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省女子监狱魔鬼监区(一)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七月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综合报道)辽宁省女子监狱八监区号称“魔鬼监区”,人称“监狱中的监狱”,从这里出去的人回忆起狱中情景仍不寒而栗。

前监区长左晓燕心黑手狠,折磨人的手段凶残至极,在她的带动下,八监区所有的警察对待所有的在押人员非打即骂,暴戾无比,毫无人性,迫害法轮功学员更是毫无顾忌。

现任八监区监区长戴静等恶警乃一丘之貉,仅自二零零七年至今,就有四人被她们迫害致死,其中法轮功学员王淑霞和史迎春被活活打死;两名犯人刘亦赤和夏××因忍受不了虐待而上吊自杀。

近年来,辽宁省女子监狱八监区的恶行已被陆续曝光,但那只是冰山一角,在此再曝光几例。

一、王淑霞被活活打死

王淑霞
王淑霞

王淑霞,辽宁省调兵山市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八年六月三日下午四点被送到辽宁省女子监狱八监区,时任管教科长的恶警李小红和主管小队长恶警孟丽影指使恶犯毕波等人在当晚收工后回到监舍,将她的双手用手铐铐在背后,脚尖沾地,身体弯曲吊铐在监舍上铺床栏杆上。恶犯毕波,丁美玲疯狂殴打王淑霞,恶犯马海英,范馨萍也帮着殴打,犯人秦士秋,张思琪也参与其中。

酷刑演示:吊铐
酷刑演示:吊铐

不到十二点,王淑霞被活活打死,凌晨四点左右,被抬出监舍。当时狱警郭桂婕值班,左晓燕任监区长。之后没几天毕波减刑出监,后来丁美玲,马海英,范馨萍都得到减刑,只是当时把包夹犯秦士秋和张思琪送入小号,做了替罪羊,草草了事。而真正的杀人凶手毕波等人(丁美玲还在监狱,其余人出狱)仍逍遥法外。幕后指使者恶警李小红随即调到监狱狱政科升迁,不久,恶警孟丽影调离监狱。

杀人凶手被层层掩盖,逍遥法外。毕波,丁美玲因组织强迫卖淫罪入狱,狱警不仅不教育她们弃恶从善,反而利用她们迫害无辜善良的法轮功修炼者,让她们在监狱里继续犯罪,而且毕波在恶警的纵容下,迫害多名法轮功学员,手段极其凶暴残忍,灭绝人性,令人发指。

二、王素梅被绑床、封嘴折磨

王素梅,五十二岁,沈阳沈北新区尹家乡光荣村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八年九月被绑架,被非法一审中遭法警暴力殴打,被邪党法院无辜判刑十年,后被送辽宁省女子监狱八监区迫害。在入监初期的强制洗脑中,任凭恶警恶犯残酷折磨,她坚定的走过来了,并天天晚上炼功。为此,她每天晚上都被恶警恶犯用绳子将四肢绑在床上,在接下来长达三年的时间里,每晚都是这样,一千多个夜晚,她从未妥协。大约在二零一一年十月,因她坚持炼功被恶犯任霞用绳子将右手勒伤,至今未愈。因她经常喊“法轮大法好”,还经常被用胶带强行将嘴封上,令人惨不忍睹。

酷刑演示:用胶带封嘴
酷刑演示:用胶带封嘴

二零一一年一月,原八监区解体,只留下指导员陈笑莲等几名队长。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一日新任监区长戴静伙同教导员陈笑莲、科长崔杰、队长孙蕊等恶警再次对王素梅实施了长达二十多天的强制洗脑,欲逼她“转化”,将其嘴用胶带封上,身体用绳子捆上,指使犯人对她进行车轮战术,不停地在耳边大声念邪党的那套东西,每天十七、八个小时,晚上不让她睡觉。后来王素梅回忆说:“那时,我走路都飘。”

三月二十三日,王素梅还被王姓犯人毒打。二十多天的邪恶迫害,仍未使她“转化”。这次参与迫害的犯人有陈超、王东佳、张小丽、许萌萌、白新凤、于晓慧等。这之后,她每晚被继续捆绑。

到了二零一二年二月,她不再被捆绑了,她每晚十二点前还坚持炼功。为阻止她炼功,恶警指使同监舍的犯人每晚轮流看着她,有时她被恶犯盛丽颖等殴打。一次被殴打后,王素梅绝食四天以示抗议,并开始整夜不睡觉炼功。由于白天干活时间长(十二个多小时),劳累过度,还时常因活没干好,被恶犯王爽、于丹、李凤洁等人谩骂殴打。

在二零一二年年底,王素梅被监狱医院检查出血糖指标18,在恶警的指使下,恶犯焦岩等经常往王素梅的饭菜里掺杂不明药物。由于病情不见好转,在二零一三年一月,她被调至老残监区,现仍在那里。

