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辽源市郁东辉生前遭受的迫害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五月七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报道)郁东辉先生,原辽源市中共市委党校讲师,因为身患多种疾病,曾练过多种假气功,身体也没有起色,一九九五年三月份修炼法轮功后,身体的疾病都不治而愈,身体健康,道德升华,是大家公认的好人。

郁东辉
郁东辉生前照片

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后,年近六十的郁东辉受到了来自辽源南康派出所、国保大队、南康分局、辽源市看守所、长春朝阳沟劳教所、四平石岭子监狱等邪党部门的连锁迫害。2000年5月曾被辽源市看守所非法关押三十天,2002年3月被非法批劳教三年,2008年5月12日被非法判刑九年。于2011年12月17日,被四平石岭子监狱迫害致死,终年六十七岁。

一、本着良好愿望写信反映情况遭劳教

郁东辉原是中共邪党的党员,二零零零年五月,他去中央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因为中共对党员有这样的明文规定:党员可以直接向中央反映情况。其实郁东辉哪里知道,那只是写在纸上的。心地善良的郁东辉根据自己的切身体会,写了一封非常公正的信,他希望中共中央不要受少数人的蒙蔽,能够正确对待法轮功,能够真正了解法轮功。所以他在信中提出:一是法轮功对社会有百利而无一害,法轮功不但祛病健身,而且能使人心向善道德升华;二是让民众自由修炼法轮功,三是还师父清白等。此信交到了邪党的中组部信访办接待室,当时接待室的一个男性工作人员说:“你把信留下,你可以走了。”

回到家里三天以后,南康派出所突然闯进辽源市委党校,对郁东辉的办公室非法搜查,又把他从单位带到家,南康派出所姓高的一个科长,对他老伴说:“把你家和法轮功有关的东西都交出来。”他们抢劫走了一本《转法轮》,又把郁东辉劫持到辽源看守所,刑事拘留一个月。既没有通知家属,也没有任何手续。先是刑事拘留,后改成治安拘留。当时家里人还都以为这是好事,后来才知道这是公安局搞的阴谋,因为他们打算把郁东辉按劳教处理,但邪党有惯例,二次拘留才能劳教,所以中间又改了一次不同性质的拘留票,这就构成了二次拘留,就可以堂而皇之地将他劳教了。由此可见邪党的丑恶与欺诈。后来,郁东辉因受邪悟人员的影响,一时法理不清,糊里糊涂地写了所谓的“决裂书”,三十天后,恶警又勒索家人三千元,才把人放回去。这三千元所谓的“保证金”,连白条子都没有。几年以后,郁东辉的家人去南康派出所要求归还三千元保证金,当事人万××推脱说过二天再说,再去要时,他们就说万××出门不在家,至今未还。

二、在家绑架说是外逃

二零零二年三月长春法轮功学员的正义之举,在邪党控制的闭路电视上插播法轮功的真相,恶首江泽民恼羞成怒,下令全省大搜捕。三月十五日,郁东辉从市场买菜回来,在他所居住的小区院内被几个便衣当场绑架,郁东辉虽奋力挣脱,最终还是被推进车里,劫持到国保大队,当时非法审讯他的是女恶警蓝××,她说:“你是党校的讲师,研究马列的,你还信迷信?信法轮功!你要说不炼,我马上放你,你要是坚持炼,我就让你劳教满贯(意思是三年)。” 郁东辉说法轮功是高德大法,我一定要炼下去。

本来中共邪党的警察在小区院内将郁东辉绑架的,可却在当地报纸《辽源市报》胡说什么“抓住了外逃的郁东辉”,这是公安战线一“大胜利”造声势与“政绩”,欺骗老百姓。

就这样郁东辉被非法劳教三年。

三、在劳教所的迫害

在劳教所期间,郁东辉由于修炼,受到了劳教所的残酷迫害。刚进劳教所,就被入监队强迫“转化”,强迫郁东辉坐小板凳,从早上六点,一直坐到晚上九点多。坐姿都有规定,不许说话,一直坐了四十多天,郁东辉没有向恶警妥协。恶警又把他分到六分队,妄图用重体力劳动逼他就范。六分队主要干农活。有一次秋天扛土豆,当时郁东辉已经五十八岁了,眼看六十岁的人了,扛不动,包夹犯人硬是把袋子压在了郁东辉的身上,一下子把他压倒了。

劳教所阴暗潮湿,卫生条件差,九月份,老伴去看他,他看上去还算健康,到了十月份,老伴再去看他,仅仅相隔一个多月,他已感染上疥疮了,劳教所不给任何治疗,他的病情又继续发展,浑身浮肿,肿得连小便都排不出来,尿道都缩进去了,最后用矿泉水瓶子削成一个斜面做导流,才能尿到便池里。

