一张床将宫万友成大字型铐在床上。后来,又改为把宫万友吊在院子里的晾衣架上。就这样折磨了20多天。

2009年4月8日,恶犯董万海、张磊向狱警刘文振报告说宫万友借晚上上厕所时炼功,刘文振把宫万友铐在床铁管上。不许上厕所,宫憋不住,屙的衣服、床上多处是大便。

一次宫万友看大法书,被监控人员董万海(犯人)发现,将经文偷走。龚万友向其索要,遭到董万海毒打,辱骂。恶警王建军得知后,不但不处理违法打人的董万海,反而对被打的法轮功学员宫万友大打出手。一番毒打之后,将宫万友每天吊铐在屋外晾晒衣服的铁丝上。

2009年4月17日到19日,盘锦监狱五监区人秘科科长刘鑫源连续三天晚5点至7点把宫怀友等法轮功学员拉到严管队实施电刑等酷刑迫害。

2009年4月21日,管教大队长王建军、狱警刘兴源、管教刘文振等人把法轮功学员宫万友、杨将威带到严管队刑讯室,用多根高压电棍施电刑多时,王建军还用镐把抡起来打了宫万友二十多镐把。

2009年4月22日,王建军、刘文振、刘兴源等狱警把法轮功学员黄立忠、吕秉贵、宫万友拉到刑讯室实施电刑。

2009年4月23日,王建军、刘兴源、刘文振等又把宫万友、黄立忠拉到刑讯室施电刑。这些恶警凶狠残暴,每天充电的电棍有十几根。每次行刑门外都能听到震耳的电击声响,闻到呛人的人肉焦糊味,吓得给警察搬刑具的管事犯人都不敢听,远远躲开。被电刑的几个人身上多处留下疤痕,最严重的龚万友肋部被电了一个深洞,数月没能愈合。

2009年5月,盘锦监狱五监区(2011年的二监区)狱警大队长王建军,狱警:刘继春,张福德,刘文霞,刘岭共同迫害法轮功学员,将宫万友等法轮功学员强行铐在铺位爬梯上、监舍窗户上、和晾衣架的铁管上(均采站立式,一手伸直),每天被吊铐十六小时。宫万友,商艳明被吊铐四个多月;杨将威、张琦被吊铐六个多月,双腿被吊铐的血肿胀粗行走艰难。

直到2010年1月6日才将他们的手铐打开,历时近九个月时间才告一段落。

酷刑迫害结束后,黄立忠、宫万友身体被高压电棍电的体无完肤,头及脸部被打的比原来肿出好多来,嘴歪到耳朵旁边,完全看不出人形。

(五)刘立涛所遭受的电击

中共酷刑示意图:电刑
中共酷刑示意图:电刑

2008年4月4日,刘立涛拒绝参加奴役劳动,狱警大队长张国林指使张天亮、唐海明两名警察,用十多根电棍电击刘立涛,张国林又命令狱医于景书用二百二十伏两根电针扎入刘立涛两手上,再用一根单针扎入刘立涛前额,使两根正负极电流在刘立涛前额冒着火花。

2008年以来多次被监控犯人谢国辉打。

2009年3月31日,刘立涛拒绝奴役加班,警察张宁叫犯人把刘立涛抬到管教科用八十万伏电棍电击刘立涛两腮四十多分钟,两腮被电的鼓起两个大包,焦糊,呈黑紫色。脸的下部都肿起来了,嘴唇都肿起来了,脸都变形了,熟识的人都认不出来了。

2010年7月,刘立涛抵制迫害不做操,被恶警杨冠军按倒在地脚踩着头打,之后被带到管教科,用电棍电。7个(韩岩、杨冠军、胡晓东、王孝强、张宁等)人拿10根电棍连续电约20分钟,其中7根电棍是80万伏的高压电棍,这种电棍隔着衣服电都烧的是大小不等的眼,刘立涛的前胸、后背、腋窝、脖子、头、下肢都是电伤,狱警大队长韩岩气急败坏的用电棍砸刘立涛的头,迫害非常严重。张宁致使刘立涛被迫在操场上单独一人做一遍操。

