潍坊市迫害法轮功的四大中共黑窝(2)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十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山东省潍坊市四大黑窝,分别是:山东省潍北监狱、潍坊市看守所、潍坊市昌乐劳教所、中共潍坊市奎文区委邪党校洗脑班。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至今,这四个黑窝黑牢迫害无数按“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轮功学员,犯下了罄竹难书的罪恶。

第一部份:山东省潍北监狱

第二部份:潍坊市看守所

对很多居民来说,潍坊市看守所是个陌生、从没听说过在哪的地方。从它旁边路过,也不知道有这么一个地方存在。人类步入现代文明以来,谁能想到,在居民们生活的城市里还有这样不文明、不人道的酷刑存在:十字架、死人床、野蛮灌食致昏死、泼冷水、刑讯逼供、连续七天七夜不让睡觉、每天强迫在毒日头底下晒折磨、数以二十万计的现金勒索、迫害致死的人命案……这是发生在潍坊市看守所对善良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潍坊市看守所'
潍坊市看守所

一、潍坊市看守所所长

潍坊市看守所所长是李志念(现任)、王克祥(前任)、王树国(前任)、房坚毅(前任),看守所政委是李子亮,副所长是闫伟群、隋秀平、曹元平。看守所女所所长是彭云霞。

二、潍坊市看守所的名称、机构挂牌

潍坊市看守所大门左右共挂着六块牌子,分别是:大门右边(即东侧)挂着“潍坊市看守所”、“潍坊市检察院驻看守所检察室”、和“潍坊市检察院驻市看守所检察官接访室 接访时间:每周一、三上午九至十一点山东监管”的牌子,大门左边(即西侧)挂着“潍坊市拘留所”、“潍城区中队”和“咨询接待服务处(律师会见、家属接见)山东监管”的牌子。

家属要见被非法关在看守所的亲人,通常要在看守所大门左边(即:西侧)的警察值班的窗口获得允许并拿着身份证,才能进去探望亲人。

检察院的检察室就在看守所里面。法律上监督检察的机构和关押人的机构是一家。

看守所的正式名称就叫“潍坊市看守所”。(“潍城区看守所”、“奎文区看守所”、“潍城区拘留所”是错误的叫法。)“潍坊市看守所”和“潍坊市拘留所”是在一块的。

潍坊市看守所内设机构为:内设“综合科、一大队、二大队、三大队、四大队”五个正科级单位。潍坊市看守所上级责任处室(责任单位)是市公安局。市看守所,为市公安局下属的副县级直属机构,负责收押、验证、提审、会见、减刑、假释、保外就医、体检、卫生防疫、看押、强制奴役、协助侦查等。

三、潍坊市看守所的地址

潍坊市看守所,位于山东省潍坊市潍城区水库路与宝通街交口南,沿水库路往南走几百米,除了有“看守所站”的站牌,还立着一个五米多高的“看守所向东300米”的蓝色路标,往东拐到一条很窄的水泥小道上,小道的尽头路北就是潍坊市看守所。

或先到达宝通街与青年路交口,从宝通街拐到看守所东侧的小路上,也可到达看守所。

'水库路上“看守所向东300米”的路标'
水库路上“看守所向东300米”的路标

四、潍坊市看守所的交通路线

潍坊市看守所,坐潍坊市的29路公交车到“看守所站”这个站名可达。

'“看守所站”的站牌'
“看守所站”的站牌

五、潍坊市看守所的内部结构、恶劣饮食生存条件和奴工生产

(一)潍坊市看守所的内部结构

(1)看守所的大门和大门看守

潍坊市看守所大门两侧有两个值班室,左右两个值班室里面都有警察看守值班。看守所大门建成一个上方有顶、有三个门洞的通道,中间的最大的门洞是一个约1.5米左右高的电动铁栅栏门,用来进车和人;东西两侧的两个小门洞的铁栅栏门约2.5米左右高,里面有哨兵站岗。

(2)看守所的院内外结构

潍坊市看守所是一个坐北朝南的长方形大院,分为南、北二部份。南院是看守所的办公区,分布着几座办公楼,花园等;北院是监区。南北两院(即办公区和监区)之间,有一个封闭式通道,至少有二道铁门组成。从监室出来,必须经过这个通道的多道铁门才能到达看守所大门。

