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3年7月2日发表)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七月二日】

  • 河北蔚县部分法轮功学员遭迫害事实

  • 吉林省白城市大法弟子郎维娟被迫害纪实

  • 在江苏工作的安徽法轮功学员沈东梅自述被劳教迫害经历

  • 昆明邵思彩老人遭非法拘留、判刑迫害经历

  • 陈亚霞十二年前被马三家注射不明药物

  • 河北蔚县部分法轮功学员遭迫害事实

    ◇胡建华,女,蔚州镇法轮功学员,九六年得法。九九年七二零,邪党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胡建华進京上访说明法轮功真相,在天安门广场被绑架到大兴看守所关押三天,后被遣返当地公安局非法关押七天,后又转关到县城三街旅馆的洗脑班迫害近一个月,期间被蔚县公安局勒索一千三百元。

    二零零零年夏天,胡建华被绑架到西七里河旅馆洗脑班迫害。期间她被逼在烈日下长时间曝晒。二零零一年上旬,胡建华给当地“六一零”人员寄真相信,被关押在当地村委会四天,遭殴打辱骂,家人被勒索一千元。 二零零二年五月,胡建华到县“六一零”说明法轮功真相,又被非法关押在当地村委会四天。邪党人员对胡建华百般辱骂,还唆使她丈夫抓住她的头发使劲往墙上撞、搧耳光。 二零零三年冬,胡建华和同修挂法轮大法好条幅,被当时西七里河村委会邪党书记刘尚富(现已遭报车祸身亡)、村委会张军诬告,她有幸走脱,被迫流离失所。在流离失所期间蔚县政法委、公安局政保科王永力等警察多次骚扰胡建华的家人,勒索胡的丈夫三千元。这次迫害经济损失共计六千多元。当时太平庄村村委会看门的李珍也参与迫害。从九九年到零八年。胡建华一直遭骚扰非常严重,如出门向村委会报告、被跟踪监视。参与迫害的直接责任人还有蔚州镇副镇长张桂香、任力刚、小赵、门发旺。

    ◇任桂香,女,当年七十多岁,蔚州镇太平庄村人,九八年得法。二零零零年四月份的一天突然被叫到村委会逼迫放弃修炼法轮功,强迫写不炼功的保证书。二零零三年冬一晚十一点多钟,她已入睡,忽听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她起来开门一看是本村的李珍领了三个警察,不容分说就闯進家乱抄了一气,并将任桂香绑架至村委会转送到公安局迫害。迫害中七十多岁的任桂香差点昏死过去,恶徒勒索她家人五千元,才将任桂香放回家。参与迫害的责任人有公安局政保科王永力等、村委会看门的李珍、连润水、李有库、张進宝。

    ◇连桂英,女,西合营镇东关村人,九五年得法。二零零二年冬,她给世人送真相资料,被李锰等七、八警察绑架至公安局拘留十二天,她被恶人强行灌食迫害,当时大口吐血,后警察勒索她丈夫四千元才放她回家。回家后东关村委会经常派张玉骚扰、恐吓她,使她和她的家人身心受到极大伤害。

    ◇陈桂珍,女,九七年得法。二零零九年夏她和同修们去湖流河水库贴真相不干胶救世人,被承包水库的人诬告,蔚县国保大队以王立军带着七、八个警察将他们绑架至国保大队迫害。后向陈桂珍的儿子勒索五千元现金才将她放回家。

    ◇李凤菊,女,西河营镇法轮功学员。多次遭到骚扰,甚至到闺女家住时,恶人也闯上门骚扰她。二零零一年春天,村里下乡干部任吉亮逼迫她把大法书籍交到村委会,镇政府不法人员贾仲臣、王友、倪建功等强迫她写不炼功保证书,她不写。被绑架到镇上,六个不法人员一齐打她,其中一个女的叫李文燕,最后还勒索她家人一千五百元。

