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通辽市兰桂芹在监狱遭受的电击等折磨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内蒙古报道)

恶警娣文艳将电棍直接扣在了兰桂芹的嘴唇上,这根电棍前头有四个旋转的尖,发出恐怖的电流嘶嘶声响,电棍的高温烫在皮肤上,发出焦糊的肉腥味。电击持续了二十多分钟。

兰桂芹,女,今年五十二岁,是内蒙古通辽地区四方地村民,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后身心受益,人也变得开朗起来。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兰桂芹一直坚持修炼,这些年来遭到来自通辽市前家店(原孔家派出所)派出所、通辽市公安局、通辽市国保大队、通辽市科区法院、通辽河西看守所、兴安盟保安沼女子监狱、呼市女监的迫害。

这些年来兰桂芹共被非法关押二次,非法洗脑迫害一次,非法判刑三年,非法抄家二次,至少六次入室骚扰,直接勒索现金一千二百三十多元,造成经济损失至少三万多元。以下是详细内容。

一、因进京为大法鸣不平而遭关押二十八天

二零零零年五月十二日,兰桂芹进京上访,为大法鸣不平,刚到天安门,一辆警车就追上她,下来几个警察,问兰桂芹你是不是炼法轮功的?兰桂芹回答说是。警察说那你就上车吧。就这样兰桂芹被劫持到北京前门派出所,关进铁笼子里,一个男警察满嘴脏话问她来北京干啥来了?兰桂芹说法轮功是清白的,炼功没有错。后来通辽驻京办、国保大队刘巴图、孔家派出所王姓警察将兰桂芹劫持回本地。在此期间,他们在饭店里吃饭,住宿费、车费用的全部都是兰桂芹带来的现金,总共一千二百三十多元。

回到本地,兰桂芹据理力争,说公民有上访的权利,国保大队恶警薛金玉说:“给你的权利是有限的,国家定啥就是啥,谁去上访谁就犯法。”恶警邵军、包吉日木图又将兰桂芹绑架到通辽市河西看守所。

看守所的女看守包乌云,强迫兰桂芹背监规,兰桂芹不背,一个姓赵的男看守(外号叫赵王八)强迫兰桂芹面墙壁站立。兰桂芹在河西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二十八天,又勒索家人三千元钱所谓的“保释金”,才把人放回去。

二、关进洗脑班

二零零一年三月八日,兰桂芹正在家中洗衣服,当地孔家派出所、村委会来了十几个人,闯进她的家中,将兰桂芹劫持到设在通辽河西驾校内的洗脑班,强迫兰桂芹看诬蔑诽谤大法的黑书,精神折磨达七天之久才放回家。

三、人在家中坐,即遭恶警绑架

二零零二年阴历二月初二晚六点,兰桂芹正在家里炕上坐着,这时突然闯进一帮人,领头的是孔家派出所彭姓警察,跟着的还有通辽市科区公安局国保大队的刘巴图、邵军、王波等恶警,进屋就亮出搜查证,让兰桂芹跟他们走一趟,当时兰桂芹只穿着一身毛衣毛裤,他们不让她穿外套,几个如狼似虎的恶警抢大法的书,兰桂芹的丈夫上前护住妻子的大法书,被三个警察按倒在地,用绳子捆住了,兰桂芹也被他们用铐子铐住双手腕,手铐紧的都勒进了骨头里,兰桂芹跟他们讲理,他们就抖动手铐,使手铐越来越紧。一路上兰桂芹不停高喊“法轮大法好”,夫妇二人都被他们带走了,扔下家里二个孩子。

到了科区公安局,邵军抓住兰桂芹丈夫王刚的头发往墙壁上撞,撞了好多下,接着又打了他两个嘴巴子。兰桂芹与丈夫都被分开,兰桂芹的一只手被铐在暖气管子上,一个姓赵的蒙古族警察用拳头往上抬兰桂芹的下巴,还用手铐磕打兰桂芹的下巴。差不多快半夜了,又把兰桂芹夫妇二人一起关进河西看守所。兰桂芹丈夫王刚一个月后才放回家。王刚回到家后,国保大队又非法抄家一次,抄走电视、影碟机、大法书全部抢走。

而她本人在看守所超期关押了十三个月,又被通辽科区法院非法判刑三年,于二零零三年四月绑架到保安沼女子监狱。跟她一起非法判刑的还有法轮功学员田苗,被非法判刑六年。劫持到监狱那天,兰桂芹和田苗拒绝上车,看守所就把她俩双手双脚用“猪镣子”铐住,用几个男犯人,拽胳膊抻腿抬到囚车里。

“猪镣子”,是通辽河西看守所最臭名昭著的酷刑。就是把人的双手双脚用铁铐子铐住,身体弯成九十度,生活不能自理。在看守所非法关押的十三个月内,恶警用此酷刑摧残兰桂芹和法轮功学员田苗、不报姓名的法轮功学员共三次,前二次每次长达七天左右,直接迫害者原河西看守所所长肖××。

