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莒南县:几多恶徒几多害(上)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六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你们都做好人,我们吃什么?”这是山东莒南县恶警彭志敏(现莒南县筵宾派出所所长)迫害法轮功学员时的叫嚣。这话虽然出自他个人之口,却道出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实质:就是不叫人当好人。

十多年来,在莒南县历届恶党政法委、“610”(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的策划操控下,恶警卢修田、马宗涛、徐恒年、陈鑫、刘希鹏等在莒南县大地上肆意横行,祸害乡亲、残害信仰“真善忍”的好人。

抓幼童作人质

二零零一年五月三十一日上午,莒南县“4.28专案组”头目之一卢修田带领一帮人闯到坊前镇朱家村绑架法轮功学员付桂英。付桂英当时不在家,恶徒们将院里大门撬开,并伙同村治保主任朱乾心从付的大嫂裤兜里抢走钥匙,将房门打开,把家里值钱的东西一扫而光,包括电视机一台、VCD一台、手机充电器、现金近三千元及法轮功真相资料等。恶警还把前往县城接女儿放学的丈夫抓走,六岁的女儿也被警察派人从学校强行接走,作为人质,恶警通知付桂英到公安局接孩子,以便抓人。孩子的二伯去接孩子时,警察想把他抓走,幸及时脱身。后来付桂英的大嫂终于把孩子接回,要求退回现金,警察却说要把付的房子给卖了,让她家什么都没有,并说把孩子也卖了就不用花钱了。小孩无人照顾不能上学只好在付的大嫂家,付桂英则被迫流离失所。

二零一二年六月六日,付桂英到苗庄小区串门,却被五里堡派出所绑架,被兰山区警察非法批捕,兰山区国保大队和临沂市看守所参与迫害,数月后,遭兰山公检法秘密开庭,诬判重刑九年。二零一三年三月,被秘密非法关押在山东省女子监狱加害。

反复勒索敲诈

莒南县城刘润臻,女,七十多岁,她是一位普通的老人,其过世的丈夫原是一位老军人,刘润臻在1957年她二十多岁时就跟着丈夫去了朝鲜做随军义工,劳累成疾:颈椎疼等多种病。部队给刘润臻批了个“二级甲等残废”。从此这个顽疾一直折磨着刘润臻,她的腰弯成了九十度,不能干活,只能呆在家里。

一九九九年,刘润臻老人修炼了法轮功,残疾的身体得以康复,老人对大法感激不尽。

二零零六年五月二十五日下午,刘润臻老人象往常一样,到一中附近农业银行的路边摆摊,卖自己缝做的鞋垫,同时传播法轮大法的真相。晚六点左右,莒南县邪恶“610”、镇东派出所的恶警,硬把刘润臻老人抬上车,绑架到镇东派出所。恶警用电话通知刘润臻大女儿逯春梅和家人前去处理,紧接着又派了四个恶警去房管局家属院抄刘润臻老人的家。后恶人要勒索5000元,逯春梅怕母亲被邪恶劳教,好不容易凑了5000元,因再没钱请恶人的客,被迫把七千多元钱买的大踏板摩托车低价卖了1800元,请恶人吃了一顿饭。刘润臻老人给办了个“保外就医”放回了家。事隔几天,莒南恶人又把老人的大女儿逯春梅“请”去,说“你妈买菜时又发真相材料了,被盯梢的人举报了”,然后狮子大开口敲诈勒索。逯春梅上次已被搞的倾家荡产,再也拿不出钱来。恶人便扣了她的工资本,去银行领钱顶帐,断了她全家的唯一经济来源,生活真的危机了,加上两次被恶徒惊吓,逯春梅吃不好睡不好,身体变的很糟,去医院医治花了三、四百元。

女教师被害失常

祁磊,三十岁左右,莒南县东莲汪涯村人,路镇一小的年轻女教师。祁磊曾多次遭绑架迫害,先后被莒南“610”、国保大队刘希鹏等人勒索现金近二万元。祁磊的父亲是一名残疾军人,生活在轮椅上,靠人照料,生活困难。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三日(正月初十)下午四点左右,祁磊在莒南县城讲真相时被城东派出所绑架,随后被莒南县国保大队队长刘希鹏、恶警陈鑫、马宗涛等先后劫持到临沂洗脑班、莒南县拘留所迫害。在这期间,国保大队刘希鹏和路镇一小的副校长鲁成红狼狈为奸,对祁磊家人进行恐吓、诈骗、勒索。用欺骗手段多次向祁磊的父母勒索钱财近二万元(祁磊的父亲是常年生活在轮椅上的残疾军人),谎言称要钱好找人把祁磊早放回家,最后却将祁磊劫持到淄博王村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祁磊被非法关押在王村劳教所,不久就被迫害得精神失常,被放回家。回家后,她经过学法炼功,身体很快恢复正常。

