潍坊市迫害法轮功的四大中共黑窝(4)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十五日】(接上文)(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山东省潍坊市四大黑窝,分别是:山东省潍北监狱、潍坊市看守所、潍坊市昌乐劳教所、中共潍坊市奎文区委邪党校洗脑班。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至今,这四个黑窝黑牢迫害无数按“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轮功学员,犯下了罄竹难书的罪恶。

第四部份:中共潍坊市奎文区委邪党校洗脑班

把人象牲畜一样关在铁笼子里、把人铐在铁椅子上、不经法律手续、设私牢、非法拘禁,甚至出了人命,这样犯法的事,就发生在中共潍坊市奎文区委邪党校的洗脑班(洗脑班是610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私牢)里。

一、中共潍坊市奎文区委邪党校洗脑班的建立时间

中共潍坊市奎文区委邪党校洗脑班在二零一二年秋建立,由工业干校洗脑班搬迁演变而成,二零一一年八月潍坊市洗脑班搬到邪党校院内。此洗脑班头目是高兴昌。

二、中共潍坊市奎文区委邪党校洗脑班的名称、机构挂牌

中共潍坊市奎文区委邪党校洗脑班,门口挂着“奎文区法制教育中心”和“潍坊市法制培训中心”两块牌子,掩人耳目。

洗脑班挂的两块牌子
洗脑班挂的两块牌子

洗脑班(右边是洗脑班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的房间,左边是洗脑班的走廊,右下是洗脑班房子上挂的牌子,左下是洗脑班三排房子唯一的出口,即:走廊的门)
洗脑班(右边是洗脑班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的房间,左边是洗脑班的走廊,右下是洗脑班房子上挂的牌子,左下是洗脑班三排房子唯一的出口,即:走廊的门)

三、中共潍坊市奎文区委邪党校洗脑班的地址

洗脑班地点——洗脑班所在的中共潍坊市奎文区委邪党校
洗脑班地点——洗脑班所在的中共潍坊市奎文区委邪党校

洗脑班位置——邪党校里面有个红太阳学校,610在红太阳学校里面建了个院中院——就是洗脑班,洗脑班就在红太阳学校里面。图是红太阳学校的东门
洗脑班位置——邪党校里面有个红太阳学校,610在红太阳学校里面建了个院中院——就是洗脑班,洗脑班就在红太阳学校里面。图是红太阳学校的东门

洗脑班具体位置——图上道路尽头的红色铁门就是洗脑班,即:红太阳学校里面最南头就是洗脑班
洗脑班具体位置——图上道路尽头的红色铁门就是洗脑班,即:红太阳学校里面最南头就是洗脑班

中共潍坊市奎文区委邪党校洗脑班,位于山东省潍坊市奎文区福寿街与文化路交口东,“质量技术监督局”正对面,福寿街路南,“中共潍坊市奎文区委邪党校”。门牌号是福寿街229号。“中共潍坊市奎文区委邪党校”院内西南角,有一个带铁门的小院叫“红太阳学校”;再在“红太阳学校”里、最南头,又有一个铁门锁着的小院——就是洗脑班的小院。这就是洗脑班的具体位置。

四、中共潍坊市奎文区委邪党校洗脑班的交通路线

中共潍坊市奎文区委邪党校洗脑班,坐23路、27路、53路、17路公交车到“福寿街文化路口”这个站名可达。

五、中共潍坊市奎文区委邪党校洗脑班的内部结构、恶劣的饮食生活条件

洗脑班内部结构(房间、走廊、院子布局)
洗脑班内部结构(房间、走廊、院子布局)

洗脑班大门(洗脑班的院子的铁门)
洗脑班大门(洗脑班的院子的铁门)

洗脑班三排房子唯一的出口,即:洗脑班(走廊)的门(图为走廊的铁栅栏门敞开着)
洗脑班三排房子唯一的出口,即:洗脑班(走廊)的门(图为走廊的铁栅栏门敞开着)

洗脑班三排房子(可看到三排屋顶,左边、右边的屋顶是洗脑班南北二排牢房,中间的屋顶是走廊)
洗脑班三排房子(可看到三排屋顶,左边、右边的屋顶是洗脑班南北二排牢房,中间的屋顶是走廊)

