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湖北省板桥洗脑班罪恶的调查报告(一)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七月十一日】(明慧通讯员湖北综合报道)

引言
一。湖北省板桥洗脑班概况
1.湖北省板桥洗脑班来由概况
2.湖北省板桥洗脑班的迫害手段和危害概况
二。湖北省板桥洗脑班的迫害“流程”
1.被绑架到洗脑班之初
2.所谓“攻坚阶段”
3.所谓“作业”阶段
4.所谓“法律课”
5.所谓“深挖”阶段
6.其它变态的迫害手段
7.出洗脑班以前
8.出洗脑班以后
9.小结
三。湖北省板桥洗脑班的骗术
1.欺骗洗脑术的三个阶段
2.制造恐怖氛围及编造歪理
3.邪悟歪理骗术的各类花样
4.试析学员妥协或受骗的部份认识误区
5.坚定正念,破除邪恶安排
四。湖北省板桥洗脑班的暴力手段
1.“下马威”式的暴力“展示”
2.所谓“护卫队”
3.暴力胁迫学员接受洗脑灌输
4各种暴力和威胁手段的花样
5.小结
五。湖北省板桥洗脑班的人员概况
1.“帮教”(邪悟者)的情况简介
2.洗脑班警察的情况简介
3.陪教人员的情况简介
4.其他人员
六。结束板桥洗脑班的罪恶
1.板桥洗脑班的毒害延续与流毒扩散
2.对铲除邪恶的一点分析和建议
结语

引言

在武汉市洪山区西南,靠近“保利心语”小区,狮子山派出所到板桥小区的路上,湖北省女子劳教所和武九铁路线之间,隐藏着一个罪恶的人间魔窟,这就是臭名昭著的所谓“湖北省法制教育所”,人称“板桥洗脑班”。

这是一个打着“法制教育”的旗号,破坏和践踏法律的地方,被绑架到这里被实施非法拘禁和迫害的,全都是社会上每天正常生活、正常工作或退休的公民。对他们的绑架和非法拘禁,从未经过任何正常的法律程序,甚至他们的家人,也大多对他们的下落毫不知情。在这里,这些有着正常家庭、正常生活和正常工作的守法公民,被无限期的剥夺了自由和一切公民权,只因为他们不肯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

从高铁上坐着火车经过的人们,可以看到这个地方,但没有人能够想象到,光天化日之下,这个魔窟里却每天都在上演着荒诞丑恶、无法无天、灭绝人性的种种行径。

一。湖北省板桥洗脑班概况

1.板桥洗脑班来由概况

“板桥洗脑班”现隶属湖北省司法厅和湖北省“610”。这个魔窟已经荒谬的存在了十多年。所谓的“610办公室”是中共江泽民一伙于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为迫害法轮功而专门成立的非法组织,该组织遍布从中央到地方的各地各级政府,耗费纳税人的钱财迫害无辜公民。“610”类似纳粹盖世太保,各地610恶人打着“法制教育”的幌子非法私设洗脑班,劫持当地法轮功学员和在劳教所、监狱被非法关押期满的法轮功学员,企图强迫他们违心表态放弃信仰,也就是所谓的“转化”。

二零零二年二月,湖北省“610”将洪山监狱的一所院子划作洗脑班,用于“转化”从湖北省各地绑架来的法轮功学员,位于洪山区汤逊湖庙山特二号,名为“湖北省法制教育中心”,第一批劫持名单见之于湖北省办公室二零零二年6号文件,签署人为湖北省委副秘书长、“610办公室”主任黄兆林。二零零九年,搬迁到现在的马湖村,更名为“湖北省法制教育所”。

图1:湖北省板桥洗脑班路线图
图1:湖北省板桥洗脑班路线图

图2:湖北省板桥洗脑班平面图
图2:湖北省板桥洗脑班平面图

为了诱使洗脑班里的警察出卖良知、执法犯法、为邪恶卖命,“610”对他们采取了金钱收买、利益驱使和权力诱惑等手段,将洗脑班“升格”为处级单位,下面分为两个科级的“中队”,对那些卖力迫害的恶警许诺以科级、处级的官位。