残害瞿家姐妹

瞿秀芬、瞿晓彤、瞿贝贝姐妹仨是莒南县团林镇桃花峪村人。她们曾遭到当地恶徒多次迫害,被迫离开了相依为命的母亲,远走他乡。零一年黄历八月份的一天晚上,瞿秀芬、瞿晓彤姐妹俩被临沂市五里堡派出所绑架,遭到临沂市“610”流氓恶警邢永农等人的野蛮迫害:满口流氓粗话侮辱、用四根铁丝拧成一股铁绳猛抽打、穿着皮鞋长时间的踩、跺、碾她俩的脚趾、斜肩背铐(苏秦背剑刑)、用烟头灼烧、强行野蛮灌食等,生命垂危,恶徒慌忙打电话叫她们的母亲来用车把瞿秀芬拉回了家。瞿晓彤则被非法关押在济南劳教所迫害,在那里被迫害的得了心脏病,三个月后劳教所才放人。

中共酷刑示意图:背铐、电击、棒打、踩踢
中共酷刑示意图:背铐、电击、棒打、踩踢

零四年六月,瞿晓彤与妹妹瞿贝贝在泰安又被当地恶警绑架,九月十五日被泰安市法院分别非法判刑八年和七年,被非法关押在山东省女子监狱,当时,姐妹俩还是年轻漂亮的女孩子。去年出狱回家时,当年的黄花淑女已经步入了中年人行列,错失了人生最佳婚嫁年龄,不堪忍受的是,她们的母亲因为牵挂亲人和恶徒的迫害已经溘然离世。

毒打致命危

二零零零年底,莒南县演马乡东演马村女学员鲁绪华老人与其他法轮功学员去北京上访,在莒南火车站被莒南警察堵截,鲁绪华被绑架后转押莒南看守所。在看守所里,鲁绪华老人被马宗涛与演马派出所副所长徐恒年(莒南文疃三黄山人,三十六岁)非法提审,提审时这两个恶人让鲁绪华老人坐在提审专用的椅子上,一个恶人用硬四棱木专找老人最疼的地方击打,如关节、膝盖、脚踝等地方,另一个恶人扇嘴巴、打耳光,用手狠拽头发,使劲撕扯几根头发,目的让老人疼痛难忍。下午两恶人第二次非法提审折磨老人,恶警徐恒年抡起拳头照鲁绪华心口窝猛击一拳,老人从椅子上昏倒下来,不省人事,被狱警用小铁车推回牢号,到下半夜鲁绪华才苏醒过来。

中共酷刑示意图:毒打
中共酷刑示意图:毒打

零五年十一月二十六日晚上,莒南“610”人员绑架了十九名在许家黄庄村张雅芹家开交流会的法轮功学员。恶徒打手马宗涛把法轮功学员韩广梅单独叫到北面一间小独立屋里,对她惨无人道的摧残毒打:狠打耳光、双手后背铐、橡胶棍毒打、头撞墙、猛提铐等,一边毒打,一边恶狠狠地说:“我今晚上非打死你不行。” 韩广梅向他劝善时,马宗涛大吼道:“共产党就是我爹,我今天非把你打死不可!我把你的肉割下一千块、一万块,我都不解恨。”就这样韩广梅被马宗涛毒打折磨了一夜,浑身是伤。当时天气骤降至零下八度,韩广梅伤势如此严重,在莒南县看守所水泥坑上冻了三、四天,腿肿发炎,连拉带吐,最后昏死过去不省人事,先后被医院抢救了三次。