监区占地至少几千平房米左右,是一个全封闭式的横截面呈“王”字形的巨大建筑,至少有六排房间、三条东西方向走廊,从窗户里可采光、看到外面,但不能从窗户里出来,因为向外的那面墙没有门通向外面,只能从走廊往外走。

这个至少有几百米左右宽的巨大的监舍建筑体外面,紧贴带电网的高围墙环绕着一条环形巡逻道。整个结构是个易守难出的建筑体。监区的长方形高墙的四个角分别是四个岗楼,由武装狱警轮流换班看守,狱警的训练、列队、交接班,完全是军队的样子。

'潍坊市看守所(办公楼东楼),东楼上标着“政治合格 军事过硬……”的标语大字,显示看守所施行的是军事化管理、并把“政治”放在第一位、“政治”上向中共表态。'
潍坊市看守所(办公楼东楼),东楼上标着“政治合格 军事过硬……”的标语大字,显示看守所施行的是军事化管理、并把“政治”放在第一位、“政治”上向中共表态。

'潍坊市看守所(办公楼南楼、高墙)'
潍坊市看守所(办公楼南楼、高墙)

(二)潍坊市看守所恶劣伙食及生存条件

(1)变态要求:

不管穷人,还是富人,都扎腰带,可是在看守所里,却只得提着裤子,因为不让扎腰带。可以想到,提着裤子生活,是多么屈辱、不可思议的生活啊。蒙冤入狱的无辜的法轮功学员,就算没被警察打,就算没被警察要钱,只要进看守所,出来后就得少条腰带,经济困难也得去花钱买新腰带,遭受的苦楚、难为、不公能到哪里说呢?看守所里生活条件好不好,从这一点小事,就可看出了。

(2)伙食:

法轮功学员韩效昌二零一零年被非法关押在潍坊市看守所时,一天只有三个小窝窝头。

(三)潍坊市看守所的奴工生产

二零一零年大年初五,“六一零”人员在法轮功学员王少丹的母亲家蹲坑,抓走回家为老人过生日的王少丹,王少丹被关在潍坊看守所,每天都要干十几个小时的奴工(看守所对外包的活),手指被磨出血。

潍坊市峡山区岞山街办前辉村法轮功学员李欣荣二零一零年在潍坊市看守所也被强迫干活奴役近一月。

法轮功学员韩效昌二零一零年在潍坊市看守所,被恶警强迫叠保鲜膜、叠装牛奶的纸盒。

有的法轮功学员被强迫干建筑活奴役。

六、潍坊市看守所的周边环境

潍坊市看守所南面对面,是“三维集团”,这个所谓的集团,有一个富丽堂皇的大门,院子却非常小,内部却只有几座平房,开在看守所正对面这个附近是坟地、周围是荒地、极其偏僻的地方,很奇怪。看守所对面还有另一家没牌子(原来牌子被摘掉)的公司。

潍坊市看守所西面高墙外紧挨着的是一块跟看守所院子一样大的空地和看守所的垃圾场,有一个小门通往看守所内部办公区,供看守所的警察倒垃圾,再往西是水库路;看守所北面是宝通街;看守所高墙外东面是坟地,紧挨着的有一条很窄的小道,可通往花家村。看守所周围人烟少,少有人到那里去。

'潍坊市看守所(岗楼)'
潍坊市看守所(岗楼)

七、潍坊市看守所的迫害手段

(一)巨额的经济勒索

勒索加欺骗

并不是像警察说的那样,法轮功学员家属拿上钱,就放人的。很多时候,“交上钱就放人”,是赤裸裸的欺骗。

二零一一年9月份,潍坊市寒亭区高里街道高家朱马村法轮功学员陈红英,在双杨社区街上卖苹果时,被双杨社区派出所所长程福武绑架到潍坊市看守所,恶人骗家属说给三万元就放她回家,家人交了一万元后,恶人把陈红英送往济南非法劳教一年。印证了谁在什么问题上相信了中共的承诺,谁就会在什么问题上人财两空、栽跟头的说法。