(六)张振学被折磨得遍体鳞伤,脸肿胀变形

2006年9月,张振学因声援同修被迫害而绝食,被铐在老虎凳上一个多月。

张振学拒绝奴役劳动并绝食,狱警大队长张国林把张振学两脚用钢筋固定锁坐在老虎凳上,用电棍电击,从鼻子插管灌食,锁在老虎凳上四十八天,张振学两脚肿的穿不上鞋,大队长张国林指使犯人徐铁辉、李志把张振学两脚悬空,担在前面的凳子上,把手背铐,并用绳往后面背,用牙刷插肋骨,把棉衣扒掉打开窗户冻。

2007年张振学与其他法轮功学员说话,恶警王思深、李峰用两根电棍电近一个小时,管教大队长张国林用电棍电脖子和脸。同年2月张振学写两封信给大队长及全体警察,讲真相,劝他们不要跟随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

2007年4月2日张振学抗议盘锦监狱一大队的奴役,恶警张国林领着李峰、刘强、张宁三名恶警用十多根电棍从下午两点钟开始电,直到电棍没电再充电,人累了休息一会,张振学高喊“法轮大法好”,把在监舍休息的人都惊醒了。恶警刘强疯狂的打张振学的嘴巴子,脸打变形了,恶警张宁用腿夹住张振学的头跳着高使劲电;恶警李峰往张振学头上浇矿泉水,再用电棍电,恶警张国林对张振学打、骂、电,从下午两点到晚上七点钟,用八十万伏的电棍两根,其余是四十万伏以下电棍,进行残暴的迫害。

2008年4月1日和3日,张振学遭持续四个多小时的严重迫害,盘锦监狱一监区恶警张国林一边电一边打他的脸,并用脚猛踹他的身体。电棍电的没电了,充上电继续电、继续打。恶警刘强甚至跳起来抽他的耳光,恶警张宁用两脚夹住他的脑袋电他的头,恶警李峰为了增加电击的痛苦,往他的头上浇水后电张振学的头。张振学就这样被折磨五、六个来回,从下午一直迫害到晚上,他被折磨得遍体鳞伤,脸肿胀变形。

张振学2008年,因坚持炼功多次被恶警管凤和恶犯马龙、谢丙福多次毒打。

(七)赵潞整个身被电烧焦、吊铐五个月

在盘锦监狱期间,赵潞和其他法轮功学员每天二十四小时被全程监控,被限制人身自由;电击、吊铐、生活虐待、殴打等成家常便饭。

2008年7月16日晚,因赵潞与家人通电话,遭到恶警刘继春的殴打。7月17日,仍未解气的刘继春又伙同恶警五建军、窦春、王晖、孙玉东、郝玉昌、赵文玉等,酒后回到办公室,将被褥铺在地上,将赵潞双手反铐按倒在地。七个恶人同时用脚踩住赵潞,一起对赵潞进行电击、毒打、侮辱、谩骂,每人手持一根电棍,用一百万伏高压电棍把赵潞电的整个身都烧焦,局部已被电成死肉疙瘩,头部被打出好几道伤口。随后将满是血迹的被褥焚毁。之后把遍体鳞伤的赵潞双手铐在铁床之上。从2008年7月17日至2008年12月21日,赵潞被吊铐长达五个多月。

2009年3月的一天夜晚,突然,赵潞感觉腹部剧痛,恶警刘继春和王晖押送赵潞去医院。车上王晖问赵潞为什么突然腹痛?赵潞说:“就是你们打的。”回去后,赵潞又遭到恶警刘继春、王建军、刘兴源的电击,一边电赵潞,刘兴源一边说:“你腹痛与我们没有任何关系!”

2009年4月16日,盘锦监狱人秘科科长刘鑫源以朝阳法轮功学员张奇炼功为借口,开始迫害。4月17到19日连续三天晚5点至7点把法轮功学员张歧、赵璐等七名法轮功学员拉到严管队实施电刑等酷刑迫害。

4月20开始,恶警将赵潞等法轮功学员双手铐在高处,白天站在地上,双手举过头顶,夜里睡觉,也要把手铐在头上的铁栏杆上,夏天蚊蝇叮咬,冬天冻手冻脚。直到2010年1月6日才将他们的手铐打开,历时近九个月时间。