洗脑班财政经费主要来自两方面:中共拨款和勒索“洗脑费”。 中共拨款据说每年有300万。“洗脑费”为每位学员2万元,“一轮”约40多天,平均每天约500元,对于不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被继续无限期非法拘禁,超期费用照收不误。费用多从被绑架学员所在单位、所在村委会、所在居委会,甚至学员家人处勒索而来,由“610”出面,以“政治任务”的名义,胁迫这些单位和人员出钱参与迫害。单位、居委会、村委会要出两份钱,一个是每期2万的所谓洗脑费,一份是雇佣来监视学员的两个陪教的“工资”,每天每人80元,最后按天结算。洗脑班共有大约18-20个房间用来非法拘禁法轮功学员,“一轮”就获非法收入40万,一年有大约300万。每“转化”一名法轮功学员,又有额外的“奖金”。

2.板桥洗脑班的迫害手段和危害概况

“板桥洗脑班”对学员的迫害,采取以“欺骗洗脑、精神迫害”为主要手段,以“酷刑暴力,肉体折磨”为辅助手段;以摧毁修炼者的意志、摧残他们的身体、毁灭他们的灵魂为目的;以“无限期非法拘禁”、“以法律的名义不讲法律”为基调;营造出一种与世隔绝的恐怖荒谬的迫害氛围。

多年来,这个魔窟已经迫害了一千多名法轮功学员。其中,有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外,也有在精神上被彻底摧毁的学员,更多的学员及其家人,留下了永远都难以抹去的心理上和身体上的双重伤害。除了在洗脑班内迫害和摧残学员,这个所谓“湖北省法制教育所”还向社会其它层面散毒,经常与各地其它洗脑班“交流”;对上级“汇报成果”;向其它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监狱、劳教所、各地洗脑班输送“邪悟人员”参与洗脑迫害,输出邪恶;逼迫妥协屈服的人必须要“揭发举报”,以扩大迫害面积,维持洗脑班的运作与“财源”;甚至对于从魔窟回家的学员,还会被延续对他们的迫害,伙同“610”、法轮功学员所在村委会、居委会、单位甚至法轮功学员家人,对学员继续实施监控与迫害,甚至指使和要求这些机构在所辖范围内,公开宣传对法轮功的诽谤和中伤,以毒害世人,散布毒素,可谓邪恶至极。

经历过湖北省板桥洗脑班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大多都不太愿意回忆或提及在洗脑班的被迫害经历。有的法轮功学员耻于提及自己在洗脑班中的行为;有的学员简单的说了一些,也多是只言片语,并且要求不要提自己的名字,眼睛里流露出那种深深的恐惧。一些在板桥洗脑班被洗脑而真的糊涂的人,更是很长时间都不能摆脱那种恐惧,以至于不敢再回到法轮大法修炼中来。还有一些完全邪悟的人,大脑被灌输了一整套中共精心设计的邪悟的思维方式,以至于彻底背离大法而不能回头。

二零一三年以来,又有消息证实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这里洗脑迫害。三月二十五日,十堰学员徐旭东被绑架到这里;四月,一杨姓女法轮功学员和姓曾的50多岁的女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在板桥洗脑班遭受迫害;五月,武汉法轮功学员周建武、彭银香、谢爱荣、黄梅法轮功学员干雪荣、黄冈法轮功学员胡秋梅被证实绑架在板桥洗脑班;六月,武汉法轮功学员崔昌玉、彭雪梅、孝感法轮功学员周莲英、汉川法轮功学员徐四美被证实绑架在板桥洗脑班;七月,麻城法轮功学员曾金环被证实绑架到板桥洗脑班;还有更多被迫害的学员暂时无法被外界知晓。迫害还在继续!

二。湖北省板桥洗脑班的迫害“流程”

1.被绑架到洗脑班之初

板桥洗脑班有一套欺骗洗脑的迫害“流程”。法轮功学员刚被绑架到洗脑班时,往往会围上一大帮人,并有专人摄像,如果学员表现的不配合,则由一个较凶的恶警出面,给学员一个“下马威”。如知情者曾透露,武汉法轮功学员张甦刚被绑架到洗脑班时,就曾被恶警反绑后摁在地上暴打,直到瘫在地上不能动弹。

2.所谓“攻坚阶段”

第二天早上八点左右,就开始强迫学员上二楼“学习”,也就是开始实施“欺骗洗脑”。一大帮警察和“护卫队”人员涌入房间,如果学员拒绝,“护卫队”人员会强行将学员拖抬上楼。