二零零三年的正月初九,在劳教所开早饭时,发现郁东辉已经在床上昏迷了,劳教所这才把他送到长春医院。检查结果是:严重的皮肤综合症、重度营养不良性贫血。在这种凶险的情况下,劳教所还是拒不放人。长春司法局一个科长(姓名不详)打着官腔说:“要看本人呢,确实是已经不行了,但是按诊断书呢还不够放人的条件。”劳教所又给郁东辉做了一个脑CT,结果显示:脑腔状梗塞。司法局的那个科长说:“嗯,行了,可以放人啦,但需要五千元押金。”家属交了五千元,才把郁东辉接了回来。

接回来以后,再次昏迷,送到市医院后,医院已经不接收了,说:“都这样了,咋才来治呀。”后来勉强接收,打点滴时,连静脉血管都找不到了。一个星期后,病情稍有点好转,郁东辉坚持出院回家炼功,又经过一段时间的学法炼功,郁东辉再一次恢复了健康,脸上又现出红润的气色,法轮功又一次在他身上显现奇迹。

四、郁东辉和老伴北京奥运同时被绑架判刑

二零零八年,中共邪党利用北京奥运会,在全国范围内大规模的对所有他们登记在册的法轮功学员进行入室检查,并大批地绑架迫害。郁东辉再次遭到迫害。

零八年五月十二日早七点多,郁东辉刚一开门,呼啦一下闯进五、六个便衣恶警,把郁东辉老俩口劫持到南康分局,又留下一伙人非法抄家,抄走了许多大法的书籍、音像,郁东辉儿子用的液晶电脑一台,二部新买的手机,总价值一万多元,都被他们统统抢走。

南康分局他们把老俩口分开审讯,时间长达一天半,最后又把老俩口双双送到看守所,在看守所期间,非法提审二次,六个多月后,郁东辉被非法判九年徒刑,老伴郑春玲非法判三年徒刑。在看守所期间,郁东辉的血压高达200mmHg,大大超过了临界值,但是当地恶警毫无人性,还是把他送到石岭子监狱继续迫害。

当时郁东辉已六十五岁,仍被狱警强迫做奴工。二零零九年圣诞节前,监区逼迫在押人员粘珠串,因为胶水和珠子毒性都很大,几十人挤在狭小的监舍内干活,通风不好,也没有任何保护设备,满屋都是刺鼻的胶水味,很多人出现中毒症状,有一个叫王恩国的,当时脸红肿、头晕、呕吐、眼睛红肿、流泪、流鼻涕,皮肤出现红疹。由于法轮功学员多数被迫上胶工序,伤害更大。许多法轮功学员出现胸膜炎、肺结核症状,其中庞士坤出现严重肺结核,住院只三天就去世了。郁东辉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遭受着摧残。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四平监狱成立十一监区,专门对法轮功学员进行封闭式的强化洗脑“转化”,由监狱教育科科长陈国民兼任监区长、副监区长是周继佳。郁东辉等十五名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到十一监区,每一位法轮功学员被三个刑事犯包夹迫害。

郁东辉由于长期处在邪恶黑窝里特有的恶劣环境,与持续的不间断的精神摧残,把郁东辉迫害成了脑血栓。监狱有关人员在电话里跟郁东辉的女儿说:“你家差钱吗?你家差钱的话,就在监狱里治疗,不差钱,就到外面治疗。”女儿心里明镜似的,在监狱治就等于下了死亡通知书。女儿救父心切,就说到外面治。女儿拿钱送给了狱警,在此期间,父女不能相见,在四平医院仅仅治疗了八天,花了她女儿一万多元,病情刚缓解,又急忙把他押回到监狱。女儿拿给狱警的钱,根本没有都用在郁东辉身上,很大一部份都让恶警挥霍了。女儿要求办保外就医,但是监狱说是需刑期过三分之一后才能回来。

在监狱关押了三年半,血压一直在180mmHg以上,郁东辉就是这样的身体,监狱还不断地“转化”迫害,逼迫他放弃修炼,写悔过书。当郁东辉病情迅速恶化时,在家属强烈要求下,经多家医院四次体检,狱方才于十一月八日让他保外就医。

回到家里第四十天,也就是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七日晚上八点半,郁东辉就含冤离世了。一个好人,一个从来没有伤害过人的最善良的好人,一个大家都公认的好人,就这样的含冤离世。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