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社区主任被重庆市女子劳教所侮辱殴打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七月一日】(明慧网通讯员重庆报道)重庆市法轮功学员王娅,二零一二年六月二日被劫持到重庆市女子劳教所四大队,抵制迫害、不穿劳教所的衣服,警察韩璐让包夹用剪刀剪破王娅的衣服,扒光衣服后,强行套上所服。

王娅在操场上喊“法轮大法好”,包夹犯人们就把王娅弄到舍房,用封口胶带将王娅双手反绑,用手指使劲掐王娅的手指尖,掐得鲜血直流,还进行拳打脚踢。

晚上四大队副队长喻某某来查房,王娅向喻某某讲了白天被打的情况,喻某某说:下去之后,我们调出监控来看,如果真是象你讲的事情,那我们该怎么处罚就怎么处罚。喻队长却叫去几个包夹犯人问候说:你们辛苦了!包夹的这些邪恶行径通常都是避开监控摄像头干的。

一年以来,王娅一直是劳教所重点包控对象。除了包夹王娅的犯人或警察队长外,谁也不许望王娅一眼,更不准接近王娅,王娅路过舍房都要事先门窗紧闭,还有包夹犯人把守窗户。

四十八岁的王娅女士,曾经担任重庆大学校长秘书,后来参加一次八百人的考试,考取前三名,在重庆渝中区大溪沟社区担任社区主任一职。

在重庆大学任职期间,王娅是学校出名的老病号,患有家族遗传的风湿关节炎,使她在誉称“火炉”重庆的夏天,都得穿着棉毛衣衫才能正常生活。一九九六年她有幸学习了法轮功,并严格按照“真、善、忍”标准,要求自己做一个更好的人。很快她发现以前一直如梦魇般折磨她的疾病悄然消失了,她终于体会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美好滋味。无论是工作还是家庭,她都能自如的兼顾好了,以前靠家人照顾的她,成了照顾别人的家中主力。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轮功后,王娅就因为不放弃心中对真善忍的信仰,这个大家公认的好人却遭到了长期的残酷迫害,一个和睦的家庭从此失去了欢笑。十三年来,王娅多次被非法关押,长达七年多时间。因到北京上访被非法劳教,在重庆茅家山女子劳教所遭受迫害;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刚从劳教所出来,又于二零零二年一月二日,在重庆小泉遭绑架,被非法判刑三年,二零零二~二零零五年被劫持在重庆永川女子监狱。二零零七年二月一日上午,王娅在重庆劳动人民文化宫游玩休息,突然几十名恶警蜂拥而上,将王娅等多名法轮功学员绑架上警车,又非法劳教十九个月。

二零一二年五月四日,王娅从弟弟家出来,被早已等候在小区内的重庆江北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梁世滨、刘玲绑架、再次劳教迫害。

到劳教所四十天中,给王娅的饭量很少,每顿只让王娅吃一两左右的饭,菜也很少。有一次包夹犯人的大组长戴玮看到王娅碗里饭比较多,就训斥包夹,下次我再看到她吃这么多饭,就扣你们的饭。那段时间王娅的饭吃得很少,觉也睡得很少,起得也很早。每天午夜一点钟睡,凌晨五点三十起床。白天体罚的是站和蹲,坐的时间不多。在王娅坚持拒绝蹲后,才只是站和坐。

恶警逼迫王娅戴标志劳教人员的身份胸牌。王娅抵制没戴此胸牌,警察队长见了,就体罚两位包夹犯人做五百个规范的下蹲动作,两个包夹犯人也都是年过半百的人,她俩流泪挣扎做完。恶警的目的是让俩个包夹犯人把委屈和怨恨发泄到王娅的身上。

劳教所逼迫王娅写思想汇报。见王娅坚持不写,她们就紧闭王娅舍房的门窗,本来后窗有一扇纱窗可以透进一点空气,也让包夹把窗帘关上,不能透气。重庆七月份的天气是炎热的,这样做让包夹给王娅施加压力。那期间,在王娅的舍房里,不准任何人和王娅说一句话,谁也不准说话。说如果在监控头看到谁与王娅说话,就重罚。当有个包夹犯人实在憋不住,去向警察求助,答复却是:晕倒了再说。

王娅从六月到七月近四十天,没有洗漱一次,不准洗脸漱口,更别说洗头洗澡了,长时间没换洗,身上发出难闻的臭味。就是近段时间也是两三周洗漱一次,有时一个月洗漱一次,这要看队长的心情。

包夹就是大队专派的监视法轮功学员,严控法轮功学员的犯人,她们必须能领会队长旨意,在队长的指导下监视法轮功学员,不可擅自行动和自己决定。


重庆市女子劳教所
地址:重庆市江北区石马河感育路28号
女子劳教所主要参与迫害的人员:
劳教所所长: 罗川梅
四大队大队长: 陈彦颜、苏畅等。
中队长: 杨明、胡晓燕、赵圆圆、杨倩等。
范林林
四大队队长室电话:023-67549181
四大队值班室电话:023-67549185
劳教所门卫 电话: 023-67549131
重庆女教所门卫电话:023-67549131
值班室电话:023-67549185
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部份恶警名单:
王智涛、陈利群、余庆华、刘永琴、何中林、李朝珍、胡梅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