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市宁河县陈朝云、董广东遭迫害事实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天津报道)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与江氏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以来,据不完全统计,天津市宁河县有数百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劳教、拘留、送洗脑班。

其中,三人被迫害致死,三十二人次被非法判刑,一百零三人次被非法劳教,二百三十多人被劫持到洗脑班遭受精神折磨。法轮功学员不仅被剥夺人身自由,有的被迫害的妻离子散家破人亡,还有被以各种借口施以经济勒索或被扣押工资,金额从几百元到几千元乃至十万元不等。

下面是陈朝云、董广东两位法轮功学员遭迫害的事实。

一、法轮功学员陈朝云被非法劳教三年

陈朝云,女,45岁,宁河县大辛乡小月河村人。

一九九九年十月,陈朝云进京为法轮功和平上访,善意地向国家政府讲清法轮功的真相,被县公安局劫回,有一警察问陈朝云:“去北京干什么?”陈朝云答:“证实大法,为我们师父鸣冤!”警察又问:“你是要共产党,还是要你们师父?”陈朝云答:“要我们师父!”话音刚落,那个警察恶狠狠的上前冲着陈朝云的脸左右开弓抽了十几个耳光,紧接着两根电棍电她的上半身的前后左右,电棍闪着蓝光发出啪啪的声,然后将陈朝云劫持到宁河县看守所拘留,五天后又被非法劫持到天津市收容所迫害半个月,之后被劫持到大辛乡政府洗脑班迫害。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陈朝云和十几名法轮功学员,再次依法进京上访。谁知天安门警察居然与一些骗子(冒充大法弟子上访,家里没钱)合谋骗取法轮功修炼者的同情心,诈骗钱财,后来十几个法轮功学员均被大辛乡乡长付连臣和派出所所长张津伟押回乡政府。张津伟和警察李辉对陈朝云进行了非法审讯后劫持到宁河县看守所刑拘一个月,后被劫持到宁河县大于洗脑班迫害,之后被非法劳教三年。与此同时,大辛乡政府张志刚为首伙同派出所两次非法闯入陈朝云家进行钱财勒索:第一次非法抢劫了八袋稻谷约一千多斤,第二次非法要现金一千元,陈朝云丈夫不给,他们就拆门框扒房子,被逼无奈,还是被勒索了一千元。

陈朝云在天津板桥女子劳教所遭受种种摧残。狱警、包夹对陈朝云强行洗脑,逼她看诬蔑大法的电视,写诬蔑大法的文章,陈朝云不写,狱警不让她睡觉来摧毁她的意志,而且一年多的时间不让她正常睡觉,白天还要干活,编草帽,做汽车垫子,摘豆子,早晨三四点起床,一直干到晚上十二点,长时间超负荷的劳累,陈朝云身心都受到了极大摧残,身体状况极差,先是两个小腿发沉,然后是腰部疼痛,后来全身疼痛,眼睛看不清东西,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自己不能行走。劳教所怕担责任带她到大港医院检查,检查结果没病,又到天津总医院检查,医生说:“她没病,就是累的,你们得让她好好休息。”人都累成这样了邪恶的劳教所还不放人,又把她押回了劳教所,三个月后,陈朝云已经不行了,生命垂危。劳教所才通知她丈夫,办保外就医半年,但劳教所的条件是:一要付清陈朝云的医疗费计四千多元,二是要陈朝云的丈夫必须在一张劳教所事先写好的:陈朝云死活与劳教所无关的字据上签字。劳教所在推脱责任,这一招是中共邪党统治下的监狱、劳教所一贯的伎俩。

陈朝云被非法劳教前身高一米七,身体健壮,是料理家务,干农活的一把好手,可是饱受两年半的非法劳教迫害,直到现在经多年的治疗,她两腿仍站不稳,走路跌跌撞撞,必须依靠双拐才能艰难行走,说话像半哑人似的,吐字不清话不成句,每天呆在家里,什么活也干不了。

陈朝云只因修炼真善忍做好人,只因履行合法公民的权利和平上访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却被中共邪党统治下的劳教所迫害成这个样子。江氏流氓集团、中共邪党、劳教所及参与迫害的相关人员能脱得了干系吗?

