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抢救”背后的罪恶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大陆综合报道)近期在整理河南省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案例时,发现多起恶警为掩盖罪行,将被打死的法轮功学员拉到医院进行“抢救”的丑剧。请看以下案例。

一、孙士梅的遗体被背到医院打一针

二零零三年,“610”恶首罗干到河南督促迫害,在河南掀起所谓的“春雷行动”。在这场血雨腥风中,河南有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虐杀,河南项城市孙士梅就是遇难者之一。

孙士梅,女,四十多岁,为法轮功上访讲真相,被非法劳教,关押在郑州十八里河女子劳教所。

二零零三年五月二十二日,孙士梅被劳教所以酷刑“约束衣”吊了一天一夜,五月二十三日被解下时,全身早已冰凉。劳教所为了掩人耳目,命令吸毒犯冯燕萍、付金玉将孙士梅的遗体背至附近医院打了一针,随后谎称“突发病亡”。孙士梅家人看到孙士梅的遗体遍体是伤,不愿意立即火化。然而,遗体在太平间放了几天后,被警察强行火化灭迹。

约束衣是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百种酷刑之一。据称约束衣原本是专门用于精神病人的,越动越紧。此衣由细帆布制作,从前身套进在后背结带,衣袖长出手臂约25公分,衣袖上有带。一用此刑者,双臂立即残废,首先是从肩、肘、腕处筋断骨裂,用刑时间长者,背骨全断裂,被活活痛死。

这种酷刑,首先在河南第三劳教所(也称许昌劳教所)开始用在法轮功学员身上,目的是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即所谓的接受“转化”)。恶警将此衣给法轮功学员穿上,将受刑者的手臂拉至后背双臂交叉绑住,然后再将双臂过肩拉至胸前,再绑住双腿,腾空吊在铁窗上,耳朵里塞上耳机不停地播放诬蔑法轮功之词,嘴里再用布塞住。

恶徒曲双才调任河南十八里河劳教所所长后,将此酷刑引进到该劳教所。

2003年,中共“610”首恶罗干以视察非典为名到河南督促迫害,要求“转化率”达到98%-99%,并许诺两个“死亡名额”。结果十天内,河南十八里河劳教所将女法轮功学员孙士梅虐杀,将韦桂荣折磨成双臂残废。

据透露,三大队安排吸毒犯冯燕萍、付金玉动手给法轮功学员穿“约束衣”。六月十四日,河南省劳教局局长刘某某亲口表扬了这两名杀人凶手,表示解教表一到他立即批准。此二凶犯于二零零三年六月十五日提前两个月“解教”。释放前,三大队队长贾美丽则要挟二犯不许向任何人透露此谋杀事件,否则其家人难逃劫难。

二、李健死后两小时被送医“抢救”

李键,三十四岁,残疾人,驻马店市正阳县律师,住驻马店市正阳县检察院家属区。二零零零年李键被绑架,二零零一年四月底被劫持到许昌劳教所非法劳教。

非法劳教期间,李健多次遭受各种折磨:绳刑、强制“洗脑”、超强度苦役、不让睡觉……在精神和身体的双重压力下,由于过于疲劳,吃饭时李健嘴里噙着饭都睡着了。

绳刑这种酷刑也非常残忍。受刑时,法轮功学员被强行扒去棉袄,弯腰低头,腿呈半蹲姿势,手臂被绳子勒紧背到后面,无限度地向上达到极限,手臂勒紧的痛苦如刀割一般,两边有人不时地抬动手臂,意在折磨,有的法轮功学员被用绳子将脖颈和脚踝拴在一起,头抬不起来,手臂被勒得呈黑色。

恶警迫害李健时,还离间、欺骗李健的家人,利用家人迫害李健。李健的父亲曾是正阳县法院(或检察院)院长,在探望李健的时候,中了恶警的离间计,一时大怒,要对儿子大打出手,恶警则假意拦架。恶警还叫李健的妻子周五周六晚上去许昌劳教所,以谈话为由“熬”李健,不让他睡觉,一熬就是凌晨一、两点。而天不亮,又逼迫李健去做奴工,还丝毫不能比别人干的少。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李健在高压迫害下违心妥协放弃修炼。二零零二年三月醒悟后,声明“转化”作废,从新坚定修炼。为此三大队大队长谭军民加剧折磨迫害李健。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六日凌晨一点多,他呼吸急促,最后在凌晨三点死亡。他死后两小时,恶警谭军民将李健的遗体拉到医院进行“抢救”,装模作样地做人工呼吸、打强心针,造假掩盖事实。劳教所假所谓法律程序,让许昌市检察院出面称是正常死亡,把李键家属打发走。

