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个坚守“真善忍”的好人被中共害死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一个尽孝道的好儿媳、一个教子有方的好妈妈、一个体贴贤惠的好妻子,一个邻里称道的好街坊,法轮功学员吴树艳,因为坚守“真、善、忍”大法,遭中共六年牢狱迫害,最终被夺走了性命,年仅四十六岁。

如今,近一个月过去了,她和蔼可亲的音容笑貌仍然活在她的亲朋心中。

沈阳市法轮功学员吴树艳,二零零六年五月,因为把法轮大法的美好带给周围的百姓,向他们讲清大法真相,被恶警绑架,在沈阳看守所非法关押迫害八个月后,被劫持到辽宁省女子监狱,曾被单独关押三年、每天十二小时奴工迫害。

二零一二年六月,由于长期的超体力劳动、精神的高压,以及无法接触法轮大法书籍和炼功,吴树艳开始进食困难,腹部越来越大,身体越发消瘦,致命危。当月,吴树艳回家后,街道人员王大兴每周都打电话来骚扰,二零一二年年底,王大兴带六、七个人前来恐吓,当时吴树艳不在家,王大兴等威胁吴树艳丈夫:(不按他们说的做)夫妇俩都给送进监狱。


修炼“真、善、忍”的吴树艳


被中共牢狱迫害的吴树艳

到了二零一三年二月十一日,吴树艳的腹水症状加重,开始不能躺下睡觉,每天只能坐着,整天无法入睡。就是这样,恶警仍不断骚扰和威胁;二零一三年六月二日,不堪重负的吴树艳就在她本应该生命最旺盛的时刻,在中共残酷的迫害中,过早地结束了她的人生旅程。

一个贤淑可亲、可敬的人

吴树艳长得端庄秀丽,总是一副和蔼可亲的样子。她有一个大家庭,和公婆生活在一起。女儿可爱乖巧,丈夫诚实可靠,家境殷实。特别是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以后,全家都沐浴在佛法的祥和宁静之中。

当时,吴树艳全家五口人住在沈阳大东区长安小区一个小套里。吴树艳自家三口人住只有七平米的北屋,给公婆住十二平米的南屋,虽然有些拥挤,但全家人生活的溶洽和美。逢周末,婆家兄弟姐妹探望二老,吴树艳更是忙前忙后,张罗着一大家人的饮食。婆婆生病期间,不能下地,大小便不能自理。吴树艳就给婆婆接大小便、洗澡、洗衣服,做可口的饭菜,没有一点焦躁和怨言。在吴树艳大半年时间的精心照顾下,婆婆康复了,婆婆逢人就夸“这儿媳比女儿还亲!”

在生活中,吴树艳对孩子照顾入微、教导有方,除了照顾好老人和孩子,每周还要回娘家看望父母,尽女儿的孝道,一直被邻里传为佳话。

吴树艳就是这样的人,在每一件小事上,都以法轮功所倡导的“真、善、忍”为行为准则,严格要求自己,处处为别人着想,在平凡之中成就着不平凡的一切。

绑架

善良的吴树艳看到中共的谎言诬蔑法轮大法,迷惑着很多百姓,二零零六年五月二十三日,吴树艳向身边百姓讲明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真相,被邪恶之徒野蛮绑架。当日下午四点左右,大东区长安派出所恶警李勇,带着六、七名恶警,动用三辆警车,到吴树艳家中非法抄家,行为极其恶劣、暴虐。

傍晚,吴树艳的丈夫马江下班回家时,被恶警欺骗,说是去清点被恶警抢劫的私人物品,谁知马江一去不返,被绑架到张士洗脑班,遭非人虐待。家中只剩七十多岁老人和上初中的孩子,以泪洗面。后经家属不断的上告,才勉强将马江放回。

秘密判刑

二零零六年九月十五日上午,吴树艳家人接到大东区法院一女子打来电话,说是十点钟要开庭“审判”吴树艳。家人赶到大东区法院,结果空等一个多小时,也没开庭。过了二天后才知道,法院已经秘密的将吴树艳非法判刑七年,而地点却是在沈阳市看守所。

面对非法庭审和判刑,吴树艳坚持自己做好人、说真话没有错,信仰法轮大法是中国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吴树艳一直在绝食,抵制非法关押,因身体虚弱,未能送入辽宁省女子监狱。

吴树艳不服,上诉至中级法院,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上旬,得到消息,中共法院人员维持原判。

二零零七年一月九日,吴树艳被送辽宁省女子监狱时,因在看守所被迫害得身上起了疥疮,女子监狱拒收,又被退回沈阳市看守所。二零零七年一月十一日,家属去看守所看望,沈阳市看守所所长、队长以“法轮功不许接见”为由拒绝探望。