(2)绑票要钱

警察把法轮功学员非法关到看守所后,往往向家属勒索几千、几万元钱,才放法轮功学员回家。明目张胆的绑票、赤裸裸的敲诈勒索,给许多原本就受难的法轮功学员的家庭造成沉重的痛苦。

以下是不完全统计的近年部份经济勒索案例。仅有名有姓的现金勒索就达277500元(加上抢劫家中现金及财物115000元,共392500元的经济掠夺)。在潍坊这个普通打工收入只有几百元的经济不发达地区,277500元的现金勒索对普通老百姓家庭是巨大的灾难,里面包含了多少法轮功学员家属的泪水。

勒索金额抢劫家中财物现金共计姓名案例详情
10000元 隨衛国五十岁左右的潍坊法轮功学员隨衛国,二零零八年七月十六日在南寺前居平小区被城关派出所便衣绑架到潍坊市看守所,并被恶警勒索一万元之后才释放。
10000元 考静云二零零八年十月二十九日早上七点,潍城分局恶警在圩河派出所恶警带领下,闯入圩河镇杨家庄村法轮功学员考静云家,绑架了考静云。考静云在潍坊看守所非法关押十三天,家人被恶警勒索走一万元。
17000元10000元孟德一六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孟德一,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日,被潍坊寒亭国保大队恶警绑架并非法抢走家中物品价值一万元。孟德一被非法关押在潍坊看守所二十多天后被勒索绑金1.7万元钱才放回家,经济损失两万多。
20000元70000元孙桂英七十一岁的农民法轮功学员隋洪昌、六十六岁的法轮功学员孙桂英夫妇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日被恶警绑架,被抢走家中物品价值两万元。恶警把孙桂英关在潍坊看守所十天,敲诈家人两万元绑金,还抢走被迫卖地的钱四万和录音机等财物,共计九万多元。农民一生辛劳攒了这点血汗钱、养老钱,就被这些中共绑匪洗劫一空!
10000元15000元袁青霞潍坊寒亭法轮功学员袁青霞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日在上班的地方,被恶警绑架并非法抢走家中物品价值1.5万元,恶警把袁青霞关押在潍坊看守所,勒索家人一万元绑金。袁青霞经济损失2.5万元。
10000元10000元周美峰法轮功学员周美峰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九日被恶警绑架并非法抢走家中物品价值一万元,还有手机、收音机、录音机及家中现金一千三百元。恶警把周美峰关在潍坊看守所,勒索家人绑金一万元。周美峰共损失两万多元。
10000元10000元刘英兰潍坊寒亭电缆厂法轮功学员刘英兰二零零九年三月三日,被恶警绑架并非法关在看守所,勒索绑金一万元。
30000元10000多元郑美娥潍坊市寒亭区法轮功郑美娥,二零零九年七月二日被寒亭区国保大队恶警绑架、抄家,恶警抢走家物品价值一万多元,将郑美娥非法关入潍坊看守所五天,勒索家人三万元。
16300多元 张兴花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十四日,潍坊市寒亭国保大队恶警闯入家中绑架法轮功学员张兴花,将她关到潍坊看守所,勒索家属1.5万元后,又劫持到潍坊化纤厂海龙宾馆折磨三天。恶警在海龙宾馆吃喝挥霍的一千三百多元也让其家属支付。
50000元 韩效昌二零一零年四月五日,潍坊寒亭国保恶警采用监控手机的邪恶手段,跟踪到淄博博山,把法轮功学员韩效昌绑架,勒索五万元后才放人。
20000元 李欣荣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七日,有一小偷在大白天遛进潍坊市峡山区岞山街办前辉村法轮功学员李欣荣家,偷走了孩子定亲时的戒指和两百元真相币。小偷在银行存钱时,银行的人告给警察,后由小偷带领峡山区国保大队长商敬元闯到李欣荣家,把李欣荣绑架,关到潍坊市看守所近一月,勒索李欣荣两万元钱才把李欣荣放回家。
10000元 闫爱荣潍坊市坊子区九龙街办孟家村在家做饭的法轮功学员闫爱荣,二零一零年九月十日,被坊子区国保大队以王全峰伙同九龙街办派出所警察绑架到潍坊市看守所非法关押八天,勒索家人一万元。
30000元 刘爱玲潍坊市寒亭区法轮功学员刘爱玲,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四日上班途中被寒亭国保恶警绑架到潍坊看守所,遭灌食迫害。恶警勒索家人三万元才放刘爱玲回家。
20000元 侯翠双法轮功学员侯翠双,在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三日被恶警绑架到潍坊看守所,非法关押近一个月,勒索他家人两万元钱。
11200元 曹玉梅法轮功学员曹玉梅在二零一二年六月四日被十多个便衣绑架到潍坊市看守所。家人多次去要人,恶警勒索家人1.12万元,才把曹玉梅放回家。