2010年8月24日,法轮功学员张岐看电子书,被监控人员马小雷(盗窃犯)发现并当即报告恶警,说张岐的电子书是赵潞给的,于是恶警王晖、刘继春、孙玉东用电棍电赵潞。

2011年3月28日,赵潞在水房洗漱,将水溅到监控人员马小雷身上,立即遭到马小雷一顿拳打脚踢,当赵潞将情况反映给老残队恶警中队长王某后,经王某,秦飞、孙玉东暗中运作一番之后,由犯人严金山(丹东人)作伪证,证明马小雷没有打赵潞,而是赵潞自己摔伤,是赵潞在栽赃嫁祸于马小雷。当被赵潞指出其作伪证时,恶警秦飞不由分说对赵潞进行毒打,然后又将赵潞双手反铐在椅子的两根后腿上,让犯人李向东、侯旭升把赵潞死死按在椅子上。中队长王某、秦飞、孙玉东用三根电棍同时电赵潞。然后,给赵潞戴长脚镣、手铐,无论吃饭、睡觉、上厕所,均不给打开,睡觉只能穿着衣裤,吃饭上厕所更加困难。而且在恶警中队长王某的唆使下,马小雷时不时就不给赵潞饭吃,于是赵潞在四月十日开始绝食。

(八)杨将威每天被吊铐十六小时,达六个多月

2008年2月25日,中共以保奥运为由,公安部发动所谓代号“F0801”行动,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疯狂的迫害,辽宁省至少有86人遭绑架。在辽西三市葫芦岛、锦州、朝阳,时任锦州公安局局长王立军亲自指挥迫害。

2008年2月25日早晨6点,葫芦岛市安全局、公安局和610、绥中610、绥中公安局、消防大队绑架迫害了绥中杨将威等13名法轮功学员。杨将威和李小明夫妇刚结婚一个月,夫妻二人双双遭绑架关押恶警用了各种酷刑对杨将威强制“转化”,三天三夜不让他睡觉,用通电的电暖器烘烤他的臀部,直至皮肉焦烂。

2008年5月12日葫芦岛法院非法开庭,杨将威非法重判十年。
杨将威被劫持到盘锦监狱迫害,期间所受苦难折磨令常人难以想象,恶警的迫害手段之残忍,令人发指。

酷刑演示:吊铐
酷刑演示:吊铐

2009年5月,盘锦监狱五监区狱警大队长王建军和狱警刘继春、张福德、刘文霞、刘岭等人多次将杨将威强行铐在铺位爬梯、监舍窗户和晾衣架的铁管上,每天被吊铐十六小时,达六个多月,杨将威双腿被吊铐致血肿、粗胀,痛苦不堪。
(九)张歧被迫害的两次生命垂危

酷刑演示:吊铐
酷刑演示:吊铐

2010年下半年至2011年4月,盘锦监狱恶警将不放弃“真善忍”信仰的张岐吊挂达八个月之久,导致张岐的头肿得象盆那么大,生命垂危,但监狱拒不放人,将张岐拉到沈阳监狱医院继续迫害。

5月中旬,恶警又将张岐劫持回盘锦监狱。张岐继续绝食抗议迫害,盘锦监狱继续迫害张歧数月之久,生命奄奄一息。张歧再次生命垂危。

6月中旬,张歧家属接到盘锦监狱电话,催家属去监狱看望张歧。家属来到监狱后,警察却刁难家属不让见人,直到上午十一点钟,身体极度虚弱的张歧戴着手铐和脚镣在两人的拖拽下来到接见室与家人见面,家属见此要求狱方取下刑具,管教科长秦飞蛮横地说:“不能取,死了跟我们无关!”

家属去办公楼找监狱长宋万忠,宋不见,派狱政处长王海军(原五大队大队长,迫害张歧、杀害黄立忠等人的凶手)把家属挡在门卫,家属要求取下刑具,王不允,张歧母亲给王跪下说“我儿子瘦的皮包骨,站都站不住了,你们放了他吧。”王恶狠狠地说:“你以为你儿子是谁呀,宫廷玉柱啊?他死了白死,他死了和我们一点关系都没有,监狱有指标!”又说:“你们要找,我告诉你们地方,到沈阳监狱管理局找局长,指标是那儿给的。”