刚开始的所谓“攻坚阶段”,每个学员被单独隔离在二楼的一个房间,每个房间有两个“帮教”(邪悟者),开始给学员灌输他们那套邪悟的歪理。此后很长的一段时间,直到离开洗脑班,法轮功学员每天都不得不面对这些“帮教”(邪悟者)的嘴脸。

在开始的一周至十天左右,恶警不会要求法轮功学员写任何东西,甚至不太出现,任“帮教”(邪悟者)给学员灌输邪见,甚至提供大法的书籍。“帮教”(邪悟者)也不急于逼迫学员写“决裂书”,还胡说什么“弄清楚了写才能得救”等鬼话,掩盖他们的真实目的。但如果学员对“帮教”(邪悟者)所说的不听不看不信,恶警就会出面暴力干预,强迫学员接受“学习”。

一周或十天以后,法轮功学员就开始被要求写所谓“决裂书”。如果学员仍未被“帮教”(邪悟者)所迷惑,拒绝写“决裂书”,恶警就会运用暴力的“辅助手段”来达到目的。暴力手段包括:长时间罚站、长时间谩骂侮辱讥讽、长时间不让上厕所、长时间不让睡觉、不让吃饭喝水然后借口恶意灌食、毒打、卸掉下巴、打掉门牙、开水烫、烟头烫、脚踩头部、电棍电、食物饮水里下毒、注射毒针,等等,严重的也有被迫害致死的。这里的“长时间”可以是没有时间限制的“长时间”。武汉法轮功学员张伟杰、张甦等都曾遭受过这样的迫害。当恶警认为暴力手段无法使法轮功学员屈服时,他们又会再次使用“欺骗洗脑”的招数。

除了最初给法轮功学员灌输邪悟的那一、两周,以后无论法轮功学员妥协与否,邪恶都会把所有大法书籍拿走,再也不让学员看了。

3.所谓“作业”阶段

写所谓“决裂书”以后,是恶警所说的所谓“作业”阶段。

由于承受不住长期肉体和精神的双重折磨,一些人屈服和妥协了,想以这种方法摆脱痛苦与折磨,但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屈服和妥协后,将面对更可怕的,对灵魂的蹂躏和掐灭。有一些假装妥协的人,在这个过程中真的糊涂了。

在要求写所谓“决裂书”以前,警察也许会轻描淡写的提及后面“流程”中的所谓“作业”,但在违心的写下“决裂书”以后,妥协的人才会知道,这所谓“作业”,是要写厚厚的一本侮辱、歪曲、谩骂大法与师父的所谓“揭批文章”。这时有些人会后悔,无法忍受良心的谴责,但一旦拒绝,将再次面临肉体和精神的长期折磨,而由于已经写下了所谓“决裂书”,虽然是违心的,但也很难再有勇气和正念象之前一样坦然面对折磨。

这个阶段,妥协的人被要求每天从早到晚、高强度的看大量诬蔑法轮功的光盘,包括那些中共抹黑法轮功的所谓的自杀、杀人的血淋淋的内容,其实都是中共炮制的谎言和骗局。“帮教”(邪悟者)们会监视妥协的人看完所有的光盘,并在过程中不停的给他们灌输“邪理”。他们稍有抵触或打盹,就会遭受威胁和谩骂。他们还被要求抄写光盘中的解说辞、邪悟者讲的话,和“文痞”“科痞”诬蔑法轮功的话等,这个过程大约30天左右,抄写的文字就达几厚本。每天晚上,妥协的人会被要求根据白天看过的光盘,写一到两篇指定内容的所谓“揭批文章”。“帮教”(邪悟者)会告诉他们恶警们要什么,一旦人没有按他们说的写,第二天就又会面对威胁、恐吓和谩骂。

也许正是这个过程,使很多在这里呆过的人出去后,即使回到大法修炼中,也不能详细的揭露这里的全套迫害手段,最多只是提及妥协前肉体和精神上遭受的折磨,而始终没有妥协的法轮功学员,则不能真实了解妥协的人后来的遭遇。

这个过程,对于那些在压力下被迫妥协的人,会使他们走的更远、陷的更深。而对于违心妥协的人,他们会非常痛苦。而“帮教”(邪悟者)会持续不断的给他们灌输“邪理”,因此也有违心妥协的人最后真的走向糊涂的。