洗脑班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的牢房,窗户上有象关动物的笼子那样的铁栅栏
洗脑班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的牢房,窗户上有象关动物的笼子那样的铁栅栏

图165洗脑班(右边的房子是洗脑班的北面的一排牢房,可看到洗脑班的院门,右下是洗脑班北面的院墙,左边的房子是红太阳学校的房子)
图165洗脑班(右边的房子是洗脑班的北面的一排牢房,可看到洗脑班的院门,右下是洗脑班北面的院墙,左边的房子是红太阳学校的房子)

洗脑班,在一个封闭的小院子里,由新修建的三排平房组成。

南边的一排平房和北边的一排平房,每排十二个房间,共二十四间,分别是关押法轮功学员的监舍、“610”的人的办公室和厕所。这两排平房是红瓦和刷了白粉的砖墙结构。“610”先修建的就是这两排砖制结构的平房。

“610”又在这两排砖制结构的平房的基础上,在这两排平房中间,搭上了红色钢板作屋顶,东西两头竖上墙,搭建成中间一排平房,作为走廊。(中间一排平房不是住人的,是走廊)

洗脑班的这种三排平房组成的南北两排是牢房、中间一排是走廊的结构,跟潍坊市看守所的牢房结构很相似,是“610”仿着看守所建造的。从洗脑班的结构来看,“610”建造这个洗脑时为了让这个洗脑班易守难出,费尽心机。

被上面的命令压着时,可以有两种选择——一种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在自己权限内尽可能的保护、善待法轮功学员、用变通的办法让法轮功学员走脱、找借口放法轮功学员回家,给自己留后路;一种是恶意的积极执行迫害指令,甚至绞尽脑汁积极防止法轮功学员走脱、不想让法轮功学员回家团圆,一条黑路走到底。显然,潍坊“610”在建造洗脑班时选择的是后者。

三排平房只有一个出口,出口的铁门位于中间的一排钢板结构的平房(也就是走廊)的东头。从洗脑班往外走,共有五道铁门——依次是每个房间的铁栅栏门、三排平房的唯一出口处的铁栅栏门、洗脑班院门口的铁门、红太阳学校的铁栅栏门、中共奎文区邪党校的电动铁门。

“610”的人的值班室在东头,厕所在西头。剩下是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的监舍、和刑讯逼供的非法审讯室。

六、中共潍坊市奎文区委邪党校洗脑班的周边环境

(一)周边环境

洗脑班周边环境
洗脑班周边环境

中共潍坊市奎文区委邪党校洗脑班的外面是红太阳学校的院子,红太阳学校外面是中共潍坊市奎文区委邪党校的院子。中共潍坊市奎文区委邪党校的北面分布着“质量技术监督局”、生建监狱、中共潍坊市奎文区委邪党校原工业干校家属住宅区(区直机关)。洗脑班东邻中共潍坊市奎文区委邪党校原机械技工学校家属楼,西临农校、北邻红太阳学校。

(二)邪党校配合迫害

洗脑班设在中共邪党校里,可见中共邪党校直接参与迫害法轮功。盖房子、垒院墙、开通自来水管道、铺设暖气管道、架设电线线路,这些都是大事,没有哪个单位愿意免费给人盖房子、垒院墙,也没有哪个单位平白无故地会让别的单位在自己单位院内盖房子、垒院墙、开通自来水管道、铺设暖气管道、架设电线线路。没有中共邪党校的允许、合作、大力支持、甚至帮助施工,“610”是无法在中共邪党校院内建起洗脑班的。中共潍坊市奎文区委邪党校中共党委书记、常务副校长是冷万庆,中共潍坊市奎文区委邪党校校长是张小梅。

七、中共潍坊市奎文区委邪党校洗脑班的迫害手段、酷刑

(一)洗脑性质不同于看守所、劳教所、监狱等地方

看守所、劳教所、监狱并不是完全针对迫害法轮功学员设立,它们的功能还用于关押一些普通犯人。看守所、劳教所、监狱有的警察良知尚存,还有一点正义感,看到有的法轮功学员在酷刑下仍然坚定信仰,他们感叹、佩服;看到法轮功学员受的苦难迫害,他们不忍看下去;看到恶警无人性的折磨法轮功学员,他们看不惯……