    ◇赵秀兰,女,西河营镇法轮功学员,曾被邪党政府绑架八次。二零零一年夏天,她和几位同修去赵家湾村放师父讲法,被赵家湾村邪党干部诬告,把她们劫持到县城看守所非法关押十五天,勒索三百元。同年秋天,因去同修李凤菊家,又被赵家湾村邪党干部李春林诬告,又将她和王文梅、杜玉枝绑架到镇上,遭镇政法委书记司占斌殴打,后每人被勒索现金415元。当年冬至,赵秀兰等五位法轮功学员又被绑架,非法关押七天。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三日,赵秀兰等十四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同年秋天,赵秀兰被恶徒从家里绑架至洗脑班迫害共四十天。直接参与迫害的责任人有贾仲臣、王友、倪建功。二零零三年,当时赵秀兰住在西河村,被西河村书记王随、西河营政法委书记赵金龙、顾進绑架到镇上迫害,被勒索三千元。二零零七年。苏生、司正全、倪建功等恶徒翻墙進院将她绑架,勒索现金九百元。二零零八年奥运期间,赵秀兰又被绑架迫害,被迫害的身体虚弱,恶徒勒索三百元才让回家。参与迫害的责任人有苏生、司正全、倪建功等共十一人参与这次迫害。

    ◇王文梅,女,西河营镇法轮功学员。在九九年“七二零”迫害开始后,她被本村邪党人员非法关押十五天。二零零零年又被西河营镇政府恶徒绑架到镇上迫害四天,并被勒索现金四百元。二零零一年,王文梅又一次被镇上不法人员绑架至县城看守所十五天,遭勒索现金三百元。二零零二年,再一次被镇上不法人员从家中绑架到镇上勒索现金两千元才让回家。参与迫害的责任人有镇书记李鑫生、主管迫害法轮功的副书记司占斌。

    ◇王桂琴,女,五十二岁,暖泉镇法轮功学员。在九九年“七二零”邪共对法轮功学员進行非法疯狂的迫害。当年十月王桂琴因進京上访证实法,被警察从身上收走两百元,后被暖泉镇派出所所长张树森和另一名不法人员将王桂琴从北京非法押回公安局,关押迫害三十天,勒索现金一千三百元。二零一二年三月十四日因讲真相被暖泉镇恶徒周全龙、张明俊绑架至镇派出所,并非法抄了娘家,由蔚县国保大队长王立军为首一伙将她非法押送至国保大队非法审讯无果,将她拉到张家口拘留所迫害十天。

    ◇刘润琴,女,暖泉镇南关东村法轮功学员。因坚持修炼法轮功,二零零零年被蔚县暖泉镇政府和西场庄村委会绑架迫害一个月,期间遭打骂侮辱,后被劫持到镇洗脑班迫害三十五天。警察最后拿去两个房产证、勒索现金五百元才放她回家。参与迫害的责任人有宗進库、李飞、崇進军、李宝玲、董龙、平川。二零零二年一天晚上,蔚县公安局和南关东村委会高本带领七、八人。绑架正在睡觉的刘润琴,劫持至县公安局,王永力等七、八个人殴打她,几个恶人同时在她的肚子上猛踩,直到打累了为止,打的她下身流血不止,直到奄奄一息才被放回家。在绑架时,警察非法抄走五百元。

    ◇张玉娥,女,七十多岁,暖泉镇风水庄村人,因炼法轮功,被暖泉镇风水庄村委会非法关押四、五次,身心受到极大伤害,在强大的压力下含冤离世。

    ◇段秀娥,女,四十九岁,暖泉镇西场庄村法轮功学员,曾经在自家开的理发店。九九年“七二零”迫害发生后,段秀娥给县头目送去一封真相信,被绑架、关押,镇邪党干部崇進军、宗進库、史建立等轮番对她拳打脚踢,她被打的鼻青脸肿。后她又多次被非法关押、拘留迫害。二零零零年在蔚县洗脑班被强行灌辣椒水、盐水、注射破坏中枢神经的不明药物,被迫害的奄奄一息时,恶徒还要勒索现金六千元才肯放她回家。她的理发店多次被封,村委会为减轻压力,逼其家人花四千元把她的户口迁到外省,她被迫外出打工,在贫困和精神迫害下,患癌症含冤离世。

    ◇刘凤花、宋文秀,暖泉镇西场庄村法轮功女学员。二零零四年,两人去广灵焦山村讲真相,被人恶告,焦山派出所所长把她俩劫持到广灵县公安局,被暖泉镇政府人员接回,关入蔚县看守所迫害九天。在她俩被接回的前天晚上,镇政府不法人员一齐出动,搜查了当地所有法轮功学员的家,在搜查段秀娥家时,镇长王纪军不听法轮功学员再三劝告,辱骂大法和大法师父,九天后从县城回来的路上开车撞树身亡。

    ◇班建月,男,四十五岁,西河营镇北洗冀村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二年一月二十七日被绑架关押在蔚县看守所迫害半年,镇派出所向家人勒索三千元才肯放人。因怕继续遭受迫害全家搬离本村到外地居住,后来因经受不住身体精神双重压力,在二零一三年初含冤离世。参与迫害的单位有蔚县看守所、西河营镇派出所、北洗冀村委会的不法之徒。

