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政协主席访丹麦 惧怕法轮功抗议(图)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十一日】(明慧记者舒慧丹麦报道)二零一三年六月四日到六月七日,中共政治局常委、政协主席俞正声等人在丹麦进行了为期四天的访问。法轮功学员展开了一系列讲清真相的活动,揭露中共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要求法办迫害元凶。

中共代表团害怕看到这些抗议的信息,向丹麦政府施压,阻挠法轮功学员的抗议,甚至取消以客观独立报道新闻为宗旨的国际中文媒体《大纪元时报》和新唐人电视台的记者对丹麦王储和俞正声会面的采访和摄影资格。对此,丹麦各大媒体谴责中共破坏丹麦的言论自由,国会议员也表示愤慨。

法轮功学员在中领馆前抗议中共迫害
法轮功学员在中领馆前抗议中共迫害

法轮功学员在国王新广场抗议中共迫害
法轮功学员在国王新广场抗议中共迫害

路人签名支持法轮功学员反迫害
路人签名支持法轮功学员反迫害

法轮功学员抗议迫害 中共官员心虚阻挠

现任中共政治局常委、政协主席俞正声追随江氏流氓集团,参与迫害法轮功。六月一日到六月三日俞正声在瑞典哥德堡、斯德哥尔摩就遇到各方民众的严正抗议。

六月五日上午,法轮功学员来到中共驻丹麦使馆前静坐,抗议中共对法轮功长达近十四年的迫害,并呼吁丹麦政府及善良的民众共同制止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残暴行径,早日结束这场人类有史以来最严酷的浩劫。

下午法轮功学员身着黄色T恤,在国王新广场展开中英文横幅:“法办迫害法轮功的江泽民流氓集团”、“停止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法轮大法好”,向民众讲述迫害真相。人们了解情况后,无不为之震惊,主动在征签表上郑重地签上自己的名字,支持法轮功学员反迫害。

然而做恶者心虚,中共代表团害怕看到黄色T恤,害怕看到抗议中共迫害的横幅,害怕他们的罪行被曝光,不断给丹麦政府施加压力,法轮功学员的和平抗议一度遭受到丹麦警察的无理阻拦。六月六日下午,在丹麦皇宫阿美琳堡宫广场(Amalienborg Slotsplads)有两名身穿黄色T恤的法轮功学员无故被警察强行推上警车,拉到较远处再放下车。

在旁边的未穿黄色T恤的法轮功学员吴女士问警察:为什么要这样?他们只是穿一件黄衣服,手上连横幅都没有。警察回答:“这是中共官员的要求,他们不愿看到黄色衣服。”吴女士说:“如果我是丹麦政府,我就会说,我们是民主国家,人们穿什么衣服,我们无权干涉。”警察表示赞同。吴女士进一步告诉他们:“你们知道吗?这位被带走的中国女士,她为什么来这里?只是想告诉所有的人,要中共停止迫害,停止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 。她在中国时,只因为给亲戚写信,信中提到法轮功是好的,迫害法轮功是错的,就被关进监狱三年。”警察一脸同情,但又显得无可奈何。

丹麦一家日报《号外》(Ekstra Bladet)就此事采访了当事的法轮功学员李女士,她告诉记者说:“我们只是平静地站着,其中有三个穿黄色T恤,我们维护我们的权利,要告诉中共当局,必须立即停止迫害法轮功。”“在现场,几名官员告诉我们,他们能理解我们,但是他们有来自高层的指示。”

丹麦媒体谴责中共破坏言论自由

以客观、独立报道新闻为宗旨的国际中文媒体《大纪元时报》和新唐人电视台驻丹麦记者,根据丹麦议会及王室媒体部门所公布的消息,按照要求报名,申请参加中共官方代表团与议会主席及丹麦王储会见的媒体摄影活动。两家媒体的申请均得到了有关部门的审核批准。然而出人意料的是,两个官方会面都在当天临时以“只许官方媒体报道”的名义,取消了大纪元和新唐人摄影师的现场摄影资格。

同日下午丹麦王储和俞正声的会面,《大纪元时报》和新唐人电视台的记者也遭遇了同样的处境,两位摄影师原本获得了采访许可,但都以“计划变更”的理由被拒之王宫门外,只有中共随行记者和丹麦王宫的内部摄影师得以入内。

对于这种违反丹麦传统理念的事件,丹麦各大媒体纷纷表示批评,谴责中共破坏了丹麦的言论自由。

六月八日,《日德兰邮报》(Jyllands-Posten)发表了题为“新官方访问,对中共卑躬屈膝的新谴责”的整版报道。报道所配图片说明写道:“中国第四号人物俞正声与丹麦议会主席团会见。此照片由中国官方媒体摄影,而丹麦方媒体却无权摄影,他们只能在俞正声走上议会大门台阶时摄影。”

报道说,六月六日上午,俞正声一行来到丹麦议会大厦克里斯欣堡,与丹麦议会主席会面。会面的计划中原定有供媒体拍照这一项活动,丹麦议会负责媒体的有关工作人员在 六月五日十三点三十四分向报名参加摄影的大纪元记者回复邮件,写道:“你已获得六月五六日俞正声与议会主席会面时的拍照许可。”然而在同一天的十八点十五分,丹麦议会媒体工作人员又发出了另一封邮件,收回原先发出的许可,写道:“应中方代表团要求,只有官方摄影师对会见进行摄影。丹麦议会选择了接受这一要求。”

据《日德兰邮报》提供的消息,当时丹麦议会方面曾经与中方发生辩论,中方不希望看到批评中共制度的媒体出现,因此希望减少参加媒体的数量。议会方面表示,减少媒体数量并不能保证批评中共制度的媒体不出现。于是中方表示:那就不让所有媒体参加。最后丹麦议会只好答应了中方的要求——取消这两个独立中文媒体的摄影权。因为在丹麦的官方访问中,媒体在议会“会谈大厅”对会谈人员摄影是一种传统规矩,丹麦方无法向所有媒体解释为什么这次这个规矩被取消。

丹麦国会议员将向外交大臣质疑

丹麦议会外事委员会副主席索伦∙艾斯普森(Søren Espersen)在接受《日德兰邮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这是完全不能接受的,应该就此打住,这在丹麦是闻所未闻的事。如果中共不喜欢我们的民主,那么请便。我会要求外交大臣威利•瑟芬达尔(Villy Søvndal)到议会外事委员会,请他对此做出解释,也包括去年胡锦涛来时所发生的种种(不公平的)事情。”

丹麦另一家日报《号外》(Ekstra Bladet)发表了题为“丹麦政要对中共审查表愤怒:瑟芬达尔与布斯高,到此打住”(注:瑟芬达尔为外交大臣,布斯高为司法大臣)的报道。该报记者对人民党议员艾斯普森以及红绿联盟党议员、司法发言人佩妮拉•思基佩(Pernille Skipper)进行了采访。思基佩表示:“一而再、再而三地发生这样的事情,那些持反对意见的媒体突然不被允许采访报道。一次又一次,警察使示威人群消失,甚至只是因为一面无辜的旗帜。”思基佩表示,她准备向司法大臣莫登•布斯高(Morten Bødskov)问个究竟,那些警察得到的指令来自何方,丹麦的言论自由、集会自由权利,与警察阻止反对者表达意见的行为应如何解释。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