可是,洗脑班完全是针对迫害法轮功学员成立的,它的职能就只有一个——迫害法轮功。心甘情愿呆在洗脑班里上班、挣这份昧心钱的人,都是明明白白的知道自己工作的性质就是整好人、残害好人、明明白白的知道自己赚的就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钱。这些愿到洗脑班上班的人,比看守所、劳教所、监狱的警察还不如。看守所、劳教所、监狱的警察有的是迫于压力参与迫害。可是愿到洗脑班上班的人、特别是那些才找工作、有那么多的工作选择机会、却找了个在洗脑班的工作的小青年、临时工、居委会的帮手,却是主动干这种整人的工作、挣昧心钱。

(二)杀人不见血的经济迫害

(1)巨额的经济勒索

洗脑班通常向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用”生活费”、“饭费”、“洗脑费(所谓学习“转化”费)”的名义勒索几千、几万的钱。很多没写保证书、坚定信仰的法轮功学员是家属低头屈服拿上赎金,洗脑班才放了人。

自己不交赎金、也坚决不让家属交赎金、坚决不配合邪恶、坚决不向恶人低头屈服的法轮功学员,却被“610”整黑材料送到劳教所迫害。劳教到期后,再用车拉回接到洗脑班里,继续强迫交钱、强迫写保证书才放人。

很多坚定的法轮功学员被经济勒索迷惑,一遇到交钱换自由就屈从勒索、默许家人交钱了,被勒索了钱还不敢说。究竟这些没妥协、坚定修炼的法轮功学员及亲属交给洗脑班多少钱,至今是未知数。助长了洗脑班恶人对勒索钱财的贪婪、嚣张。

“610”再用这些从法轮功学员身上榨取的资金,维持迫害,养着一帮洗脑班、国保大队的恶人,继续绑架更多的法轮功学员到洗脑班、看守所、劳教所、监狱。绑架人不需要理由,只要缺钱花,从法轮功学员的黑名单上随便点几个名,就可以弄钱花了。多少法轮功学员家庭的苦难困境源于此。

巨额的经济勒索,为迫害提供了一定比例资金供应,成为恶人迫害的动力之一,对法轮功学员家庭造成巨大经济损失,是非法恶劣的迫害手段。

(2)从经济上截断

610对在劳教所残酷迫害下妥协低头、特别是一时糊涂充当犹大的法轮功学员,采取一种邪恶的迫害手段:既然你低头了、不敢反抗,就控制你的经济来源,造成有的被劳教的法轮功学员的工资被610扣押起来,从劳教所出来后竟然要到洗脑班才能领到自己的工资,而且还不敢说。

(三)酷刑

(1)铁笼子

更野蛮恐怖的是,刑讯逼供的非法审讯室有个像关动物那样的铁笼子,竟然用来关法轮功学员。铁笼子里有铁椅子,法轮功学员就被非法绑、铐在铁椅子上,遭受刑讯逼供,和种种折磨,甚至几天几夜不能休息。

(2)铁椅子

用来关法轮功学员的铁笼子里有铁椅子,法轮功学员就被非法绑、铐在铁椅子上,遭受刑讯逼供,和种种折磨,通常被绑铐在铁椅子上长达几天几夜、或二十几日夜不解下来,期间不让睡觉,还要被非法审讯,几天几夜或二十几日夜一直坐着不能活动、不能躺下,臀部坐的疼,腰酸背痛、痛苦难忍。

(3)拳打脚踢

酷刑演示:暴打
酷刑演示:拳打脚踢

例如:法轮功学员李福琴在洗脑班被恶人打。

(4)狂吼围攻

例如:法轮功学员李福琴在洗脑班被恶人狂吼围攻。

(四)非法剥夺人身自由

(1)不经法律手续 肆意非法拘禁

对法轮功学员劳教、拘留、判刑都是违法的。虽然明知违法,有时恶警在把法轮功学员关到看守所、劳教所、监狱前,还装装样子、假装走走所谓“法律程序”、有时让司法局批个劳教票子、或让法院搞个判决书,走过场,自欺欺人的以为这样就可免除非法劳教、非法判刑法轮功学员的法律责任。可是,610和国保大队警察把法轮功学员随便关到洗脑班,却是一点手续都不走了,不用拘留证、逮捕证、劳教票子、法院判决书,直接就关进洗脑班的牢房,私设黑牢,随意绑票,形如土匪,无法无天。近年来,洗脑班的权限更是放大,在越来越多的人都明白真相、很多有良知的基层警察都不愿意参与迫害的情况下,610直接坐镇洗脑班,直接点名绑架人,赤膊上阵直接绑票要钱。