(二)酷刑

(1)十字架

二零零八年,恶警把法轮功学员孔茜连续七天七夜绑铐在钢筋铁管支撑的十字架上,两手伸直、被牛皮带紧紧铐住,两脚并拢、也被紧紧铐住,整个身体被搁在两根一点五厘米的钢筋上,两根钢筋的间距约十厘米,全身只有头部可以活动,胳膊腿、腰背等全身都疼痛难忍,孔茜痛的死去活来。一般人三天都忍受不了。孔茜被从十字架解下来时,已经不能活动,只能被抬下来。她几天几夜都无法活动,脚不能走路。邪徒对她三天一挂吊瓶。无论是挂吊瓶、还是灌食,均被固定在惨无人道的十字架上进行。

有一位法轮功学员是这样叙述自己遭受的十字架酷刑的:“采用了一种特殊的酷刑折磨,将我固定在约十公分宽、一米半长的两根竖木板、一根横木板交叉固定的“十字架”上,木板上钉着四个套手脚的铁环,把我的手脚套在四个铁环里边,再用手铐脚镣紧紧铐住,这样我的四肢呈十字型紧紧绑在“十字架”上,躺在走廊的水泥地上一动不能动了。一动手铐脚镣就往肉里煞,木板在身底下硌着,时间一长,浑身疼痛酸麻,难以忍受。我一分钟一分钟、一小时一小时的忍受着,坚持着”。

原潍坊市潍城区国家税务局征收管理科科长、法轮功学员高桂臻女士,二零零九年八月一日被潍坊奎文公安分局恶警绑架,在潍坊市看守所,女所所长彭云霞与一监区恶警大队长陈某,曾带领四个刑事犯对高桂臻用极为残酷的刑具“在十字架”折磨,捆绑在十字架上一绑就是十几小时、三十六小时不等。一个月期间从没间断过。

'“十字架”结构图'
“十字架”结构图

'“十字架”示意图'
“十字架”示意图

(2)死人床

“死人床”酷刑是把法轮功学员按在特制的床上,手脚分别按四个方位铐在四个床腿上,使人呈“大字形”,动弹不 得。床板上有抠好的窟窿,窟窿下放着便桶,使大小便顺着窟窿流到便桶里。警察还对学员进行“鼻饲”灌食,很多法轮功学员在这种酷刑和摧残下失去生命。

原潍坊市潍城区国家税务局征收管理科科长、法轮功学员高桂臻女士,二零零九年八月一日被潍坊奎文公安分局恶警绑架,在潍坊市看守所,女所所长彭云霞与一监区恶警大队长陈某,曾带领四个刑事犯对高桂臻用极为残酷的刑具“死人床”折磨,捆绑在死人床上一绑就是十几小时、三十六小时不等。一个月期间从没间断过。

在死人床上手脚都用六厘米铁环与手铐铐的死死的,想移动一下身体都很难,痛的实在忍不住的时候,往上移动一点,脚上的铁环与手铐勒的脚腕疼痛,往下移动一点,两只手的铁环与铐子勒的手腕疼痛。陈某(大队长)阴险的说:“不要给她们弄出外伤来”虽是这样,高桂臻两手腕都勒起了两个大包,十几天才好。当另一法轮功学员正告恶人说:“不要这样迫害法轮功学员,你们再继续这样迫害,我出去就给你们曝光”。一监区恶警大队长陈某叫嚣:“你们曝吧,以前都曝过。”