4.所谓“法律课”

其后,妥协的人会被要求上所谓“法律课”,由刘琼、何伟等恶警“讲课”,有时,其他恶警也会来客串一下。这所谓的“法律课”就是恶意歪曲法律,目的是极力证明法律是站在他们一边的。法轮功学员任何正当的行为,都会被歪曲成是“违犯法律”的,而恶警的任何执法犯法的行为,都被论证为“合法执法”。这些自以为是的恶警,经常犯一些常识性的错误,一张嘴就暴露了他们的无知而不自知。课后照例也要写指定内容的所谓“揭批文章”。

5.所谓“深挖”阶段

所谓“深挖”阶段,就是要求妥协的人举报揭发其他学员,恶警们会根据之前了解的一点点东西,假装掌握了他们的所有情况,威胁恐吓他们说出所有做过的讲真相的事,和接触过的所有法轮功学员的姓名、地址、电话,做过的事,否则就以不能离开洗脑班来威胁他们。有的人承受不住,结果全盘“交待”。

而这才是恶警们真正的目的。有了这些“交待”材料,恶警们可以拿去邀功请赏;可以制造下一轮迫害名单,扩大迫害面积,以维持洗脑班的继续运转;也可以拿来作为所谓“证据”,继续迫害这些全盘“交待”的人。所谓“深挖”的另一个后果是:“举报揭发”法轮功学员,将其他法轮功学员置于危险境地,会再次击溃妥协者的道德底线,令他们更难回头,也能在法轮功学员间制造互相不信任的心理氛围,使有些法轮功学员从此不相信任何人。

写了所谓“深挖”材料后,“610”人员会来所谓“提审”,他们通常会假装掌握了妥协者的更多情况,妄图诈出更多所谓“情报”,因此而再次祭出各种手段威逼妥协的人进行第二次,甚至第三次所谓“深挖”。

6.其它变态的迫害手段

为了彻底羞辱、异化和奴化妥协的人的思想,洗脑班还有其它一些变态的迫害手段。比如,逼迫他们唱“红歌”,为邪党歌功颂德。逼迫他们痛哭流涕的自责与悔过,承认自己犯下了十恶不赦的“罪行”,所受到的迫害对待都是“罪有应得”;将邪党的一切迫害歪曲为所谓“挽救”,逼迫他们“感恩戴德”。强迫他们练其它气功的动作。过程中,只要他们不按他们的要求做,马上各种威胁、侮辱等手段,就又使出来了。

每个人在洗脑班的遭遇不一定一样,有些被迫害的更严重些,有些则不一定会遭遇到所有的邪恶迫害手段,这与每个人的各方面情况有关系。但邪恶也是欺软怕硬的,往往越害怕邪恶的人,邪恶会越肆无忌惮的迫害,真正有正念的法轮功学员,其实邪恶也是害怕的。法轮功学员哪怕还能有一点正念,邪恶都不敢太肆无忌惮。

7.出洗脑班以前

在妥协的人出洗脑班以前,还会被要求写一篇长达五千字的,有指定提纲的“揭批文章”,和一篇指定内容的较短的“揭批文”,并被要求填写表格,说明家人亲戚是否也相信法轮功,是否已“转化”。

8.出洗脑班以后

当妥协的人走完这一切“程序”以后,以为自己终于可以脱离这魔窟,但等来接自己离开的,却可能是警车,面对的却是看守所、劳教所等下一轮迫害,而没有了之前的正念和勇气,面对的下一轮迫害将足以把他们彻底击垮和毁掉。

这时,恶警会利用妥协的人彻底绝望的心理,以所谓“从轻处罚”、或“取保候审”,或“恢复公职”等为交换条件,诱使一些邪悟的人回到洗脑班做“帮教”,为虎作伥。

妥协的人即使得以回到家中,却发现迫害还是如影随形,居委会、单位或村委会,都会不时上门骚扰,继续无礼要求他们写所谓“思想汇报”等,威胁他们不得与外界接触,不得将洗脑班的情况告诉外界。

9.小结

从整个迫害洗脑的过程,可以看出,邪恶的真实目的就是毁人,毁灭人性、良知,践踏道德,掐灭灵魂。对邪恶的任何妥协,都不能换来邪恶的一丁点“心慈手软”,相反只会换来邪恶一步一步、变本加厉的迫害。

(待续)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