二零零七年一月二十四,吴树艳再次被送进辽宁省女子监狱。

监狱阻挠律师正常权利

吴树艳被非法判刑后,二零零九年八月四日,吴树艳家人聘请了沈阳知名维权律师苏士轩为她作无罪申诉,律师也按照法律程序,审阅了大法弟子吴树艳被非法审判的卷宗,当律师按照法律程序到辽宁女子监狱会见当事人时被告知,需要到辽宁省司法厅办理一个会见批文。

律师问负责会见的工作人员:你们这边被非法关押的除了法轮功学员外的其他人的会见也需要这个司法厅会见批文吗?工作人员却支支吾吾的回答:我们领导说了,会见法轮功学员必须办理司法厅的会见批文。

律师到辽宁省司法厅办理会见批文时被告知:必须吴树艳本人签字聘请律师,而监狱方告知:需要到辽宁省司法厅办理会见批文。这样,他们互相推诿,后来,律师很艰难的见到吴树艳一面。最后,经过长达四年的时间,律师才终于把申诉状递到了沈阳市中级法院审判监督庭。

辽宁省女子监狱“转化”迫害

辽宁省女子监狱,这个貌似绿树环绕的地方,却是不折不扣的壁垒森严的人间地狱,摧残着信仰“真、善、忍”的好人的精神与肉体。

吴树艳被非法关关进女子监狱头一个星期,为了迫使她“转化”,放弃修炼法轮大法,狱警指令包夹张雪晴、王春娇轮流看着她,不让她睡觉,并一直罚站,眼都不让眨一下;当时三九严寒天,吴树艳被扒光所有的衣服,只剩下一个短裤,光脚站在水房的水泥地上,包夹张雪晴、王春娇往她身上浇凉水,用装了水的雪碧瓶打她的眼睛,眼睛被打肿,吴树艳往外跑时,被门框撞断了两颗门牙。最后,在威逼利诱下,吴树艳违心地在“转化书”上签字。

一次吴树艳的父亲探视时,吴树艳把被迫害的经历写在纸条上,偷偷藏在父亲的兜里,被狱方发现,把吴树艳单独关押在一个小屋里,换两个包夹崔静、唐元秀日夜看着她,开始又一轮的“转化”迫害,罚站至夜里两、三点钟,才让睡觉,早六点又起床,最后脚都站黑了。就这样,她们每天还逼吴树艳看诬蔑大法的书籍。恶警李影、科长郭某参与了对吴树艳的迫害,逼迫她签字,吴树艳再没有妥协。

就这样,吴树艳被单独非法关押三年,狱警不敢让她与别人接触,就逼她在牢房里做奴工,早七点到晚七点每天十二小时,十分的辛苦。吴树艳尽管没有法轮功书籍阅读,包夹看守也不允许她炼法轮功,但作为大法修炼人,她深深地感到是大法给了她活下去的勇气和力量。

这期间,包夹崔静、张爱红不仅迫害吴树艳,还在厕所暴打六十多岁的老年法轮功学员张淑霞,并用铁夹子夹乳房,张淑霞的乳房最后被夹烂了。

监狱里的包夹大多是杀人犯等刑事罪犯。恶警狱警对犯人非打即骂,已是家常便饭,使监狱成为这个社会最为恐怖和充满暴力的地方。

家人痛失亲人

吴树艳修炼法轮功后,严格要求自己,对父母、公婆、丈夫、女儿爱护有加,把家里也打点的井井有条,是一大家人生活的主心骨。

自从她被邪党绑架后,丈夫承担起了家庭的重担,上有老下有小,每个月还要去看望被非法关押的妻子,给她存钱,几年下来,在那条崎岖的通往女监的路上,吴树艳的丈夫不知跑了多少趟。老父亲因为思念吴树艳,在二零一一年大年除夕,一度昏过去,人事不知。

吴树艳的女儿已上初中,经历了当初母亲被绑架的孤独、苦楚,如今,妈妈走了,再也没有妈妈的抚爱、教诲和指导,有谁能了知一个青春少女的忧伤哪?

吴树艳和其他法轮功学员一样,在生命的长河中有幸遇到了教人向善、教人按“真、善、忍”修炼返本归真的法轮大法,她从此找到了生命的希望和意义;当她遇到家人的痛苦、婆母的久病时,她能放下自己的喜好一心为别人好,当她遇到邻里的困难时,她能不再想自己的得失,出手相助,当她看到百姓被邪党的谣言欺骗时,她能忘却自己的安危,把法轮大法的真相讲清,让人们脱离谎言的桎梏,从而有一个美好的未来。有这样高尚道德情操的吴树艳,却被中共邪党的政权反复迫害、“转化”,以致虐杀。

二零一三年六月四日,众多亲朋好友带着沉重的心情送她最后一程。只为了坚持按真、善、忍做个好人,而蒙受的不白之冤,吴树艳女士的遭遇不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被掩盖与遗忘。那些曾经参与迫害她的人,如果还不思悔改、弥补自己的罪过,终有一天会坐在被告席上,受到历史的审判与天理的惩罚。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