(十)商艳明遭受的折磨

2008年1月24日上午十点,王建军,刘继春,赵红玉来到四中队和二队院内,分别找到四队法轮功学员张宪廷,商艳明干活,并在其办公室把张宪廷和商艳明用高压电棍电了四十多分钟;张宪廷上身被电的全是红点,商艳明的手被电击后肿的象馒头一样,左下腭被打成黑紫色。到2009年下半年才恢复正常。在被释放前又被吊铐一个多月。

2009年4月,商明月与法轮功学员集体绝食,抵制迫害。遭十几名恶警每天轮流电击(十根电棍同时电)。

2009年4月17日到19日连续三天晚5点至7点恶警科长刘鑫源把法轮功学员商艳明等七名法轮功学员拉到严管队实施电刑等酷刑迫害。 4月20日开始,被酷刑折磨的法轮功学员又被吊铐继续迫害多日。盘锦监狱为掩盖迫害事实,禁止法轮功学员与家属见面。

2009年5月,盘锦监狱五监区狱警大队长王建军等人将商艳明、龚万友、杨将威、张琦、强行铐在铺位爬梯上、监舍窗户上、和晾衣架的铁管上(均采站立式,一手伸直),每天被吊铐十六小时。商艳明,龚万友被吊铐四个多月;杨将威、张琦被吊铐六个多月,双腿被吊铐的血肿胀粗,不良于行。 狱政处不定期对法轮功学员实施搜身检查迫害。

(十一)其他法轮功学员遭受的折磨

1、张伟(又名薄成) 被迫害得双臂不能抬起,身体极度虚弱。病重后送往盘锦监狱医院住院部,以患有肺结核为由注射不明药物迫害,遭到张传拒绝。

2、姜波2007年4月2日拒绝奴役劳动,被盘锦监狱一大队狱警大队长张国林、恶警刘强、李峰、张宁用十多根电棍迫害四十多分钟。2008年4月1日至3日,以大队长张国林为首的恶警对法轮功学员进行邪恶迫害。姜波被电击心脏和左脚,强大的电流将他脚背皮肤击穿,几天后左脚肿胀的高高的,伤口溃烂成一个深深的坑。

3、高玉勤被非法判刑9年,2007年12月20日被从沈阳二监狱转至盘锦监狱。2009年4月,为抗议对法轮功学员宫万友残酷迫害,于是法轮功学员集体绝食,抵制迫害。4月17日至20日,十几名恶警每天轮流对高玉勤等法轮功学员电击、等酷刑折磨。而后把高玉勤等人双手铐在高处,白天站在地上,双手举过头顶,夜里睡觉,也要把手铐在头前的铁栏杆上,夏天蚊蝇叮咬,冬天冻手冻脚。直到2010年1月6日才将他们的手铐打开,历时近九个月时间。

4、高明星遭受的迫害。2008年正月初十,高明星父母和其亲属到盘锦监狱去看他,这时的高明星已经变的十分消瘦,他的母亲几乎认不出他了。几天后,高明星父母得到盘锦监狱的通知,说高明星因绝食,身体状况已经不行了,胸腔严重积水,并已生命垂危。狱方将高明星转至病监,两个月后狱方决定同意放人,说高明星可以“保外”但鞍山市国保大队和“610”(中共专事迫害法轮功、凌驾于法律之上的非法机构)头目康凯一再拒绝接收。

高明星在被迫害期间,一直以绝食的方式反迫害,并且坚持炼功。高明星绝食后被送到病监灌食,他不配合灌食和用药,被恶警用手铐将四肢铐在床上两个月左右,之后双腿就不能走路了,他被关押在盘锦监狱病监三年多。这期间家属来探望几次,高明星的母亲发现开始时高明星还可以自己走到接待室,后来是由俩个人架着来,最后是由俩个人背着来,这时候他们知道高明星的腿被盘锦监狱迫害的已经不行了,下肢瘫痪了。