三、王素珍被木棍抽打头部、电棍电、灌水

王素珍,辽阳县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七年七月散发真相资料被非法抓捕,晚上九点钟被关进看守所,第二天又被送进洗脑班“转化”,后被邪党法院诬判五年。二零零八年一月被送到辽宁省女子监狱八监区,为强迫她“转化”,恶警焦玲玲用木棍抽打她头部,用电棍电,第二天晚上被拖到水房迫害灌水,最后被捆绑在地上,耳朵进水至今一直耳鸣。

几个月后,又让她看同修所谓转化光碟对她洗脑,让她写观后感,她写“法轮大法好,谁也改变不了,是好是坏自有天理”。八大队魔鬼监区惯用不让上厕所,不让睡觉,指使犯人迫害法轮功学员。有一次她要上厕所,包夹犯张海波打她,打的门牙松动,过了一段时间,门牙就掉了。不让她睡觉,让犯人晚上两个小时一轮班看着她。恶警李文博听犯人莫丽莉的诬告,多次扇她嘴巴子。有一次,犯人杨秀枝干错活,恶警李文博却惩罚王素珍,用脚踹的她大腿青紫了好多天。

二零一一年七月,王素珍被迫害的严重病态,脸色蜡黄,经常昏迷,浑身无力,走不动路,腹部疼痛难忍,警察带她到狱外医院检查,查出严重贫血,给她输了一袋血,又要给她输第二袋血,让她签字,她拒绝输血,警察就强迫她签字输血,拉扯中针头刺破她的手。

四、张素霞被双手反背捆、胶带封嘴

张素霞,丹东市法轮功学员,二零一零年的一天,张在车间喊“法轮大法好!”,时任管教科长的李哲从办公室冲出来,和几个犯人一起,将张双手反背着捆上,嘴用胶带封上,塞到案板下面,专人看管。几个月之后,张绝食抗议迫害,被送到监狱医院强行灌食一个月左右,回到八监区又被关进车间厕所迫害,后从三楼调到四楼。

五、盛丽霞被酷刑折磨二十多天

盛丽霞,四十岁,丹东市法轮功学员,因修炼法轮大法,做“真善忍”的好人,屡遭迫害。曾被绑架到当地洗脑班迫害,后又被绑架到辽宁省马三家劳改营迫害近三年。二零零六年四月,被工作单位丹东市国税局领导王晓波等人举报,在她工作单位,沙月霞等四个恶警明目张胆的实施绑架,一女三男,穿着便衣,在没有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一起冲上来,揪住她的脖领子,拉胳膊拽腿抬到楼下,塞进警车。盛一边呼喊“法轮大法好!”“警察迫害好人!”一边挣扎。许多来办税的人目睹中共恶行。随后,恶警抄走她家门钥匙,后去抄家,在打不开她家门的情况下又去她父亲家抄家,之后,找来锁匠强行撬开她家门,从她家中抄走笔记本电脑,打印机,纸墨等个人物品。后来,她父亲去索要这些物品,被恶警告知所有物品全都没有了。盛丽霞被邪党法院诬判七年,在看守所,她绝食抗议迫害,被警察王静用手铐将双手一边一只铐在暖气管上,定位到地板上,强行插管灌食,在心动过速的情况下,二零零六年七月被押送到辽宁省女子监狱八监区迫害。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绘画)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绘画)

(一)被吊铐二十多天

在送到八监区的当天,盛丽霞对时任监区长的恶警左晓燕说自己没有罪,左就对她大打出手,扇她大嘴巴子,拖到车间撅着(八监区最常用的一种刑罚,强迫人双腿直立不能弯曲,上身弯曲到头够到脚,双手够到脚尖。)当天晚上回到监舍,恶犯毕波逼她“转化”,扇她大嘴巴子,用木板条对她毒打,打的她身上青紫。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背铐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背铐

盛丽霞绝食抗议迫害,恶警李丹将她带进办公室,让她蹲在地上,用手铐将她双手反铐在背后铐在暖气管上大半天。恶警张磊指使恶犯毕波将她双手用手铐反铐在背后,身体弯曲,头挨着脚吊铐在装活的车上。后恶警张磊、李丹指使恶犯毕波不让她睡觉,二十四小时撅着,毕波踢她打她。将她双手反铐在背后,在背后将她双手拉至比肩高吊铐上,迫害二十多天。