(2)刑期无限制

所谓的拘留劳教判刑还都有个刑期,被关的人起码知道自己要被关多久。可是,洗脑班的非法关押是无期限的,不知要关多久。关多久完全靠“610”、洗脑班恶徒随口定。这就造成被关的人不知要被关多久、对漫长不知尽头的关押期限的心里没底、恐惧的心理压力。这是洗脑班非常邪恶的一点。

看守所一般不长期羁留人的。被关在看守所里的法轮功学员绝食抗议迫害,半个月或一个月非法拘留期限一到,看守所有时放人。可是,被关在洗脑班里的法轮功学员绝食抗议迫害,洗脑班里可不像看守所一样有个半个月或一个月的拘留期限。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到看守所里,如无被非法逮捕的情况,一般半个月或一个月就出来了,可是法轮功学员被关到洗脑班里,却常常一个月以上、甚至几个月。有时法轮功学员在洗脑班里被非法关押,反而比在看守所里关的时间长。

关多久,要看“610”的人、洗脑班的人想捞多少钱而定。因为多关一天,就多勒索一天的”生活费”、“饭费”、“洗脑费(所谓学习“转化”费)”。也许交了勒索的几千或几万元钱,关十几天;也许不交勒索的钱,关几个月(比如九个月)不放人。

(3)反复关押 摧毁意志

610常对没被绑架到洗脑班、从劳教所出来的法轮功学员采用一种“劳教——洗脑班”的迫害手段:就是把劳教所谓到期的法轮功学员,从劳教所直接劫持到洗脑班里,不放回家,这就造成熬过漫长所谓刑期、以为熬到头了的法轮功学员,突然面临一个不知刑期的非法关押,用这种反复关押、看似没有尽头的无刑期关押,摧毁人的意志。使有的在劳教所酷刑下没有低头的法轮功学员违心妥协。这种迫害手段非常恶毒,常常用来迫害在劳教所坚定、不写保证书的法轮功学员。例如:法轮功学员宫瑞娟就受过这种迫害,因在劳教所坚定不妥协,劳教到期后直接劫持到洗脑班。

近年来610更是变本加厉,对直接绑架到洗脑班、没被劳教的法轮功学员采取一种“洗脑班——劳教——再到洗脑班”的反复关押模式:对在洗脑班内抵制经济勒索、不配合交钱、不妥协的法轮功学员,恶人因弄不到钱报复,直接整黑材料,直接劫持到劳教所,劳教所谓到期后,再直接劫持到洗脑班,再次非法关押,直到把钱弄到手,或逼法轮功学员妥协为止。但是仍有法轮功学员不配合这种迫害。例如:法轮功学员李新建因在洗脑班坚定不妥协,被直接送入劳教所,在劳教所坚定不妥协,劳教到期后直接劫持到洗脑班,在洗脑班非法关押九个月仍坚定不妥协,才释放。

(五)人格侮辱

每个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的房间内都有摄像头,睡觉、脱换衣裳就在男女看守的监视下。法轮功学员被洗脑班恶人象牲畜一样关在笼子里、被洗脑班恶人骂、言语攻击更是常见。

(六)精神折磨

精神折磨,可不是人们以为的只是精神上受到一点压力,没有造成实质的损害。当精神折磨成为一种主要迫害手段,成为一种共产党社会特有的迫害手段——不但从肉体上消灭,还要从精神是摧垮,从精神上洗脑使你丧失自己的思想,成为一个没有自己思想的行尸走肉,从精神上控制你、并从精神上严密操纵你,它造成的损害、造成的后果,比肉体的消灭,更加恐怖、恶劣。精神折磨、围攻洗脑,是洗脑班的一大迫害手段。

