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刑、酷刑、还是酷刑——合肥教师遭受的迫害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七日】(明慧网通讯员安徽报道)十四年以来,中共从没有间断过对各个阶层法轮功修炼者的残酷迫害。许多信仰“真善忍”的老师,在这场迫害中也成为中共严酷打击的对象。安徽省肥西义城中学物理老师胡恩奎(男 ),因为拒绝放弃法轮大法“真善忍”的信仰,多次遭到中共绑架、拘押、劳教、判刑,屡遭酷刑折磨。

长时间吊铐、不让睡觉、任凭蚊虫叮咬

中共酷刑示意图:喂蚊虫咬
中共酷刑示意图:喂蚊虫咬

二零零一年九月六日在南湖劳教所,胡恩奎老师被暴徒们用手铐铐起来吊在旗杆上三天四夜,不让他洗澡,不让塔睡觉,任凭蚊虫叮咬。

南方人都知道,九月期间蚊虫还是比较猖獗的,那种叮咬人的滋味是非常让人痛苦难受的。中共恶徒们使用如此下三滥的流氓手段长时间折磨胡恩奎,实在是邪恶至极,让人愤慨。

吊铐五天五夜 下肢被六一零恶人打断致残

二零零三年七月,安徽合肥国安伙同六一零不法人员绑架了法轮功学员胡恩奎、王雨、纪广杰、何继民、马玉兰等人。为掩人耳目,恶警在旅馆里秘密迫害他们,包括审讯、残酷用刑。这期间胡恩奎被吊铐五天五夜,八个月后手腕的伤痕仍清晰可见,其下肢被六一零恶人打断致残,不能正常行走。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铐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铐

直至二零零四年七月三十日非法开庭,家属才知道这些情况。而在所谓的法庭上,“审判人员”及法庭指派的律师对警察和六一零不法人员刑讯逼供的犯罪事实却避而不谈。

零下十度吹冷风冻、吊铐、毒打、电击生殖器

中共酷刑示意图:长期绑床并电击
中共酷刑示意图:长期绑床并电击

二零零五年元月五日十八时至六日十六时,宿州监狱一分区宣传室分监区区长卢杨(恶警),分班队长于维周(恶警)及犯人肖华、王松龄、刘军在监狱“转化”基地邪恶警察的指挥下,对关押在这里的胡恩奎进行了一连数天的惨无人道的折磨。在零下十多度的气温下,恶徒打开窗子,开着电风扇来冻穿衣不多的胡文奎,对他全身各处拳打、脚踢、肘击多时,把他一只手铐在窗上,另一只手用绳子系上,几个人一齐拉,使他整个身体悬空起来,再击打前胸后背。几个犯人将他按在墙边靠墙坐在地上,再把他的腿拉成直线,并用拳击打生殖器,反复这样做,还用电警棍反复电击生殖器等处半个多小时,致使他的双腿几个月不能动,身上多处被烧成泡。

撬掉牙齿、皮鞋猛跺脚、开水烫脚造成终生残废

此外恶警卢杨还用皮鞋猛跺胡恩奎的双脚多时,使得双脚肿得不能穿鞋,三次昏迷过去(时间不长)。他们还把胡恩奎的双脚强按在灌满滚烫的开水的热水袋上面长时间不放开,造成他左脚深三度烫伤,骨膜烫死,小脚趾终生残废,右脚深二度烫伤,骨膜烫死,一年多未好,双脚不能用力,成畸形,造成终生残废。

在宿州监狱是人间魔窟,那里的警察比地狱的恶鬼还要凶残,胡恩奎面对的除了酷刑还是酷刑,在无休止的酷刑摧残中他的牙齿竟然也被恶人们给撬掉了。 监狱为了防止酷刑罪恶败露,派人对胡恩奎严加看管,以使消息不外泄。

中共迫害信仰“真善忍”的老师 天理难容

胡恩奎老师遭受的迫害酷刑还很多,都是惨绝人寰的。由于中共的信息封锁,目前我们只能了解到这些,详细迫害情况待查。

作为教师,胡恩奎本应受到社会的尊重,可是在中共的统治下教师往往是邪党打击的对象,在所谓的“文化大革命”中视为异类“臭老九”加以迫害,实在是我们中华民族的悲哀。现在,中共邪党这样迫害信仰“真善忍”的老师,真是天理难容啊!

从胡恩奎老师所经历的这些酷刑,可以看出中共邪党在迫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时是多么的穷凶极恶,看出邪党对知识、对人权、对生命尊严的漠视以及其毫无人性狂魔般的践踏。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