酷刑演示:揪头发撞墙
酷刑演示:揪头发撞墙

诬判重刑

曹国真,男,时三十六岁,零一年三月曾被莒南“610”非法劳教两年零三个月。妻子与他离婚,曹国真出狱后,借钱买了一辆小奥托车,靠出租谋生,由于地处偏僻乡镇,收入仅够糊口。零七年十月十二日,莒南县恶人伙同朱芦镇派出所恶警蹿到曹国真家,绑架曹国真,抢走电视机、影碟机、卫星接收器、笔记本电脑、真相资料等私人物品,并开走曹国真的小奥托出租车。后将曹国真非法判刑八年关进泰安监狱,迫害至今。

逼人离婚

法轮功学员巩茂秀,因为证实大法被抓捕、毒打、非法关押。为避开恶警的骚扰,只好流离失所。莒南县一群恶警到她家吓唬、威逼其丈夫离婚,否则就叫其下岗,她丈夫无可奈何的同意了。此事引起当地的民愤很大,群众都议论纷纷:这符合哪一条法律呢?没经过本人同意就离婚了,共产党真是成了无恶不作的强盗了。人家又有孩子又有妻子,逼得人家流离失所还不算,还要往死里迫害,弄得人家妻离子散。这就是共产党搞的和谐社会吧?不怪说天要灭共产党。恶警还用这个办法到劳教所去威胁其他人说:你不“转化”,就叫你丈夫和你离婚。随后,他们又非法抓捕了20名大法弟子,公安局对参与犯罪的恶警每人奖励1000元。

虐杀

莒南县法轮功学员王金龙,男,时年三十四岁,零一年八月,他离家出走,与另两位法轮功学员在阳谷县金斗营乡讲真相时被邪恶之徒抓走。他绝食抗议,遭到多次强行灌食,最终被迫害致死。尸骨未寒被送往阳谷县人民医院进行遗体解剖(疑被强摘器官),恶警还恬不知耻地向前来领取骨灰的家属索要钱财。惨案发生后,阳谷县公安局为掩饰罪行,将为首几个迫害责任头目调离,安全大队长郭中席被调到阳谷县西湖乡派出所,看守所长被调到张秋镇派出所。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莒南县法轮功学员王行垒,男,时年三十五岁,团林镇桃花峪三村人,原工作于莒南县磷肥厂。零一年四月,他因受迫害被迫离家,同年八月二十一日他同德州、河北的两位学员在喷漆大法标语时,被绑架,九月六日被迫害致死。同年九月十日,阳谷县公安局通知王行垒的家属去认尸,谎说王因绝食而死,可王行垒的家属发现他的头部有瘀血。警察却不让其家人动遗体,强行火化。


钱法君,男,未婚,临港区壮岗镇东演马村民,江氏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后,钱法君去北京为法轮功鸣冤,遭到演马乡派出所恶警徐恒年、韩金城、马宗涛、卢修田等人的残酷折磨:猛撞墙、双手铐、用各种刑具毒打、电棍电击、扇嘴巴、打耳光、雪天迎着风冻,把钱法君折磨得伤痕累累,胳膊、腿、脚全部紫红色虚肿,右小腿上留下了肌肉坏死的症状。从此,他常常遭到当地恶徒的恶意追踪和暗中回访,三次被非法劳教,遭到狱警李公明、岳林镇、杨澎等及犹大王云波、徐法月、闫化勇的摧残,经受了拳打脚踢、上“十字架”、“强制熬夜”、“吊铐”、“蹲禁闭室”、“送严管班”、“强制做奴工”、“罚面壁”、“用警棍电”、“大针刺腿”等酷刑摧残。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三日,正在家中忙于秋收的钱法君又被伺机回访的恶徒无辜绑架到临沂市洗脑班,遭到临沂洗脑班头目苏伟等的野蛮灌毒食,后被恶徒马宗涛、壮岗乡恶警彭学忠、李洪森等第三次被非法关押在山东第二男子劳教所。在狱警王新江、罗光荣等的密谋下,钱法君遭到狱医张某某(警号:3731063)等长期野蛮灌食摧残,奄奄一息,恶徒在医院实施“抢救”,从其右脚处输注了不明药物后,将其暂时放回家后药物发作,导致他右脚部位深度溃烂流脓,后来发展到四肢不灵,吃喝拉撒全靠护理,连起床的能力都没有。身体每况愈下,于二零一三年四月十七日晚九点含冤去世,时年47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6/6/山东莒南县-几多恶徒几多害(上)-2749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