洗脑班院子里,竖着一块写着“崇尚科学 构建和谐社会 反对×教 塑造美好人生”的洗脑宣传牌。这些×教字眼用在中共身上最合适。首先,就“×教”而言,《九评共产党》一书揭示了中共的邪教本质,使人明白了:中共控制人的思想、中共历次运动虐杀、迫害死八千万中国人,其实中共才是真正的最大的邪教;其次,就“美好人生”而言,中共迫害修炼真善忍的好人,使多少人家庭破碎,妻离子散,使多少人失去工作,失去原本幸福的美好人生;再次,就“科学”而言,中共不讲科学,历史上制造亩产万斤的谎言,如今又制造塑料雪碧瓶烧不坏的、违反科学常识的、天安门自焚谎言,一次次愚弄百姓,而法轮功是真正的科学,洪传一百多个国家地区,海外很多科研人员都修炼;最后,就“社会和谐”而言,中共对真善忍的迫害,使社会假恶暴色情泛滥,使社会道德下滑,制造并加深社会矛盾,破坏了社会的稳定和谐,而法轮功教人向善,使人家庭和睦幸福,使社会稳定。

(七)中共潍坊市奎文区委邪党校洗脑班迫害法轮功的案例

(1)中共潍坊市奎文区委邪党校洗脑班的人命案

潍坊六十八岁的老太太金常兰,被奎文区“610”主任、洗脑班头目高兴昌指使奎文国保恶警在二零一二年绑架到洗脑班,又多次去威逼恐吓,致使金常兰出现生命危险,送医院抢救,不见好转,回家后含冤离世。

遭洗脑班迫害 含冤离世

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八日上午,奎文区公安分局带领大虞派出所恶警,在金常兰住的公路局宿舍大院门口,把她绑架到大虞派出所,抢走家中物品,下午两点半左右家属去将金常兰要回家。几个小时后,下午4点左右,奎文区公安分局带领大虞派出所四名恶警,闯入金家,把金常兰老人强行绑架到邪党校洗脑班迫害。

洗脑班的头目高兴昌等人对金常兰老太太大肆恐吓、威胁,金常兰感到非常痛苦,金常兰被潍坊市奎文区委邪党校洗脑班非法拘禁迫害2天,身体就出现高血压、抽风、心脏病……生命危急!120急救车赶到洗脑班时,救护人员质问:怎么这样了才呼救?!高兴昌等人不敢吭声。

拉到医院,大夫检查后,非常气愤,怒斥洗脑班的“610”恶人:这么大年纪了,(高血压)这么严重,你们还折腾她,出了人命怎么办?!洗脑班的“610”恶人才让金的亲人把金接出去。

医院抢救出院回家后,金常兰老人仍很虚弱,身体一直出现异常状态,于二零一二年五月三十一日含冤离世。

不识字的老太太读《转法轮》的奇迹

金常兰为人热情,乐于助人,在中共的所谓“新社会”,与同年的许多人一样没有机会读书,大字不识一个,连电话号码都不认得。一九九六年修炼法轮功后,金常兰读法轮功书籍时,她一个字一个字地问别人,经常在楼道里、走在街上见人就问。有一天晚上她做了个梦:正在看法轮功书籍,一位挽髻的白发长者手持拂尘向她微笑着挥动拂尘……向她示意、教她识字。醒来后再看《转法轮》,哎呀!一行一行的字都凸出来,字的下面有一根金黄色的杠随着她的目光走……慢慢的书上的字她一个一个的认识了!《转法轮》她自己会读了。到后来师父的国外讲法一本一本她都能读下来了。但是同样的字换了地方她就不认识了。

讲真相多次遭绑架迫害

2002年春天她拎着一大包真相材料到农村偏远的老家讲真相,被人恶意诬告,被警察绑架到当地公安局,用手铐铐在联椅上。手铐往肉里刹!她要求松开手铐,警察戏弄她说:你不是有法轮吗?让你师父给你打开啊!这时她想:师父啊,帮帮弟子吧。刚刚这样一想,手铐啪一下开了!在场的警察都感到惊奇!