参与迫害人员的名单:
天津市大港板桥女子劳教所的队长是:高华超、曾绎
天津市宁河县大辛乡乡长:付连臣
天津市宁河县大辛乡派出所所长:张津伟
天津市宁河县大辛乡派出所警察:李辉
天津市宁河县计生委:张志刚

二、法轮功学员董广东被非法判刑七年半

董广东,男,46岁,天津市宁河县大北涧沽镇忠兴沽村农民。

二零零五年三月三十一日晚八点左右,忠兴沽村治保主任王宝祥带领天津市国安和宁河县国保、大北派出所等约三十人左右,由王宝祥叫后门,前门也同时非法强行闯入,不容分说,把董广东按住,稍一反抗就打。恶人恶警们把家里所有的柜子、床底、炕底翻遍,其中床铺整个都拆掉了,非法抢走私人物品及法轮功真相资料。当时只有董广东的女儿(年仅十五岁)在家,目睹了一切恶人恶警的强盗所为。

董广东当时被挟持到大北派出所, 半个小时后将他押进刑警队,恶警开始对他非法审讯,拍桌子打板子抽耳光,之后转到县看守所迫害。警察把他带到11号房间,屋里有大约十几人,其中有两个人对他拳脚相加,一颗门牙当时就被打活动了,他绝食四天后被转到6号房间,第二次绝食十几天,当绝食第四天时,看守所开始对他残暴灌食,一个粗塑料管子扎了几次都没成功,后换了一根细的塑料管使劲在胃里搅动,折磨的他痛苦难忍。

酷刑示意图:摧残性灌食
酷刑示意图:摧残性灌食

八个多月后的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二十二日,董广东家人才第一次被允许到宁河县看守所探视董广东,发现原本身体健壮的董广东已被折磨得不成样子,神情恍惚,身体很虚弱,嘴、脸肿胀,说话时旁边还有警察看着。并且这时,家人才知道董广东已被中共法院非法判刑七年半。随后就在当天,董广东被挟持到天津市西青区梨园头监狱。后得知,宁河县法院于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五日发出非法判决书。此前宁河县法院根本就没通知家属有关开庭事宜,一切都是非法暗箱操作。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二十二日,董广东被劫持到天津西青区梨园头监狱后,监狱对他进行所谓的“转化”,逼他坐小板凳上不许动,他不配合。因董广东不穿囚服,被主管队长训斥,说他严重违纪,必须写检查,他不写,被关进独居室,独居室内有一张木板床,床上有一个薄薄的棉被,地上有地锚环,一个自来水龙头和一个便池,门上有一个窗户没有玻璃,是透风的,他被戴上手铐脚镣砸上地锚,里面潮湿寒冷,他身上只穿着独居队发的薄薄棉服,脚上穿着夹鞋,再加上绝食,寒冷刺骨他睡不着觉,他坐在床上小腿悬空疼痛难忍,就坐在水泥地上,可是冰凉的水泥地坐一会人就受不了。

在这期间,董广东始终给看管他的人讲法轮功真相,有点良知的晚上就把地锚打开,让他的腿可在床上歇一歇,他的脚被冻的肿起很高,十分痛苦,四天后监狱开始给他灌食,他身体状况极差,每天由狱警带着徒步去监狱医院输液,脚脖子被脚镣磨的血肉模糊,袜子、血、脚粘在一起,每时每刻在钻心痛苦,再加上十几天没有睡觉,他支撑不住了,有时大小便失禁往裤子里装,人处于神智不清昏迷状态,脚痛得他不自主往起蹦,狱警怕他死在监狱,把他带到医院输氧抢救很长时间。当他绝食二十多天时,脑子常常一片空白,神智不清,就这样狱警还给他灌输邪恶谎言逼迫他放弃修炼。

二零零八年六月三十日“奥运”前,董广东被西青监狱转押到天津港北监狱(也就是现在的天津滨海监狱)新成立的九大队(专门迫害法轮功),每天坐小板凳,整天有恶警、包夹(在押犯人)、犹大做所谓的“转化”。

在二零零九年七月他开始绝食,狱警和犯人强行按着他的手在一张监狱早就写好的:我自愿绝食,如死了跟监狱、狱警、犯人无关的字据上按手印。之后狱警和犯人开始对他更肆无忌惮的迫害,在他绝食的第三天,有四个犯人把他固定在小板凳上,犯人张迪、孙洋洋两人踢他,犯人陈喆用手掌杵他,他疼痛难忍,就大声吼,“打人了”,这时陈喆用力狠狠掐住他的嘴,当时一颗后牙就被掐掉了,另一颗几天后也掉了,有一名叫王炳亮的犯人用毛巾捂住他的嘴,他挣扎着把掐掉的牙和血吐出来,险些被呛死。到晚上邪恶指使多名犯人对他更一番殴打,有的大骂、有的拳打脚踢,有的扒眼睛一直打到晚上十一点,董广东被打昏,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也许是几天后的晚上,号头刘明怕出人命,把他背到小医院进行抢救,他只有一点点知觉,听医生说血压没有了,心脏跳动微弱,拿大粗针扎他人中,输液抢救到深夜。从那以后他右腿经常麻木,头脑不清醒,迷糊昏沉。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冤狱期满,他回家了,从人间地狱闯了出来,牙被迫害的还剩两颗,腰腿伤痛,身心受到极大的摧残。

中共邪党统治下的监狱、劳教所等迫害法轮功的累累罪行已经曝光于天下,以上发生在董广东身上的迫害事实,只是这些黑窝多年来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冰山一角,相信将来会有更多罪行被揭露出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