李键入狱前非常健康,无任何疾病。而在劳教所遭受酷刑折磨和长时间、超负荷劳役,李键临死前曾要求:哪怕不让他吃饭,只要让他休息五分钟就行。恶警也不给。李键就这样被活活整死了。

三、赵廷云半夜离世 早晨遗体被拉去医院“治疗”

赵廷云,女,五十四岁,原新乡市客车厂职工,住新乡市客车厂家属院,一九九八年元月开始修炼大法。自中共迫害法轮功后,赵廷云曾数次被非法关押迫害。二零零六年一月六日,赵廷云被蹲坑的恶警绑架,她绝食抗议迫害,遭到野蛮灌食迫害,九天后被迫害致死。

十五日晚九点左右,新乡市监管支队队长许强在拘留所哄骗赵廷云的丈夫在尸检报告签了字。即使这样,恶警仍然无法解释清楚尸检结果和遗体上的外伤。

据在拘留所被关押人员透露,一月十四日下午,赵廷云遭刑讯逼供后被两警察从外面架回监室,当时她已不能行走。当夜一、两点钟时,同监室的刑事犯发现她的身体已经冰凉,不知啥时候早已死亡,于是大声呼叫:死人啦!可拘留所警察毫无动静,直到十五日早上五、六点钟,警察才把遗体拉到中心医院。据悉,医生一看,生气地说:人死多长时间了,还给我们往这送?

接着赵廷云遗体被拉到新乡医学院三附院。十六日解剖遗体。家人看见赵廷云面部表情极其痛苦,脖子扭曲,面脱像。家人给她伸展脖子,理顺头发时发现:脖子有一约4~5寸长的红印,左耳上方有一寸多长的伤口,肉往外翻;脑后有肿块,呈横条状。

四、贾俊喜遗体已僵硬 被恶警拉去医院“抢救”

贾俊喜,男 ,五十八岁,扶沟县大新乡前小庄行政村村民。二零零五年八月十八日在讲法轮功真相时被警察绑架,八月二十八日曾被单独关入扶沟县看守所小号迫害,恶警指挥四名犯人用警棍毒打他。据悉当时听到警铃大作,此后二十四小时房门紧闭。贾俊喜在这期间被活活打死。

八月三十日,恶人为掩人耳目,把贾俊喜僵硬了的遗体拉到县医院。医生说:你们把死人送这来干啥?因此不让进病房。恶警只好遗体放在医院走廊里。

八月三十日下午六点左右,贾俊喜的家属接到扶沟县公安局死亡通知,和乡亲们赶到医院,只见贾俊喜遗体面目皆非,牙关禁闭、双眼,一手紧握一腿半曲。乡亲们质问:为啥这样惨?咋死的?恶警说:突发性心脏病。家属要求验尸鉴定,恶警说:随你们家的便,告到北京也没用。

不法警察不顾贾俊喜家人反对,当夜将尸体火化。贾俊喜老伴捧着骨灰盒说:出去好好的一个人,回来只落了一把灰了啊!

据同监难友披露,贾俊喜被提审前没有病症,说话清晰,被提走后,再也没有回监号。

五、恶警将张准丽打死后从四楼扔下 再送医“抢救”

张准丽,女 ,五十五岁,河南陕县人。陕县国保大队二零零六年元月八日突然对该县二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进行非法抄家、绑架;元月十三日早晨,恶警们又突然闯进大法弟子张准丽的家中非法抄家,在家中抢劫走一些大法书籍和经文,还有家中孩子们的电脑,然后强行把张准丽绑架到了陕县国保大楼四楼,接着就对张准丽进行刑讯逼供,追问大法书籍和经文的来源。张准丽坚决抵制不法人员的无理要求,恶警们为达到目的竟将张准丽毒打致死。

此后,恶警们怕承担责任,将张准丽的遗体从四楼扔下,制造张准丽跳楼自杀的假相,然后将遗体拉到陕县二院进行所谓“抢救”。

人在做,天在看。无论中共打手如何的掩盖罪恶,最后都逃脱不了严厉的天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6/23/“抢救”背后的罪恶-2757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