金常兰反复给警察们讲法轮功真相,讲善恶有报的道理,有的警察就是不听,结果打金常兰的那个恶警第二天出车祸身亡了。不长时间,警察告诉她:你家里人来接你了。

十几年来她多次遭到绑架,有一次被恶警一拳打掉了牙!血流不止……

虽然金常兰多次遭警察绑架,但她从不怨恨,多次慈悲的向国保大队警察谷志勇讲真相,她的心特别善良,她把警察谷志勇当作自己的亲人,她对警察谷志勇说:要是我身上有真相小册子,还得给你一本呢,叫你拿回家去给你闺女看……就这样一次次的劝善,盼着警察的儿女都明真相得救,仍没有唤醒警察和610的人的良知。

金常兰的突然离世是迫害造成的,多次的绑架和长期的恐怖环境。特别二月二十八日的绑架、洗脑班的迫害,是造成金常兰身体出现危机直至死亡的主要原因。参与迫害金常兰的奎文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潍坊市洗脑班、高兴昌等人是直接责任人,应承担法律责任。

(2)中共潍坊市奎文区委邪党校洗脑班其他迫害案例

汪洋,男,户口所在地潍坊,离开潍坊十年,二零一一年十月被绑架到奎文区委邪党校洗脑班。

曹桂芹,女,潍坊市新钢街办法轮功学员、女裁缝。二零一二年一月六日,潍坊市公安局国内安全保卫支队警察谷建勇扮成便衣,假装订做羽绒服,将曹桂芹诱骗绑架到奎文区委邪党校洗脑班。恶警叫曹家人去洗脑班,说拿四万元钱就放人。家人说带了五、六千,恶警嫌少,把曹桂芹从洗脑班转到潍坊拘留所继续非法关押。

迟晓梅,女,潍坊柴油机集团附属技校教师,二零一二年一月结束非法劳教时,直接被从劳教所绑架到奎文区委邪党校洗脑班。她家中还有患精神病的孩子。

刘培东,男,潍坊高密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二年春被绑架到奎文区委邪党校洗脑班。

戴东武、宋宝庆、安德华,男,滨州博兴县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四日被绑架,被劫持到奎文区委邪党校洗脑班迫害。

王宗玄,男,潍坊市坊子区穆村镇尚庄小学教师,二零一二年三月被绑架,后被劫持到奎文区委邪党校洗脑班迫害。

张守信,男,潍坊昌乐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二年三月被绑架,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后被绑架到奎文区委邪党校洗脑班,被洗脑班勒索五千元。二零一三年二月被非法判刑八年。

李福琴,女,家住潍坊二十里堡烟厂宿舍区,二零一二年十一月被绑架到奎文区委邪党校洗脑班,家中私人物品打印机、电脑、刻录机、手机、现金、法轮功书籍等被洗劫一空。

申继利,男,家住潍坊二十里堡烟厂宿舍区,二零一二年十一月被绑架到奎文区委邪党校洗脑班,家中私人物品打印机、电脑、刻录机、手机、现金、法轮功书籍等被洗劫一空。申吉利近八十的老母亲有心脏病,大小便失禁,生活不能自理,眼睁睁看着儿子被绑架走,精神受到极大打击。

郭树梅、杨翠芳夫妇,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三日晚,居委会崔主任以查气为名骗开门,带领二十多名警察,把郭树梅、杨翠芳夫妇绑架到奎文区委邪党校洗脑班。恶警抢劫家中大宗财产:13000多元现金、和电脑、手机、mp3、mp4等贵重家电、法轮功书籍等私人物品。

牧校教师杨志芳、经济开发区双杨社区湖林埠村徐配安、潍坊寿光刘宏军妻子等约十七名法轮功学员,从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六日至十一日先后被绑架到奎文区委邪党校洗脑班。

结语:

山东省潍北监狱、潍坊市看守所、潍坊市昌乐劳教所、中共潍坊市奎文区委邪党校洗脑班,这四个潍坊市迫害法轮功的黑窝里,迫害法轮功的事还有很多罪恶被掩盖着,迫害法轮功的事还有很多无辜善良的法轮功学员仍被非法关在里面。然而,就像“红色高棉”屠杀柬埔寨百姓的S21黑监狱最终会暴露、并建成柬埔寨S21大屠杀纪念馆一样,就像纳粹党屠杀犹太人的集中营会被公布、并建成罪行展览馆一样,这四个迫害法轮功的黑窝的所有罪恶有一天也会大白于天下。