    ◇史俊平,女,蔚县暖泉镇风水庄村人,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到现在这十几年来,她遭到多次非法抄家、绑架。第一次是,警察以她是骨干为由,将她绑架到镇派出所非法关押二十五天,勒索七百五十元。第二次,风水庄村邪党干部将她骗到镇派出所,被警察劫持到西场庄村树地洗脑班迫害三十五天,在此期间派出所警察的吃住全由法轮功学员承担。二零一零年十月,史俊平在大市场讲真相遭人诬告,被蔚县国保大队警察绑架,后被勒索三千元。参与迫害的责任人有暖泉镇派出所张树森、副所长朱恒、大勇、崇進军、暖泉镇邪党书记平川、李飞、风水庄村委会邪党书记郭恒、吴正有、不法警察吴选亮、蔚县国保大队长李锰等。 ◇张汉梅,女,蔚县暖泉镇沙子坡村人,二零零八年在走亲回来的路上,遭蔚县国保大队警察绑架,被迫害的身体出现头晕、心慌等症状,被送医治疗,被逼自己承担医药费。参与迫害的责任人有蔚县国保大队的李锰等不法人员。

    ◇康桂琴,女,四十六岁,蔚县中学高级教师,二零零零年被非法关押在本校将近一个月。二零零八年奥运期间,县教育局长葛祥、校长刘成珠、副校长师建民、任德龙等多次把康桂琴关押在学校,非法扣押身份证。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晚上六点,蔚县国保大队长李锰等十几个警察闯入康桂琴家非法抄家,经济损失两万多元,康桂琴被非法拘留十二天。参与迫害的县教育局长葛祥后遭恶报自杀身亡。

    ◇闫翠银,女,蔚县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一年七月回到自己的家乡暖泉镇讲真相救人,被苏有恶告,被绑架到暖泉镇派出所,在派出所,蔚县国保大队长李锰、暖泉派出所警察轮番对她暴打,拽着她的头发打耳光,整整从上午十点打到下午四点半钟,她的两条胳膊、前胸、后背都变成象黑墨一样颜色,不能平躺。后来她被劫持到张家口拘留所非法关押十五天。

    ◇刘素英,女,二零零零年正月十四去北京上访,回来后被非法关押在下宫村乡数天,期间被派出所警察苗桂等人破口大骂侮辱,下宫村乡书记张生和村书记李广万勒索刘素英五百元。同年二月初八再次被下宫村乡非法关押二十多天,高伟明、李殿举、李志兵、宋建中逼刘素英和她不修炼的丈夫推煤、推灰、扫大街等。不久刘素英又一次在蔚县城大街上被李志兵一顿拳打脚踢的毒打。从那以后,恶人不让她出门。有一天她去上宫村,被郭有富强拉到上宫村村委会又一顿毒打,又将她非法关押在下宫村乡,恶徒宋建中把她铐在大树上用脚踢。同年农历六月,高伟明指使恶徒焦玉明将刘素英劫持到洗脑班,她被迫流离失所。焦玉明、村书记李广万等人,闯到刘素英家抢走了电视、电视柜、缝纫机、大法书籍等,还吃拿她家的杏干,村书记李广万等人关门不让村民看。

    二零零八年奥运期间,刘素英又遭下宫村乡书记刘岗、马某、村书记李广万等人非法抄家,刘岗抄家、常進、张飞等人开始打人,将她胳膊、手拧断,不让穿衣服、鞋也被打烂了,恶警把刘素英抬上车拉到乡里,后来勒索家人七千元。

    ◇王凤先,女,今年六十八岁,蔚县下宫村乡南马庄村人,九八年十一月修炼法轮大法。她家曾是炼功点。九九年七二零迫害开始后,包村乡干部和村干部不时的将她丈夫叫到村委会非法审讯,半夜三更到她家索要法轮功书籍和资料。二零零零年春天,当地邪党人员怕法轮功学员去北京上访,将王凤先、古秀枝等村里十多个法轮功学员关押到村委会,威胁、恐吓,那时正是春耕大忙时节,学员们被非法关押了九天,后来强行逼写保证书、要走身份证、房产证才让回家。但还是不断的骚扰、监视、跟踪、每天到村委会报道不让出远门一连六、七天,直到现在,王凤先和丈夫都被监视。参与迫害人员有:南马庄村干部李廷福、包村干部马云及他儿子、派出所的所长李殿举、焦玉明、李志兵。