(二)多次被双手反铐在背后、吊铐

二零零七年一月,恶警对盛丽霞进行了更为残酷的迫害,没收她财物千元以上,由恶警分给牢头狱霸。将她双手用手铐反铐在背后,吊铐在装活的车上。晚上不准她睡觉,将她大字型绑在床栏杆边,站一宿,恶犯毕波打她,将她双手用手铐反铐在背后,脚尖沾地,身体弯曲吊铐在上铺床栏杆上,往她身上泼凉水,又将她带到水房,全身扒光,往她身上浇凉水。

犯人陈超还将她双手用手铐一上一下吊铐在背后。犯人迫害法轮功学员所用刑具手铐是恶警所给,八监区恶警不仅滥用刑具,而且将刑具交给犯人使用,执法犯法。每天三顿饭只给她一小块凉窝头,一小块咸菜,犯人金敏打她,迫害近二十天。后来还遭受过停细粮,停饭。

二零零八年三月末,恶警李丹逼迫盛丽霞劳役要达到一个什么标准,达不到就不让吃饭,她写根本达不到,只好饿肚子,李丹不让她这么写,她说,我不能说假话,李丹对她大打出手,扇她大嘴巴子,将她嘴用胶带封上,双手用手铐反铐在背后,身体弯曲,头和脚用绳子捆在一起,吊铐在装活的车上。晚上让犯人看着她不许睡觉,犯人付素侠踢她,她就坐在水泥地上。

(三)浇凉水吊铐、用胶皮棒子抽打

第二天晚上,时任管教科长的恶警李小红指使,犯人金敏,付素侠,陈超等人将盛丽霞拖入水房,扒去毛裤,用手铐将她双手反铐在背后吊铐在水房暖气立管的活接上,拿凉水管从头顶往下浇凉水,全部浇透,折磨半个多小时,拖回监舍,大字型,双手一边一只,一只脚用手铐分别铐在床栏杆上,她光着脚站在地上,浑身上下淌水,淌了一地,她冻的全身不停发抖,嘴唇发紫,穿着湿衣服站了一宿,看着她的犯人裹着大棉袄还直喊冷。早晨,她想换干衣服,又被犯人殴打。没过多久,恶警李小红又以吵监闹监为名用胶皮棒子抽打她。

二零零九年五月,监区长左晓燕强迫盛丽霞快干活,她解释几句,左就用饭匙敲她脑袋,并且大打出手,扇她耳光,打的她脸上渗出血丝。

(四)绝食抗议遭折磨

二零一零年四月,盛丽霞绝食抗议迫害,被送到监狱医院输液,她拒不配合,警察和犯人一拥而上,将她四肢用绳子绑在四个床角固定,她努力挣扎,并且高喊:“法轮大法好!”一个犯人脱下她的袜子,塞入她的嘴里,不让她呼喊,另几个犯人强行按住她的手,往她手上插针头,她挣扎,针头插不到血管上,插的她手上全是针眼,后又往她的脚上插,也插不到血管上,最后干脆把她的衣袖剪开,在臂弯处插到血管里,没打一会儿,又输不进去了,在手上找到一处血管插进去,让一个犯人按住她的手,输了三天三夜没拔针头。

二零一一年四月,八监区给犯人抽血,盛不配合,恶警指使几个犯人强行给她抽血,几个犯人一拥而上,将她按倒在地上,恶犯赵金苏坐在她的身上,另外李凤洁等几个犯人按住她的胳膊和腿,强行抽血,她高喊:“法轮大法好!”,之后昏迷,醒后绝食抗议,警察将她送到监狱医院,四肢绑在床上定位,插管灌食,警察让她写正常吃饭,干活的保证,她不写,犯人李凤洁就给她代写,并抓住她的手指在代写的纸上按手印。

由于长期的迫害,盛丽霞出现病态,经常昏迷,心动过速,浑身无力,严重时全身发抖,抽搐不停。二零一二年二月,警察带她到监狱医院做检查,检查出尿路感染,低血糖,让她用药,她不用,于是警察就把药磨成粉末放在她的菜碗里,她吃了一口,感觉不对劲,就吐了出来,后来问打饭的犯人,说是队长放的,她质问队长崔丽宁为什么在她的菜碗里下药,崔否认。为抗议邪恶对她的迫害,她不服劳役,不戴犯人牌,时任管教科长崔杰发现后,逼她干活,戴犯人牌,并且罚她被非法关押的小队全体犯人坐板,不准洗漱,使用连坐政策,让犯人仇恨法轮功学员,挑动矛盾,让犯人逼她就范,盛在车间里警察办公室门前大喊:“法轮大法好!迫害法轮功学员有罪!”警察往她嘴里塞纸团,不让她喊,把她关进队长办公室。