现在高明星从盘锦监狱被非法转到沈阳第一监狱十三监区老残队,身体十分虚弱 仍被关小号迫害

5、白荣春2007年因拒绝奴工、强制超负荷劳役被五中队队长毒打,白荣春绝食反迫害。白荣春因拒绝奴工,被恶人于志成殴打辱骂。2008年,拒绝奴工,被生产中队长张平用电棍电。并强制其加班。盘锦监狱一监区对号里大搜查,限制在押人员日常用品的使用及存放,抄走法轮功学员所有书、本、笔、纸等,并列为违禁品。每天除了洗漱、吃饭、睡觉,剩下就全部是干活,无偿为狱方创造价值。而且每个法轮功学员都由狱警专门指派几名刑事犯严密看管,对法轮功学员进行了惨无人道的迫害,使他们饱受精神和肉体上的折磨。不准互相接触、说话,强迫超长时间奴役劳动,从早六点多一直干到晚五点多,没有休息日,稍有个不从就会招致殴打、坐老虎凳、被长时间电棍电击、被毒打等,无视人权。监狱内部环境及条件非常差,每天伙食单一,水资源少,饮水及用水困难,天气炎热,蚊虫多等等。

6、徐正强2007年,不出工被五中队队长打,徐正强绝食反迫害(具体迫害人不详)。2008年4月,坚持不干奴工活,被张国林等人用多根电棍电。同年,也因拒绝奴工被张平(生产中队长)用电棍电。2009年2月末法轮功学员徐正强和白荣春被电棍电,参与迫害的有张平(中队长)、王士刚(中队长)、石队长(六中队)并强制其加班。2009年,又因被搜出手抄大法书标题被狱警大队长管凤春、管教科长杨冠军,副科胡晓东用多根电棍电约半个小时,脱去上衣只剩短裤,戴手铐、脚镣。2010年7月,不做操,被狱警中队长石雪松带多名队长群殴,徐正强绝食几十天反迫害。

7、宋震东2006年8月18日被非法关押于盘锦监狱一监区(大队)一中队的宋振东拒绝劳动,被恶警大队长张国林、管教科长吴风刚等5名狱警用五根电棍电击、打耳光持续迫害。

2006年8月19日,宋震东因去探望陈滨利,当即被正在电击陈滨利的狱警大队长张国林拖进所谓的“学习班”与陈滨利一同强迫坐铁椅子、同时也被电击。张国林等三人用六根电棍边电宋震东与陈滨利,边用语言辱骂威胁,一直到电棍电耗尽,总共近一小时。临走时张国林告诉何某、吴凤刚:“充好电,晚上再收拾他们”。当晚这三名恶警又用六根电棍电击他们三人,直至电棍没电。他们脸上、脖子都被电出水泡。

2010年7月,不做操,被管教科长杨冠军打了十多个耳光。

8、张珂,45岁,是沈阳某合资企业技术骨干,业务精湛,为人开朗仁义,深得领导同事喜爱。二零零七年九月十四日,夫妻二人被沈阳市铁西恶党所谓的“法院”非法判刑张坷七年,妻子王凤环三年。后张珂被送到盘锦监狱关押迫害。2007年反迫害不做奴役,被恶警张国林、刘强、李峰、张宁用十多根电棍电击张珂近一个多小时。2008年4月1日至3日,以盘锦监狱大队长张国林为首的恶警对法轮功学员进行邪恶迫害。张珂被电四、五来回,满身也是电击伤。

9、刘德2006年,因绝食被狱警中队长张万福带领五名犯人,把他铐在老虎凳上暴力捏鼻子、捏嘴,强行灌浓盐稀汤,很危险。2008年4月,坚持不干活被张国林用多根电棍电。2008年3月,炼功被狱警大队长管凤春用电棍电,并暴打。

10、李景方2007后7月不做操被狱警中队长李作龙用电棍电。2008年8月不抄写《弟子规》被李作龙用电棍电。

11、董钦宇2010年不戴胸卡被杨冠军打;2010年多次被狱警中队长张宁打。

12、吕秉贵遭受的迫害。2009年4月, 在法轮功学员集体绝食反迫害时,4月17日至20日,十几名恶警每天轮流对吕秉贵和其他法轮功学员们进行电击(十根电棍同时电)。 然后,恶警将赵潞、宫万友、黄立忠、吕秉贵、杨将威、张岐、高玉勤双手铐在高处,白天站在地上,双手举过头顶,夜里睡觉,也要把手铐在头上的铁栏杆上,夏天蚊蝇叮咬,冬天冻手冻脚。直到2010年1月6日才将他们的手铐打开,历时近九个月时间。

三、被非法关押在盘锦监狱的法轮功学员名单(不完全统计)
下载被非法关押在盘锦监狱的法轮功学员名单(不完全统计)(162KB)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5/30/盘锦监狱-人间地狱(下)-2745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