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千多个日夜的酷刑摧残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江西报道)恶人用杯子装满一杯滚烫的开水、照着陈玉莲的腰部泼倒了一圈,陈玉莲被烫得直颤抖。

陈玉莲
陈玉莲

江西南昌县莲塘镇的善良女士陈玉莲,现年五十七岁,一九九八年修炼法轮功以后,不仅原先患有的“小叶增生、骨质增生”等疾病消失,而且还戒掉了严重的酒瘾与赌瘾。

一九九九年以后,陈玉莲为向世人讲清法轮功的真相,经受了种种的迫害。二零零零年被强行绑架进洗脑班,二零零四年被直接绑架进看守所,二零零八年奥运前夕被非法劳教一年半。

二零一一年五月,陈玉莲在南昌市系马桩菜场向世人赠送“神韵”光盘,遭恶人构陷,后被非法劳教两年。她在江西省女子劳教所经受了前后共三年半、一千多个日日夜夜的非人折磨与摧残。

挂铐、捆绑、针刺、倒胶水

二零一一年五月,陈玉莲自非法劳教之日起,即坚决拒绝奴工劳动,坚持打坐炼功。恶警副大队长陈瑛将她双手悬铐在上铺床的铁栏杆上四十八个小时,不给吃、不准拉。陈玉莲继续坚持炼功,每天都被恶警唆使包夹的吸毒犯用各种各样的方式捆绑折磨:右手吊铐在上铺铁栏杆上,左腿弯曲平放铐在下铺的栏杆上;两手臂紧绑于胸前……

恶警大队长洪创华还用一种号称“新产品”的刑具折磨她。此刑具是一种超长的镣铐,行刑时强行将她的双脚并拢,双臂紧贴胸前;将镣铐从两脚开始,紧紧环圈缠绕捆绑、螺旋式的经过腹部、直至胸前。此时整个人不仅根本无法动弹,就连呼吸都很困难,并且越挣扎则镣铐得越紧,就这样将陈玉莲整整摧残了三天三夜。

陈玉莲不惧酷刑,依旧坚持打坐炼功,并高呼“法轮大法好”!恶警将邪恶狠毒的卖淫人员丁小青调来加重迫害她。丁小青在陈玉莲盘腿打坐时,将胶水倒满陈玉莲的整个头部,并且涂抹在脸上、身上。陈玉莲仍不停止打坐炼功,丁小青就残忍的用钢针狠刺、戳陈玉莲的手背及膝盖。

开水烫、冷水浇、屎尿塞嘴巴

二零一二年酷暑的一天,丁小青见陈玉莲端坐在床上打坐,就阴险的用杯子装满一杯滚烫的开水、照着陈玉莲的腰部泼倒了一圈,陈玉莲被烫得直颤抖。二零一二年底的冬季,丁小青将冰冷刺骨的冷水倒灌入陈玉莲胸前贴身的衣服内。将监室里解手用的马桶强行拿走,逼迫陈玉莲用塑料袋套在自己的洗脸盆上解手。

二零一二年底,陈玉莲因炼功被铐在铁床上,她高声呼喊:“法轮大法好”!恶警害怕其它监室的人员听到,就指使吸毒人员洪艳、王小琼、值班员何雪英丧尽人性的用泡在马桶中浸透屎尿的毛巾,强行堵塞进陈玉莲的嘴巴,并用宽胶带纸绕嘴巴封贴一圈。这样折磨摧残长达几小时,直到陈玉莲窒息才停止。

长期毒打、剥夺睡眠、精神折磨

二零零八年八月份,陈玉莲刚进入省女子劳教所,就被恶警大队长洪创华将双手绑在胸前,用鞋子抽打背部十多分钟。

二零零九年夏季,因陈玉莲拒绝奴工劳动,被恶警教导员周茜琴、大队长吕秀英、洪创华指使两个值班员对她拳打脚踢长达半个小时。

二零一二年的一天,恶警大队长石琼瑛对着正在被吊铐的陈玉莲的头部猛击三拳。陈玉莲奋力高呼:“流氓警察打人啦!”石琼瑛竟无耻的答道:“谁看见打你啦?”石琼瑛还纵容吸毒人员洪艳用拧成麻花状的湿毛巾抽打陈玉莲的背部。

有一个晚上,陈玉莲坐在床上盘腿炼功,石琼瑛指使洪艳及值班员刘丽娟,从背后狠命掐住陈玉莲的脖子向下按压,陈玉莲头部被按在两小腿上、上半身成九十度弯折,脊椎骨几乎断裂;同时,施暴者还恶狠狠的将膝盖跪压在陈玉莲的右小臂上来回碾压。这些痛彻心肺的折磨使近六十岁的陈玉莲几乎当场昏厥过去。

二零一二年冬季的一个晚上,恶警大队长石琼瑛、副大队长陈瑛、中队长蔡芳艳教唆吸毒人员将陈玉莲的床铺撤掉;当陈玉莲被逼欲躺在监室的水泥地上睡眠时,恶人丧尽天良往水泥地上泼倒冷水。陈玉莲根本无法就寝睡眠,只能通宵经受着漫漫冬夜寒冷、困乏的煎熬……

在省女子劳教所一千多个日日夜夜里,恶警除不断的强制陈玉莲观看各种造假、诬蔑、抹黑法轮功的宣传片外,还采取种种下流的手段对她进行精神上的折磨。二零一一年底,吸毒人员王小萍将法轮功创始人的名字恶意涂写在床板上,涂写在陈玉莲的身上,践踏法轮功学员对法轮功创始人圣洁的敬仰之心。此外劳教所还剥夺陈玉莲家属探视的“谈话权”,威胁其家属的人身自由与安全。

二零一三年五月底,陈玉莲历经种种炼狱般的折磨,终获人身自由。她满身的伤痕,青紫、肿胀的双腿,创伤的心灵……都是中共邪恶的劳教所用酷刑折磨迫害法轮功学员不可抹杀的铁的证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