参与迫害责任人:(区号0536)

潍北监狱
通信地址:山东省潍坊市61信箱潍北监狱,邮政编码:261109
狱长陈建7541245 7548201 7541673 宅7548218传真7541244陈健之妻逄宏伟 办7548279
副监狱长刘永昌7548203 7541126 13906365221 宅7548276
副监狱长王宽增7548258(家)

副监狱长兼政委李武广7541246 7548202 宅7548382李武广之妻乔娥 办7548359

纪委书记郑民利 7548209 办7548232 宅7548269 郑民利之妻王玉欣 办7541254

狱政科长王金武 7541254 7548243 宅7548606
入监队队长恶警赵冰(直接参与迫害)7548361转 7548327转;赵兵之妻张淑萍 7548341 7541260
教育科孙济生 7548244 宅7541672
支书王文胜 7548244 宅7548312
子弟学校校长厉军宣 7548339 宅7541299
侦察科长马修宾 7548223 宅7548719
派出所所长范永胜 7548235 宅7548268
派出所所长副所长闫尧 7548235 宅7548531
驻狱检察室 7548239
造纸厂厂长杨学武 7548341 7541260 宅7548088
教育科科长徐海明(直接参与迫害) 7548244 宅7548318 13606361592徐海明之妻张红 7548339;徐海明之子徐岩 山东大学威海分校学生;徐海明大哥 山东青州市公安局副局长
一监区区长陈万之 7548321 7548019
一监区教导员王希运 7548321 宅7541088 王希运之妻魏洁 7541255 7548345
二监区区长卢兴强 7548382 宅7541613
二监区教导员王松波 7548322 宅7548038 13780878002
二监区管教股长宋高利 7548322 宅7548605
二监区指导员郭清春 7548322 宅7541012
二监区队长周 杰 13791877506
三监区区长徐洪臣 7541043
三监区教导员冯刚 7548323冯刚之妻代伟利 办7548223
四监区区长姚志军 7541014 宅7541049教导员迟胜德 7548324 宅7541029
五监区区长赵洪民 7548061 7548071
五监区副区长杨连岗 7548325 宅7548619
五监区教导员刘楠 7548325 7548063
五监区狱警赵洪柱 7548325 宅7548598
六监区区长王贵之 7548326 7541046 宅7541093
六监区教导员蒋庆国 7548326 宅7548087
七监区区长蒋顺国 7548327 7541047 宅7548705
七监区教导员刘立学 7541047 宅7541290
教育股长冯忠民 7541047 宅7548505
七大队二中队指导员恶警宋立国(直接参与迫害)
八监区区长李健 7548359 7548703
八监区教导员王革新 7548359 宅7548716 宅7541655
八监区队长张立全 7548496
八监区队长管海吉 7548396
八监区狱警逄金刚 7541236
十监区区长陈子富 7541255 7548345 宅7541212十监区教导员王军 7548345 宅7541651
十一监区区长刘培杰 7541256 7548343十一监区教导员程亮 7541256 宅7548198
狱部监区七大队教导员恶警刘立学(直接参与迫害)

潍坊市劳教所:
所长王兴涛,二零一一年在任
副所长牟希国
前所长徐立华
前副所长邹锦田
前副所长韩其德

潍坊市看守所:
所长李志念
前所长房坚毅、王克祥、王树国
女所长彭云霞

潍坊市看守所政委李子亮,警号050769

副所长闫伟群
副所长隋秀平
副所长曹元平
值班电话:0536-8902110,传真8902110,受理投诉电话0536-8902110,其它电话0536-8911161

潍坊市看守所警察,警号099756

潍坊市看守所警察,警号054328

潍坊市看守所警察,警号050526
潍坊市看守所四大队一中队中队长代政楚
潍坊市看守所二大队一中队中队长王学升

奎文区区委邪党校(原潍坊市机械技工学校):
地址:奎文区北大街东首,邮编:261031
电话:0536-8224376

中共潍坊市奎文区区委邪党校校长、奎文区委书记、潍坊市委常委、统战部长张小梅,女,山东龙口人。

(全文完)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6/15/潍坊市迫害法轮功的四大中共黑窝(4)-2752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