    吉林省白城市大法弟子郎维娟被迫害纪实

    郎维娟,女,七十四岁,白城市机床厂退休职工。原来身体多病的人,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家庭和睦,时时处处都按法轮大法“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遇事找自己,不争、不斗做好人。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屡遭迫害。详情如下:

    郎维娟被吉林省白城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派出所、看守所、拘留所等部门联手迫害。共曾四次遭迫害,其中:被非法劳教二年(后改监外执行),被非法拘留二次,三十五天,被非法强行劫持到洗脑班七天,被非法抄家二次,抢走私人物品折合人民币一百三十元,造成直接经济损失一万零六百伍十元,造成间接经济损失一千四百三十元。总计:郎维娟被非法关押四十二天,造成经济损失一万二千零八十元。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四日,郎维娟与另外三名法轮功学员去北京上访,当晚由长春去北京的火车票已买好,在吉林省长春市火车站候车室被警察绑架,劫持到长春火车站警察值班室,并被非法没收郎维娟等四名法轮功学员的身份证。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五日,白城市公安局洮北分局国保大队田小平等三名警察,把郎维娟等四名法轮功学员劫持回到白城市,当晚劫持到白城市看守所非法关押。田小平将四名法轮功学员身上所带的钱全部被非法扣留,名为暂替保管,实则是从中扣除他们的往返车费和伙食费,四名法轮功学员每人被抢劫三百伍十元。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期间,每天强迫背监规,超时、超强度做奴役,(挑黄豆)累的眼睛发花,看什么都是黄豆。家人给的伙食费全部被看守所勒索,伙食极差,每顿一个窝头、一碗带泥的土豆汤。郎维娟此次被非法关押期间,警察直接勒索家人疏通费三千元,伙食费被抢走三百元。白城市公安局国保大队赵富全和白城市公安局洮北分局国保大队田小平等人非法私闯民宅抄家,此次,他们没有找到所要抢劫的东西。

    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十五天后回到家中。回到家后,白城市城南派出所片警李华山经常私闯民宅骚扰,有时很晚还来郎维娟的家敲门,有时翻墙私闯民宅,逼郎维娟按手印,城南派出所所长私闯民宅强迫给郎维娟照相等卑劣行为。

    二零零一年一月十八日(农历腊月二十四),郎维娟被所辖区城南办事处书记和居委会主任等四、五个人,非法私闯民宅将郎维娟劫持到洗脑班,主要迫害郎维娟的责任人赵富全、田小平。郎维娟在洗脑班被非法关押七天,每天被强行灌输诽谤大法的恶毒宣传和犹大的邪悟言语,逼看中共造假电视,并逼迫她写观后感。

    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六日,郎维娟因粘贴救人真相不干胶,被中共雇佣的所谓治安员恶意构陷,被白城市海明派出所两个警察在大街上非法劫持到白城市公安局洮北分局国保大队,直接责任人田小平。当天下午被劫持到白城市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十五天后被非法劳教二年。家人为了不让郎维娟在劳教所遭受迫害,给相关人员七千元钱疏通费后,由劳教二年,改为监外执行,伙食费八百元。白城市公安局国保大队赵富全和白城市公安局洮北分局田小平等人非法私闯民宅抄家,抢走大法书一本,七支钢笔和打印纸、家人的手机(后被追回),折合人民币一百三十元。郎维娟被非法关押十五天回到家中后,白城市长庆派出所指导员李宝林等十多个警察私闯民宅,将其和另外两名法轮功学员劫持到白城市拘留所,郎维娟被非法关押五天回到家中,造成间接经济损失五百元。


    在江苏工作的安徽法轮功学员沈东梅自述被劳教迫害经历

    我叫沈东梅,安徽省滁州市人,在江苏省打工。平时业余最大的爱好就是阅读中外名著,2002年看到法轮功书籍,那时才知法轮功和之前媒体报道的法轮功完全不是一回事,深入了解后方知其博大精深,从中得到的感悟超过我所阅读过的所有书籍。随之按其中真、善、忍法理修心炼功,身心因此得到了前所未有的美妙感受,心胸也宽广起来,从此我的人生变的积极了,性格变的乐观了。

    深知还有很多人,像我曾经一样还在被中共谎言欺骗着,出于良知及本能,我就急不可待的告知周围的人法轮功是什么,告诉大家媒体宣传的是欺骗谎言,周围人劝我小心说话,因为我常被一些不明人员跟踪打听,也常感到不安,不得不常换工作,我从连云港来到了苏州。

