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省济南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七日】我叫李文书,家住平度市,我于二零零八年五月八日在家中被平度香港路派出所恶警绑架,关押在平度看守所,后被平度法院枉判三年六个月刑期,于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一日被投入山东省监狱迫害,见证了济南监狱的邪恶手段。

山东省监狱位于济南市工业区南路96号,是山东省集中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黑窝。它有一个专门集中迫害大法弟子的监区——第十一监区,当时在监区的六楼上,零九年、一零年又新建了一栋独立的五层(据说含地下的一层)小楼,专门关押大法弟子的。二零一一年新年后将十一监区迁入新楼。

省监狱迫害大法弟子有一个狱警班子,设区长、副区长、教导员、副教导员和警察等共六、七人。其主要任务就是对新入监的和较坚定的大法弟子进行强化“转化”。当然,具体执行“转化任务”的是一些刑事犯,十一监区的其他刑事犯没有生产任务,其主要任务就是监管和转化大法弟子。如果“转化”的“好”,他们就可获得较高的奖分和奖金,因而他们就加强了对大法弟子的监管力度。从这里也可以看出中共邪党是一个地地道道的邪恶组织。利用一些真正的刑事犯来“转化”按真善忍标准修炼的大法弟子,更显其邪教本质。

山东省监狱对大法弟子的“转化”迫害,有一套程序。首先对新入监的大法弟子来个“下马威”(当然对坚定的大法弟子不好使)。由犯人“积委会”主任或副主任说省监狱对大法弟子的“转化率”如何高,说你在什么时间内必定“转化”。甚至说在这个时间不“转化”,我就跟你们学法轮功。言外之意就是说没有什么人能挺过去的。有的犯人也来说如果不“转化”,明天早上就“胖”的不认识他了,可见迫害手段的残忍程度。

上述说法在入监一周后,就得到了验证。入监一周后我们被带到一楼照相,这时我看到我们一起来的同修面部多处是伤,由这些伤痕我知道同修因为不配合、不“转化”而遭到酷刑、毒打。我自己因写“五书”速度慢了,被一张姓罪犯猛踢了一脚,踢在肋骨梢上,我当时疼的就弯下了腰,恶人还喊着:别装蒜快写,后来一直疼了二十多天。他们就是先给你精神上造成压力,再在肉体上给予摧残。我就是在这种压力下,做了一个大法弟子绝对不应该做、绝对不能做的大错事,给自己的修炼路上留下了永久的污点。

监区各班组按其任务,分为严管组、过渡组、巩固组。我们首先被分配到各严管组。“严管”顾名思义,就知其严厉程度。在房间的进门处挂一半截门帘,上写“严管”两个大字。门帘的上半截挡住里外人的视线。若对你进行体罚或打骂,外面的人根本看不到,其如何做的、谁干的,想控告也找不到证据,并且行恶者可以理直气壮的以没看见、不知道、没有等语否认。“严管”一般是五、六个人“陪”一个大法弟子。如不配合,就不让你睡觉。他们轮换看着你,什么也不让你做,就让你蹲在卫生间里,一蹲就是十几小时(从早上六点到晚上九点半)如不服从或做不好拳脚就上来了,这些刑事犯大多是社会渣子。一时不打人就难受,况且邪恶还以减刑为诱饵。

在严管组除了体罚外,就是让你看“殃视”那些造假录像或让你看“转化教材”,看了就让你写体会,一天到晚的强制洗脑。一般承受不了迫害的就违心的“转化”了。再被转到“过渡”组。

在“过渡”组,虽然没有那么多体罚了,但仍是强化“转化”。有系统的“转化”教材,也有各种诬蔑录像光盘。绝大多数时间是个人看材料、写认识,并在全监区大会发言一次,也就是读自己的认识材料(当然是经过它们的多次修改)在过渡组二、三个月后它们认为基本“合格”了就再分到“巩固”组。

在“巩固”组,继续进行洗脑,巩固其“转化成果”。每组五、六人,七、八人不等,仍然以看“材料”、写“认识”为主,当然所谓“认识”大多是抄录“转化”教材上的(对一个修炼人来说这是绝对不应该的),自己的思想很少。在十一监区,有一直不配合、不转化的大法弟子,他们的处境很苦,被迫害得也很严重。他们不参加监区的任何活动,就连打饭、打开水这样的事也不让参加,一天到晚就坐在小板凳上,还必须姿式端正,甚至还有其它酷刑。大法弟子在监狱内绝不允许随便交流讲话,最多能有一个眼神的交流。外出必须要有帮教陪同。

出监“教育”。济南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还有一项叫“出监教育”。当法轮功学员非法刑期将满(一般提前三个月)时,就将该学员调回十一监区进行“出监教育”,而其他刑事犯没有这个规定。在这期间,分管狱警要单独找其谈话,了解学员思想活动,每人要做一个“出监感言”,进行录像、制成光盘、装入档案,一并交给当地“610”。这个是脱稿的,其内容主要是入监后通过“学习”、“教育”后对法轮功的认识,及出狱后对大法的态度、做法等进行表态。这是对法轮功学员的进一步迫害,也是旧势力邪恶生命妄图彻底毁掉大法弟子,是邪恶最毒辣的一种迫害手段。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