(五)关小号、冻

第二天上午盛丽霞的父亲来接见,不准见,下午将她送入小号。在天寒地冻的情况下,不给送棉衣,棉被,直到第二天晚上才送去一套棉衣,一个薄褥子。当时室外气温零下二十多度,小号内没有暖气,一呼气就结霜,极其寒冷,晚上冻的睡不着觉,她就起来炼功,被发现,看着她,不准她炼。她在小号墙上写的“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天灭中共退党团队保平安”被发现,令其擦掉,她不擦。

被关押在小号二十多天时出现病态,盛丽霞不愿吃饭,八监区警察崔丽宁恐吓她给她找个最粗的管子灌食,后带她去监狱医院检查,查出尿路感染,心动过速,胃炎,她要求出小号,崔杰就让她干活,戴犯人牌,她不从,又被送回小号。

(六)天天被绑捆整整十一月

在小号被关押三十天后,又转到严管大队迫害,因拒绝配合邪恶,二十多天后又被送回八监区,加重迫害。警察李文博把她带到办公室,强行给她戴牌,她不带,李和犯人张丹丹以及另一犯人一拥而上,将她按倒在地上,李用皮鞋踩住她的肩膀,张和另一犯人二人将她的胳膊拧到身后,用胶带把两个胳膊绑在一起,盛丽霞不停挣扎,并且不停高喊:“法轮大法好!迫害法轮功学员有罪!”

盛丽霞一直喊了两个多小时,李又给她带犯人牌,因为刚才她挣扎,手没绑紧,她奋力挪到一只手将犯人牌扯下扔掉,李又将张和另一犯人二人喊来,强行将她按倒在地上,从新捆上,直至捆牢,双手动弹不得。然后给她带上犯人牌,她不停挣扎,后来趴在地上昏迷过去,李朝她脸上泼水。李在下班前,用胶带封住她的嘴,塞进水房,专门由两人看管。后换成一人看管。之后每天早晨出工,盛丽霞和包夹犯先走,不让别人看到,到车间后就被关进水房,大便用塑料袋装,小便用盆接,恶犯张丹丹将她双手用胶带反绑在背后,然后给她带上犯人牌,吃饭由女犯喂,上厕所由女犯帮助,晚上收工最后走,给她披一件囚服,将被反绑在身后的双手遮住,不让别人看到,掩盖罪行。

就这样,盛丽霞天天被绑着,最长十五个半小时,最短十四个半小时,整整捆了十一个月,手臂被捆的地方变细,胳膊无力,手发抖。而且早晚都不准洗漱,一个月只准洗漱一次,由于长期不让刷牙,她牙齿松动疼痛,脱发严重。收工后到出工前在监舍只准半夜去一次厕所,她经常憋的腹部疼痛。不准购买食品,李文博看她一直不妥协,态度有所转变,曾让她买过几袋咸菜。不准她接见,她父亲和妹妹多次来接见,都不准她见,亲人见不到她伤心而返。

(七)关在水房折磨近一年

盛丽霞被关在水房近一年,水房水槽和地上到处是水,潮湿阴冷,苦不堪言。这期间,她不配合张丹丹捆绑,喊:“法轮大法好!”张用抹布塞进她的嘴里用胶带封上。犯人董丽萍和张丹丹勾结,中午不给盛丽霞饭吃十多天,后被犯人张凤发现揭露,阻止了她们行恶。一个星期天,盛丽霞被关在监舍储藏室,张丹丹将她双手捆绑好后,给她带上犯人牌,盛喊:“法轮大法好!”张把她按倒在地上,掐住她的喉咙,掰开她的嘴,将自己的臭袜子塞在她的嘴里,并用胶带封上,还不停的抽她嘴巴子,掐她的喉咙,掐她的嘴,将她的脸打肿,下巴打破。盛心脏病发作,浑身发抖,倒在地上抽搐不止,张又上来穷凶极恶的踩在盛的肚子上,揪住她的脖领子,将她拎起来。

张丹丹还经常克扣盛丽霞的饭菜,饿着她,长期饥饿,使她经常半夜饿醒,饿的睡不着觉,饿的走路打晃。盛丽霞难受昏迷时,张不让看着盛的犯人让盛靠着墙休息。将她写在水房墙上的“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天灭中共退党团队保平安”等字擦掉,并且胁迫看着盛的犯人擦掉墙上的字,胁迫看着盛的犯人绑着盛,还对看着盛的犯人打骂,克扣饭菜,去队长处打小报告,用卑劣手段胁迫看着盛丽霞的犯人对她严管。但是盛丽霞并不记恨张丹丹,一直用善心对待张,给张讲真相,劝善,给张生活用品,还把自己因胃疼不能吃的米饭给张吃。盛丽霞曾劝告管教科长崔杰,监区长戴静不要这样做,这是违反《监狱法》的,但是她们不听劝告,一意孤行,戴静骂她是狗,要人喂饭吃,还打了她两个大耳光。

(待续)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