酷刑演示:死刑床
酷刑演示:死刑床

(3)手铐脚镣

潍坊法轮功学员高文美二零一二年一月在潍坊看守所,看守所恶人给高文美倒背戴手铐、脚镣。

当时年仅二十九岁的法轮功学员李建林二零一零年三月十八日,在潍坊市寒亭煤炭市场被恶警绑架并非法关在潍坊看守所,被看守所恶警戴手铐、脚镣折磨,后来他被诬判十年。

(4)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脚踢脚踹
酷刑演示:脚踢脚踹

法轮功学员李建林二零一零年三月十八日,在潍坊市寒亭煤炭市场被恶警绑架并非法关在潍坊看守所,被看守所恶警毒打摧残。

(5)打毒针

酷刑演示:打毒针
酷刑演示:打毒针
酷刑演示:打毒针
酷刑演示:打毒针

原潍坊市潍城区国家税务局征收管理科科长、法轮功学员高桂臻女士,二零零九年八月一日被潍坊奎文公安分局恶警绑架,在潍坊市看守所,女所所长彭云霞与一监区恶警大队长陈某,曾带领四个刑事犯对高桂臻注射不明药物,致使她长时间处于迷糊状态。每次,女恶警康医生都要给她注射四瓶不明药物或野蛮灌食。甚至针头打歪了也不给拔下来重打,女恶警康医生邪恶地说:“不用拔下来,往肌肉里打一样吸收”。

(6)野蛮灌食

二零零八年七月九日,法轮功申继利夫妇早上六点左右在家中被潍坊市恶警及潍坊啤酒厂保卫科坏人骗开门、绑架。他们经营的小门头也被洗劫一空。在潍坊看守所被非法关押期间,申继利身体出现严重病状,吃不下饭。狱医朱某某检查说是装病。恶警王立民、朱狱医领六、七个犯人对申继利进行野蛮的灌食,几分钟申继利便休克了,被送到市人民医院救了两天申继利才醒来。

法轮功学员李建林二零一零年三月十八日,在潍坊市寒亭煤炭市场被恶警绑架并非法关在潍坊看守所,被看守所恶警野蛮灌食。

原潍坊市潍城区国家税务局征收管理科科长、法轮功学员高桂臻女士,二零零九年八月一日被潍坊奎文公安分局恶警绑架,在潍坊市看守所,女所所长彭云霞与一监区恶警大队长陈某,曾带领四个刑事犯对高桂臻野蛮灌食。每次绑在十字架或死人床上,女恶警康医生都要给她注射四瓶不明药物或野蛮灌食。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酷刑演示:从鼻孔灌食
酷刑演示:从鼻孔灌食
酷刑演示:摧残性鼻饲灌食
酷刑演示:摧残性鼻饲灌食

(三)非法剥夺人身自由

(1)非法关押

曾被非法关押在潍坊市看守所的法轮功学员还有:

姓名性别年龄绑架日期绑架部门绑架地点
丛建芬52岁二零零九年七月三十日寒亭恶警寒亭
卢忠霞38岁二零零九年七月三日寒亭恶警寒亭
靳淑芹 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八日南孙派出所、寒亭国保大队恶警肖家营村到东南孙村路上
孙玉清  二零一一年六月一日寒亭恶警自家小区内
陈爱清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日左右坊子恶警 
哈建华  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日潍坊坊子区恒安派出所恶人 
袁堃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坊子恶警 
毛爱娟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坊子恶警 
王文忠37岁二零一一年  
吴红     
张传正     
郭秀红     
岳霞     
岳平     
郭家胜     
胡秀华 二零一二年潍北恶警潍北农场
王宗玄  二零一二年  
王吉林  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六日潍州路派出所及奎文公安局恶警家中
王新民    潍坊花卉大世界附近
董万传   坊子国保大队 

(2)超期关押

例如:潍坊法轮功学员赵会东被关在潍坊看守所刑事拘留十五天,超期两天。

(四)人格侮辱

(1)剪碎衣服

二零零八年七月9日,法轮功学员李建刚被恶人破窗从家中绑架到潍坊看守所,因拒绝换号服,被看守所恶人用剪刀把李建刚穿在身上的衣服剪成碎条状。

(2)辱骂

潍坊市副县级清官姜国波被潍坊市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经常遭到六一零国保大队恶警的辱骂。