    2004年6月我被一便衣绑架,据他说他盯了我很长时间了,把我带到苏州枫桥派出所,同时查抄了我的住所。后来听房东说的:来了五六个警察把我住的那阁楼上翻了个底朝天,乱七八糟的,那阵势太吓人了,真不知道我是犯了多大的事!(房东当时还不知道我是修法轮功的)。恶警们抢走了我所有的法轮功书籍和资料,胡说我扰乱了社会秩序,在枫桥派出所不让我睡觉,连续非法审我3天,期间他们为了让我出卖别人,晚上把我双手铐在铁栅栏门上(呈耶稣状)喂蚊子。在派出所,他们就早把看守所的黄马褂拿到我的面前,说你交不交代你都要穿上这件衣服的。

    我被劫持到苏州一看守所,期间不停被提审恐吓,在监室里每天就是背监规,我给那里的犯人讲真相,于是就取消了我买东西和收寄信的权利,我炼功就给我上手铐和腰铐,吃饭睡觉也不解开的,说什么时候说不炼了就解开,铐了一个星期就对全监室的人说,如果我再炼就取消所有人员的购物与信件。后接到劳教一年的通知。

    我被劫持到江苏句容女子劳教所,因我不接受转化、不承认做好人有罪,管教们就找了一帮人整天看着我,强迫我整天观看一些污蔑法轮功的电视,眼闭上就让劳教人员打骂或者是把电视声放大。让吃喝但不让上厕所,不让睡觉。白天帮教们软硬兼施轮番说教,晚上就不停的播放污蔑的电视。那时才知道人在站着、走着中也是可以睡着的,常常站着、走着中就睡过去了,一次次摔倒在地鼻青脸肿也感觉不到疼。然后白天再拉去听帮教们的劝说。我感觉到日子太漫长了。犹大们说是为我好为由,劝我说必须先写转化书才能有好的环境,才能静心思考与人辩解,而且还有“自由交流”课堂可以解答解惑。于是我在这种迷糊欺骗下在转化书上签字。当晚她们又唱又跳说是又一人获得新生,歌声中我不自觉的痛哭起来。睡了一觉,我怎么也想不明白想做好人怎么能是错呢?按真、善、忍怎么有错呢?很快我也进入了所谓“自由交流”的课堂,我还以为这里可以畅所欲言、辩解是非能解开我的疑问,但刚一出口就被人强行制止并私下威胁不得乱说,只能按他们的要求发言。这时我才看清他们的流氓本性和伪善的面孔。原来那些在课堂上“畅所欲言”都是为了骗人的,其中三大队那个洪教表现的最邪恶,她一会露出友善的模样一会露出狰狞的面孔,一切都是她在操控着。那时也真正明白我在转化书上签字错了!可怕心(怕再受那不睡觉、不上厕所的折磨,深夜也常听到别的大法弟子被折磨的惨叫声)让自己与其他转化人员一样接受了眼前的现实,心里想反正也没多长时间还有几个月就出去了。她们好象也知道我不是真转化,时时被几个劳教人员看管着,时时向她们汇报我的情况,时时被提醒不许乱说话。其实我知道了那些所谓的转化人员绝大部分都不是真转化的,每天除了看那些污蔑大法的书和电视,就是恐吓,恶徒们常提醒大家不按要求做的人员即便出去了一样还是要再回到劳教所的。

    2005年6月我离开了劳教所魔窟,恢复了正常思维才明白所谓“转化”后的一切想法和做法都是错的!都是自己的执著和变异思想的驱使,给自己的修炼留下了污点!痛悔自己是大法受益者,可面对强权与邪恶我选择了屈服,这与邪恶有什么两样呢?就是泯灭了正义,助长了邪恶!很快我做了严正声明重新走入修炼。

    时间过去很长了,我知道有的学员所经历的魔难比我的痛苦多很多,所以我的那段经历也一直不愿提起,如今在同修的提醒下感觉还是应该揭露一下,曝光邪恶。


    昆明邵思彩老人遭非法拘留、判刑迫害经历

    今年66岁的邵思彩老人,出生在贵州省思南县,家住昆明市西山区碧鸡镇高峤冷水塘,1998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当时她浑身是病,尤其胃病,一发作就疼的在地上打滚;还有头疼,头一疼起来就天昏地暗;因为身体不好,因此脾气很差,家人一说不符合自己观念的话时,就会发火。修炼法轮大法后,所有这些病症都渐渐消失了,她按照李洪志师父教导的“真、善、忍”要求自己,对别人和气,也不再发脾气了。