四、原保安沼女子监狱的恶行

兰桂芹被劫持到保安沼女子监狱,就被隔离“严管”,警察不准和其他法轮功学员见面接触说话,兰桂芹和田苗在号里炼功。原女监监狱长周建华,是一个体大面凶的女人,是将赤峰法轮功学员周彩霞迫害致死的元凶,还有一个兴安盟的老年法轮功学员,也是此人迫害致死的。周建华在办公室抽打兰桂芹的嘴巴子,并勒令兰桂芹蹲下,兰桂芹不蹲,她就使劲往下按兰桂芹的身子,还用脚踹。之后又把兰桂芹交给一监区长恶警赵××,赵××将兰桂芹铐在水泥电线杆子上,因为这个电线杆子正好冲着监狱大门,接见的家属看的清清楚楚,为了掩盖罪恶,怕人曝光,恶警把兰桂芹双手反铐在锅炉房的大烟囱下,用二个犯人看着她。不大一会儿,锅炉鼓风机吹落的黑粉尘,落满了她的全身。白天铐着,晚上回来不让睡觉,依然铐着,蹲在大板床边。共铐了二天二夜,才把兰桂芹放下来。放下来之后,兰桂芹双手肿胀,手背上鼓起了很大的水泡,好长时间不敢动弹。

之后,恶警就强迫兰桂芹去车间里去编绳,因为兰桂芹手不好使,编不了绳,也不让休息,这样过了十多天,又让兰桂芹去做服装。到了十月份,保安沼天气已经很冷了,开始穿毛衣毛裤了,恶警让兰桂芹把所有从家里带来的毛衣毛裤全部用油漆都打上“囚”字,兰桂芹不打,他们就把她的衣服全部收走,兰桂芹只穿一件很薄的内衣,非常冷。直到十月末保安沼女子监狱解体,与呼市女监合并后,才把毛衣服归还给兰桂芹。

保安沼女子监狱解体之前,警察们惶惶不可终日,互相告状,大米袋子也被割开,后来恶警周建华遭到报应:因为贪污巨款,隔离审查,开除公职。那天,监狱的手铐堆积如山。将被关押的犯人两个人一个铐子连在一起,法轮功学员被恶警视为“重刑犯”,由两个犯人铐在一起。

五、三次被铐呼市女子监狱在卫生间

到了呼市女子监狱,仿佛从狼窝又落入虎口。兰桂芹由二个包夹犯人监控,到最后三个包夹犯人。监狱搞了一场欺骗世人的“联帮联教”,兰桂芹大声疾呼:“法轮大法好,还我师父清白,立即无罪释放法轮功学员。”监狱恶警非常害怕,兰桂芹被保安沼转来的恶警打了一个耳光。一个叫娣文艳的恶警,将兰桂芹铐在了卫生间里,铐了七天。卫生间就是浴室兼厕所(当时小号还没修好)

兰桂芹第二次被铐被电击的起因,是恶警强迫兰桂芹穿囚服,剪头发,兰桂芹不从,恶警勒令犯人将兰桂芹拖进卫生间,犯人用洗脚抹布堵住了兰桂芹的嘴,还有一个拿着缝衣针的,准备扎还没有来的及扎她的大腿根,恶警娣文艳就开始用电棍电击兰桂芹的敏感部位,遍布她的脸部、脖子和嘴唇,他们拿下兰桂芹堵在嘴里面的抹布,兰桂芹就大声高喊法轮大法好,恶警娣文艳竟然将电棍直接扣在了兰桂芹的嘴唇上,恶警娣文艳恶狠狠的骂道:“我让你喊!我让你喊!”全然看不出娣文艳是一个女人。这根电棍前头有四个旋转的尖,发出恐怖的电流嘶嘶声响,电棍的高温烫在皮肤上,发出焦糊的肉腥味。电击持续了二十多分钟,恶警娣文艳又将兰桂芹铐在了卫生间,卫生间里有犯人洗澡,洗澡水没过鞋底,阴暗潮冷,就象水牢一样,铐了十一天整,兰桂芹的下肢肿胀,双脚都泡起了皮,白色的皮肤能一张一张往下揭。

兰桂芹抗议酷刑折磨,被铐期间,她共绝食九天,整个一个人瘦了五十多斤。兰桂芹身形强壮,平常体重达一百六十多斤。此时的兰桂芹仿佛感到前胸后背几乎贴在一起。兰桂芹的头发也被恶警指使的犯人,剪的乱七八糟。

第三次被铐卫生间。恶警从兰桂芹的床铺上翻出了经文,兰桂芹又一次被铐在了卫生间里,铐了五天。

六、二零零四年冬季强迫“转化”

经过了兰桂芹一系列的反迫害与坚持不懈的坚守心中的信仰,恶警决定将兰桂芹送进“转化楼”里“转化”。在转化楼里,恶警强迫她观看诬蔑攻击大法的光盘与录相,不准兰桂芹睡觉,折磨长达十五天。

七、回到家中继续遭到恶警的骚扰

二零零五年正月初九,兰桂芹结束了黑窝的迫害,回到家中。当地派出所又窜到她的家中,无理要求兰桂芹留下笔迹与手印,被兰桂芹拒绝。

二零零六年六月,恶警王波带了五六个人非法闯进兰桂芹的住宅,兰桂芹问你们来干什么?王波恬不知耻的说:“我来看看你,你知道我是谁吗?”兰桂芹说:“认识你,就是你们让我的儿子失去了三年母爱。”兰桂芹返身锁上门对他们说:“你们又来抢我的大法经书来了,今天决不能让你们抢走。”他们想破门而入,说搜查证随时可以填写。

零七年、零八年、二零一二年,恶警又以查户口为名,至少又入室骚扰了三次。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