(五)精神折磨

威逼恐吓、利用法轮功学员想家想念亲人的心理不让见家人煎熬、长期非法关押摧毁人的精神意志、精神洗脑。

(六)看守所的敛财手段

(1)强迫购买高价生活用品敛财

人不可能不大小便,也要刷牙洗脸。看守所不准家属送洗漱必需品(牙膏、牙刷、刷牙杯、肥皂、毛巾)、大小便必需品(上厕所的卫生纸)……,如法轮功学员想刷牙、洗脸、上完厕所后擦大小便,就强制他们从看守所高价购买这些生活必需品敛财。

(2)强迫购买高价食物敛财

人不能不吃不喝。看守所不准家属送饭、送水果、肉类看望,如法轮功学员在看守所吃不饱、不堪忍受看守所没有油水的劣质饭,就强制他们从看守所高价购买食品敛财。

(3)强迫购买高价御寒度暑衣物敛财

人不能不穿衣。看守所不准家属送御寒衣物(或夏衣),如法轮功学员在里面挨冷受冻(或到了夏天没有替换衣物),就强制他们从看守所高价购买衣物敛财。

(4)强迫交高额的“生活费”敛财

看守所强迫被关的法轮功学员交“生活费”“饭费”“被褥费”……敛财。

(七)其他迫害手段

(1)恐吓

潍坊市坊子区小学教师、法轮功学员袁堃、医护人员、法轮功学员毛爱娟夫妇二零一二年一月十一日被恶警劫持到潍坊看守所。中共威胁恐吓他亲人不准说话。

(2)贴身监视

恶警派犯人贴身监视法轮功学员,叫做“包夹”。例如:

(3)不准探望、不准送衣服和生活用品

潍坊法轮功学员徐清昌被劫持到潍坊看守所非法关押,家属探望不许见人。家中双目失明的近九十岁的老母想念亲人不得见。

潍坊潍城于河南毕村当时年仅二十四岁左右的法轮功学员毕余镇,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初在工作地遭潍城一伙国安特务强行绑架并非法关在潍坊看守所。天冷了,其家人想给孩子送件衣服,从上到下一帮恶警都不让相见,他的爸爸妈妈整日挂念,以泪洗面。

潍坊奎文区大法弟子谭绪珍二零零九年被恶警绑架到潍坊看守所。恶警不让家人与谭绪珍见面,还说要交上三至五万元钱。

二零零九年,法轮功学员王臻被非法关在潍坊看守所,家人去探望要人时,看守所不让接见也不准送衣服,说里面什么也不缺,但需要给她往里打钱。并告诉家人如不想让老人在里面关押受罪就拿钱放人。

潍坊市坊子区小学教师、法轮功学员袁堃、医护人员二零一二年一月十一日被恶警劫持到潍坊看守所。他家里收到潍坊公安局奎文分局由谷志勇签署的通知,家中去要求探望,中共不准。

(4)警察教唆犯人对法轮功学员犯罪

在法律上,教唆他人犯罪,与犯罪者同罪。所以,在团伙犯罪中,没亲自作案,但教唆他人犯罪、组织他人犯罪的人,判的是最重的。在看守所、劳教所、监狱、洗脑班发生的很多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案件中,很多警察通过不亲自动手作案、授意、教唆犯人残害法轮功学员肉体,以为可以免除亲手打法轮功学员的法律责任。这样做真的可以逃脱罪责吗?如果真是这样,那些教唆杀人犯,就都能逃脱法网了,恐怕没有谁比警察更清楚这一点了。看守所、劳教所、监狱、洗脑班有组织的绑架、非法拘禁法轮功学员,警察中的部份恶人和六一零的人的团伙,教唆犯人或下级、组织犯人或下级对法轮功学员犯罪,故意伤害肉体、剥夺人身自由,显然是要和打人的犯人或下级承担一样的责任的。

(八)潍坊市看守所迫害法轮功的案例——潍坊市看守所的人命案

高淑华,女,四十九岁,潍坊市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三年三月十四日,高淑华向别人讲真相被恶警绑架并非法关进潍坊市看守所,第二天被野蛮灌食致死。

'高淑华'
高淑华

(第二部份完)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