    然而,1999年7月中共江泽民团伙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这场血腥迫害,邵思彩老人也遭受了非法拘留和判刑的迫害。

    2006年7月2日晚上七点,邵思彩老人在昆明市春晖小区茭菱路交叉口向摩托车司机发真相资料,被执勤点里的警察恶告,当时就被非法抄走了137份法轮功真相资料。大约半小时后五六个身穿警服的警察,开警车,没有出示证件就将邵思彩绑架到了丰宁派出所。到派出所时大概十点,两个警察非法审讯邵思彩,其中一个叫张石春,另一个叫胡坤,没有出示证件,他们问邵思彩资料哪里来的,和哪些人联系,是怎么开始修炼法轮功的。

    大约晚上12点后,邵思彩老人被张石春和胡坤等一共五个警察带回家里,非法抄了家,他们没有出示搜查证,当时抄走了家里的真相资料、护身符二三十个、炼功音乐两盘,手表一块,没有给家属留下搜查物品清单,最后东西也都没有归还。

    凌晨四点左右,邵思彩被劫持到了五华区看守所。

    邵思彩被非法关押了5个多月,在看守所里邵思彩被强迫做奴工,每天要将打印出来的书页折起来,从早上六点起床后一只干到晚上十二点,中间没有休息,每天大约要折一千到两千份书页。刚进看守所时,是大家轮流打扫卫生,后来看守所警察张艺园强迫邵思彩每天早上和晚上打扫卫生,并且百般刁难。在看守所里吃的东西很差,有时候吃的汤里什么东西也没有,有时候吃出萝卜被削下来的皮。家里送给邵思彩的钱三分之一被警察指使牢头克扣,此外,还不允许写信、打电话,在看守所也收不到信。

    一直到12月11日,邵思彩才回家。在看守所时,邵思彩收到了一份昆明市中级法院2006年11月15日对她的非法判决书,诬判邵思彩三年,缓刑三年,刑事判决书(2006)昆刑一初字第206号,审判长后锋,代理审判员徐建斌,代理审判员何东青,书记员段云萍和杨宇晨。令邵思彩不解的是,昆明市中级法院从来就没有给她开庭审理过,连走过场都没有,不知这所谓的审理、判决是怎么被捏造出来的。

    回家以后,碧鸡派出所的警察经常到邵思彩家里骚扰,最多的时候去三个人。


    陈亚霞十二年前被马三家注射不明药物

    辽宁锦州农妇陈亚霞,修炼法轮大法身心受益。在中共迫害法轮功后,她于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和同修去北京为法轮功鸣冤,在天安门广场高喊“法轮大法好”,被一伙警察扑倒在地。一警察用脚狠狠的踩碾着她的腮帮子和耳根子,她疼的昏天地暗。警察的暴行致使她的耳朵流脓淌血十多年。

    陈亚霞等三位法轮功学员当晚被戴着手铐固定在刑椅上,整整一宿不能动。第二天被押回当地,关入锦州看守所;二十二天后,陈亚霞被劫持到沈阳马三家劳教所非法劳教。

    在马三家这个黑窝,陈亚霞一度被洗脑“转化”,但她后来认识到“转化”是错的,在一次开会时她想念出自己写的声明,遭狱警阻拦。

    二零零一年五月的一天,陈亚霞被叫到楼上办公室送信纸,一进去头疼的象要裂开似的。办公室里有个人,头上戴着防毒面具,拿着喷壶正往一摞摞信纸上和书上喷药,恶警所长苏境一边捂着口鼻一边说:“多喷点,都给她们呛迷糊了。”这些被喷过的信纸是给法轮功学员往家里写信用的,被喷的那些书都是谎言书,是专门用来洗脑迫害法轮功学员的。

    二零零一年五月,在冤狱期满之前,陈亚霞等法轮功学员被狱医强行注射了不明药物。五月二十四日,陈亚霞的老伴儿去“马三家”接她时,门卫对她老伴说:“将来这些人(指法轮功学员)出去,不用多长时间都得残废了。”看来门卫知道内情,强行给法轮功学员注射的是毒针。

    二零一一年,陈亚霞在向民众讲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真相,又被警察绑架、殴打,被劫持到锦州拘留所非法关押一个月,家人被恶警金辉等勒索了七千元。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